眨眼間,沙漠里出現了一聯排形態各異,腳下踩著祥雲,座駕千奇百怪的人。

人群同時跪倒在地,恭敬的出聲喊道:「王,千秋萬代,萬歲萬歲萬萬歲。」

「今天本王找你們來,是讓你們去結界處找出一個叫萌萌的小孩。」

他彎腰手中拿起一把沙石,沙石就變成了萌萌的樣子。「就是這個女孩。」

「王,您找人界的小孩,很重要嗎?」

龍曦一個眼神過去,他立馬低下頭,不敢言語。「本王做事,什麼時候輪到你們來質疑了。本王限你們十分鐘內找出她去哪裡了。」

「是,眾神領命。」眨眼間,他們就消失在了眾人的眼前。

龍曦看著遠處消失不見的人群,心裡複雜。

沒多久就有人出現在他的面前。「王,人已經找到了。」

「在哪裡?」

「在花精靈國。」

「花精靈國度,不是一向以善良為本,怎麼會無緣無故抓人類的孩子?」他沉思,難道自己不再的時候出現了什麼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王,臣不知。」 「廢物,通通都是廢物。」氣的直接上前一腳把他踹出去幾米遠。

龍雨見王如此震怒,嚇得趕緊爬起來求饒「王,息怒。」

「待會你派人來看守好這個結界,無論哪界的人出來,統統格殺勿論。」

看著結界,他眼神嗜血。為了她,無論殺誰他都不會有任何的情緒。

「王,這樣恐怕不好。結界開不得!您三萬年前費勁所有心血才阻止了那一場混亂,如今異界最大的妖王和魔王都不知去向。您此時打開,恐怕不妥。您是不知道,您不在的時候其它種族已經在蠢蠢欲動了,只是奈何無法打開結界。您此次這樣做,會讓有心人士混出來混亂幾界,到時候恐怕天下大亂。」


「夠了,本王決定的事情容不得更改。三萬年前我能封的了這結界,如今照樣封的了。你只要派人守好,無論誰從這裡面出來,格殺勿論。」

他眼神看著遠處看不見的身影,心裡做出了決定。

龍雨手心緊緊的握拳,眼神盛滿了怒意。「王,您是不是找到她了,這次是不是也是為了她。」

「雨,你過界了。」

王冷血的眼神再次刺激到了她。「王,我跟隨您兩萬八千五百年,就不如一個陪您幾千年,失蹤上萬年的人嗎?」

龍曦看了眼她,她有著讓全世界男人都為之瘋狂的身材和容貌。

因靈力高,一舉一動都帶著女人的成熟韻味xing感,渾身更是散發出致命的吸引力。

她確實比她美,更比她靈力高強,也衷心自己。

或者說無論哪裡都比她出色,可她始終不是她。愛是盲目的,那是心隨著她的一舉一動都為之牽動魂牽夢繞的感覺。

龍雨大膽的從地方站起來,上前一步從背後緊緊的抱住他的腰身。

她想做這件事已經很久很久了,溫柔的話語吐出自己濃的化不開的愛意。「王,我愛您,您都感覺不到嗎?我愛您,龍雨愛您。您還記得您撿到我時,說的那句話嗎?您說我的命是您給我,我以後跟您姓,叫龍雨。因為您喜歡雨天,您都忘記了嗎?」

「龍雨,我只當你是我的朋友,我給了你生命,也培養了你。這就夠了,別的你再也得不到,別讓我出手毀了你。」

掰開她的手,冷眼看著她的濃情。

龍雨看著推開的自己,心寒冷刺骨。無論怎麼都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哪點不如她。「王,您告訴我,到底我哪點不如她,或者我哪裡讓您不喜歡,您說,我改好嗎?求您別這樣對我。」

「她現在是哪裡都不如你,但我就是愛她。你無論再怎麼改,也不是她。」

「哈哈哈……好一個無論我怎麼改,也不是她。王,我知道我該做什麼了。」

「知道了,就做好你的本分。」

說完看都不看她一眼,直接朝著他轉身的方向走去。

龍雨眼中含恨看著他的離去,喚來了下屬交代了任務,人悄悄的跟了上去。

龍曦找了大半會,才找到冷冷他們。遠遠的看見他們在討論些什麼?

走近聽才知道他們在討論什麼。

歐陽冷打斷他們的討論。「夠了,我相信他會幫我們的。無論他是誰,我都相信她。」這十年來的無微不至的細心照顧,是傻子都能感覺的出來,他對自己是如何的心態。

「閨女,你真的不覺得好奇嗎?以他那樣高強的靈力,大陸都沒他這個人的任何資料。」

「舅舅說的有道理,我也早就在懷疑他了。我總感覺他靈力高強的變態,變態的就好像不是人類。」

「本王,也覺得可疑。看他年紀,最多跟本王一樣。但就算結合我們三人之力卻無法跟他打個平手。本王有些懷疑,他不是大陸的人類,很有可能是其它的種族。」

他的話大家都覺得很有道理,夜琉月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聶閑人,沒看出來你推理還有兩把刷子,你倒是說說他是哪個物種的。」

其實夜琉月也就是開玩笑的隨便說說,可沒想到這個玩笑差點要了他的命。

龍曦聽他居然用物種形容自己,他可是高高在上的神界之王。


別說他現在是人類之軀,就算以前也要恭敬的叫自己一聲王。

心裡泛起了殺意,一個身形過去,手已經掐在他的咽喉。

大家根本沒看見他是怎麼移動的,就看見他已經掐在了夜琉月的咽喉上。

夜琉月看著深邃眸黑的眼神,一點點的由怒火變得猩紅,眼中的冰冷讓他感到一絲寒冷的可怕。

「你……你不會想殺我吧!」

他嘴唇勾起一抹嗜血的冷笑。「你認為呢?」

「呵呵……你不會殺我的,就算是為了歐陽冷。」他在堵,堵他對歐陽冷的在乎。

「是嗎?我可聽見有人說我是物種。」

「呵呵……我沒說你,不對,我就是開個玩笑,沒認真的,真的。」他這個恨自己最賤啊!

周三痴看出他渾身濃濃的殺意,再怎麼說也是自己也是他的舅舅。「剛才他就是胡亂說的,你別往心裡去。可不可以看在老夫的薄面上,繞過他這一次。」

如果真打起了,估計這裡所有的加起來都不夠他塞牙縫的。


這人的實力,深不可測。上次三人聯手,也沒測出他一小半的實力。

龍曦只是掃了他一眼,手卻一點點緊握他的咽喉。

夜琉月感覺自己渾身的靈力完全消失不見了,此刻根本一點都使用不出來、

周三痴眼見他已經被掐的喘不過氣來了,不得不厚著老臉來到歐陽冷的面前。

「閨女,你好歹為我那最賤的外甥說句話,他真的沒有別的意思。最起碼罪不至死啊!」

歐陽冷無奈的看了眼他,走上前拍打了一下他的手臂。

「你是來幫我找萌萌的,還是來殺人的。」

「當然是來幫你找人的。」

她就知道他不會走,得到這句話,心裡有絲雀躍。「既然是來找人,就把他放了。我想你也懲罰他夠了。」

看了眼他被掐的青紫邪魅的俊彥。

龍曦眼中嗜血的紅色一點點的消退,最後一甩手把他甩出去幾丈遠。

夜琉月一個翻身,幾個跳躍就來到了大家的面前。 「走,都跟我來。」他轉身帶頭走在最前面,歐陽冷跟在後面,飛緊跟。

歐陽冷肩膀上的啾啾和嘟嘟,相互交換了一個會心的眼神。

從頭至尾聶木門都注意到了,他只有對她的時候,臉色才是溫和的。

對待自己這些人,眼神與其說冰冷,倒不如說根本沒把他們放進眼裡。

不過,他確實有這個資本,有著這樣高強能力的人為什麼會在她身邊,衷心如狗般的守護?

他到底是不是他界的人,如果真是,那就是證明了自己的理論是對的?

幾人跟他來到了一處沙漠的溪水邊。


飛看見水的那刻,整個人都撲進了水中。

其餘的人站在岸邊,仔細觀察著周圍。這裡的每一樣東西,都有可能帶來致命傷害。

飛掬起一把水就要往嘴裡送,龍曦一掌過去,水全部灑回了小溪里。

眉宇緊鎖,看著眼前不該出現的河流。

歐陽冷感覺到他的不對勁。「怎麼了?」

「沒事,反正別喝就好了。」

歐陽冷知道他不想說,也乾脆不問。「你說的結界在哪裡。」

「就在前面一點了,跟我來,千萬別去碰那水。」

他再一次的提醒,讓大家更加的疑惑。

周三痴這樣直爽的人,更是心痒痒的。「閨女,你就讓他告訴我們唄。」

「我也沒辦法。」他不想說的,對她也是不會說的。

幾人只能跟著他身後,再多的疑問也憋死在肚子里。

他們剛走沒多久, 隋朝詭案錄

「你們把這裡的水喝了,就可以改變容貌了。無論誰都不會認出你們,到時候你們答應我的事情,必須做到。」

「你說的是真的嗎?」女子蓬頭垢面,衣衫破舊骯髒,只有臉上大大交叉猩紅的疤痕,讓人看見為之惶恐。

像大白天見了鬼一樣,而另外一個一頭焦黑的秀髮,整個人皮膚沒有一塊好肉。

兩人已經沒有了以前的光鮮亮麗和驕傲,有的只有外表的骯髒和內心仇恨。

龍雨眼神中快速的閃過鄙夷。「喝還是不喝,隨便你們。喝了,你們還有一線機會,不喝就滾回去過你們人人喊打的生活。」

「喝,我們喝。」

兩人深怕她反悔,猛的把頭栽進水裡不怕死的喝起來。

只見沒一會地上就出現了一個三歲的孩童,fennennen的臉上猶如上帝最完美的作品。


只有那雙眼中充滿了仇恨,怒火,yu望。

而她旁邊多出了一位絕色的純美少女,巴掌大的臉上五官精美,一頭烏黑亮麗的秀髮猶如世間最美好的景色。

兩人對著水中看著自己的影子,嘴角勾起笑容。

龍雨看著她們的容貌,微微一笑。「對自己的新容貌,可還滿意?」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