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上面所帶來的壓力,而林凌竟然還是這種抗拒的態度,纔是容易受到處分的。

那纔是真正的處分,現在只是決定不允許參與這場行動而已。

“領導。”

林凌站了起來,滿臉威嚴道:“我覺的做出這樣決定的人,已經是不適合當領導了。”

“範天雷。”

突然一個穿着正裝的傢伙,滿臉怒色,憤怒道:“這就是你的手下嗎?這就是你領導的嗎?他們的眼中到底還沒有沒有我們這些領導,知不知道要怎麼做!”

範天雷轉頭訓斥林凌道:“你給我坐下,你還要翻天了是不,你什麼身份難道自己不清楚嗎?你是夏國的軍人,你要做的事情是什麼,你不懂嗎?”

林凌稍微平復一下自己的情緒,可內心還是極其的不舒服,任務的危險放在那裏不說,反而現在討論擅自行動,是不是有點多此一舉,讓人屬實有點無奈!

“這次行動我不能退出,其他處分我都接受。”

範天雷都要氣冒煙了,林凌作爲自己的手下,自己當然是要維護的,可上級領導那些人,也是要敷衍一下的嗎?

如今在夏國存在一羣吃着飯不做事的人,這還是好的,甚至有一羣人貪婪,他們在工作之中將責任儘可能的退給其他人,而讓自己一直處於安穩的位置。

本身這次行動是他們全權負責,沒有任何人可以過問的,結果現在有這麼多人過問,甚至林凌擅自決定的行動,都是必須要受到處分的。


“不行。”

範天雷十分乾脆,斬釘截鐵道:“這次行動你不能參與,這不是我可以決定的,而是組織上決定的,就這麼簡單!”

“咚咚。”

正在這個時候門突然被打開。

“領導,有重要事情需要和你回報!”

坐在這裏的領導滿臉的不服輸,顯然對於這樣一個擅自闖進來的人,同樣也是覺的憤怒。

林凌恥笑一聲,這些領導真是太可笑了,在這種時候竟然還擺出自己的官威。

“領導,有重要事情回報。”

來的人着急道:“抓捕人口中那位叫做天狼的人,我們得到信息,這個人身份特殊,而且他交代出,其實L市並不是天狼組織真正的目地,而是用來吸引注意力的,真正的目地在於K市。”

驟然間坐在這裏的領導都傻眼了,他們有點不敢相信這樣事情。

不在L市,目地竟然是其他城市,那麼這件事情就變得相當危險了,出現什麼情況誰也不知道的。

同時也剎那間意識到了,雖然林凌擅自行動了,但是這樣的擅自行動纔是得到重要的消息,如果不抓捕這羣人的話,在陪着他們幾天的話,很有可能K市運送的槍支,已經是流入到社會之中了。

“林凌,走。”

範天雷沒有任何廢話,哪怕坐在這裏的人有一部分是他的領導,但是也不願意和這羣人繼續廢話了。

林凌同樣也沒有廢話,直接站了起來,跟着範天雷直接就走了出去。

對於他們這些人來說,最關鍵的是抓捕犯罪分子,而對於剩下的這些人,他們在意是自己的位置。

而看着兩人直接走了,這羣人也是相當的憤怒,嘴裏說一些要處分兩人事情,不過他們也只是說說,畢竟真正做事情的人總不能都下課吧,不然要誰處理事情。 在審訊室之中,王富貴,沒錯也就是那位叫做狼王的傢伙。

他瑟瑟發抖的面對着對面的範天雷和林凌等人,他怕了,本身有好日子過,不缺吃不缺喝,還不缺少女人的日子,爲什麼非要包攬一點任務,結果自己這是要失去自由了。

“你們聽我說,我真的沒有做過什麼壞事,之前的樣子我都是裝出來的。”

他一臉痛苦,滿臉淚痕的說道:“到底我會被判多少年,能不能少點,如果可以三年之內的話,你們想要知道任何事情,我都可以告訴。”

林凌等人都有點詫異了,這樣一個膽小如鼠,稍微面對失去自由就將一切都交代出來的人,竟然也可以進入到天狼組織。

相反那些僱傭兵則完全不同,一個個都是滿臉冷峻,根本是一句話不說。

他們都是一些將生死看淡的人,怎麼可以得到信息。

“你放心,如果你提供的證據,可以讓我們將天狼組織的犯罪分子,一下子全部抓捕的話,你算是立功,絕對是可以控制在三年之內的刑期。”

範天雷說着假話的時候,整個人仍舊是一臉嚴肅的態度,威嚴道:“而且如果你在組織之中不存在重要位置,也不起決定性作用,或者說你之前沒有參與過任何行動,只是這一次聽從命令才做一些事情的話,甚至可以控制在兩年之內!”

林凌都服了,真是敢說。

當然都是可能,誰也沒有說一定,至於怎麼量刑還是要看法官怎麼判的是不!

“我說。”

王富貴激動道:“在K市,纔是主要的槍支的銷售渠道,而且合作已經是進行很長一段時間了,總共已經是有三批武器進入到K市。”

頓時衆人一臉色變。

槍支所帶來的不穩定性是可怕的,起碼現在夏國很多人依舊是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人口龐大的國家,並沒有讓太多人過上舒適的生活,這一點是不用說的。

本身K市也是混亂的,到處充斥着暴力和血腥。

“繼續說。”範天雷此時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了。

“今晚。”


王富貴堅定道:“今晚十點,將會有一大批武器的進入到K市,數量大概是五百步槍,一千手槍,甚至還有一些**,軍刀更是很多。”

嘶!

他們倒吸一口涼氣,這些人是瘋了嗎?

天狼組織到底要做什麼,這麼多武器進入到夏國,難道是要發動戰爭嗎?

在夏國雖然流通一些槍支,但很少有人敢將槍支掏出來,可一旦槍支要是多了,社會必然動盪。

“具體的時間,地點,位置,詳細信息。”

範天雷激動道:“你只要是說清楚了,那麼你就算是立功了,你放心只要是你立功了,那麼你的問題很好解決。”

“好。”

王富貴嚥了一口吐沫,激動道:“地點是……”

一個小時候,立馬紅細胞特戰隊準備好了,一個個全副武裝,這一次的行動是乾脆的, 不在需要什麼調查,而是要直接開始抓捕行動。

同時也可以看到一點,每個人都是一臉嚴肅的問題。

如果要是讓這麼多槍支進入到夏國的話,誰也不知道會是多麼嚴重的問題。

“今晚這次行動,我們沒有任何準備的時間,甚至對於情況也是無法調查清楚的。”

範天雷滿臉嚴肅道:“最關鍵的是,這羣敵人是什麼樣子的,不用我說你們也應該是知道的,他們都是兇殘的敵人,任何事情都做的出來,所以希望你們明白要怎麼做。”

“這次任務的宗旨十分簡單,那就是見到敵人對方有任何一點反抗擊斃,當遇到無法處理的決定,自行決定。”

林凌一笑。

顯然這是範天雷對於上面的反抗,什麼事情都是要等待命令的話,豈不是要完犢子了。

有時候還是可以有一些自己決定的機會,根本不需要什麼廢話的意思,拿出自己的乾脆和簡單就完事了。

“是。”

林凌等人聲勢浩蕩,渾身充滿着力量。

根據林凌的要求,甚至張菲兒這個女人都被帶着。


“行動。”

迅速開始上飛機,直接直升飛機出發,不然時間來不解了。

張菲兒上了飛機,美滋滋的對着林凌問道:“你這是做什麼,爲什麼行動都是要帶着我,難道你真的離不開我嗎?”

她直接將自己身子靠在林凌的身上。

其他人都是一陣無語,十分懷疑林凌和這個女人一定是有關係了,不然兩人之間怎麼會感情如此特殊。

“張菲兒。”

林凌滿臉嚴肅道:“你不要以爲我真當你是一個普通人,你和天狼的關係,還有這一切是什麼情況?其中有着很多的疑點,你不要想着有任何機會逃走,我一定會將你的身份調查清楚。”

其實不是這樣的。

他覺的張菲兒這個女人,一定必然是知道很多關於天狼的事情。

而如果想要調查天狼的話,有這個女人十分的關鍵,很有可能在關鍵的時候得到一些信息。

“我不是身份特殊,我是身體特殊。”

張菲兒說着直接在林凌的臉上親了一口。

周圍的何晨光等人都要笑死了,這個女人實在是太有意思了,這是死纏爛打就是要糾纏林凌啊!

一點客氣都不帶有的。

在這樣的氛圍下,屬實讓人有點招架不住。

“你給我安靜一點。”

林凌一臉的怒色,咬牙道:“你不要以爲我不敢對你這麼樣。”

可這樣的話,似乎對於張菲兒是沒有任何一點作用,她這個女人還是滿臉笑容的對着林凌笑着,即使帶着手銬扣着,還是肆無忌憚。

而他們對這樣的女人呢,似乎沒有辦法。

紅細胞特戰隊行動,他們坐着直升機朝着K市行動,每個人都是一臉的堅定,而在K市呢,同樣也是有一羣人他們無比的緊張,開始了自己的行動。

他們的作戰也是相當認真,準備的武器,還有戒備,甚至是信息的封鎖,努力讓他們的一切處於保密,絕對是不能走漏任何的風聲,不然很危險。 “良子。”

“大哥。”

張良子看着臉上一個刀疤的男子 ,這就是他的大哥,叫做安權名,人人都交做安哥。

他是一路跟隨着安權名走過來的,可今天的事情他還是十分的疑惑,爲什麼要做這麼危險的事情,對於他們開說完全沒有必要這麼做的。

要錢有錢,要地盤有地盤。

安權名看着張良子淡淡道:“這次事情必須要小心,讓所有人都給我打起精神來,如果要是發現任何問題,大家都吃不了兜着走。”


“大哥。”

張良子一臉猶豫,似乎有什麼話想要說,但是有不知道怎麼說出口的架勢。

安權名淡淡道:“有什麼說。”

張良子點了點頭,咬牙道:“大哥,我們沒有必要做這個生意,這麼危險的事情我們不應該碰的,現在我們要什麼有什麼,爲什麼還要碰呢!”

安權名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說道:“良子你不懂。”

張良子確實感覺自己不懂,槍啊,那是夏國禁忌一般的事情,任何人只要是觸碰的話,那都是相當危險的事情。

甚至他此時都覺的,如果安權名要是觸碰這樣的事情,他們很有可能都是要走到絕路的。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