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你今天的衣服也很漂亮。」

「嗯。」

「我們家的客廳很美。」

「嗯。」

「你答應嫁給我。」

「嗯。」

「噢!!!萬歲!曉蘇,你終於答應嫁給我了!」金銘俊激動萬分,將劉曉蘇攔腰抱起360度旋轉。

「什麼?我剛才答應了什麼?……哦!金銘俊,你耍賴!」劉曉蘇被金銘俊的喜悅感染,責怪的威力頓減,反而更添嬌嗔。

「對!我就要耍賴,這輩子就賴定你了!要定你了!」

金銘俊正要吻下去,廚房的門卻突然「嘩」地開了,金母拿了菜鏟探出頭來:「發生什麼事了?吵吵嚷嚷的。」

「沒……」

「媽!曉蘇剛才答應嫁給我的!」



「真的?!哈哈哈,好兒子。快打電話叫你老爸回來吃飯,一會我們開香檳慶賀。」金母風風火火地跑過來給兩個年輕人一個大大的擁抱,又喜滋滋地跑回廚房燒菜去了。

「嘿嘿!這下我爹媽都知道了,你想跑也跑不掉了,你註定是我們金家的媳婦嘍。」金銘俊在劉曉蘇的唇角輕啄一口,拿著手機跑開去。

哎!所以說,「一失足成千古恨」這話一點也不假,我們可愛的劉曉蘇同志就這樣稀里糊塗地把自己給賣了。

午餐過後,金家父母催著兒子帶準兒媳去選婚戒。

辭別二老出來,金銘俊俯在劉曉蘇耳邊說道:「我活了近三十年,還是第一次見到爸媽如此迫不及待,曉蘇你太偉大了!」

說得劉曉蘇又窘又羞,擰了金銘俊一把。

「哎喲喲!老婆打老公了,打是親罵是愛哦!」金銘俊誇張地邊跳邊叫,笑得像個小孩,路人的目光紛紛側目。

成文玲也笑得燦爛,樓宇林立間天空湛藍,白雲幸福舒展。

選鑽戒前,劉曉蘇拉著金銘俊去了清河坊。

依舊是古色古香的建築,空氣里漂浮著桂花藕粉甜潤的香氣。站在人來人往的古街入口,劉曉蘇說:「在很久以前,我就有個願望——和自己深愛的人一起攜手過完這條街。現在,你陪我!」

成文玲轉過臉來,溫柔地鎖住金銘俊,目光一片晶亮。

「我不要鑽戒,也不要玫瑰,我只要你永永遠遠只愛我一個、只看我一個,我們相親相愛,相依相守就以足夠。」

在那一刻,她的溫柔如春風拂柳,在金銘俊的內心輕易激蕩出一圈又一圈溫柔的漣漪;她的清純堅貞又如茉莉,清遠、甜美的氣息令金銘俊沉醉,倍感珍視。

「好!」金銘俊將手伸過來,握住她的,邁開步子朝前走去。

最後劉曉蘇還是被金銘俊硬拉著去選了個鑽戒,很精緻典雅的款式,四瓣形狀的小花將鑽石圍在中間,套在劉曉蘇白皙修長的手指上說不出的貼合精巧。

金銘俊為劉曉蘇親自戴上后,又變戲法似地從袋裡掏出一條項鏈來。

成文玲認得這條項鏈,在清河坊的攤位前,她幾次拿起它卻又放了回去。

那是一條美麗精巧的項鏈。銀色的鏈子間隔串著些細小的珍珠,中間的墜子薄若蟬翼,製成了扇貝的形狀,一顆圓潤精巧的珍珠被鑲在扇貝的最凹處,那樣緊實,那樣親密。

太陽底下扇貝五彩斑斕,珍珠柔和清麗,整條項鏈的散發出一種溫柔、典雅的光芒。

金銘俊親自為劉曉蘇戴上項鏈,臉上一派溫柔繾綣:「曉蘇,如果你是這顆被捧在手心裡的珍珠,那我就是外面的這層貝殼,一生一世將你保衛呵護。」

時空靜止,劉曉蘇沉醉。

三天後,金銘俊從雲南回來,當晚就來看望了劉曉蘇。

一身修長挺直的銀灰色西裝,將金銘俊襯得更加俊朗。衣領處的扣子隨意地敞開幾顆,露出光滑健碩的肌膚,額前有幾縷凌亂的髮絲,勾勒出幾分野性和隨意的美。

雖然面容稍現疲憊,但眼神卻明亮熾熱,細細地將劉曉蘇罩住,上下打量。

這樣的目光太過陌生,令劉曉蘇膽怯。她垂下眼帘,不敢與金銘俊對視,空氣一下子變得緊窒而沉悶,危險的氣息在步步逼近。


難道,難道邱雷哥說的都是真的?金銘俊不會要向她表白吧?那她要怎麼辦?是拒絕還是接受呀?

几絲細微的欣喜在心尖迅急而過,還來不及分辨,更多莫名的煩燥和不安就蜂擁而至,迅速佔領了整個心房,大腦里鬧哄哄的一片紛亂。

成文玲全身僵直,不由自主地輕輕顫動。她緊緊咬住下唇,握緊了拳頭有些懊惱:劉曉蘇,只不過是一個專註得有點過長的眼神而已,你有必要這樣緊張嗎?你是在害怕嗎?你到底在害怕些什麼?

「呵呵,看來我來的不是時候呀!」一道略帶戲謔的噪音插進來,猶如一把利刃,瞬間劃破兩人間詭異的沉悶空間,新鮮的空氣迅速竄入,重新靈動流淌。

四外遊走、滾滾奔流的情緒瞬間幻滅,重新歸於平靜。

成文玲輕吐一口濁氣,腦中頓時清明一片。壓下些許的不自然,她迅速地調整好自己,抬頭含笑招呼:「邱雷哥。」這幾年的市場歷練,已經令她成長。

房門邊上閑然而立的正是沈邱雷。

他朝兩人點頭招呼,舉步上前輕拍金俊銘,一臉的似笑非笑:「你小子真夠意思,一回來就飛車過來探望傷員。」

金銘俊一臉平和的淡笑:「應該的,曉蘇曾經答應過出院后要請我吃一頓好的,我來看看才能知道離兌現這個承諾還要多久。」

原來是這樣!有一些的悵然若失,但更多的是釋懷后的輕鬆。劉曉蘇全身緊繃的神經完全鬆懈下來,輕吁一聲,她慢慢地靠向椅背,終於安下心來。

從容的氣度,溫和的談吐,配上一臉無害的笑容,金銘俊依然還是那個金銘俊,既是那個溫暖謙和的君子,又是計較承諾不肯吃虧的精明浙江人。這樣的一個人,剛才竟然會令自己覺得危險和害怕,想要逃避。看來真的是自己想太多了,神經極度敏感所致。

沈邱雷一瞬間沉靜下來,銳利的眼神在兩人之間來來回回地巡視,最後鎖定金銘俊,眼底有無數的內容翻湧而過。金銘俊毫不畏懼地迎視著,目光清明且堅定。

(以下文字皆為眼神交流的畫外音)

沈邱雷:真心話?!


金銘俊:假的,我不想讓曉蘇有壓力。

沈邱雷:哦,那你是真的對我這個妹子有意思了?

金銘俊:是!我早已愛上了她。

沈邱雷:當真?!我不許你傷害她,她是個好女孩。

金銘俊:當真,比金真還要真!我要追她,要她做我的老婆。

沈邱雷:哈哈哈哈,早就看出來你這小子動機不純了。不過你前路漫漫,要走的路還長著呢!這小妮子現在還只當你是個老鄉、一個普通朋友而已。

金銘俊:我知道,這種情況我不會讓它持續太久的。

沈邱雷:哦?就要有所行動了嗎?我很樂意看到你身陷情海呀!對你的追妻行動也很期待。

金銘俊:這不正想表白嘛,你就出來攪和了。算了,過兩天等她傷好我把她約出去再說。

沈邱雷:哇,真的好期待呀!如果成功了,你記得請我吃飯。如果你們結婚了,我要當證婚人。

金銘俊:請你吃一個月都沒問題。說完了?!

沈邱雷:完了。

金銘俊:那還不快走,要留下來當燈炮嗎?

片刻后,一抺愉悅的笑容在沈邱雷的唇角勾勒而出,笑意浸染上眼角眉梢。他喜氣洋洋地拍著金銘俊的肩膀說:「好小子,我支持你!你們慢慢談、慢慢談。哈哈,這可是個值得討論的問題。」

他又轉過頭來,一副語重心長的樣子:「曉蘇,銘俊說得對。人家照顧你那麼久,是應該好好請上幾頓。我先走了,你們慢慢聊啊。」

成文玲望著沈邱雷遠去的背影,表情有點呆:「邱雷哥他這是怎麼了? 鬥婚,步步驚情 ?!」

「興許是買彩票中獎了。」金銘俊的聲音低低地,愉悅的笑意擋也擋不住。

這兩個人,今天都很奇怪呢。難道是她剛才走神時錯過了些什麼嗎?不管了,男人的世界也很奇妙,不是她這個小女子所能讀懂的。本節完

到家的時候已經是下午3點45分了,匆匆的洗了個澡,換了套衣服就往學校教室里沖了。結果沒看到一大群人瘋鬧,倒是看到一群女生抱在一起哭,一旁的幾個男生也都一臉怪樣。

「你們都怎麼了啦,哭的樣子都好醜哦。」我這樣說,算不算得上是勸慰呢?為什麼彬他們都開始瞪我了。

「臭朵朵,你怎麼遲到了,快過來啦。我要抱抱你,不然以後就抱不到了。」呵呵,彬是個不錯的女生,很堅強,我們幾個要好的女生都叫她老公的。

我也是美吟,潔子,小玉的老公呢。

「老公,我也要抱。」

「老公,我也要。」

一群女生象豺狼一樣朝我撲了過來,男生在一旁一臉詫異。她們都很緊的抱著我,不知道是誰,冰涼的淚水不停的流入我的脖子,我的淚一下子就出來了。大家在一起學習了3年,一起經歷了好多的事,一起瘋過哭過努力過,突然間要分開,還真的很捨不得呢。

「好了啦。你們不要害我哭了,我口渴,都還沒喝水就趕來教室了。現在我們一起唱歌好不好?不要哭了。」

我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長大是與煩惱成正比的。我們會為了很多事難過,但是我們同樣也能夠為很多事而開心的。所以煩惱也可以變成不是煩惱了。呵。相信分離后的大家都會過得很好的。

「恩,大家都不哭了,你們男生也過來,我們一起唱歌聊天。」

「好哦。那我們唱什麼好啊?我想唱《童話》。」

「不要,我要唱《小微》。」

「俗死了啦。」

「那我先祝大家在新的環境生活得更逍遙更自在。」

我對自己說,要永遠記得有這麼一天,有這麼一群可愛的同學,有這麼甜美的歌聲和祝福。要記得我的初中3年,要記得我們曾經的點點滴滴。

3我到新學校了

9月1號早上,被爸爸媽媽送到了新的學校,即將開始一個人在外面寄宿的學習生活了。我住在5樓的501室,和另外3個古靈精怪的女生住在一起。她們分別是小韻,杜悅,還有可愛的晴蕾。很快的我們幾個就混熟了,在一起肆無忌憚的開玩笑。當然,4位幫忙整理床鋪的媽媽都一臉羨慕,感嘆年輕真好。

媽媽回去前又發揮了婦人羅嗦的本性,對著我念念叨叨的說了一大堆,都是要我好好照顧自己,要改掉自己的壞脾氣,和新舍友新同學好好相處,認真聽課看書之類的話。而且還一直強調以後要聽她羅嗦還要等放假咯,平時想聽也沒得聽,害我又鬱悶了好半天。我怎麼會有這麼個可愛到極致的媽媽嘛。

結果到中午12點多,好不容易我才將媽媽送走,當然啦,看著她離開的背影還是有點不捨得的。人家以前可是和媽媽天天見面,還天天聽她羅嗦的呢。

下午的時候去新班級逛了圈,和以後將是同學的人打招呼,互相寒暄了解下。從明天開始,我–郭弦依,又名朵朵的大專生活要開始啦。耶.耶.耶.

「朵朵,你在幹什麼哦?怎麼看起來很激動的樣子啊?」是晴蕾在跟我說話,聲音好甜美,人也好可愛哦。不象我,被老哥他們一群臭男生叫做臭弟,說什麼我全身上下沒有一點點女孩樣。結果是,除了老哥之外,每個人都被我海K了一頓。


什麼?問我為什麼不K我哥哦。白痴也知道,我朵朵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我家老哥,他是我的超級剋星耶。

「你表情怎麼變這麼猙獰了呀?」不會吧,我的臉和猙獰也會有關係嗎?看晴蕾一臉恐懼的樣子,還真是鬱悶。

「沒事啦。我在想事情嘛。」現在只能打馬虎眼應付了。總不能告訴她,我正在回憶以前K人的過程吧。嘿嘿。

「那你是在想怎麼欺負人還是在想怎麼追神呀?」

4知神說神

「神?他是何方妖孽啊?」那個.其實我還不確定晴蕾說的神是個人或者是個東西。

「拜託,朵朵,就算你是新生也應該知道他的啊。怎麼你.」瞧晴蕾看我的眼神,好象我是個超級鄉巴佬。不過我好象真的是啊,以前在那個破城鎮,我還可以算是個半調公主,但到這個全國聞名的大城市,我真是只能算是個鄉巴佬了。

見我一副被打擊且很茫然的樣子,晴蕾又自發的向我解釋。「所謂的神呢,其實就是大我們一級的學長。他長的很帥哦,而且聽說他家裡又是超級有錢呢。所以啊.在學校里,不管是領導老師,還是學生,都當他是神呢。」

很帥?很有錢?怎麼感覺象是在看偶像劇,而他就是裡面的男主角。不過,要是他真那麼好,而且性格又不錯的話,那我.追他好咯。哈哈。(其實,從小到大,我都不主動追人的。通常都是他們追我, 閃婚掠愛:帝少寵妻入骨 ,並且主動來追我的。哈哈,是不是心機很重啊。因為我是朵朵嘛,就愛做夢,但也是很厲害很聰明的。你們不用太羨慕的啦。)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