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幕人站在舞臺的中央用清爽的口音說道:“華東地區才藝表演比賽明日之星學園賽區預演正式開始。”

預演分即興口才和歌舞表演兩類進行。

陸富貴看着一片疏懶的高二四班學生暗笑道:“龍雲,你這回輸定了,可愛的白花花的鈔票啊,你就快要進我的口袋了。”

才藝表演在緊張的氣氛中一場過了又一場,但是,電視臺的節目主持人一直都沒有太大的表現。而秦琴則是一會兒擡頭看着,一會兒又低頭嘀咕。

終於到了高二四班的表演了,只聽報幕人說道:“請第32號選手高二四班學生秦琴上臺參賽。

此言一出,全校師生竟然愣住了,繼而才發出過於誇張的大笑聲。秦琴竟愣住了,半響才說道:“怎麼是我?老師,怎麼是我?”再看雲飛龍時,雲飛龍早已失去了蹤跡。

朱時添此時不失時機的說道:“看吧,陸老師你是賭贏了,但是人家龍雲有自知之明恐怕早就走了,你的賭金要作廢了。”

陸富貴是個極其自私的人,他急道:“不行,我要找他去。”

付極熊笑道:“放心吧,他是不可能走的。繼續看戲吧。”

秦琴是被班上的學生推到舞臺上的,她太過於緊張一個踉蹌險些摔倒,這樣很自然便引來一場鬨堂大笑。

電視臺的節目主持人暗自納悶:“怎麼這個班級這麼沒人才了,叫這麼一個膽小靦腆的女生上來?”鄭豔雪和陳明君等人也暗自納悶:“龍雲再胡鬧也不能胡鬧的叫秦琴上臺,並且自己又不知跑到哪裏去了?”當中只有白素知情。

秦琴在全校一浪接着一浪的笑聲中顫抖着走到舞臺中央的,她又一個緊張頭居然撞在直立話筒上,這樣又引來大笑。電視臺的節目主持人暗道:“難得有這麼一個可愛的小女生作爲這次活動的潤滑劑,轉換一下空氣也好純當是中間休息。”

“我是,是,三,三,三……”可憐的秦琴上臺來連半句話也說不上來。

報幕人笑道:“我知道你是第三十二號選手秦琴。”

秦琴居然重複了這句話:“我是,是,三十二號的的秦琴。”

報幕人又笑着插話了:“是的,我們都知道你是三十二號的秦琴,你要說什麼就對大家說吧。”

“說,說什麼?” 老家那顆樹

白素一看壞了,秦琴是這樣的表現,讓她尋找雲飛龍的身影的時候,雲飛龍一直不見影子。“這龍雲又上哪去了?”

正當主持人要更換秦琴下臺的時候,突然舞臺中央出現一隻小狗娃娃。秦琴撿起來對着小狗娃說道:“小狗是你嗎?”

這時舞臺的側角,又有一個狗娃出現,同時一個聲音傳來:“你好啊?小狗狗。”

秦琴問道:“你是誰?”

那聲音說道:“我也是一隻小狗。”

ωωω✿ ttKan✿ C 〇

秦琴笑道:“我的也是一隻小狗。”

那聲音說道:“小狗,你的主人是不是遇到麻煩了?”

秦琴對着小狗說道:“是啊,她不知道怎麼說話了?”

這時,舞臺側角的小狗垂了下來,雲飛龍走出舞臺說道:“你不會說話,那是你的事,難道你要你一輩子也別人叫你說話嗎?”

“可是我真的沒有準備好。”

雲飛龍將手上的小狗娃娃往地上使勁一摔,大聲說道:“人生每天都是新鮮的,每天都不一樣,怎能有那麼多準備?你要說話幹嘛要顧及別人的臉色,你就是你!天下只有一個秦琴,難道你一輩子都罩着別人的光環過日子嗎?如果是這樣,你手中的小狗娃娃也會離開你!”說着,雲飛龍憤然離去。

雲飛龍的話如當頭一棒砸在秦琴的腦門上,她拿起手中的小狗娃娃對着它說道:“小狗,你哭了?”

接着她又用另外一種聲音說道:“不,我沒哭,如果我哭了,就沒有人來給你鼓勁了,所有的人就不知道你的內心世界了。”

而後秦琴又用着本聲說道:“謝謝你,每次在我最傷心難過的時候,給我信心。”說着滿含熱淚的秦琴竟然將小狗娃抱在臉上親了一口。

接着她又用另外一種聲音說道:“不,我不要做你永遠的依靠,我終有一天會離開你的,我要你告訴大家,你就是你,你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秦琴!”


接着秦琴用很堅定的語氣說道:“是的,我就是我,我是獨一無意的秦琴!小狗你可以放心的離開了,因爲我們是朋友,以後我只會對你說我開心的事情,卻我不會再賴着你了。”

本來大家對秦琴的對話還滿不在乎,聽着聽着,大家都在自覺與不自覺中靜了下來,尤其是那個電視臺的節目主持人,他屏住呼吸靜聽。

只聽秦琴繼續說道:“小狗你知道嗎?在之前我一直在一個人的光環下生活,處處都以她爲榜樣,致使我忘了自己,忘了該說的話?成爲班上的笑料,後來她讓我做一件事,我失敗了,她打了我,我哭了,不敢與她頂嘴,可是卻沒有一個人前來幫我,但是我現在決定從她的光環中走出來,所以原諒她,是她讓我認識什麼是真正的朋友?什麼是最重要的人生價值,我終於明白了,我就是我,我不是醜小鴨,我是美麗的小天鵝!”

秦琴說完,全場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尤其是那個電視臺的節目主持人,他走過來緊緊握住秦琴的手抑制不住內心的喜悅說道:“你是我見過的最優秀的選手!”

接下來是才藝表演天鵝湖。

只見那聲與影、旋律與舞姿配合到最佳境界的秦琴,使得在場的人覺得不是她在舞蹈而是一隻美麗的天鵝在湖中翩翩起舞。

電視臺的節目主持人問陳明君:“陳董,你這個苗子是誰培養的?”

陳明君包括鄭豔雪他們都搖搖頭說道:“很慚愧,我們也是剛剛知道的。”

“好險啊,幸虧有人發覺出她的天賦,不然這麼優秀的苗子就折了,咦,剛纔那個教師哪裏去了?說不定就是他發現的。”

鄭豔雪想到也是,龍雲一向不打沒把握的仗,他敢叫秦琴出場肯定有他的理由,所以秦琴這個苗子完全有可能是他發現的。而此時陳明君心中對雲飛龍產生出一種敬意,尤其是他剛纔的那番話,說的是那樣的慷慨激昂,富含哲理,適用於在座的每個人。

一曲終罷,場上爆發着一波又一波,一浪又一浪的掌聲,連高二四班的學生也全體激動起來。

才藝表演結束時電視臺的節目主持人來到舞臺中央說道:“這次我們華東地區選拔才藝尖子,我們走過不少公立重點中學,貴族學校,普通學校,職業學校,但是都不甚理想,唯獨來到貴校讓我們感慨萬千。”

“那您能不能給我們說說,我班的秦琴到底是多少分?”範星嘴快問道。

主持人說道:“恐怕只有國際或國內方面的裁判才能夠找出這位同學的一點欠缺,我們沒辦法定論,如果真的讓我們打分,只有滿分!”

此一言一出,更是全場轟動。秦琴在全班同學的擁戴下離開演藝廳。

白素流下喜悅的淚水。當她張目四望雲飛龍的下落的時候,發現雲飛龍在側角笑着和她招手,白素向雲飛龍快步奔去。


全場只留下陸富貴面如土色般癱坐在會場的凳子上。

“你知道嗎?我現在感動的只想哭。”白素喜悅道。

雲飛龍笑笑道:“那好啊,我的肩膀永遠是你的依靠,我還會爲你擦去淚水。”

白素拍了一下雲飛龍說道:“你想的美,好了,待會童主任又會來找你的麻煩。”

“是嗎?我說過今天之內一定將問題解決,他找不了的。”雲飛龍自信道。

“你怎麼那麼有自信?”


雲飛龍應道:“我這個人要是沒有了自信,哪能活在這世上?”說完,他大笑而去。

只留下白素對剛纔雲飛龍說過的話發怔:沒有了自信,就不能活在世上!世事難料,一個人即使再有本事,怎麼能夠將所有的挫折都迎刃而解?如果他日真的遇到難事?豈不是……

雲飛龍的一句話深深地紮在白素的心上。 第90章 你是垃圾養肥的蛀蟲(收藏)

雲飛龍回到班上,班裏破天荒的響起了掌聲。

“秦琴今天得到非凡的成績是她的驕傲也是我們全班的驕傲,但是她今天能夠走出同學的光環,證明我就是我,這更值得驕傲,這是自信的體現。 天一客棧 ,我從小就是個孤兒,社會上沒親沒朋,唯一可以支撐我活下去就是自信,就是生活的勇氣。”雲飛龍第一次在學生面前剖析自己的內心世界,說完他長長地舒了一口氣。

也許是雲飛龍的魅力所染,班上又響起雷鳴般的掌聲。

雲飛龍繼續說道:“在演藝會場大家都聽到了秦琴說的不再對自己被打一事進行追究,我尊重她的選擇。但是伍尚任老師這麼一大把年紀了,卻被班上某一個同學的舉動砸了飯碗,他一家六口人全指望他的一份工資過活,你們這一舉動對他是多麼大的打擊,對他的家庭帶來多麼大的災難,你們是生活在衣食無憂的時代,但是你們嘗試過風餐露宿,有上頓沒下頓的滋味嗎?不!你們沒有!但你們的父輩曾經有過,伍老師就是你們的父輩,你們的這種做法是一種悲哀,一種時代的悲哀!一種人性的悲哀!”說完以後雲飛龍憤然離開班級。

雲飛龍一走,全班同學將眼光都朝向蔣虎。

雲飛龍走進辦公室,只見陸富貴耷拉着腦袋。陸富貴怎麼也想不到自己竟然又輸了,並且是輸的慘不忍睹,他並不在乎別人對自己的看法,但是一想到那花花綠綠的鈔票即將離開自己的口袋,他心痛啊!

他沒理會陸富貴沮喪的神情,便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卻發現白素的神情恍惚,與剛纔的表現判若兩人,雲飛龍暗奇,不知她發生了什麼事?

“白素,怎麼了?”

白素沒有擡頭也沒有理他。

朱時添譏諷的說道:“龍雲,你不要以爲得了點小小的成績,跟白素老師比起來那是差遠了,白素老師纔不吃你那一套,付主任你說是不是?”他滿以爲白素一直還在記恨雲飛龍大聲吼叫他的事情。他哪知秦琴此次能夠脫穎而出,與白素的努力是分不開的,是她和雲飛龍共同的勞動成果。


付極熊笑笑道:“當然了,不要自以爲得了點成績便是天之驕子。”

雲飛龍已經習慣了他們這種醜陋的面孔,所以不予理會,只是

正在這時,那個自以爲領導的童光宇又走了進來。

“龍雲,不要以爲你們班剛剛得了成績,就自鳴得意,你班的問題可還沒有解決,現在問出了沒有?”

面對如此囂張的童光宇,雲飛龍只是笑笑道:“現在離放學的時間還剩下十分鐘,十分鐘後你再問也不遲,你現在最好坐下歇口氣。”

“你,好,我就看你能搞出什麼樣的花樣來?”童光宇氣呼呼的坐了下來,看來他是必要將雲飛龍轟出校門才肯甘心。

雲飛龍沒再理他。辦公室一片靜寂。

“咚——”辦公室的時鐘響起,時間指向下午五點整,與此同時,放學的鈴聲響起,緊接着傳來學生衝出教室的聲音。

“龍老師,下課時間到了,你還有何話說呢?”童光宇陰沉着臉笑道。

話音剛落,蔣虎、範文、蘇渙渙一同走進辦公室。雲飛龍對着童光宇說道:“尊敬的童主任,下課鈴雖然響了,但是我的學生也在這個時刻走進辦公室的,難道你不想聽他們說說?”

“你——”童光宇氣的收回話來。

蔣虎上前說道:“我承認伍老師是我用紙包住一塊小石塊砸到的。”

雲飛龍說道:“其實一早我就知道這件事情的經過,先是你們因爲秦琴的事敗而遷怒於她,於是將一塊用紙包裹的石塊,叫秦琴砸某個同學,想以此引發事端,給我難堪,而秦琴因爲本身膽小,更怕承擔事情的後果,於是沒有配合你們,蔣虎氣憤便強出頭,拿過紙包的石塊,當時上課的正是伍尚任老師,他雖然年老懦弱,不敢管事,但是他更不希望發生流血事件,於是出來阻止,只是石塊已經飛出,不過沒有砸到那個同學,卻砸在伍老師的臉上。但是你們知道嗎?你們的這一舉動卻令一些小人有機可乘,將他往火坑裏推,你們心中難道沒有半點的愧疚嗎?”說着,雲飛龍憤怒的眼睛朝向童光宇,童光宇倒是沒敢接他的這一眼。

範文等人一聽大吃一驚,好像是雲飛龍親身參與過這件事一樣。難不成是……

雲飛龍當然知道範文想說些什麼?於是接着道:“你們不要問我是不是秦琴說的,我告訴你們秦琴到現在合起來還沒有和我說過一句完整的話,出了下午在演藝廳中。這一切全靠分析,我將事情的原原本本想了一遍便得出這樣一個最合乎邏輯的推論,並且我也知道,因爲秦琴的不配合才引來那天下午她被打的事情發生,當然這個打人的人我自然也知道,並且我還知道你們的背後一直還有一個人甚至在這個人的上面還有人您在控制着整件事情。”

雲飛龍此話一出,不但範文他們驚訝,就是整個辦公室的人也驚訝,這是要什麼樣的邏輯推理能力?範文第一次感覺到雲飛龍的能力超過了他的想象範圍,不得不服,不過馬上又要計劃下一步。


蔣虎他們走後,童光宇並沒有就此放過雲飛龍,繼續說道:“事情就完了,那麼秦琴被打的事情呢?”

雲飛龍冷冷道:“你在演藝會場時沒聽當事人說嗎?她已經不再追究這件事情的經過了,我們必須尊重當事人的決定。更何況整件事情的經過我已經調查得一清二楚,這兩件事情完全就是同一件事,與其現在去懲罰那個打人的學生,不如讓她自我反省讓她在衆多學生面前進行心靈的懺悔。”

“學生,學生的話信得了嗎?他們只不過是些垃圾,廢品。”

“你說什麼?”雲飛龍一聽到這話,頓時火冒三丈,他一掌拍在牆壁上,牆壁發生劇烈的震動,臨近牆壁的桌子也發生了一陣顛簸,書本灑下一地。

在場的所有人除了白素外個個都怔住了,想不到雲飛龍發起火來這麼的猛烈,他們哪裏知道雲飛龍在出掌時,看到白素的眼睛,便強壓住火氣,否則這扇牆恐怕要倒了。

“你,你想幹什麼?”童光宇這回感覺到雲飛龍的恐怖氣息。

雲飛龍用手一指呵斥道:“你就是這些垃圾養肥的蛀蟲,你的行徑遠遠地比不上這些學生!”

“你——”童光宇被雲飛龍罵的臉青一陣、紫一陣。

突然,外面響起一聲:“童光宇,虧你還是教務主任!龍雲都這麼的明白事理,你真是太讓我失望了!” 第91章 握手(求收藏)

話音剛落,只見陳明君、陳美珊兩人進來。

童光宇剛纔被雲飛龍的氣勢壓住,現在又被陳明君批評,他再也不敢囂張了。

“我和理事長一直在外面聽着這件事情,整件事情龍雲是處理的多麼的合理,分寸掌握到恰到好處,推理是那麼的驚人,換做是你能夠辦得到嗎?對於一些事情的處理,你作爲一個教務主任難道不該反省嗎?”這是陳明君第一次對雲飛龍的認可。

“我,我也是爲了學校的前景發展。”童光宇無力的辯駁道。

“是嗎?你的行徑是爲學校的前途考慮嗎?”

陳明君不再與童光宇說話而面向雲飛龍說道:“龍雲,今天是我第一次感到一種心靈的震撼,過去我實在看錯了你!”

雲飛龍怎麼也想象不到陳明君這麼認可自己,這回他倒是不好意思了:“陳董,那次也是我太沖動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