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七八百號人一同貢獻,少則一兩顆,多則四五顆,一下子便在前方空地上籌聚出一堆小山般的星辰石。

十一個黃道星靈一點也不客氣,直接揮手,魔力釋放,一把一把地將星辰石便往身後那扇巨門拋去。

有他們強大的精神力控制,那些被拋去的星辰石以特殊軌跡落在巨門之上。可以看到,這些星辰石全都落在那巨門上的神祕星辰圖案紋路中。


只是片刻,這堆得如小山般的星辰石全部被用光,一顆不剩,全部填充在巨門上的星辰圖案紋路里,讓那些紋路釋放出燦爛的星辰光華。

不過,這扇巨門太大,這三四千多顆星辰石雖然已經很分散地填入,但貌似還是差了一小部分的星辰圖案區域。

“呵呵,已經是最簡潔的填充,不過還是差了一些星辰石,最起碼,還得有一千顆纔算足夠!”

“你們也看到了,這已經是最爲簡易,只是將最爲關鍵的魔紋與魔力點填充,不過還是差了這小部分。”

……

黃道星靈們無奈攤手,表示他們已經用最爲簡易的開啓方式了,不過星辰石貌似還是不夠。

“我們的人都貢獻出四千多顆星辰石了,怎麼還差這麼多!”

“是啊,你們到底有沒有誠意?也該你們拿出一些星辰石了吧!”

……

大殿衆人本就對拿出星辰石的事耿耿於懷,現在居然還說星辰石不夠,他們頓時就暴躁了,拿我們當猴子耍嗎?

“沒辦法啊,你們自己看嘛,這千米多高的巨門,那麼大一副星辰圖案,我們能用四千顆星辰石填了這麼多,已經是很不容易了。”

“是啊是啊,不信的話那也就沒辦法了,星辰石如果不能把最爲重要的地方填滿,讓星辰力量充足,大門是無法打開的。”

“我們是星靈,之前得到的星辰石早就吸光了裏面的能量,哪裏還有什麼星辰石。再說了,我們十一個人,每個人就算得到了十顆星辰石,也才一百一十顆,那也是完全不夠的。”

“要不然,我們在回去之前的地方找找,一千顆星辰石,在花費一兩天的功夫,應該還能尋找到的。”

……

十一個黃道星靈看着衆人,打笑着說道,並且目光都放在了荒城城主這些領導人的身上。

他們對這巨型宮殿很瞭解,之前走來,得到的星辰石星辰石豈止是不少。但是這東西對他們來說重要無比,他們絕不可能爲了打開巨門而拿出來浪費?

衆人無奈,雖然不知道這黃道星靈是否真的吸光了星辰石的能量,但是他們卻不相信就這十一個傢伙能擁有一千顆星辰石。星辰石得來不易,所有都是經歷過的!

他們無奈,與黃道星靈一樣,紛紛把目光放在了自己的領導者身上。他們都是被黃道星靈的目光提醒的,這纔想起目光所及的這些人還沒有拿出星辰石,以他們的本事,每個人得到七八顆應該不是問題。

十二荒城城主及他們各自的得力手下便至少是三四十人,亞特蘭蒂斯這方,亦是十二個勢力,之前沒有拿出星辰石的也有三十多人!

現在的場面很詭異,這些人的目光很期盼,也很激動,因爲他們堅信目光所及的人一定擁有不少星辰石。否則如果真要去繼續尋找,浪費一兩天時間都還好,就怕那十一個黃道星靈使詐,在他們離開大殿之後又用其他方法開啓巨門,進入裏面,獨佔寶物。

要知道,現在知道開啓巨門方式的人,也就這十一個黃道星靈了。

派人監視?呵呵,他們近千號人聯起手來,這才能與那十一個變態的黃道星靈對持,還不能說穩勝,又怎麼可以把力量分散開呢!

“咳咳……”

有人咳嗽,是第一荒城耀月城之主康拉德,他的實力在所有人當中,除卻那十一個黃道星靈外,是當之無愧的最強。

“諸位,想必大家都明白是不可能再去尋找星辰石的吧。我也就不浪費口舌了,星辰石雖神妙,但我更想知道巨門後面蘊藏了什麼寶物。我之前所得的十二顆星辰石,現在全部拿出來,拋磚引玉,希望諸位不要在藏着掖着,讓巨門快些打開吧。”

康拉德的確是個有大氣魄的人物,在衆人還在猶豫之際,便率先站出來,開這個先頭。十二顆星辰石,也有足夠的分量。

康拉德都表態了,他身邊的三個手下自然不敢在藏着星辰石,也是紛紛拿出,每個人至少都是五六顆。

接下來便是與康拉德交好的幾個荒城城主,一直有傳言康拉德想要一統十二荒城,成爲這皇國荒境的新主宰,他的手段與聲威自然不會差。暗中與他交好,或者說隱隱有臣服之態的荒城城主,也的確有那麼些。

十二荒城,或者說荒城城主,限於太初祕境的天地法則,無法修行魔法。但是他們卻在普雷頓斯皇國中尋到了另一種修煉門道,只要能讓那個門道真正完善,成爲強者絕沒有問題。

而且如果這完善的修煉門道落在康拉德,阿爾瓦之流的手中,可想而知十二荒城會有怎樣的大變動!只可惜,他們進入普雷頓斯皇宮,也經歷了大大小小不少的冒險,卻還是沒有尋到。

所以,康拉德,或者說十二荒城城主可以不要星辰石,但是卻不能不要那後續的修煉門道。

再下去便是阿爾瓦以及他的同盟城主,而後在十二荒城城主的帶領下,來自亞特蘭蒂斯的衆高手強者也還是不情願的拿出了星辰石。

七八十人,一千顆星辰石瞬間籌齊,包括奧菲斯特六人,沒人都拿出了低於五顆數量的星辰石。

這是沒辦法的,大勢所趨,奧菲斯特他們就算在怎麼不想拿出來,也不可能違背所有人的意志,否則便會引起衆怒,特別還是他們的敵人不少。不過五顆對他們來說只是小部分,他們還藏下了不少的星辰石。

“一千顆星辰石,這回不會又說不夠了吧!”

有人諷刺,是來自亞特蘭蒂斯人類的某個古老世家少年天才。他對自己都要拿出星辰石的結果很不爽,忍不住對黃道星靈們嘲諷道。

那十一個黃道星靈只是輕輕一笑,略微看了眼這個少年天才,便不再注意。其實,在心中早已給他寫下了死字。

一千顆星辰石快速飛舞,在黃道星靈的操控下,很快將最後所缺的紋路與魔力點填滿,看起來剛好足夠。


而後那十一個黃道星靈中,雙魚宮與水瓶宮的兩個星靈接近巨門。至於其他的九個星靈則是守在一旁,以免此刻被衆人偷襲,當然他們是多慮了,開啓大門對衆人來說是最重要的,他們暫時還不會意氣用事。

雙魚宮和水瓶宮的星靈是兩個容貌絕美的少女,她倆雙手在虛空中飛舞,有着美豔奪目的姿態,白嫩光滑的手像是穿花蝴蝶般舞動,竟是隱隱與天地法則大勢律動,刻繪出神祕的星光魔紋。

魔紋翻飛,像是可愛精靈,向着前方巨門沒有被星辰石填充的魔法紋路與魔力點飛去,而後融入其中。 第一百七十六話 銀河星辰鋪成路

譁!

頓時,這道一直靜靜矗立的千米巨門發出一片盛烈的星辰光華。巨門之上,從最中央星辰圖的魔紋起始點開始出現璀璨到極致的星光!

星光燦爛,比明月還有過之,從星辰圖的起始點向八方的魔紋蔓延,那些填充了星辰石的地方甚至有浩瀚的天宇夜穹威勢散發,盡顯神聖。

璀璨星光剎那間綻放,巨門上宏大的星辰圖案竟開始斗轉星移般,玄奧的變化產生,燦爛星光頓時消散,一片蒼茫無垠的宇宙在巨門之內浮現,有無數星光點綴,宇宙寂靜,像是恆古長存,氣息神祕。

此刻,巨門上所有神聖氣息,所有浩大氣勢,所有磅礴威壓皆已消散。它靜靜地矗立在衆人之前,演化出一片枯寂宇宙景象!

“成了!”

十一個黃道星靈臉上露出欣喜,這巨門後面的東西對他們來說纔是真正的寶物。

他們很清楚的知道,那是當初星辰之主留下來的,無論是對星靈族,還是對神靈,都是無法描述的至寶。他們只要能得到,修復傷勢都是小問題,甚至突破原有境界,達到更強的境界也極有可能!

當年他們一在那場慘烈的大戰之中率先戰死,並不清楚之後發生的情況,更不可能知道星辰之主一直都活的好好的,也是因爲星辰之主才讓他們得以復活。所以此刻的他們,都以爲那些寶貝已經成了無主之物,都想得到!

待巨門上宇宙景象出現的第一時間,十一個黃道星靈便化成了十一道星光,直接向巨門之內衝去,瞬間便消失在巨門的宇宙景象中。

“巨門……打開了?”

“臥槽,趕快啊,他們都進去了!”

……

一時間,殿內再次沸騰起來,所有人都激動,這道巨門打開了,終於走到了那最後的寶藏處了!

在十一個黃道星靈行動的剎那,其實荒城城主,兩大神殿聖子,奧菲斯特六人,古老世家,第一商會等強者便瞬間跟隨而去。

他們貢獻了這麼多星辰石,對那些寶物自是虎視眈眈,便是有十一個黃道星靈攔路,亦要去爭奪。

他們的動作實在太快,從巨門打開的瞬間到衝入進去,整個過程不過就幾次眨眼,讓後面幾百號人幾乎沒反應過來。


等他們反應過來時,發現前方已經空出了一片地,這纔怪嚎着向巨門衝擊,眨眼間大殿便人去殿空。

寬闊而巨大的殿宇,萬米之宏偉,此刻所有人都進入了巨門之中,殿宇便陷入了無聲的寂靜,特別是巨門前方的那片戰場,橫七豎八地倒着上千具屍體,鮮血滿地,猩紅刺眼。

然而,詭異的景象出現,這殿宇之中開始散發出迷迷濛濛地星辰光暈,覆蓋了那片戰場,所有的屍體與鮮血。不是很長,只過去一小會兒,這些屍體與鮮血便全部消失……

在那十一個黃道星靈行動的瞬間蕭嵐就反應過來了,不過他並沒有第一時間跟隨,而是稍微壓制了下,待荒城城主等人差不多進入巨門時,這才向巨門衝去。

他現在對寶物,機緣什麼的已經沒有多大的欲求,只想隱藏在人羣中,不被人注意,只是放心不下奧菲斯特六人,也想把危險傳達給雪兒。

進入巨門,身體便真的融入了那片宇宙景象中。

身浮於虛空,周圍皆是茫茫宇宙,只是腳下卻有着一條銀河般的星光道路供蕭嵐踏足與前進。

蕭嵐看了看四周,宇宙浩瀚,無邊無際,盡是枯寂與蒼涼,沒有半個人影!

“又是分開?”蕭嵐感到頭疼,他進入巨門主要是爲了奧菲斯特,雪兒他們,這沒想到卻又被分開了。

蕭嵐對神靈也確實是無語了,仗着境界本事高,一個宮殿尼瑪都要弄出不知道多少個次元世界,這裏走來又是那裏進入的!

媽蛋,自打進入太初祕境,這次元世界都成了路邊大白菜了,隨便就是一大堆!蕭嵐無奈,但暫時也放心,只要是被宮殿中的規則分開,那麼奧菲斯特他們也同樣是單獨一人進行考驗,反而危險很低。


看了看腳下由無數顆星辰組成的銀河星光道路,蕭嵐也只得向前邁步了。

這種感覺很奇妙,非常的棒,腳踏星辰銀河,擡手似乎就可摘星捉月,身處在茫茫宇宙,無邊虛空之中,有一種八荒六合唯我一人的奇怪想法產生。

“與宮殿外面的宇宙一樣,除卻景象空間很像之外,卻沒有宇宙的半點危險。”

走在星辰鋪就的銀河大道上,無邊宇宙中,蕭嵐卻覺得像是如履平地,腳踏春風般,與他從“上一世”的記憶中得知的宇宙相差實在太遠了,讓蕭嵐不禁失望。

真正的宇宙是充滿無數危險與恐懼的,別說遇到什麼,便光是在宇宙中待着,生靈就無法呼吸,更會受到恐怖的力量壓迫,非踏上神路的強者不能親臨。

當然,其實怪不得製造這片次元世界的神靈,這麼長久的歲月過去,沒有神靈神力以及法則的維護,還能保存的如此完好已經是不易,可以證明當初製造這片次元世界的神靈絕對是個強者。

這條星光銀河也不知道延伸向何方,蕭嵐的速度非常快,幾乎是用跑的在前進,只想快些與衆人匯合。

一條深入宇宙通往不知何處的璀璨銀河,一個黑色小點般的身影,一種難言的孤獨與寂寞!

不僅是蕭嵐,進入巨門的黃道星靈和衆人,在這段時間,都是如此。

最不爽的就是那十一個黃道星靈了,這片次元世界當初的製造還有他們的份,以他們曾經的實力是想到哪,一步就能到哪,如今竟然可悲的要一步一步的按照次元世界的規則來走,那種從至高無上神靈退變爲凡俗尋常人的滋味實在太難受,讓他們高傲與自負的心思盡數化爲愁苦。

這條銀河大道並非一路無阻,每隔一段時間便會出現一個五角星戰士,必須要將其徹底解決才行。

這些五角星戰士雖然看起來萌萌的,很可愛,也不一定都是黑色,但是他們最差也都是兩星天才型魔法師實力!特別是蕭嵐此刻遇到的這個,蕭嵐打起來才發現,居然是一個實力達到四星魔法師傢伙!

雖然只是普通型的四星魔法師,但是也讓蕭嵐吃了不少苦頭,魔力與戰力畢竟都達到了四星,蕭嵐把“滅之力”和血色戰矛都用上,全部的心神都放在了戰鬥之中,這才勉強能以二星魔法師的水準,跟得上這個五角星戰士的攻擊節奏。

蕭嵐雖然底蘊深厚,手段衆多,皆爲不凡,但畢竟也只能對付三星或三星魔法師實力以下的敵人。可是過了三星這個實力分水嶺,那就又是另一個跨越了,比從魔法學徒跨越到魔法師提升的實力還要多,蕭嵐能夠跟得上攻勢節奏,已經是很變態的了。

當然,蕭嵐是沒有將自己的底牌拿出來,否則也不會打的這麼被動。聖白鎧甲穿上便不懼敵人的致命攻勢,血色戰矛在手便能讓所有敵人忌憚,釋放“雷炎龍騎斬”,“滄瀾的咆哮”這類魔法也就不會太束手束腳。

但是蕭嵐並沒有這樣做,雖然現在他身處於無人區域,不會有人看到。但是他想要歷練自己,要讓自己所有的潛力都爆發出來,讓自己迅速提升實力。

雖然這不是真正的五角星星靈,而是由神靈規則下,利用這片世界能量構建出的生命能量體,除了被神靈規則賦予的戰鬥意識與能力之外,是無法與真正的生靈相比的。而且最主要是時過境遷,到了如今這生命能量體的五角星戰士實力退變的非常厲害,否則別說是蕭嵐,便是神聖魔導師來了也是死。

蕭嵐清楚這點,所以很理智,並沒有一下子將底牌王牌釋放出來,而是保持着冷靜,一邊對付五角星戰士,一邊尋找其弱點。

在一條不是很寬敞的銀河大道,蕭嵐與五角星戰士在大戰。

雷火魔法與星辰魔法激烈對轟,血色戰矛則是化作陰毒血蛇,狠辣而且刁鑽地與五角星戰士星辰魔力幻化成的戰刀猛烈碰撞。只可惜,蕭嵐畢竟魔力與體力比不上五角星戰士,一直被壓制,讓五角星戰士打的連連後退。

這般交手兩三百回合之後,蕭嵐已經被五角星戰士打的後退了幾百米!

蕭嵐臉色有汗水冒出,這些五角星戰士都是一個德行,一但打起來就像是吃了春*藥偉*哥一樣,止也止不住,從來都是全力在戰鬥,每一次攻擊都是想取人小命,蕭嵐招架了這麼一會兒,已覺得疲累。


這還是他的身體遠超常人,非常強健,不然早就累趴下了。

“有本事你就一直保持着這股架勢!”蕭嵐生氣了,這些五角星戰士打起來就像瘋狗一樣,太兇殘了,他雖然找到了一些破綻,但是要麼不足以致命,要麼就是自己跟不上節奏,非常鬱悶。 第一百七十七話 一顆古星

經過這兩三百回合的交手,蕭嵐已經瞭解,除卻手中的血色戰矛之外,估計就是“雷炎龍騎斬”這類魔法也難以重傷這五角星戰士。況且,在這個窄小的銀河道上,他也沒有機會釋放“雷炎龍騎斬”。

蕭嵐已經掌握了五角星戰士的戰鬥方法,一些破綻幾乎瞭若指掌,就只等五角星戰士氣勢衰弱,攻勢變緩了。

沒有誰可以一直強勢下去,至少五角星戰士不可能,蕭嵐沒必要在其最強勢的地方非要爭個你強我弱,那不是明智做法。就算到時候蕭嵐能夠解決掉五角星戰士,但是他也會受到嚴重傷勢。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