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武館的副館主竟然給羅成這個廢物跪下了?這個世界……瘋了麼?

所有人都傻了,根本無法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羅天良和羅老爺子嘴巴里面似乎都已經能夠塞進去一個雞蛋。

曲筱雅也更是震驚的捂着小嘴,地上的武子京忘記了手上的疼痛,佇立的蘇詩雨慌亂的揉着自己的眼睛……

整個房間之中頓時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靜!針落可聞!

“這位將……”

良久,諸葛昌這才顫抖着開口,話還沒等說出來,直接被羅成一個眼神給瞪了回去。

諸葛昌慌亂的改口:“羅……羅先生,老朽一時糊塗輕信了他人的鬼話,少爺也是年幼無知,還望羅先生海涵,能夠不計前嫌忘了這件事事情!”

重生學霸日常

別人不知道,可是他卻一清二楚。

武振坤在那個令所有人敬畏的地方戰鬥,而羅成能夠如此輕鬆平淡的說出武振坤的名字,那羅成的身份……

年紀輕輕卻功名顯赫,加上近日裏要爲戰鬥英雄修建行宮的傳聞,諸葛昌心中已經有所猜測。

聽到諸葛昌的話,周圍所有人早就已經麻木了。

羅成不都說放了武子京一條命嘛?

諸葛昌還跪下幹什麼?不計前嫌?

羅成到底有多大的面子?

所有人徹底顛覆了認知,卻還偏偏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

看向羅成的目光只有一個字,驚!

羅成輕笑:“諸葛先生言重了,我不過是一介莽夫而已,這點事情自然不會放在心上。”

他,給了武振坤的面子。

諸葛昌心中頓時大喜。

還沒等感謝,便聽到羅成的聲音再次響起:“筱雅,既然咱們已經被逐出家族,那咱們還是不要留在這裏了。”

曲筱雅這才慢慢的反應了過來,木然的點頭:“啊……好。”


羅成也不再猶豫,轉身向着外面走去。

諸葛昌見狀更是慌張,連忙拉扯着地上的武子京追了過去。

依然處於呆愣之中的蘇詩雨也緩過神來,快步跟上。

待到羅成等人已經消失在視線的時候,大堂裏面依舊沒有任何的聲音。

良久,羅天良手中拳頭狠狠的砸在了桌子上。


眼神裏面已經噴出了森然的火焰。

雖然他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正如羅成所說,只不過是一介莽夫而已,又能掀起什麼大浪?

桃花借春風

我倒要看看是你拳腳厲害,還是我的計謀厲害!

其他人也被羅天良砸桌子的聲音驚醒,面面相覷,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而羅成已經走到了停車的位置。

曲筱雅的目光始終放在羅成的側臉上,心中已經有了無數個問題。

可是卻偏偏不知道怎麼開口。

就在二人剛剛走到車旁的時候,外面卻忽然響起了一陣急促的呼喊聲:“羅先生……羅先生留步!”

曲筱雅呆愣的回頭,正好看到諸葛昌不顧已經疼的齜牙咧嘴的武子京快步走來。

後面蘇詩雨的目光也緊緊的鎖定在羅成的身上,美眸中充滿了好奇。

羅成緩緩停下腳步,輕聲問道:“怎麼了。”

諸葛昌心裏面莫名的一陣慌亂,恐懼的問道:“羅先生,我想問問……”

羅成冰冷打斷:“不該問的就不要隨便打聽。”

諸葛昌一愣,深深的看了羅成一眼,最終還是恭敬低頭:“是。”

羅成想要轉身離去,卻正好看到武子京那滿含憤怒的目光。

心中忍不住一陣失望:“既然替他養子,就要負起責任,你這樣放縱孩子,豈不毀了他的一世英名?”

諸葛昌身體更是狠狠的顫抖了一下,身體再次彎曲了一點:“羅先生說的是,老朽……老朽知錯。”

曲筱雅和蘇詩雨已經徹底木然了,完全不明白高高在上的諸葛昌爲什麼對羅成如此低聲下氣!

羅成也不再開口,轉身坐在了副駕駛的位置上。

曲筱雅繞了一圈坐在駕駛位,啓動車子離開了羅家大院。

諸葛昌卻還是保持着那個姿勢。

可武子京卻已經完全遏制不住自己的憤怒。

對着諸葛昌便是一聲怒吼:“二叔! 嫡女狂妃︰邪王,狠狠愛 ?我都已經這樣了你爲什麼不替我出手,殺了那個畜生!”

迴應他的,卻是一個響亮的耳光。

“啪!”

武子京徹底傻了,完整的那隻手緊緊的捂着自己的面龐,嘴脣顫抖卻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諸葛昌再次狠狠嘆息一聲:“這些年,我對你確實太過放縱了!我告訴你,再敢對他不遜,這個世界上沒有人還能夠保你!”

武子京傻了。

蘇詩雨美眸之中的好奇更加明顯,眼神裏面已經開始閃爍着陣陣精光。


她的表情自然瞞不過諸葛昌。

沉吟了半天,諸葛昌還是恭敬的對着蘇詩雨說道:“蘇小姐,您……還是不要對他有什麼想法……”

蘇詩雨美眸翻轉,並沒有理會諸葛昌,嘴角卻慢慢的勾勒出一個誘人的弧度…… 路上,曲筱雅一肚子的話卻根本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羅成自然知道她心中所想,輕聲說道:“你是想知道那個武振坤的事情吧。”

曲筱雅點了點頭:“你……真的只是個普通的戰士?”


這一刻,曲筱雅已經嚴重的懷疑這件事情。

一個普通戰士會厲害到能讓整個天下武館都爲之顫抖的地步?

羅成剛要開口,曲筱雅的聲音再次響起:“不要跟我說你那個朋友,我不相信你朋友什麼事情都能幫得到你。”

羅成無奈:“這個不是,我曾經參加過一個比較特殊的部隊,那個武振坤是我的一個戰友,他也是天下武館的館主,也就是武子京的父親。”

這句話羅成確實沒有說謊,因爲武振坤正是他的一個得利手下。

龍尊坐下四大法王之一,陪着羅成征戰數栽,那是在血海之中拼出來的交情。

也正是因爲這件事情,羅成纔會對諸葛昌說出那些話。

他不希望看到武振坤的兒子會是一個橫行霸道的紈絝子弟,武振坤也不希望。


“戰友?武子京看樣子也就跟你年齡相仿,你們怎麼可能會是戰友?”

曲筱雅臉上頓時露出疑惑的表情,不解的問道。

“因爲那個部隊是一個特殊部隊,我們執行的也都是一些特殊的任務。”

“什麼樣的人都需要,正好武振坤跟我在一個隊伍裏面,我跟他關係很好,在我回來的時候他也特意囑咐我要照顧一下他的兒子。”羅成輕聲解釋道。

曲筱雅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可心中還是有着數不盡的疑惑。

過了一會兒,忽然開口:“對了,剛纔在羅家的時候你怎麼不解釋啊?”

“咱們昨天又不是去冒名頂替羅家,咱們只是爲了自己的公司投標而已啊。”

羅成輕輕開口:“羅家怕惹上麻煩,我也沒什麼留下的必要。更何況,脫離家族有些事情也會方便很多。”

曲筱雅感受到了一股凝重,出聲問道:“什麼事情?”

羅成深吸了口氣,平復了一下自己略微躁動的心,輕聲說道:“藥閆的藥,我給了父親兩顆。”

曲筱雅臉上露出了一絲疑惑:“然後呢?”

羅成沒有開口,曲筱雅黛眉微蹙。

下一刻,曲筱雅陡然瞪大了眼睛。

伴隨着一陣刺耳的剎車聲,車直接停在了道中間!

“你……你是說……爸爸並不是死於疾病?那……”

曲筱雅瞪大了眼睛,眼神裏面滿是震驚和憤怒的光芒。

羅成輕輕點了點頭,畢竟父親的身體什麼情況他清楚。

藥閆的兩顆藥已經完全能夠治癒他的身體,可是沒想到他還是死於疾病。

這一點,值得推敲。

父親去世的當天,羅成便已經祕密派人打探過這件事情,卻一無所獲。

羅家並沒有這個實力,那麼藥閆的藥到底去了哪裏?

羅老爺子等人又在爲誰掩護?

這件事情,必須查個水落石出!

“那……那咱們現在去哪啊?”曲筱雅輕聲問道。

羅成:“找個酒店。”

……

車子停在了酒店的門口,羅成和曲筱雅直接走了進去。

前臺面帶笑容的打招呼:“先生女士您好。”

曲筱雅卻忍不住糾結了起來,看了羅成一眼並沒有開口。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