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亮出果園的時候,還特意去門口的小房子裏看了看,沒有鄭飛的影子。郭亮還挺奇怪,這丫的哪去了?平時都是郭亮一來,他就出現的,今晚怎麼沒影了? 第121章 莫名壓力

第二天,村裏有好事的人就注意到了,郭亮包的那片地裏的果樹上的蘋果幾乎都沒有了,每棵樹上也就剩下幾個了。因爲平時,大家離後山近的話,都可以看到果園裏的紅彤彤的蘋果,很是誘人,誰都愛多看幾眼。知道這事的就都納悶,這片果樹怎麼神神祕祕的,當初突然間冒出來,果子熟了,又突然間消失了!

郭亮當然沒有忘記村裏人,他在昨晚回家的時候,從鬼牌裏拿出來了好幾筐蘋果,就是要分給村裏每家嚐嚐,至於目的,郭亮當然是有的了,現在說還爲時過早。

早晨的時候,郭亮才發現冷若冰不在家,就問張金鳳:“娘,那位姑奶奶呢?”

“我也納悶呢,昨晚我睡着的時候,就迷迷糊糊感覺她出門了,當時還以爲她要上廁所,就沒在意。現在想想,她好像就是那時候走的,到早晨也沒有回來。”張金鳳說着有些擔心,這一個女孩子大半夜能去哪啊!

聽張金鳳一說,郭亮突然想到,她昨晚是不是跟自己出去的?

“亮啊,你出去找找去吧,她是不是出去了找不到咱家了!”張金鳳一臉擔心的跟郭亮說着。

“娘,她都多大了,也不是小孩子,再說了,這村子纔多大?還能丟?”郭亮可不去找,少了那姑奶奶,他可清靜了不少呢。

“還是去找找吧,我這心裏擔心!”張金鳳又道。

“唉,好吧!”郭亮看老孃真的是很擔心,就嘆了口氣答應了。但是,郭亮去找也是因爲自己老孃的面子,他可不在乎那個煩人精!

郭亮飯也沒吃,就出門了,在枯井村繞了好幾圈,哪有冷若冰的影子啊!最後,郭亮去了後山看看,因爲他想起來一件事,那就是昨天也沒看到鄭飛,他也不見了。難道,這大叔和蘿.莉私奔了?咳咳,不會不會!!

郭亮到了後山果園,先到果園門口裏的小房子裏看了看,還是沒看到鄭飛。郭亮一臉奇怪的出了房子,突然,他莫名的感覺到一股壓力,壓的他喘不上氣,甚至站都站不穩了,一個趔趄,郭亮跪倒在了地上,捂着胸口,臉上滿是痛苦的表情。

自己這是怎麼了?郭亮的腦子是很清醒的,但是,身體動不了,壓力的感覺越來越大。漸漸的,郭亮聽到了腳步聲,越來越近。

郭亮費力的擡頭看了看,果園門口走進來一個人,他看到了一雙腳。可是,他在想往上看,發現脖子動不了了,看不清是誰。郭亮看那雙腳就知道,這是個男人。

隨着那個人越走越近,郭亮想連擡頭看他的腳都不行了,壓力好大,郭亮都感覺自己要被壓破了,身體都要裂了。爲什麼會這樣?郭亮心裏很不服,很不解。可是,他無論想怎麼反抗,都沒有用,身體一絲一毫也動不了。

那個人走到了郭亮身前才停下,也不說話,跟着擡起一隻腳,直接踩在了郭亮肩上。

“啊~~!”郭亮立刻慘叫,感覺肩膀碎裂了一般。

踩一下彷彿不過癮,他又用力的碾了幾下,郭亮疼的額頭直淌汗,如此鑽心的疼痛,自己還動不了,用刑也不過如此!

郭亮還有思想,他咬着牙,氣憤之下還是使用了已經被自己封爲禁術的‘控病’,現在應該叫‘索魂’!因爲郭亮感覺到,面前這個傢伙,應該不是人類,哪個人類可以這樣對自己產生莫名壓力?因爲郭亮現在是鬼使了,鬼也見過了,所以對方不是人類他也可以接受的,不會害怕,就像鄭飛一樣。

可是,郭亮使用了‘索魂’,對方沒啥反應,只聽對方道:“哼!雕蟲小技!”說完,他的腳下又加了力道,郭亮的肩膀頓時又更加的鑽心疼了。

“啊~~!”郭亮又慘叫一聲,終於忍不住疼暈了過去。

“哼!不堪一擊!”那人說了句,才把腳從郭亮身上移開。眼神看郭亮也如看一個死人一般,絲毫沒有半點感情。

他冷眼看了看地上趴着的郭亮,接着從後腰拿出一捆繩索,這是要捆郭亮啊。就在要準備動手的時候,他身後也傳來了腳步聲。

他很警覺,趕緊回過頭,可一看到來人,他就愣了,接着回過神,趕緊道:“是……是您?!”話語裏充滿尊敬的意味。

“你在幹嗎?”是女孩的聲音,敢情來人還是個女的。

……

昨晚,冷若冰消失躲鄭飛,鄭飛就也消失,並緊緊跟着她。冷若冰躲到哪,鄭飛都能跟到哪,跟了好久,最後氣的冷若冰回過頭,冷冷發飆道:“你TM別跟着老孃!!”

“呦!小蘿.莉生氣啦!”鄭飛還是保持他的痞子本色,什麼場合都是那個不溫不火的樣子。嗯,對了,那天訓郭亮的時候除外,那是他第一次認真並生氣的訓一個人。

“你給我滾,滾,滾!”冷若冰見甩不開鄭飛,氣的就罵起來。

“嗯,你越發火我越喜歡!”鄭飛摸摸下巴,壞笑道。

冷若冰咬咬牙,突然眼神寒光一閃,冷聲道:“好,你喜歡是吧,那繼續跟着我!”說完,冷若冰一個閃身,又不見了。

鄭飛一看,趕緊跟了上去。可是,跟了一段他就不跟了,爲啥?那丫的鑽地裏去了,就是到地府去了。地府其實鄭飛也不是不能去,不過,那丫的去的地方,他可去不了,去了就回不來了。剛纔要不是多看了一眼,就差點進去了。

呼,好險!

鄭飛搖搖頭,轉身走了。


冷若冰此刻也沒有回地府,她只是進去又從另一個地方出來而已,她看鄭飛走了,並沒有從剛纔的地方出現,她怕鄭飛在返回來,而是繞道走了。

鄭飛也確實沒有走的意思,而是偷偷注意剛纔冷若冰消失的地方呢,可是,好半天,也沒看到她出來,這才放棄了,真的離開了。

這時候,天也亮了,兩人就這樣墨跡了一夜,其實, 這是鄭飛故意的,他是怕冷若冰打擾郭亮收果子,才這樣磨她的。她要是早想到回到地府,鄭飛還真沒辦法了呢。

冷若冰去了果園,一到那,就看到一個人正在揍郭亮呢,趕緊走過去,一看,那個人自己認識,就開口道:“你在幹嗎?” 第122章 祕密治療

郭亮被一個不知道哪來的人釋放的壓力壓的渾身動彈不得,並且,他還把郭亮打成了重傷。就在郭亮暈過去,那人打算綁了他的時候,冷若冰來了。

“你在幹嗎?”冷若冰看着眼前的人,冷冷問道。

那個男人看到冷若冰,頓時臉色有些變了,也變的有些拘謹了。冷若冰走過去,看了看地上趴着暈過去的郭亮,冷聲又問眼前的人:“天龍,你把他怎麼了?”

這個男人,叫天龍,是個中年男人,此刻低着頭站在冷若冰旁邊,不說話。

冷若冰看的清楚,郭亮是被他打重傷了,就又對他道:“我在問你話,你怎麼來這了?還有,你爲什麼打他?剛纔看你還要綁他?怎麼,你打完還要帶走他?”

“小姐,這,這是你父親的意思!”天龍唯唯諾諾答道。

“滾!”冷若冰沒好氣的說道。


“可是……”天龍面露難色。

“可是什麼,馬上滾!!”冷若冰冷聲道。

“唉!”天龍沒有辦法,嘆了口氣,只好走了。

冷若冰看天龍走遠了,趕緊蹲下來看郭亮的傷勢,可是,這一看不由倒吸一口冷氣,好嚴重的傷。她將郭亮趴着的身體翻過來,並將郭亮的頭抱在自己胸前,這時郭亮要是醒着,肯定會感覺到後腦勺有兩個肉肉的軟軟的東西在抵着。

看着郭亮還有口氣,冷若冰也稍事放了心,可是,該怎麼治療郭亮,是讓她頭疼的事,自己是肯定不會治療的,怎麼辦呢!

就在她想辦法的時候,又來了一個人。

是鄭飛晃晃悠悠的回來了,他進到果園裏,一看到郭亮暈着,並且冷若冰還在旁邊,頓時火了,衝過來一把將冷若冰推開了。

“你對他下手了?”鄭飛看着郭亮的嚴重傷勢,氣憤的質問冷若冰。

冷若冰正在想辦法,就沒注意鄭飛過來,鄭飛的突然出手她就也沒躲開,結果就被推出去,在地上滾了好幾圈。冷若冰從地上站起來,冷冷的看着鄭飛,反駁道:“不是我打的他!”

“不是你是誰?看他的傷也知道了,就是出自你的手!!”鄭飛大概看了看郭亮的傷勢,冷聲對冷若冰說道。

“你……”冷若冰也不想解釋了,輕輕嘆了口氣,對鄭飛又道,“你還是快點想辦法救他吧!遲了就要出事了!”冷若冰說完,出了果園,離開了。

鄭飛也沒有心情看她去哪了,趕緊抱起郭亮,去了後山頂的山神廟。

山神廟裏。

土地神看了郭亮的傷勢,頓時皺起了眉頭,搖搖頭嘆道:“這怎麼傷的如此嚴重!”

“嗯,被那邊的人打了!”鄭飛在旁邊着急道,“你得救他啊!”

“當然要救,只是比較費勁!”土地神捋捋鬍子,轉頭對鄭飛道:“這次救他可能需要很久,你去他家告訴他的家人,說他出門了,或者怎麼的,用什麼辦法都行,就別讓他的家人擔心就行。”

“嗯,我馬上就去!”鄭飛說着就出了山神廟,去了郭亮家。

可是,在鄭飛到了郭亮家的時候,他發現冷若冰居然在。這丫的剛纔出了果園,竟然還敢回來!冷若冰正和張金鳳說着什麼,看鄭飛進屋,也是一驚。

“你找誰啊?”張金鳳看到鄭飛進來,見他眼生,不是枯井村的人,就開口問道。

鄭飛沒先回答張金鳳的話,而是怒目瞪着冷若冰道:“你怎麼又來了?還有臉來嗎?”

冷若冰看到鄭飛的時候,就知道他會過來問,她也冷冷道:“我知道你來幹什麼,但我希望你說什麼的時候,考慮清楚!”

冷若冰的話,鄭飛明白,她是說自己是來安穩郭亮家人的,自己要是說露了郭亮重傷,就壞了。鄭飛咬咬牙,以後在跟她算賬,瞪了她一眼,不在理她,而是看着張金鳳道:“那個,我來是告訴您,郭亮他……”

“你找郭亮啊,剛纔若冰說他去了玉市,很着急,直接就走了,現在不在村裏!”張金鳳說道。

鄭飛一聽,看了冷若冰一眼,沒想到她竟然先說了。但是,人都是她打的,說什麼都沒用,她說這個幹什麼?難道還有啥目的?

既然冷若冰已經說了,鄭飛就也不用說了,但是,冷若冰的事,他要管一下。你不是裝失憶麼,那好,我就假裝認識你!

於是,鄭飛就看着冷若冰道:“家裏找你找的好辛苦,尤其是你媽,都急病了,你快點回家看看吧!”其實,鄭飛說這話就是給張金鳳聽的。

果然,張金鳳聽了,趕緊看着冷若冰道:“呀,終於有人認識你了。”一聽冷若冰的媽媽都急病了,又趕緊勸道,“那你快點回家看看吧!”說完,又看着鄭飛問,“那她家在哪裏呀?”

“呃……這個。”鄭飛撓撓頭,想想道,“你讓她跟我走就行了,我帶她回家,我們是一個地方的,我知道她家,跟她家人也認識。”

“我不跟你走,我不認識你!”冷若冰冷冷道。

“你失憶了,忘了我很正常!我認識你就行了,我會把你帶回家的!”鄭飛看着冷若冰,說話間眼神裏帶着一絲玩味。

“我怎麼知道你是不是壞人?你要是帶我走了,把我賣了怎麼辦?”冷若冰又道,她是看出了張金鳳的善良之心,就知道自己這樣說,張金鳳就也會有想法的。

張金鳳一聽,也猛然想到,要是這個人是壞人就慘了,把冷若冰交給他,他轉頭把冷若冰賣了怎麼辦?對,不能交給他!

“那啥,你告訴她家在哪,我們送她回家!”張金鳳又改口了。

鄭飛心中這個無奈,還是沒玩過這個小丫頭,也看郭亮娘對自己不信任,呆着也徒增白眼,就隨便編一個地名道:“她家在土鱉村,姓王的一家。好了,既然你不信任我,我走好了。”說完,鄭飛就真的走了。

冷若冰聽了鄭飛的話,知道他說的地名是在罵自己,但咬牙忍着,畢竟這一個過招是自己贏了,張金鳳還是信任自己的。

其實,鄭飛在平復了心情之後,就也想明白了,打郭亮的好像另有其人,看冷若冰的樣子,好像也是蠻擔心郭亮的。一個打傷了郭亮的人,並且還是下了那麼重的手,應該不會有這樣的心理。當時鄭飛是着急,急火攻心,就也沒好好思考,誤認爲是冷若冰下的手了。

也因爲鄭飛想明白了這點,纔沒強行的把冷若冰從郭亮家人身邊弄走,否則,郭亮的家人不也有危險麼!

在說郭亮的傷勢,要是人類出手打的他,這樣的程度的受傷,是沒有這樣嚴重的。但是,現在打他的人,不是人類,傷的也就比較嚴重,並且傷的是魂魄,這點很不容樂觀。

土地神想了好幾個辦法,可都因爲郭亮是人類而否定了,因爲郭亮有肉體,治療就受到許多的限制。最後,土地神把郭亮帶到了枯井村的那口枯井下的密道里,準備在那裏治療郭亮。 第123章 失竊

龍鎮。

孫二狗和趙六子在工廠已經幹了半個月了,就第一天晚上值班的時候出了來賊的事情,之後都還好,很消停。兩人天天也不累,就是夜班要熬一夜,這點弄的兩人天天白天也沒啥精神,幾乎都是在牀上度過的。

工廠的人二狗和六子也都熟悉了,尤其是跟他倆一樣當保安又同宿舍的李志,也已經熟了。二狗比較實在,人家對他好,他就也對人家好,六子心思多,心裏始終防着李志,因爲他有種感覺,李志對自己和二狗都是挺虛假的熱情,他也希望自己的感覺是錯的,能交到朋友當然好了,但是,要真正的好的朋友,狐朋狗友算不得朋友!!

今天晚上,是李志的班,二狗和六子休息。

“二狗子,小六子,我上班去了,別想我啊!!”李志從宿舍自己的牀上起來,跟躺在各自牀上的孫二狗和趙六子說道。


“你去死吧!纔不想你!”二狗看都沒看他,揮揮手道。已經跟李志熟悉了,二狗就也經常開玩笑。

“嗯。”六子只是應了一聲。

李志對二狗伸出中指,接着就出了宿舍。


看李志走了,二狗也感覺沒意思,這兩天給郭亮打電話,他也不接,不知道咋了。二狗看着六子,道:“六子,咱出去溜達溜達吧!”

“都晚上了,有什麼溜達的。”六子道。

“在屋裏也沒意思啊!過去逛逛唄!”二狗越說想法越強烈,索性下了牀,就來拉六子。

“哎呀!你別拉!”六子那小身板,二狗都不用使勁,就拉起來了。

現在,二狗和六子經常的夜班,弄的一到白天就犯困,可到了晚上就精神了,出職業病了。所以,晚上精神活躍的二狗,就總感覺沒意思。

趙六子沒辦法,還有就是在宿舍這麼幹巴的呆着,也確實是沒有意思,兩人畢竟是還少年,閒不住。於是,半推半就的,六子也就跟着二狗出去了。

城鎮的晚上,可不像枯井村,黑漆漆,靜悄悄,大街上一個人都沒有。城鎮雖然沒有大城市那樣的夜景,夜生活,不過也不錯,至少十一、二點之前大街還是挺熱鬧的。

二狗出門的時候,還特意去了門衛室裏,跟李志開玩笑。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