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的唐茵已經不是蠍子辮了,頭上的釵似乎也變的新穎了一些,甚至臉上的妝容和身上的衣服也更換了一番。

莫默眉頭一皺,心想:「這貨還真把別人的話放在心上了,看來她是真的很在意別人對她的看法啊。」

「莫默。」唐茵的聲音又變回了莫默剛剛認識她那個時候的樣子。

莫默現在是無比驚詫,但是心中卻在竊喜,瞟了唐茵一眼,「這麼晚來找我幹什麼?」

「哦,也沒什麼,就是來看看你。」唐茵之前過來也沒有什麼緊要的事,只是段風月最近安靜的可怕,她生怕莫默會有什麼危險。此時見莫默安然無恙的回來了,她也放心了。

「我有什麼好看的,我可是收費的,以後再來看我,看一次五個靈珠。」莫默口氣不善的說道。

唐茵俏臉一凝,差點發作。但是回想了一下唐林簇的話,又忍住了,「我們不要總談錢好不好,多傷感情?」

「傷感情?我們之間有感情么?我跟你談感情的時候,你跟我談錢,我跟你談錢的時候,你又跟我說傷感情。那你說,我們應該傷感情,還是傷錢?」莫默一臉鬱悶的說。

唐茵緩緩的走入房間,然後隨手關上門。


這個問題對唐茵來說,也有點難以回答。她並不在乎錢,或者說也不懂什麼是感情。一個人時間久了,根本就不會談感情。

可是,她感情和錢都想要。

「不如,我們談談針對段風月的計劃吧?」唐茵忍不住轉移話題。

「這有什麼好談的?只要你發現段風月把人手調集回來了,我們就行動唄。」莫默現在很難跟唐茵和顏悅色的談計劃。

「哦。」唐茵對莫默的表現有點失望,「你幹嘛總是苦大仇深的樣子,我又沒有招惹你。」

「是啊,就因為你沒有招惹我,我才是這個樣子。如果你招惹我了,就不是這個樣子了。你還有沒有事,沒事的話,就趕緊走吧。等幫你對付了段風月,我就離開唐家,接著遊歷大陸去了。」

唐茵渾身一震,覺得這個消息來的太突然了,又往莫默身邊走了幾步,猶豫了半天,說:「要不,你再多逗留一段時間吧?」

「幹嘛?」莫默瞟了唐茵一眼。


「我——我——」

「有事說事,別磨磨蹭蹭的。」莫默看著唐茵這副樣子,都跟著著急。

「也沒什麼事,剛才唐長老來了,讓你過去找他一趟……」唐茵欲言又止,已經不知道怎麼跟莫默交流了。

「哪個唐長老?」莫默明知故問。

「就是大長老唐林簇,唐大長老。」唐茵眼神閃爍的看著莫默。

「哦,唐林簇啊,那個老烏、龜有什麼好見的,你去跟他說,老子有事,懶得搭理他。」莫默異常裝逼的說道。

唐茵心中一驚,「莫默,唐長老可不是好惹的,我們剛剛得罪了楊長老,你再得罪唐長老,會不會——」

「會什麼會,不就是個唐林簇么,我又沒放在眼裡。好了好了,你趕緊回去吧,等我什麼時候有時間再去找他吧,你們唐家人真是麻煩死了。」莫默生怕再過一會,自己就憋不住笑了出來。

(之前傳的已經修改了,開始正常更新。) 唐茵回到房間后,心中無比糾結。

煩悶之際,把紀千道和弈亦喊到了屋裡。

「小姐,你找我們有什麼事么?」紀千道心中覺得古怪。

「恩,有點事想請教一下紀老。」唐茵說道。

「小姐有事就直說吧,請教就言重了。」

唐茵嘆息一聲,「偷襲計劃安排的怎麼樣了?」

「安排是安排了,但是小姐確定要這麼做么?」紀千道有些不理解唐茵。

「恩,我已經決定了。以前毫無動作,是因為我看不見希望,現在可能不做也不行了。」唐茵似乎做了一個重大的決定一般。

「但是如此的話,我們也要調集珍珠礦那邊的人手。」弈亦忍不住說道。

「那也沒辦法,畢竟大敵當前,丟了性命就什麼都沒有了。而且,我必須要維護封魔的安危。」唐茵說道。

紀千道和弈亦對視一眼,對眼前的唐茵越來越看不懂了。

「小姐,此時若是敗露,說不定家主會不高興的。你也知道,家主很倚重五夫人。」

「我知道,如果父親不倚重她,我又怎麼會被壓迫如此。」唐茵也明白其中道理。

「好,既然小姐已經決定,那老夫就抓緊時間調派人手。」紀千道不再耽擱。

「恩。」唐茵慢慢站起身來,「紀老、奕老,我讓你們去打聽天羅墨狸筋和蠶絲神獅筋的事情,你們幫我問了么?」

「問了,龍譽拍賣行有點存貨。」紀千道回答。

「龍譽拍賣行?那不是三哥的拍賣行么?」唐茵追問。

「是,是三公子的拍賣行,三公子對妖獸的興趣也很濃厚,或許是因為楊長老比較偏愛妖獸類珍寶吧。」紀千道回答。

「恩,三哥一直想與楊老結盟,不知道楊老為什麼遲遲不動,或許其中另有隱情吧。」唐茵暗自揣測,「那你們就暗中把這些材料收集回來吧,記住,一定要隱蔽行蹤。」

「好,這件事交給我去辦。」弈亦接受了唐茵的命令。

安排完這件事後,唐茵沉吟了一番,說:「兩位前輩,你們說我今天好看么?」

紀千道和弈亦一愣,完全不知道唐茵怎麼會問出這麼一句。

「好看好看,小姐已經出落成大姑娘了,天下間,無人能夠比擬小姐的容貌。」紀千道的嘴巴更勤快一些,所以便搶先說道。

唐茵自然是不信紀千道的話,撅了噘嘴,又問弈亦,「奕老,你比較直白,你跟我說說,我好看么?」

弈亦還是頭次被問這種問題,一時之間面露難色,「好看,老夫從來沒覺得小姐難看。」

唐茵俏眉一蹙,「什麼叫從來沒覺得我難看?那我就是不好看了……好了好了,你們都出去吧。」

紀千道白了弈亦一眼,然後悻悻的走了出去。弈亦也一臉無辜的跟在了後面。

實際上弈亦的意思就是說唐茵好看,但是敏感的唐茵卻想的太多了。

「連大長老都說我丑,還說我不溫柔,最關鍵的,還讓我相夫教子,把珍珠礦交給莫默打理……可他那麼貪財,我把珍珠礦交給他,還有我什麼事呢?」

唐茵躊躇了一會,就爬到了床上,累了一天,實在疲乏的很,沒過一會就睡著了。

莫默在唐茵走了以後就開始琢磨唐權的比武場了。

「唐瀟的比武場,是太白金和卜澈金打造的,而唐權說他的也不差,那就是說……只是不知道唐權那個比武場是不是我能用得上的材料。」但隨後又想起,唐權的比武場是傅守逸特意出關布陣的,「布過陣的,不一定那麼好拆,一旦失手,會不會穿幫了,要不就算了?」

想明白了這些,莫默便把冰魔鳥放了出來。

「折別,你再去確認一下那幾個女影子的位置,我明天去找她們。」

「好。」冰魔鳥點了點頭,快速飛出了房間。

冰魔鳥走後,莫默把重修過的傀儡拿了出來。調息了一番后,就開始在靈魂空間凝聚靈魂之力。

「既然我這裡還保留了一些萬載玄參的殘魂,那以後就要還給它一個新的生命。不過二級傀儡就用到它的靈魂,未免太對不起它了。希望他的殘魂不會消散,等我能夠製造頂級傀儡的時候,再把他的靈魂注入其中,如此的話,它就可以重見天日了。」

「臭蘿蔔,折別,你們都要等我,等我慢慢強大,我會給你們一個新的生命,哪怕這個生命不夠完整。但是,我會儘力的。」

莫默暗暗的思索,對靈魂空間內的萬載玄參和折別充滿了無限的歉疚。同樣,他也為他們做好了最差的打算,將來一定要給他們一個新的生命,以一種別人無法理解的形勢,出現在這個世界上。

有了幾次附靈的經驗,莫默再給一二級傀儡附靈已經沒有什麼難度了。沒用太多時間,小若便精光大放,站了起來。

「主人,有什麼吩咐?」

一個比較陌生的聲音迴繞在莫默的房間。

莫默神色一松,但是卻沒有半點興奮之意。


「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傀儡。走了一個小若,你又是誰?」莫默不帶有任何感情的問道。

「我不知道我是誰,主人說我是誰,我就是誰,我繼承了王章的記憶。」傀儡說道。

「王章?」莫默眉頭一皺,完全不知道這號人是誰,「哪來的王章,他是從何而來?」

「他是影宮的人,在追思殿死的。」傀儡說道。

「哦,我知道了,原來是那幾百個影子中的一個。」莫默嘀咕了一句,「你是什麼修為?」

「回主人,我是武痴巔峰修為。」傀儡恭敬的回道。

「恩,那就跟小若的修為一樣。這樣吧,小若已經死了,你就不要沿用他的名字了,以後我就叫你小章吧。」

「囂張?主人,我有那麼囂張么?這個名字會不會太囂張?」傀儡說道。

莫默被白了小章一眼,「真為你的理解能力擔憂,你們這些傀儡,沒幾個正常的。希望以後高等級的傀儡,會給我更多驚喜吧。」

「那主人現在有什麼任務么?」傀儡好似天生就是為了做任務而來的一般。

「沒有,為了避免對你產生感情,以後我會很少跟你們說話,沒事的時候,你就老老實實的在乾坤袋裡呆著吧。」莫默黯然神傷的說。

「哦。」小章好像明白了莫默的意思。

沒有再溝通什麼,莫默一揮手,把小章放進了乾坤袋中。不知道為什麼,此刻的他,心情非常複雜。

當初製作出碑碑、小裘、小若、小三等傀儡時,那種由心而發的喜悅,會讓莫默心中充滿無窮無盡的力量和寄託。現在再次見到新做出來的傀儡,已經沒有當初的興緻。

因為他漸漸明白,這些傀儡的出現,就是為了自己去死。

這是一個多麼殘酷的事實,它們的生就是為了莫默去死。

如此曇花一現,如此美艷絕倫,如此忠心耿耿,如此義薄雲天。

而這一切難得一見的優良品質,卻都是為了去死而存在。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沒有不凄美的分別,沒有輕而易舉的到來,卻有不可抗拒的離去。

這一夜,莫默陷入了無法自拔的難過,他無法安心修鍊,也無法繼續製作傀儡的外殼,他只想好好的安靜一下,來規劃將來的傀儡大軍。

凌晨時分,冰魔鳥終於飛了回來,這次她出去的時間比上次還長,回來的時候,好像還有些喘息。

「怎麼這麼晚才回來?」莫默擔憂的問。

「恩,遇到點好奇的事情。」冰魔鳥說道。


「這天底下能讓你好奇的事情,應該不多吧?」莫默也有些奇怪。

「是不多,但是這件事我真的很好奇。」冰魔鳥落到莫默面前。

「那你說說。」莫默追問。

「剛才我在回來的路上,正好路過了唐林簇的宅院,你猜怎麼了?」冰魔鳥打了個啞謎。

「他能怎麼了,誰又能把他怎麼?」

「他好像在煉丹。」冰魔鳥接著說道。

「煉丹?他煉丹很奇怪么?似乎骨堅相的道修都可以煉丹了。」莫默嘀咕了一句。

「你就不問問我,我是怎麼知道他在煉丹的?」冰魔鳥覺得莫默今天特別無趣。

「有話快說,跟誰學的,磨磨唧唧的?」莫默白了冰魔鳥一眼。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