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旭眼珠子一轉,笑道:“一杯怎麼行?再來一杯,好事要成雙嘛!”

小青連忙擺手道:“不行,不行!”

雲天跟着起鬨道:“什麼不行?男人不能說不行,你還是不是男人?”

“靠!你纔不是男人!臭娘們,看好了什麼是爺們兒!”小青被雲天一激,立馬急了,又幹掉了一杯。

我鼓了鼓掌,大聲道:“好!果然夠爺們!”

阿旭笑着給小青斟了一杯酒道:“既然這麼爺們,那就再喝一杯!”

風哥笑道:“對,是爺們的就得再喝一杯!”

小青使勁地搖頭,就是不肯喝,他指着我們道:“你們就是想着灌我是吧?”

“這話就不對了,不是我們灌你,是你說錯話了,必須得喝!”我說道。

“我再想想啊。”

我揮了揮手道:“還想個蛋啊,再喝一杯,第三杯,三陽開泰!”

雲天拍手道:“對!三陽開泰。”

“好,我喝!”小青大吼一聲,又是一口乾掉了。

“哈哈!青哥威武!”阿旭再次給小青到滿了一杯:“既然這麼威武,那就再喝一杯!”

“我了個操!不帶你們這樣的,可着勁地灌我。”

我對小青道:“喝吧!再喝一杯,第四杯,四四如意!”

“對!事事如意!”阿旭大笑一聲,把杯子舉起遞到了小青的面前,看他那架勢,小青要是不接酒,他就不放下了。

小青接過杯子,左右環顧了我們一圈,說道:“最後一杯了啊?”

“對,最後一杯!”我們紛紛道。

“行!”小青一仰頭,一杯啤酒又下肚了。

“哈哈!好!”阿旭大笑了一聲,再次給小青倒了一杯酒。

“我幹!你還來?”

阿旭撓了撓頭,看向我問道:“這第五杯該怎麼講!”

我腦子飛速運轉,不一會兒,我緩緩吐出了四個字:“五福臨門!”

“對,五福臨門!再喝完這杯,你全家就五福臨門了!”阿旭笑眯眯地說道。

小青紅着臉道:“你才五福臨門,你全家都五福臨門!”

雲天搖了搖頭:“傻吊!人家在祝福你你都分不清,真是傻**,正宗的傻吊!”

“你纔是傻吊!”

我大笑道:“他是傻吊,你不是,你喝了這杯酒就不是了,快喝吧,喝了就不是傻吊了。”

“你別激我啊!”小青指着我道。

我歪了歪腦袋,給自己點了根菸道“我沒激你,你就說你喝不喝吧,你不喝你就是傻吊!”

“媽的,你纔是傻吊!”說完,小青再次幹掉了一杯。

“哈哈!傻吊真棒!”雲天使勁地拍手。

小青手指着雲天,沒說話,過了好一會,他纔打了一個嗝,拍了拍胸口,說道:“爽!”

“哈哈!既然這麼爽,那就再喝一杯!”阿旭不知道什麼時候又給小青倒了一杯。

“不喝了,不喝了,打死也不喝了,我吃肉。”小青使勁地搖頭,伸出筷子向着一塊雞腿夾去。

阿旭一筷子打在他的手上:“吃肉?想得倒挺美,不喝酒不給吃肉。”

我給小青點了根菸道:“喝吧,喝了就能吃肉了,第六杯,六六大順!”


“不喝!不喝!堅決不喝!”

風哥笑道:“這不行,必須喝,你還沒得到楊光的原諒呢!”

楊光點了點頭道:“嗯,喝吧,這杯喝完我就原諒你了。”

“就是,而且還六六大順,多吉利啊!”雲天笑吟吟道。

“行!那就六六大順!”

就這樣,小青硬是被我們灌得六杯啤酒,用瓶算的話差不多有一瓶半,就在阿旭又要給小青倒酒的時候,小青手疾眼快,立馬把杯子搶了過來,他衝着阿旭罵道:“滾蛋!就你最不是人了。”

“哈哈哈哈!”

我笑了一會,對風哥道:“繼續剛剛的話題啊,那六個人哪個最能打,風哥你說說看。”

風哥笑着搖了搖頭:“火箭雖然塊頭大,也夠猛,但是他還不算那六人中最能打的,真要打起來,他還不如楊光。”

楊光聽了這話,笑着搖了搖頭,謙虛道:“誇讚!誇讚!”

他雖然表現得很謙虛,但是傻子都能開的出來他在得意,我笑着搖了搖頭,這還是我第一次看到楊光得意的表情啊!


“這最能打的,還是第三個上場的那人。”

一聽風哥這麼講,我脫口而出道:“白衣寸頭?”

“嗯,就是那人。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沒有,我認爲那人絕對要比火箭強。”


楊光來了興趣,他問道:“怎麼講?” “打個比方,如果只是他一個人的話,我有十分把握可以打贏他。如果是兩個他,我有六分把握。如果是三個他的話……”說道這裏,風哥頓了一下,搖頭失笑道:“想要打贏,只有兩分把握。”

連這麼傲氣的風哥都這麼說,可想而知那個白衣寸頭的身手了得了,要知道風哥可是從小就開始習武的啊!

風哥胡亂吃了點菜,又繼續道:“那人絕對練過些腿上的功夫,而且練了不止一年兩年。”

我開玩笑道:“那你倒是說說,白衣寸頭要是和我相比怎麼樣?”

風哥搖了搖頭,伸出三根手指,從嘴裏緩緩吐出了三個字:“差得遠!”

聽到風哥這麼說,雖然心裏有點小得意,但我還是儘量保持着一種謙虛的態度,我撓了撓頭笑道:“風哥你這話有點言過其實了,我想我也就比那個白衣寸頭強上那麼一點點吧,你說他比我差得遠那不是誇我嘛!我這人經不起誇,會驕傲的!”

“哈哈哈!”風哥仰面失笑,指了指我說道:“阿醉啊!你什麼時候開始變得這麼不要臉了?”

他這是話裏有話啊!我先是一愣,仔細琢磨了一會兒,過了好一會才明白過來風哥說的“差得遠”是什麼意思,但我還是忍不住問道:“我怎麼就不要臉了?”

風哥拍了拍額頭,說道:“我說你和他比還差得遠呢!”

“哈哈哈哈!”一羣人全都笑了起來。

“哈哈哈!逗死我了,阿醉我說你怎麼就這麼逗呢!哈哈!”阿旭捂着肚子很誇張地笑了起來,也不知道到底是真的很好笑,還是他故意做樣做氣我的。如果他是想氣我的話,那麼顯然,他成功了。

“死胖子,不準笑!”

“哈哈哈哈!我就笑,你能怎樣?哈哈哈哈!”

“不要以爲你胖我就不敢打你!”

小青突然站了起來,一拍桌子道:“男人之間的問題,就應該用拳頭解決,吵架那是娘們乾的事情。但大家都是兄弟,而且現在還在酒桌上,我提議你們倆拼酒,一決高下。你們倆……敢,還是不敢?”

“對,你倆敢不敢?”雲天也跟着摻和了一腳。

“切!還真沒有什麼是我不敢的。”阿旭猛地一拍桌子,眼睛望着雲天,眼神卻飄向了我,他似有意無意道:“不過,就是不知道有些人敢不敢囉?”

這個死胖子,他是吃定了我喝不過他啊!媽的,喝酒能輸,氣勢不能落!他孃的,今天我就是喝趴了,也得把這個死胖子一起拉下去!想到這,我從地上拿起一瓶啤酒,站起身來,一口咬開了瓶蓋,手握酒瓶向着阿旭大吼道:“來!”

“哎呦喂!對瓶吹?一口還是兩口?你說!”阿旭也咬開了一瓶酒。

“操!一杯酒不喝第二口,這對瓶吹也是一樣,一口!”說完,我一仰頭就開始喝了起來。

“怕你不成?”阿旭也開始吹了起來。

剛開始喝我就後悔了,媽的,怎麼對瓶吹和倒杯子裏喝不一樣啊,才喝了一小半就有種喝不下去的感覺了,但是要我放下瓶子認輸,我還真做不到。真要認輸的話,那我豈不是要被阿旭給笑死?

忍吧!忍吧!於是我就喝一會停一會,越喝越難受,越喝越感覺肚子脹,去他孃的,喝吧!最後一那一點,我憋住了一口氣,一口給它悶掉了。

“哈!”我嘴吧微微張開,吐出一口氣,看着對面早已喝完一瓶的阿旭,心裏不服輸真是不行啊!

“怎麼樣?還來不?”阿旭又咬開了一瓶酒,囂張地說道。

我沒講話,給自己點了根菸,我點菸的動作很慢,趁着這個機會,我腹中運氣,過了好一會纔打了個嗝,把胸口的那口氣吐了出來,而這個時候正好點完煙了。我扭了扭脖子,笑眯眯道:“來就來!”

風哥這時說道:“對瓶吹太猛,兩三瓶就得掛!這樣吧,你們倒杯子裏喝,看誰喝得多。”

“好!”

雲天爲我倒酒,而小青則爲阿旭倒酒,我和阿旭兩人怒目而視。本來就喝了不少酒,剛剛又和阿旭幹掉了一瓶,說實話我已經感覺有點頭暈了,但是我沒有表現出來。被他們看穿的話,那我豈不是太沒面子了?

楊光站了起來,一手向我,一手向着向着阿旭,大聲道:“來!幹!一帆風順!”

我和阿旭二話不說,一口就幹掉了。

“好!再來一杯!好事成雙!”

“再來!三陽開泰!”

“四四如意!”

“五福臨門!”

“六六大順!”


“七竅玲瓏!”

“八面威風!”

“長長久久!”

“噗!”喝掉了第八杯後,聽着楊光說着“長長久久”我一口就噴了出來,幸好在最後關頭我扭過頭去,噴在了地上的一個空箱子裏面,要不然噴得滿桌子都是,那我就完蛋了。這一噴不要緊,連帶着又是“哇!”地一聲就吐了出來,一發不可收拾,吐得我鼻涕眼淚一大把。

吐完了,頓時清醒了不少,感覺舒服了很多,簡直就跟重生了一樣,我看着阿旭坐在我對面,動也不動的看着我,我知道他肯定也在憋着,努力的想打一個嗝,吐出一口氣。哼!怎麼能讓你得逞,我端起雲天早就爲我斟滿酒的杯子,輕蔑道:“怎麼?不行了嗎?再來,這一杯九九歸一,咱倆再來喝一輪,敢不敢?”

“我還喝不過你?”

我們倆同時幹掉了杯子裏的酒,這時阿旭圖然雙眼圓瞪,轉身拉過一個空箱子,衝着裏面就吐了起來。看到這,我先是輕笑,而後是仰天狂笑。

“哈哈哈哈哈!死胖子,再來啊!”

……

就這樣我和阿旭再次開始了對拼,“九九歸一”之後又是“一帆風順”,又從“一帆風順”一直喝到了“十全十美”,然後我們兩人不約而同的開始大口吃菜,不再拼酒。唯一令我遺憾的是,期間我再次很丟臉地吐了一次,而阿旭卻沒有。

我吃了很多很多的肉,然後又和風哥、楊光、雲天、小青喝了不少,期間還有不少次是大家站起來一起幹杯的。這一頓喝得爽,喝得痛快,所以最後我又昏睡了過去。

……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