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呀.「.就在葉求雨猶豫之時.聽得一聲輕喝.葉求雨趕緊趴在地上.將烤雞抱住.冒出頭來.看向十丈之外的桃花林正中央.

那裡.大風激蕩.白眉和尚.黑袍人衣袂獵獵作響.四周桃花紛紛被吹落.

葉求雨心中看的一陣激動啊.這才是高手.

葉求雨在那裡看的興起了.拿起懷中的烤雞咬上一口.細細看向那兩人.

白眉和尚雙手合十.慈眉善目.口中念了一聲佛號.說道「施主.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那黑袍淡淡說道「那少年還在那裡觀戰.我們速戰速決.殺了你.我再殺了他.「.白眉和尚嘆了一口氣說道」施主.那少年與此事無關.你何必在造殺孽.「.那黑袍人雙手一背.身子微微向前一傾.說道」我殺人何須你管.今天.我就先殺你.「

話一說完.兩人中間.地面轟然炸開.濺起塵土無數.塵土合著桃花.擋在兩人中間.

白眉和尚低眉垂目之間.那黑袍人徑直殺向了白眉和尚.使得乃是一記龍爪手.直接抓向白眉和尚的喉嚨.

白眉和尚只聽的勁風陣陣.合十雙掌.直接推出.擋在了黑袍人的龍爪手中.那黑袍人見得白眉和尚用合十雙掌擋住了自己的龍爪手.龍爪手一擰.抓向白眉和尚的雙掌.但是白眉和尚合十雙掌指尖直接往下一壓.壓在了黑袍人的虎口處.隨即雙掌一震.將那黑袍人的雙掌給震開.

黑袍人冷哼一聲.左手成劍指.劍氣森森.攪爛四周桃花樹.沖向白眉和尚.白眉和尚卻是一聲輕斥.呵斥之聲確如雷霆震鳴.響徹這片天際.將黑袍人的劍氣給沖開.

黑袍人雙腳一錯.一踏.黑袍被霎時震起.凌厲非常.飛卷向了白眉和尚.白眉和尚.雙腳連踏.身子往後退去.而那黑袍人失去黑袍罩身.在十丈之外的葉求雨定睛看去.那人居然還帶著一張鬼修羅的面具.

葉求雨看的兩人打鬥看得呆去.嘴裡烤雞肉掉落在草地之上.猶然不知.

黑袍人甩開自己的黑袍之後.露出的是一柄漆黑長劍.長劍劍尖似乎是被人砍缺了一塊.

白眉和尚連退數步.合十雙手分開.一擊翻天手.右手向上一翻.手心朝上.然後一拍壓向那黑袍.手心朝下.黑袍被白眉和尚雄渾的掌力給壓下.但是那沖來的黑袍人手中劍尖一抖.遍地起劍氣.劍氣如奔潮.將黑袍拱起.籠向白眉和尚.

白眉和尚左手一擊卍字大手印打出.打向黑袍人的黑袍.但是那黑袍是手中長劍劍勢快如閃電.劍氣奔潮.浮動洶湧.一劍刺向自己的黑袍.

「呲」.只聽的黑袍撕裂之聲.那黑袍被震成幾塊碎片.黑袍人則是向後倒飛而去.他口中嘔出一口鮮血.即將倒在地上.隨即一個風雲手.身子還未完全落地.便像落葉一般衝去.

而白眉和尚則是念了一聲.「阿彌陀佛.」.白眉和尚左手鮮血滴下.可見白骨森森.鮮肉外翻.白眉和尚左手被黑袍人長劍刺穿.

黑袍人身子落地.雙腳一踏.手中長劍劍花迷眼亂花.劍氣更勝之前十倍浮動洶湧.白眉和尚則是雙手合十.面色祥和.

「砰」.就是如此.劍花迷眼.浮動洶湧.白眉和尚對著黑衣人手中長劍躬身一拜.頓時響起山川迸裂.河流倒流之聲.四周桃樹紛紛震裂而開.桃花灑滿這山頭.

土塵籠罩兩人之中.等的土塵散去.那黑袍人不知所蹤.地上只留下斷裂的長劍碎片.

「阿彌陀佛.」.那白眉和尚輕念一聲佛號.彷彿沒事人一般.可是一念完.轟的一聲.身子倒了下去.

葉求雨完全震驚.久久不能回過神來.等看的白眉和尚倒下去之時.才醒悟過來.拿著剩下的半隻雞.跑了過去. 金刀侍衛此刻團團的將白秋影護住,而那柄春秋劍也是嗆啷出鞘,劍氣森森迎寒風,寒風之,旌旗獵獵,


烽火連城趕馬來到白秋影身邊,問道「太子,」,白秋影看也不看他說道「那狼煙是喚援軍,我們被別人圍點打援了,甚至這連城所根本就是一個局,讓我入套的局,」

白秋影語氣淡淡,但是語氣之中卻是驚起駭浪,烽火連城聽得白秋影這樣一說,心中驚駭,一股冷血涌到頭上,烽火連城一把抓住白秋影的說說道「太子,你先走,我來殿後,」

白秋影眼神冷冷,放眼望去,遠處只見的蒼茫一片,寒風瑟瑟,風卷枯草,

他說道「現在來不及了,等一下,等一下如果連城所剛城牆之上的士卒衝殺出來,我們腹背受敵,能堅持多久就堅持多久吧,」

烽火連城心中大急,如果白秋影所說不差的話,這為了白秋影所設的局,就是為了殺了白秋影,雖然烽火連城不是白秋影的派系,但是白秋影的太子身份非同一般,也知道白秋影在邊疆被千雪大軍所殺的話,大乾之內局勢定然會震蕩,照成的後果不堪設想,

烽火連城手中拔出自己的雙刀,口中對著自己的親衛喝聲說道「等一下你們要保護太子周全,如果出現一絲差錯,你們便已死謝罪,」,烽火連城身後百餘名親衛手中拱手稱是,又從外圍將白秋影團團圍住,

白秋影心中一片平靜,他正在積蓄劍勢,以便等一下發揮出自己最高的劍勢,在大戰之中活命,

聽得他喃喃細語說道「飄香,」

突然他眼神一冷,抬眼看去,見得遠處起了塵土,一名斥候急急跑來,拱手說道「太子,將軍,前面發現五千騎軍疾馳而來,離此只有十里,五十裡外有三萬大軍奔襲而來,上面所樹之旗是龍驤軍統帥秦臻的旗子,」

白秋影眼睛一眯,說道「果然如此,」

這斥候一說完,後面又是跑來一名斥候,他大喘氣說道「太子,我們左翼被千雪五千騎軍給堵住,那五千騎軍正在向我方推進,」

白秋影冷冷一笑說道「我白秋影還死在這裡不成,」

說完,一聲沉喝說道「傳令下去,此戰之後,人人連升兩級,賞地賜金,」,白秋影也只能在鼓舞士氣了,希望自己能夠熬過去,

城牆之上的秦風,也早已看見自己布下的五千兵馬奔襲而來,然後回頭看了看城牆之下的交戰的兩軍,聳了聳眉,然後對著自己副將輕聲說道「等一下,打開城門率領五千士兵,從後面圍攻他們,」


那副將點頭稱是,不敢多言一語,要知道這秦風在軍中素來就有變臉將軍的稱號,誰也不知道下一刻他會不會突然翻臉,行為處事更是隨性所欲,邪氣十足,讓人摸不清他心中所想,

秦風轉身過去,雙手撐在牆垛之上,看向城下,那裡鬍子然帶領自己的盾牌手離著展台連戰所布置的三千盾牌手陣只剩下三丈的距離,兩翼的盾牌手方陣也是緊緊的靠向了中間的盾牌手方陣,

舒天羽也是回頭看向秦風,見得秦風神色淡然,轉過身去,然後看向展台連戰,說道「他們快到了,還是我去前陣擋下鬍子然的攻勢,」展台連戰卻是一伸手攔住了舒天羽說道「我剛才說過了,這件事還是我來,你也知道我心中所想不要為難我,」

舒天羽這才停住戰馬,然後才說道「那你去吧,小心一些,」

展台連戰一點頭,然後跳下馬來,手持馬槊,腰胯戰刀,沖向了那處,

三丈之距,也是讓的鬍子然的盾牌陣最容易失控的距離,鬍子然口中一直在說到「控制,控制,「,讓的四周人控制了步伐,小步小步的走向了那千雪盾牌手方陣,身後不斷的有人被弓箭手倒下,中間留下來的三丈寬的道路,已經布滿了盾牌手的屍體,

「殺,」,鬍子然猛然大喝一聲,身形便如猛虎撲食,用盾牌護住全身,合身一撞撞在千雪盾牌之上,那盾牆被鬍子然這樣猛力一撞,居然裂開一絲縫隙,被他撞到的一個士卒直接五臟六腑碎裂而死,

鬍子然手中一拔刀,雙腳起力,便如猛牛衝撞一樣,沖向那道縫隙,同時手中戰刀順著那個縫隙一攪,聽得痛嚎聲響起,有盾牌手雙腳的腳被鬍子然這一攪,攪得血肉模糊,

隨著鬍子然這一撞,一攪,他身旁的盾牌手也是撞上了千雪的方陣,而千雪盾牌手方陣向後緩緩退去,在中間露出一個凹陷,讓的鬍子然的盾牌手衝進凹陷裡面,然後兩側的盾牌手往中間一夾,頓時鬍子然的盾牌手方陣,陷入三面攻擊,

鬍子然在西線軍裡面有個猛熊的稱號,在步戰裡面西線軍沒有一個人敢說能夠超過他,

鬍子然手中的鐵制盾牌,莽撞之間,被他猛撞的士卒無一人活命,他不斷的衝撞,不斷的保留自己盾牌手的迴轉之地,鬍子然手中一柄厚背大刀刀背也是被他當作了大棍敲擊之下,不斷的盾牌直接被他砸斷,

「呀,」,鬍子然雙腳猛地一踏,然後身子跳起,一腳踏在身前的千雪士卒的盾牌之上,踢得那個千雪士卒連連後退,他在一踏,身子一起,手中大刀一轉腕,刀鋒朝下,猛力一斬,將下面一名盾牌手斬成兩半,身子一落地,便是一個掃堂腿,將四周衝上來的千雪士卒給掃倒,靠在鬍子然手中身邊的盾牌手迅速衝上去,手中戰刀劈砍,砍死幾名千雪士卒,立刻衝上去,打開縫隙,

而在遠處觀戰的成陸羽雙目緊盯著那鬍子然的盾牌手前陣,見得那前陣開始被鬍子然打開一道防線,手狠狠一揮,口中喝道「沖,」

頓時戰馬疾奔,沖向了鬍子然的盾牌手前陣,

鬍子然聽得馬蹄奔騰之上,雙目間隙之中,見得自己兩翼的盾牌手被千雪的盾牌手壓制,不消片刻,自己所率的前陣便會被千雪盾牌給切斷,猛然一喝,身子一轉,便是撲向一側的盾牆,

「呔,來將送死,」 白秋影手中春秋劍隱隱作響.劍氣縈繞劍身之上.遠處五千騎軍已然是奔襲而來.白秋影居在盾牌陣陣中.看向兩翼的騎兵.烽火連城虎目圓瞪.手中長槍負后.

那五千騎軍衝殺而來.越發的速度之快.濺起塵土無數.眼見離著白秋影率領的兩萬大軍越來越近.弓箭手搭弓射箭.便是一潑箭雨而出.可是這箭雨抵擋不住那五千鐵騎.

那五千鐵騎隨著統帥一揮手.楔形陣法.想要直接貫穿白秋影的盾牌陣.不和烽火連城率領的騎軍交戰.

烽火連城看向居中的白秋影.只見的白秋影輕輕搖搖頭.他沉下心來.手中長槍緊了緊.

白秋影見得那五千鐵騎衝殺而來.手一揮.頓時前陣盾牌手向兩側一退.讓出一條道路.那五千騎軍肆無忌憚的衝殺進來那條空路.白秋影立刻大喝一聲「合.」

恐龍大陸[穿越] 殺.」

那分到兩側的盾牌手.頓時將盾牌一豎.急急用盾牌撞上中間的衝殺而來的五千騎軍.

而在盾牌手中間的豎起一道盾牆.將五千騎軍前陣一堵.兩側的盾牌手也在校尉的喝令聲中.豎起長槍.向著中間被堵住的五千騎兵衝殺而來.

盾牌手一時間將那五千騎軍死死堵住.手中長槍抽縮之中.將戰馬上騎軍捅下馬來.或者將戰馬捅死.一時間戰陣中間戰馬嘶吼.戰士哀嚎.不斷的有士卒摔下馬來.也不斷的有盾牌手被馬刀捅死.

白秋影見得那五千騎軍先陣已經被自己的盾牌手陣給夾住.手一揮.旁邊的號令官旗幟揮動之間.要讓第一列盾牌手將騎兵長陣給截斷.將前陣三千騎軍圍殺在盾牌手中.

在第一列的盾牌手聽得自己校尉喝令聲傳來.皆是猛吼一聲.用著盾牌死死的撞向中間的千雪騎軍.

白秋影這是也是看向了五千騎軍.烽火連城頓時知意.手中長槍一揮.口中喝聲說道「將士們沖.」


白秋影布置在盾牌手方陣的兩翼的騎軍.衝殺向了那盾牌手方陣正向截斷的那一部分騎軍.

烽火連城手中長槍揮舞之中.一個照面便是將一名騎軍校尉給捅下馬去.然後手中長槍揮灑之間.或掃.或挑.手中無一合之將.他一人做先鋒.帶著自己手中的三千五百名騎軍直接沖那中間穿過.如入無人之境.

而另外一翼統帥三千五百騎軍乃是.御林軍統帥江中問.是大將江城子的兒子.手中一桿長槍也是在御林軍之中所向無敵.曾經傳說他和江湖槍聖之子滕青山交過手.不分上下.

他手中那桿長槍如毒蛇吐信.又如蛟龍出海.挑捅刺掃之間.無一人敢接一招.帶著那三千五百騎軍也是迅速的將千雪中間的騎軍給切成兩段.

盾陣有騎軍將外面衝擊而來的兩千騎軍給沖開.壓力大減.不消片刻就合龍.將三千騎軍死死的圍殺在盾陣之中.

烽火連城和江中問率領騎軍一個穿透.戰馬一波.依舊是一馬當先.再殺了回來.迂迴包抄將外面剩餘的兩千騎軍給包裹其中.御林軍騎軍拔出腰間弩箭.對著那被包圍之中的兩千騎軍一陣齊射.隨後又是一陣衝殺.那兩千騎軍血流成河.全局覆沒.

陣中.白秋影身邊金刀侍衛.弓箭連射百發百中.將被圍困在盾牌陣之中的千雪三千騎軍當成靶子.不消片刻.千雪三千騎軍就淹沒在了一萬的槍盾陣之中.

而在城牆之上的秦風看的這一幕.只能搖搖頭.他還為發兵.就見得白秋影放入三千騎軍進入一萬的槍盾陣之中.便知道這三千騎軍要被白秋影手中盾牌手給全軍覆沒.便是讓的自己手中另一名副將停住提兵出城.

三千千雪騎軍覆滅之時.白秋影回頭看了看城牆之上的秦風.冷冷一笑喃喃說道「不敢出兵了.」

五千騎軍和兩萬大軍正面衝突.只留的個全軍覆沒.讓的秦風心中大為惱火.他從未和白秋影交過手.但是看白秋影剛才那用陣手法.也是大將風範.幾乎和撻拔五十在千雪皇城之中圍殺韓通率領的侍衛軍一模一樣.

秦風轉過身去.看向舒天羽.眯了眯眼.然後笑了笑.

要知道當初曹豹和白秋影圍殺舒天羽和展台連戰、撻拔玉壺三人的時候.是大敗而歸.三萬大軍損失慘重.可是那時全軍由曹豹一人統帥.白秋影並未率領.除了舒天羽和展台連戰、撻拔玉壺三人之外沒有人知道那一場大戰的具體戰事如何.只知道最後是曹豹當了替罪羊.

城內.戰事正酣.

展台連戰一聲大吼「呔.來將送死.」.從盾陣之中躍起身來.雙腳連踏.踏在兩名西線軍盾牌手的天靈蓋上.腳力之猛.一踏.那兩名盾牌手直接七竅流血而死.而展台連戰藉助這一力.身子高躍而起.手中馬槊砸向轉身而過的鬍子然.

鬍子然眼中閃過一絲寒芒.單手一舉盾牌.「噹.」.馬槊直接砸在鬍子然的單手盾牌之上.力道之猛.濺出火花.而鬍子然手臂一麻.展台連戰更是手臂一震.虎口生疼.

鬍子然心中暗呼「力道好猛.」.隨即持盾一個轉身.擋開展台連戰的馬槊.手中的長刀.雙腳一踏.身子躍起.手中長刀便是砍向展台連戰.

展台連戰見得鬍子然用盾牌將自己的馬槊給震開.躍起身來.手中長刀砍向自己.雙手一舉馬槊.往下一砸.鬍子然手中盾牌往後一撇.擋住展台連戰往下砸向自己腰背的馬槊.身子被鬍子然這一猛力一砸跌落下去.

鬍子然雙腳落地.身子一轉.左腳為軸.右腳一掃.掃起塵土.刀盾在前.

雙腳連踏.向後倒退而去.落在地上.手中馬槊斜收於身前.

兩人冷目而視.

「殺.」.鬍子然猛然大喝.身子連轉.雙腳濺起塵土.遮住身形.展台連戰站在西線軍中.雙目緊盯.鬍子然手中的刀光.手中馬槊護住全身. 刀光匹練.橫掃四方.鬍子然手中戰刀刀勢越來越快.只見的幻影重重.刀與身合.刀與盾合.刀盾與人合.毫無破綻.刀勢凌厲之間.衝殺向了展台連戰.

展台連戰以不變應萬變.手中馬槊一收.收在胸前.雙目緊盯鬍子然手中刀盾.一急動.一急靜.兩者赫然相交.展台連戰手中馬槊往外一輪.隨即一蓋.劈蓋向鬍子然.

鬍子然手中盾牌往外一旋.「噹」的一聲.和展台連戰手中的馬槊一向交.鬍子然腳步不停.轉勢之間.手中刀光匹練閃現.直接劈砍向展台連戰.展台連戰眼中寒芒不斷.腳步連踏之間.身形往後退開.手中馬槊往回一掃.撇擋磕截蓋.招招相連.

兩人交手不斷.一時間誰也奈何不了誰.

「殺.」.此時成陸羽率領的八千騎軍衝殺而來.冒著箭雨一路疾奔.衝過盾牌陣中間留下來的三丈之寬道路.長槍林立之間.藉助馬力.以來就是將那盾牌手合著盾牌一句捅穿.隨即長槍一松.拔出戰刀劈砍向四方.

展台連戰和鬍子然交手之際.見得遠處一員大將殺來.手中青龍偃月刀當頭一舞.隨即往下一斬.刀鋒直接斬向那展台連戰.展台連戰腳步連踏之間.手中馬槊往上一掃.擋住了青龍偃月刀.身子一轉身.手中馬槊往後一捅.擋住近身而來的鬍子然.自己立刻抽身向後退去.

那手持青龍偃月刀當然就是那成陸羽.他手中青龍偃月刀手中揮砍之間.四周盾牌手無一人而站.他身後的騎兵衝殺而來.不斷的衝擊的連城所裡面的盾牌手方陣.展台連戰一人在前.手中馬槊連揮之間.騎軍不斷的落下馬來.

舒天羽站在馬上.見得那成陸羽的騎兵已經藉助馬力沖了進來.盾牌手方陣雖然手中也有長槍.但是兩向交鋒之際.盾牌手方陣差點崩潰.幸得展台連戰手中馬槊救援及時.

兩軍盾牌手方陣.交陣之際.哀嚎遍野.屍山血海.

城外白秋影手中春秋劍未入鞘.冷看遍地伏屍.手一揮.讓的盾牌手陣重新開始列陣.而兩翼的騎兵也是護住中間的盾牌手方陣.

遠處.煙塵綿延眼前可見之處.地天相交之際.便是灰濛濛一片.

白秋影聽得城內喊殺聲震天.面色冷冷.他此刻依舊是泥菩薩過河自生難保.那裡顧得城內戰事如何.倒是他期望城內戰事了結之後.自己進入城內.這才是萬全之策.

「報.太子.右翼五千千雪龍驤軍已經離此十里之外.」

「報.太子.前方三萬千雪龍驤大軍離此二十里之外.」

兩名斥候急急回報.白秋影只是微微點頭.此刻一片寂靜.只留下寒風蕭瑟.旌旗獵獵作響.

「轟.轟.轟.」

遠處三萬龍驤大軍.緩緩踏步而來.開先一陣便是槍盾陣.隨後弓箭手最後又是槍盾陣.兩翼是騎兵護住.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