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回來,雪伊子她到哪裏了?”瀟雨突然又問了一聲,“她不是應該跟你關在一起嗎?”

“…不是的,我們是分開關閉,分開接受這裏的刑罰……”雲海迅說着,打了個冷顫。

“分開?”瀟雨側着頭,“爲什麼要分開?”


“…好像是一個層主沒有能力同時給予兩個人刑罰……”雲海迅緩緩說道。

“是這樣啊……”瀟雨小聲說了一句。

“不過,你怎麼不用自己的力量破壞這個牢籠……”瀟雨感到很奇怪,“憑你的實力應該能輕而易舉的破壞掉纔對…”

“瀟雨啊,你有所不知啊,這個牢籠會吸收一切萬境之力…”雲海迅說,“…我越使用憑藉萬境之力的招式,這個牢籠就越堅固……”、

“…跟天魔徒一樣……”瀟雨不由地吞了吞口水。

“…有什麼辦法能破壞這裏,放你出來啊……讓我想想…”瀟雨說着低下了頭,思考着方法。

“放犯人出來的方法啊?”瀟雨後頭傳來一股聲音。

“紅葉彎刀人那個混蛋,竟然打壞我的地方…”

“還放了這個犯人進來我的樓層…”

聲音、對話聲陣陣傳來。

瀟雨猛地把頭一轉,見到了一個穿着五顏六色、花枝招展的女人、一個低沉到什麼話都不說的陰暗男人、還有一個穿着各種護獸的毛皮所編制的衣服的男人,他們站在後頭望着瀟雨。

“你們……是誰?”瀟雨不由地吐出了這四個字。

“二層層主香味之女…”穿着五顏六色、花枝招展的女人說道。

“三層層主殘訣者……” 低沉到什麼話都不說的陰暗男人他緩緩張開嘴巴。

“四層層主護獸御主…” 穿着各種護獸的毛皮所編制的衣服的男人說道。

“話說你是想打開那個牢籠吧…”護獸御主說,“那就把我手上的鑰匙奪走就行了…”

“喂,哪有你這樣的?”香味之女不滿的說道,“…這個人當然是由我來處罰啦……”

“不,在我的樓層就要由我來處罰……”護獸御主反駁着說。


“他毀了我的樓層,當然是我來處罰……”香味之女絲毫不退讓的。

“我說,我們一塊處罰不就行了……”殘訣者緩緩說道,“爲什麼要爲了這點破事爭來爭去?”

“…他們在幹什麼?”瀟雨望着眼前這三個層主,他稍微往後退了一步。

這三個層主依然在討論着如何處罰瀟雨。

瀟雨也知道要救雲海迅出來,就必須要奪得四層層主的鑰匙,但是,他不知道雪伊子被關在第幾層,所以無可奈何之下,他打算全部鑰匙都要奪過來。

“好了,我們決定要一起處罰…”護獸御主走前。

“我也決定好了……”瀟雨抱拳,“我要把你們的鑰匙統統奪過來……”

“你有這本事嗎?”香味之女說着便向周圍散發着她的香味。

“喂,你的味道不要隨便散過來……”護獸御主抱怨着,“…要對準……”

“知道啦…”香味之女有點小生氣,接着便對準瀟雨散發她的香味。

“……香味…味道嘛…”瀟雨隨口一說,“只要聞不到不就行了……”

接着,瀟雨他在他的前方做了一面冰牆以隔絕香味之女散發的香味。

“瀟雨,你這樣子,怎麼攻擊他們…怎麼把鑰匙奪過來啊…”雲海迅注視着瀟雨與那三個層主。

“…不知道,只是突然就想到了這樣的方法……”瀟雨回了雲海迅一句。

“…而且要我一個對付他們三個有點吃力…”瀟雨說,“…也不能對石板產生依賴性……”

“…看吧看吧,你這樣被他擋住了吧……”護獸御主連連指着瀟雨以及瀟雨做的那面冰牆,說。

“你們慢慢吵吧…”殘訣者跑前了去,“接下來看我的……”

“殘訣者,不許偷跑……”護獸御主對香味之女做了個鬼臉,便又走前了去。

護獸御主他走了一段路後,停了下來,雙手伸直,從他的雙手之中,跑出了各種各樣的護獸。

“這人是什麼人啊?”瀟雨大吃一驚,“手上還會有護獸出來……而且還是我沒見過的…”

接着,殘訣者跑到冰牆面前把手一揮,冰牆便碎得到處都是。

而瀟雨也見勢往後大大跳了一步。

“好險…”瀟雨稍微呼了口氣。

“…不過一對三……”瀟雨望着眼前的這三個層主,好像有什麼想法萌生出來。

“香味之女擅長髮出香味攻擊人…雖然不知道那個香味有什麼作用……不過大概率是聞了就昏迷或者死亡…”

“那個護獸御主可以從手中發出護獸,並對其進行控制…”

“殘訣者……他的攻擊…手中的攻擊…明明沒拿劍……卻像劍擊一樣…這個應該是最難纏的…”

瀟雨內心對三個層主進行着分析。

“關鍵是香味之女……”瀟雨小聲地說了一句。 “她的香味到處朝我亂噴…”瀟雨一邊躲避着香味之女的香味,護獸御主的護獸,一邊思考着,“不過,其他兩個層主在她亂噴的時候,躲得遠遠的……說明香味對他們也有用…”

“那或許能這樣做………”瀟雨停了下來。

他把劍從後方拿到前頭,並以凌厲而快速的劍擊,將這股向他瀰漫而來的香味斬斷。

同時,他雙手持劍,把劍身對準這股香味,然後大力一揮,將香味給揮到護獸御主和殘訣者。

但是,這兩個人他們也看準時機,躲開了這股朝他們而來的香味。

“該死,那混蛋竟然把香味……”護獸御主有點不滿。


“香味之女,你可以去死了,成事不足敗事有餘……”護獸御主破口大罵。

“你才應該去死了,看看你的護獸,有什麼用,還不是被他逃掉……”香味之女絲毫不示弱。

“你們兩個,別吵架了……”殘訣者有點無奈。

“他好像要做什麼……”殘訣者指向瀟雨。

“可惡,三個人居然鬥不過一個人……”護獸御主有點憤怒,“都怪紅葉彎刀人…”


“…快點,要在大肅清之前給予他處罰……”殘訣者說。

“大肅清…”護獸御主和香味之女異口同聲。

“你們也不想沒做什麼,就被無喪之主捷足先登了吧…”殘訣者淡淡說道。

“他們好像…”瀟雨望着逐漸停下爭論的這三位層主,“停下了吵架…”

“不過算了,要以鳳凰之火定勝負……”瀟雨說着,把劍收回後背,空着雙手,“真假鳳凰之火的第一次融合……”

在一瞬間,瀟雨全身上下都被火焰包圍,猶如一隻鳳凰一樣。

“這是真的…”瀟雨望着被火焰所包圍的身軀。

“接下來,這是假的…”瀟雨在同一時間,向周圍的環境散發着火焰,特別向這三名層主所處的環境。

“想用火焰來定勝負嗎?”殘訣者淡淡地說,並叫護獸御主和香味之女一起往空中跳起。

但是在這個時候,瀟雨融入了這無止境向周圍環境蔓延的火焰,他在香味之女對這火焰不知失措的時候,抓住了她,並在一瞬之間,對其使用了冰,封住了她的行動。

“一個…”瀟雨說着並望着不斷跳起的殘決者和護獸御主。

而護獸御主更在瀟雨發起火焰攻擊之前把護獸都吸收回他的手中,準備着下一次的攻擊。

“香味之女被封了…真沒用……”護獸御主望了一眼,被火焰故意沒涉及的冰住的香味之女,“不過也好,省的拖後腿……”

正當護獸御主說完這句話的時候,瀟雨從火焰中冒出,藉助那由火焰構成的身軀還有翅膀,他朝着正在往上跳躍的護獸御主飛去。

“這不是該說別人的時候……”瀟雨顯然聽到了護獸御主剛纔對香味之女的評價,他在接近護獸御主的時候,說了這麼一句。


護獸御主見到突然在眼前冒出來的瀟雨,他嚇得不知所措,但是也知道要趕快讓護獸出來保護自己,不過,就在他準備釋放護獸的時候,瀟雨將其冰封起來,與天花板相結合。

“還剩下一個……”瀟雨在空中藉助着鳳凰之火高飛,同時也望着不斷跳躍着的殘訣者。

“唉…”殘訣者跳到了某個火焰燒不到的地方,“沒想到身爲層主的你們,竟然兩個都敗了……”

“那接下來敗的就是你……”瀟雨指着殘訣者說。

“我想,你知道我爲什麼被叫做殘訣者吧……”殘訣者來了這麼一句。

“我管你爲什麼…”瀟雨控制着火焰不斷蔓延,攻擊殘訣者,但是殘訣者他身手矯健,完全近不了他的身邊。

“殘忍對待所有犯人的訣別者…”殘訣者淡淡一道。

“…所以,我接下來就要殘忍的對待你了……”殘訣者又說道。

“看來火焰對他沒有用……”瀟雨觀察着不斷躲避着火焰的殘訣者,“他的速度,還有反應比之前的兩個快多了……”

“而且我就算以鳳凰之火的狀態也飛不到他的身邊………”瀟雨內心想,“看來也只好老老實實地想其他應對的方法了…”

瀟雨停下了繼續讓火焰蔓延周圍以及他的全身的動作,覆蓋着周圍環境的那不間斷的火焰也慢慢消失。

相反地,他把柳英羽的劍從後頭拔出來,並深深地呼了一口氣。

“…他的手有媲美劍的攻擊……”瀟雨望着殘訣者,思考着,“所以也只好用劍了,對吧,英羽………”

“不打算燒我了嗎?”殘訣者看了一下週圍正在消失的火焰,說道。

“不,我打算就這樣…”瀟雨拿着劍指着殘訣者,“跟你一決勝負……”

“瀟雨那傢伙是不是忘了目的啊?”因爲火焰消失,雲海迅得以看到瀟雨,他一邊望着瀟雨,一邊想,“…明明四層層主都打倒了,爲什麼還要去跟那個殘訣者的人打?”

“不是應該要拿到鑰匙的嗎?”雲海迅呆呆的想到。

“喂,瀟雨,你跟他打幹什麼?”雲海迅高呼,“你應該先拿到鑰匙……”

“我知道,可是我不知道雪伊子被關在第幾層……”瀟雨回道,“這是以防萬一的做法……”

頓時,雲海迅啞口無聲,他不知道瀟雨已經想到了這一地步。

“跟你的朋友說完了沒有?”殘訣者問道。

“說完的話就開始吧…”接着,殘訣者又說,“…開始殘忍的訣別……”

“好吧,看招……”瀟雨拿着劍往殘訣者跑去。

“那我也來…”殘訣者也在同一時間往瀟雨跑去。

“好久沒有這樣子了……”殘訣者感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