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雲魔,你到底是站在哪邊的啊,

「是的,我們要保護她,獨孤宏肯定也會想去暗殺她的,此時,我們要做的,就是不能讓閻王的軍隊沒了主帥,只要柳青青還在,她就能帶領鬼軍牽制住獨孤宏的軍隊,這樣一來,他們就能展開更久的戰爭了,只要他們勢均力敵,這對我們魔國來說,就等於爭取到了足夠的時間,這就是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的計策,」雲魔很淡定地說道,

「笑話,那個小丫頭有什麼本事,我看,閻王讓她帶領地府的官軍對抗獨孤宏,這簡直就是兒戲,」電魔卻不以為然地說道,「一個黃毛丫頭,有什麼厲害的,還值得我們去保護她,我看,她要是碰到獨孤宏,必敗無疑,」

「電魔,既然你認為這個柳青青沒什麼了不起的,那你為什麼還要讓人去殺了她,」雲魔道,

「這,」電魔一下子語塞了,

「你前面說這柳青青是我們魔國的心腹大患,後面又說她沒有本事,既然她是沒有本事的人,我們何必怕她,如果她真有本事,那你又為什麼嘲笑她,」雲魔笑了一聲,「我可沒有低估這個小姑娘,我覺得,如果閻王願意將自己的全部軍隊交給她,那就說明她確實有過人之處,此人的實力,不可低估,」

「是啊,是啊,」底下的魔族也點了點頭,

「可是,可是,」電魔被說得理屈詞窮了,只能張著嘴,支吾了半天,就是無話以對,

「魔尊大人,請您派出特使,前往鬼界,暗中保護這個柳青青,」雲魔轉過頭,對著魔尊說道,「我們要遏制住獨孤宏的發展勢頭,不要讓他一個人做大了,我以為,十個分裂的閻羅王,要比一個統一起來的鬼王,對我們要好得多得多,」

「這,」魔尊沉吟了一下,點了點頭,「雲魔,你說的不錯,當下,我們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要等到魔君陛下歸位主政,在這時期,我們魔國是不能介入一場戰爭,更不能出現一個強大的鄰居在卧榻旁邊,好,我意已決,我這就派人前去鬼界,暗中幫助柳青青與獨孤宏對抗,你說的沒錯,一個分裂的鬼界,要比一個統一起來的鬼界,對我們更加好得多,」

誰希望自己的鄰國是一個統一強大的國家呢,當然,最好你是四分五裂,那才最好呢,

「可是,雲魔大人,您怎麼知道將來那個柳青青不會也統一了鬼界呢,」電魔的另一個心腹,也是個足智多謀的謀士書魔說話了,「這個柳青青現在有了兵權,一旦她打敗了獨孤宏,必然深得鬼族的擁戴,到時候,她就不會像獨孤宏一樣,乾脆將閻王們推翻,自己建立一個獨立王國,到時候,只怕我們會出現一個比獨孤宏更可怕的對手啊,你忘了嗎,陽間的那個米國,當初滅了易拉殼國的傻大木,結果,現在反而出現了比傻大木還可怕的極端組織,這就是當初米國的教訓啊,我們可千萬別幫助一頭猛虎殺了一隻狼,結果這猛虎反而跑到我們家的門前啊,」

他的這番話,就如一顆炸彈一樣,炸在了魔尊的心頭,

是啊,前門驅虎,後門進狼,萬一獨孤宏這條狼被殺了,反而養大了柳青青這頭猛虎,這可如何是好,

魔巫可是預言過:地藏王菩薩的轉世之人,將是魔君陛下的最大敵人啊,這柳青青既然就是地藏王菩薩的轉世之人,讓她做大了,那,對魔國就是一個更大的威脅了,

「不會的,那柳青青是地藏王菩薩的轉世之人,如來佛派她來,只是為了對付我們魔君陛下而已,」雲魔道,「即使她在陰間建立了威望,她也奪不了那些閻王們的地盤,那些閻王,也不會甘心被她奪權,肯定對她有所防備的,因此,她打敗獨孤宏之後,地府依然是割據的局面,不會有太大改觀,到時候,她還是孤家寡人一個,對我們魔界會有什麼威脅,相反,獨孤宏的手裡可是有一隻忠實於他的軍隊的,你們說,我們是要怕一個帶著二十萬軍隊的獨孤宏,還是要怕一個沒有一兵一卒的光桿司令柳青青呢,」

「雲魔大人說的對,」另一個叫黃魔的魔頭道,「地府里的閻王,是不會甘心把權力交出來的,柳青青不過是個空降下來的外來人,她想篡權,很難,沒有了軍隊,她能有什麼作為,難道,就靠著她,還有她身邊的那幾個人嗎,我們魔國只要派一個團,就可以把他們給滅了,」

「不對,她可不是個凡人,她是地藏王菩薩的轉世之人,你們別忘了,他的那定魂禪杖,可以影響全部鬼族的,她要是用那定魂禪杖召喚出群鬼,那不就有自己的力量了嗎,」黑魔反駁道,

「根本不可能,地藏王菩薩也只不過是鬼界的精神領袖,她怎麼可能讓鬼族都聽命於她呢,別忘了,閻王才是鬼界的統治者,」黃魔也不示弱,

下面,那些魔族們也開始了唇槍舌戰的交鋒,

魔殿里,頓時陷入了混亂之中,

「好了,都別說了,」突然,魔尊打斷了所有人的爭吵,

「這件事情,我要請示一下魔巫大人,」魔尊站起了身,「等我請示之後,再議也不遲,散會,」

「是,」群魔也只得拱手離開了,

魔殿里,又剩下魔尊一個人,

他長長地出了一口氣,抬起頭,看著前方,那前面,就是一面被緊閉住的大門,

魔尊在那大門前面,跪了下來,頭趴在地上,

「魔巫,您都聽到了吧,我現在都不知道該怎麼決策了,魔君陛下將魔國託付給我,我一直在這裡等待他的回歸,可是,他的死對頭已經出現了,我卻不知道該不該除掉她,哎,真是左右為難啊,魔巫,請您睜開您智慧的眼睛,告訴我,關於那個預言的事情吧,」

他摘下了面具,露出了臉,

這是一張略顯蒼老的臉,不過,臉上的皮膚很光滑,

他舉起手,將自己冰冷的手放在了臉上,遮住了眼睛,

他的眼睛,只能看到自己的手掌心,

很快,他的手掌心裡,出現了一道光線,這是魔巫來臨的徵兆,


「你找我有什麼事嗎,」在大門的上方,傳來了一個聲音,一個低沉的女人的聲音,

「魔巫大人,我們已經找到地藏王菩薩的轉世之人了,」

「那好啊,」那個聲音很低沉,也很陰森,「幹掉他,」

「不過,現在恐怕還不能除掉她,」

「為什麼,」

「因為她就是那個出生在中元節的柳青青,」

「什麼,就是她,這,這怎麼可能呢,」魔巫的聲音變得有點顫抖了,「你殺了她嗎,」

「沒有,」

「哦,那還好,她是不能被殺的,我們的魔君,必須通過她的身體才能回到這裡,」

「什麼,」魔尊頓時愣住了?????? 第308章是母親還是死對頭,

「啊,」魔尊一愣,「這麼說來,她,她,就是魔君復生的那個載體,」

「沒錯,中元節出生的女子,今年27歲,身上擁有神奇的力量,那還能有誰,肯定是她了,魔君必須進入她的身體,從而在她的心臟里復生出來,這,就是魔君復生的預言,魔君需要她那活蹦亂跳的心臟,至少在魔君復生之前,千萬不能殺了她,」

「我明白了,可是,她可是地藏王菩薩的轉世之人啊,是魔君的死對頭啊,」魔尊抬起頭,睜開了眼睛,

他看不到魔巫,魔巫並不是一個有形的形體,而只是在魔殿里的一個聲音,

她永遠也看不見,但她的聲音,卻迴響在這殿里的四面八方,

「你確定她就是地藏王菩薩的轉世之人嗎,」魔巫道,

「是的,她拿走了定魂禪杖並開啟了它,這隻有地藏王的轉世之人才可以做到,」


「這麼說,這個柳青青既是我們魔君的母親,也是我們魔君的死對頭了,哈哈哈,」

「魔君陛下的母親,我不明白,」魔尊愣了,

「代孕的母親,有了這個母體,魔君才能從她身體里生出來,不過,魔君的降生,並不是通過這個女人的產道出來,而是從她胸膛處出來的,在我的預言里,我看到了一個女人的心臟,我看到了魔君陛下從那顆心臟里誕生了出來,」

「這麼說,魔君陛下會從他的死對頭的心臟里誕生出來,這,這真是太奇妙了,」

「是啊,奇妙而完美的安排,哈哈哈,」魔巫笑了,那笑聲就回蕩在殿內,「你現在知道該怎麼做了吧,」

「我明白了,」

「好,那我就走了,」魔巫的聲音消失了,

魔尊站起了身,露出了狡黠的笑容,

好吧,柳青青,我暫時就放過你,我會讓你活著,好好地活著,等到那一天,我會抓到你,讓魔君從你胸膛里跳出來,重生在這個世界上,

你,不過就是一個工具,一個用來誕生黑暗魔君的工具而已??????

芒碭山下,一群十幾個人組成的隊伍已經來到了這裡,

「青青,我們總算到了,這一路上,可真不容易啊,你看,我的鞋子都快磨破了,」丁當抬起頭,看著那連綿的群山,

頭上,依然是紅黑相間的天空,那一片山脈在紅黑掩映之下,顯得更加神秘,

「誰叫你們幾個沒騎馬呢,我們的馬匹有限,也載不動你們這麼多人啊,」坐在那匹黑馬上的青青莞爾一笑,「我沒怪你們拖了我的行程就好了,」

「誒,做人可不能這樣啊,」丁當假裝不高興了,「我們可是來幫助你的,好歹也讓客人坐在馬上啊,」

「你們不看看,史將軍受了傷,總不能讓他走路吧,剩下的那匹馬也要載物資啊,要不,我們這些人吃什麼,總共三匹馬,我們十來個人,怎麼分得均勻啊,要不,你也坐上我這匹馬來吧,」


丁當搖了搖頭,「那可不行,你沒看見水靈靈一個女人家也步行嗎,我怎麼能上來呢,」

「你還算有點紳士風度啊,」

「那是,我丁當一向很紳士,我是個GOODMAN!(英文:好男人)」,丁當笑了笑,

「那好吧,你既然愛惜人家水靈靈,乾脆,你就背上她走一程啊,」青青看了看丁當,又看了看他身後的水靈靈,

「那我可不敢,司徒兄弟還不把我給砍了啊,」

「哈哈,你就不怕我砍了你啊,」青青撅起嘴,

「不怕,你不會砍了我,」

「為什麼,」

「我又不是王安貴,我又沒觸犯軍法,你怎麼會砍我呢,」丁當得意地笑了,

「哼,你要是敢背別的女人,就觸犯了我的家法,我照樣砍了你,」青青哼了一聲,就扭過了頭,

「哇,好厲害,」丁當吐了吐舌頭,不敢再說話了,

「靈靈,就快到了,你的腿怎麼樣了,」此時,在丁當身後十來米外的司徒俊攙扶著水靈靈,邊走邊問,

水靈靈的腳上長了水泡,行走有點不便,不過她還是堅持走路,當然,還有一個原因,她很怕騎馬,也不會騎馬,

這一路上,他們不僅越過了那座大雪山,降服了那些攏巴族人,而且還越過了黑森林,趕走了盤踞在那裡的那些魔化野獸,

在鬼界,竟然也出現了魔化生物,確實讓人震驚,

這說明,魔族的勢力,其實已經滲透到了鬼界,只要魔族曾經去過的地方,就會留下那些魔跡,這,就是他們存在的證明,

魔化生物被驅趕走了,但知道魔族已經進入了鬼界,還是讓青青平添了幾分擔心,

看來,東方英所說的獨孤宏與魔族勾結的事情,並不是空穴來風,

青青還不懼怕獨孤宏,她更擔心的是魔族的勢力,

萬一魔族的軍隊突然從自己的身後殺過來,那還得了,那不是會腹背受敵嗎,

以閻王軍隊現在的兵力和實力,能躲過獨孤宏的進攻已經算是不容易了,要是同時與兩個敵人作戰,那肯定是沒有任何勝算了,

兩線作戰,只有死路一條,現在,該怎麼防止魔國的軍隊殺過來呢,

因此,現在最著急的人,就是青青了,

儘快到達芒碭山,爭取到紅髮會和森羅軍的支持,這才是現在最重要的,

就在一行人前行的時候,突然,前面傳來了喊殺之聲,接著,是馬匹的嘶鳴聲與兵器碰撞之聲,

「不好,前面有情況,所有人都下馬,躲到樹林後面,」青青翻身下馬,就來到史天宏坐的那匹馬前,將他扶了下來,

史天宏受了重傷,每次都是被別人扶上扶下的,

「元帥,你不要管我了,」史天宏卻推開了青青,「我自己來,」

可青青卻不給他任何自己行動的機會,而是攙扶著他,三步兩步躲在樹后,

一行人就躲在樹林里,馬匹也隱藏了起來,

他們連氣都不敢出,這一路上,他們也遭遇到獨孤宏的鬼軍,都巧妙地躲了過去,他們這十來人的隊伍,確實不是那麼多的鬼兵的對手,


不過,這次,前面傳來的喊殺聲,似乎並不是那麼簡單,很明顯,那是雙方之間的對戰,

如果交戰的一方是獨孤宏的軍隊,那麼,另一方自然就是紅髮軍或者森羅王的軍隊了,

嗖的一聲,一隻箭,朝著他們隱藏的地方射了過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