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葉楓看到此人,頓然便想起了前不久剛剛在北寒之地發生的大事件。

傳聞中一手覆滅掉武聖山的人,似乎就是此人!

在葉楓的目光落在魔天仙王身上的時候,魔天仙王也有所感應,微微皺眉,緩緩抬頭,眼神與葉楓的目光對接。

「有意思,竟然有人可以無視沐龍老妖仙力的隔絕。」魔天仙王驀然笑道。

他身處於行宮中,但聲音卻是清晰無比的回蕩在葉楓的耳邊,赫然是將自己的聲音,通過目光的對視而傳遞了過來,道行高深莫測。

葉楓當即心頭一顫,將目光收了回來。

「此人能夠在妖王的行宮中與妖王平起平坐,顯然是與妖王同級的強者!」

葉楓很快便想通了其中的關鍵,沐龍妖王之所以會突然發動總攻,便是因為得到了一位幫手,兩尊仙王聯手的話,燭九陽的戰力固然可與仙王媲美,也必然要落敗無疑!

而燭九陽一旦落敗,那麼最後出手之人,就必然是死亡之城中的胡澤仙君!

短暫的一瞬間,葉楓的腦海中卻是想了很多,他窺探妖王的行宮,被人發現,所以葉楓也絲毫不敢繼續在原地停留,施展空間極速,趕緊離開。


與此同時,魔天仙王的目光穿透行宮,跨越空間的阻隔,落在了葉楓的身上。

一瞬間,葉楓就有一種被人鎖定的感覺,心頭繃緊,額頭上冷汗淋淋。

那可是一尊仙王級的強者,被這種人盯上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小小一個武聖竟也有不凡之處,是個人才。」魔天仙王笑著點頭,在他這尊仙王級強者的眼中,葉楓的修為境界自是一眼便可看出。

「呵呵,我好像是嚇到了這個孩子,今天本座有事要做,便先放過你一馬。」魔天仙王抿了一口靈茶,然後將目光收回。

「好險!」

那種被鎖定的感覺消失,葉楓終於長鬆了一口氣,剛才他感覺時空都彷彿被人給停止了,身體如釘子板被釘在了虛空,無法動彈分毫。

「妖王行宮中的那個人應該是看我修為低,所以沒有放在眼裡這才沒有找我麻煩。」葉楓如此想到。

不敢有絲毫的停留,葉楓以空間極速飛遁出去了數萬里,直到臨近火陽絕地,這才停了下來。

他以秘術傳訊,將東州這邊發生的事情告知北寒的魔尊與斬龍道人,同時他還告訴魔尊,讓他將雷火天仙,陳博老祖,五頭仙獸,兩名妖仙全都帶來。

即使是相隔了數萬里之遙,這場人族與妖界的大戰,仍是可以感受到那驚天動地的殺機與嘶吼。

戰事爆發,其他各大地域的援軍也都源源不斷的來到東州。

魔尊和斬龍道人一行趕路的速度極快,在火陽絕地中,與葉楓會合。

「小子,你這麼著急火燎的把我們叫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魔尊一上來便問道。

「東州戰事爆發,妖界發動了總攻,最關鍵的並非是這些,而是沐龍妖王請來了幫手,乃是一尊仙王級的存在,燭九陽必敗無疑!」葉楓沉聲說道。

此言一出,魔尊等人俱是大驚失色。

葉楓的目光望向雷火天仙,「你們的九重天宮訣以及仙陣的修鍊進展如何?」

「基本差不多了。」雷火天仙說道。

「好!」葉楓笑著點頭,旋即將一塊玉簡取出,展開九陽世界的地圖,指向西原的某處,道:「你們便去這個地點,隱匿氣息,布下九仙天宮陣!」

「是!」雷火天仙不疑有他,當即便應了下來,帶著諸仙上路。

「小子,你這次不是要玩一次大手筆吧?」魔尊看到葉楓的這番安排,不禁吃驚的問道。

「嘿嘿,也不是什麼大手筆,只是鷸蚌相爭,漁翁得利,以逸待勞罷了。」葉楓笑道。

魔尊撇了撇嘴,「老頭子我可是看著你小子一路成長起來的,好的沒學多少,壞心眼倒是學的挺快,一肚子的黑水,比老子還黑!」

「葉楓,我們接下來要做什麼?」沉默的斬龍道人突然開口說道。

葉楓望向這位太古強者,看到他的眼中閃爍著驚人的殺芒。

「你知道我對龍這種東西最是恨極,若有機會,我想親手斬了那沐龍妖王。」斬龍道人瓮聲瓮氣的說道。

這位太古強者在少年時家鄉被一頭蛟龍毀掉,親人死絕,後來他修鍊有成后便四處殺龍,不論是真龍還是蛟龍,只要是擁有龍之血脈的後裔,千萬年來幾乎被他給殺了個乾乾淨淨,以至於九陽世界龍種幾乎絕滅。

斬龍道人的脾氣較為古怪,也只有在魔尊和葉楓的面前會多說兩句話,自從沐龍妖王橫空出世以來,他便盯上了這尊妖王,只是自身的實力不夠,始終都沒機會斬之。

葉楓不禁苦笑,道:「想殺妖王很難,我這番謀划主要是針對燭九陽,不過若有機會的話,說不定也能將妖王一併拿下。」

斬龍道人嗯了一聲,便不再多說什麼。

戰場中,燭九陽與沐龍妖王的交手聲勢浩大,單純憑藉個人的戰力,燭九陽以大仙境的修為,甚至於要比沐龍妖王更勝一籌。

到了後來,沐龍妖王不再以一隻手掌來對敵,而是親自從行宮中走出,手握噬魂珠,展現出一尊仙王的蓋世仙威。

噬魂珠的威能一經施展,數之不盡的人族武者便都抱頭慘叫,像是無形中有一隻大手,撕扯自己的靈魂,要將自己的魂魄從識海中拉拽出去。

「鍾來!」

燭九陽伸手一招,韓飛的體內頓然飛出一口金色的仙鍾,只見燭九陽一手拎鍾,一手敲鐘,咣當一聲,鍾波蕩漾,去驚濤駭浪,激蕩的虛空起伏。

自古以來便有仙鍾一出,誰出爭鋒的說法,儘管仙鐘的品級不如噬魂珠,但以燭九陽的強橫仙力來催動,也是威能強悍至極,抵擋住了噬魂珠的力量。

兩尊蓋世強者相爭,一時半刻間還無法分出勝負,沐龍妖王手握噬魂珠,儘管實力不如燭九陽,但噬魂珠卻是王者級的仙兵,檔次超過仙鍾。

「呵呵,沐龍老妖,看來你活得太久了,實力大不如從前啊。」

驀然,行宮中傳出一道笑聲,旋即身著紫金袍的魔天仙王凌空踱步,走了出來。

「魔域萬象!」

魔天仙王剛一出現,便直接動手,滔天魔氣遮蔽天日,席捲萬里天地,魔氣陰森,煉獄滾滾,殺機無盡。

「大仙又如何?今日還是要死。」魔天仙王冷笑道。


兩尊仙王級強者聯手,燭九陽頓感壓力倍增。

而遠在數萬裡外的葉楓和魔尊等人看到這一幕,也都眼皮一跳,目光凜然。

「魔道成仙的仙王,難道是天魔大世界的……」魔尊瞪大了眼睛。

葉楓也在一旁面色沉重,道:「我之前還以玉公子的身份偽裝仙王弟子,沒想到如今正主出現了,此人很可能就是天魔大世界的魔天仙王!」

「魔天仙王與沐龍妖王聯手,燭九陽必定不敵,我們走!」葉楓當即說道。

話音落下,葉楓便與魔尊和斬龍道人橫穿火陽絕地,前往西原的方向。

轟!

搞定女上司 ,燭九陽節節敗退,無法抗衡兩尊仙境王者。

人主敗退,讓人族這邊士氣頓然變得低落,反觀妖族那邊則是士氣高昂,戰場的前線被不斷的推進壓制,距離神城的所在越來越近。

戰場中屍橫遍野,人族這邊也殺紅了眼,沒有人後退半步,明知必死,也會燃燒生命與靈魂本源,與那些妖界的侵略者同歸於盡。

但就在這時,燭九陽卻是陡然化作一輪烈日,如一道長虹劃破天空,飛向西方。

「人主逃了!」

「什麼?人主逃走了?難道拋棄了我們嗎?」

燭九陽不敵兩尊仙境王者,當機立斷選擇退走,將戰場中還在拚命廝殺的諸多人族武者,棄之不顧。

他在荒古時代力挽狂瀾,被尊為人族共主,因為天下人心所向,但此刻他卻逃了,頓然讓所有人都感覺到了無比絕望。

九龍嘶吼,拉著妖王行宮,兩尊仙境王者向著逃走的燭九陽追殺而去。

「嗡!……」

一片金光自神城中跌宕而起,阿羅佛陀遍體金光,腦後佛道光輪燁燁生輝。

「人主雖走,但是我們仍然還是要守護住自己的家園!」阿羅佛陀高呼一聲佛號。

「沒有人主的帶領,我們如何能夠戰勝妖界的強敵?」有人仍然還是絕望的喊道。

「阿彌陀佛,靠人不如靠己,即便沒有人主,難道就要讓妖界的侵略者佔領我們的家園,奴役你們的子孫後代?」

「殺!殺!殺!」

神城的大陣外面,士氣高昂的妖界大軍洶湧撲來,震天動地。

燭九陽施展遁術逃走,他很清楚兩尊仙境王者,遠非他所能敵。


「九座大世界,每一個世界只有一尊仙王,此人修鍊的是魔道功法,必然是那魔天仙王無疑,他的弟子不是說他在閉關突破嗎,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

燭九陽的心中驚疑不定,但是在戰鬥廝殺的過程中,他卻根本沒有機會去問,殊不知那所謂玉公子根本就不是魔天仙王的弟子,而魔天仙王自己也都不知道這件事情。

!! 謀劃在人,成事在天。

胡澤謀划脫困耗費八千萬年,燭九陽也謀劃了三千多萬年。

越是站在高處的人,對於自己便越是自信,始終相信自己的謀略更勝過他人一籌。

然而,人算終究不如天算。

倘若沒有葉楓的出現,或許胡澤的謀划會成功,也或許燭九陽會功成名就。

沐龍妖王的橫空出世,可謂是葉楓一手促成的,燭九陽的種種謀算與布置,也被他破壞了許多,這場強者與強者之間的謀算之中,局勢到底會走向怎樣的境地,誰也無法料到。

魔尊和斬龍道人俱都隱匿氣息,葉楓也施展虛空之影,將自身與空間融為一體。

燭九陽的遁光飛速掠過,緊接著九條金龍拉著巍峨的行宮橫空而過。

不論是燭九陽,還是沐龍妖王和魔天仙王,都沒有注意到隱藏著的葉楓等人。

「小子,現在不出手嗎?」魔尊看到他們橫空飛掠過去,不禁詢問道。

「現在出手還不是時候。」葉楓沉吟道。

很快,燭九陽便飛入了西原中禁忌死氣籠罩的那片區域。

死亡之城如烏黑仙鐵澆築而成,城中數之不盡的不死亡靈仰頭咆哮,嘶吼衝天。

九龍拉宮,停在了死亡禁區的邊緣,沐龍妖王和魔天仙王從行宮中走出,俱是面色凝重的望向這片死亡禁區最深處的那座黑色城池。

八千萬年前的那場經歷,宛如近在眼前,那一戰,打的天崩地裂,九位仙王都被打的垂死重傷,跟隨而來的數百仙境,更是死傷大半。

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身為掌控一座大世界的王者,他們一生中都沒有經歷過那麼大的挫敗。

自那一戰後,魔天仙王身受重傷回到天魔大世界閉關潛修,即便是修為恢復后,也是躊躇猶豫,不敢輕易踏足這座世界。

後來,終究還是對突破自身桎梏的那份執著,讓他再次來到了這裡,迎戰那位從仙界下來的仙君!

關於寶物的消息是從仙界傳下來的,仙界的強者輕易不能下界,所以去謀奪寶物的任務,便落在了九座大世界的仙王手中。

那件寶物可以讓仙王突破自身的枷鎖,達到更高的境界,不再受自身天賦的限制,這樣的無價之寶,沒有人不心動。

「八千萬年後,終於又迎來了這一天,只是當年是我們九尊仙王一起出手,今日卻只有你我兩人。」沐龍妖王遙望死城,胸中似有感慨萬千。

「怎麼,你怕了?」魔天仙王譏笑道。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