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奇拉著戀兒的小手,把她抱的緊緊地,恰有一種『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的感覺。

許久,兩人才分開,天奇為戀兒擦著臉蛋上的淚水,忍住淚水道:「戀兒,我也不想你走啊,但是修靈路上,我們不得不這樣做」。

「天奇哥哥,我不想進入那『煉獄之門』,我不想修靈,我就要跟你在一起」戀兒倔強的道。

「戀兒,別說傻話,這是你的機緣,好好修靈,將來我一定會去找你的」天奇知道如果自己真的要戀兒留下來的話,戀兒會不顧死活的留下來,但是天奇知道『煉獄之門』是千年才開啟一次,而且只有戀兒這種體制才能進去,這是千年機緣啊,天奇不能因為自己的私慾而使戀兒失去這次機會。

「天奇哥哥,你真的回去找我嗎?」戀兒痴痴地問道。

「嗯,一定會的,不管將來有多大的困難,我一定會去找你」,天奇眼神將定的道,「戀兒,你記住,我欲與君相知,

長命無絕衰。

山無陵,江水為竭。

冬雷震震,夏雨雪,

天地合,乃敢與君絕。」

「天奇哥哥, 萌爹駕到

「記得,我恩么不記得呢,戀兒我記得我還吻了你呢」天奇卻還不羞澀的道。

「天奇哥哥,那一吻,你可知你奪走了什麼?」戀兒把頭低得低低的,一臉的小女生之態,令天奇疼愛百倍。

「奪走了一個女孩子的芳心,奪走了一個女孩子純真的愛,也奪走了我的思念」天奇自問也許自己真正的對戀兒有這男女之情就是從那一吻開始的。

「嗯,天奇哥哥,我在那邊等你」戀兒抬起頭又湊到天奇耳邊低聲私語道:「天奇哥哥,戀兒屬於你的,此生不變」。

天奇感受著戀兒在自己耳邊的呼吸是那麼溫和,言語是那麼真肯,天奇的心也放開了,天奇雙目對視著戀兒,眼神中流露出飽滿的愛意「戀兒,一深吻,定真情,情根生,定姻緣,戀兒,等我」。

「嗯,一定等你」戀兒將定的回達道。

可真在戀兒訴真情的時候,不遠處傳來一聲「呵呵,好一個定姻緣啊,小小年紀,竟然談情說愛了」。

如果是別人,天奇肯定會指著對方的鼻子大罵對方缺德,但是聽到起聲音,天奇芳兒露出一絲靦腆,而戀兒也羞愧的把頭從天奇懷裡移了出來。

不用猜,此人正是玄老。 第三十五章離開

「老師,你怎麼神出鬼沒呀」有些憤慨的道,心裡暗自忿忿的道「老師,你又不著這麼不懂風趣吧」。

「呵呵,打攪你們的好事啦」玄老吹噓的道。

「玄爺爺,你有什麼事情嗎?」戀兒羞羞的道。


「也沒有什麼事情,只是剛才不小心經過這,聽到了誰說什麼定姻緣,所以過來看看,沒想到是你們兩個小傢伙」玄老依舊面臉微笑,但是天奇卻總感覺這微笑里參雜著幾分奸笑,而這微笑弄得戀兒羞的躲在天奇後面。

「好啦,老師,說正事吧」天奇明白玄老不會沒事找他的。

「臭小子,有幾分觀察力嘛」玄老眯眼微笑道。

「呵呵,那是自然,不然怎麼做你的徒弟」天奇得意的笑了笑,其實天奇也是為了解戀兒尷尬的局面,所以想轉移話題罷了,至於那份觀察力嘛,被玄老苦訓了三年,自然是不凡。

天奇讓玄老和戀兒坐在了石板凳上,兒子在旁邊站著恭聽。

「臭小子,你說你靈珠靈珠感應不到,卻在這裡談情說愛」玄老表情又變得幾分嚴肅的道。

其實不是玄老多變,而是玄老做起正事來比較嚴謹,而閑暇時又比較風趣罷了,按玄老的常說的話來講就是該嚴肅的的時候就要嚴肅,不該嚴肅的時候就不該嚴肅。不過按天奇的話來講的話,玄老這句話就是巨屁話,如果要天奇翻譯這句話的話,那就是是一的時候就是一,是不是一的時候就不是一。

「老師,我也試圖感應了大半個月了,但是真的無法感應到」,天奇何嘗不想得到那靈珠呢,只是真的沒有辦法而已。

玄老暗自想到「看來是我的猜測錯了,但是如果天奇沒有這靈珠的幫助,將來又怎能達到那個境界呢,唉這是還是我是算了」。

「老師,你在想什麼呢」天奇看見玄老沉默不語,有些納悶的道。

「沒想什麼。好了這件事以後如果我們有機會見面的時候再說吧,明天我就得帶上戀兒他們走了,雖然你曾拜我為師,但是我卻不能傳授什麼東西給你,實在是有違師顏啊」玄老有些慚愧的說道。

「老師,你怎麼又提起這事來了,我天奇說過一日為師,終生為父,又怎會怪老師呢,其實沒有老師,又怎會有如今的我呢」天奇是真的打心底里尊敬自己的老師,沒有說半點假話。

「呵呵,老夫果然是收了個好徒弟,要不是戀兒進入煉獄之門之後,我要鎮守煉獄之門的話,我一定會把你教成一代強者的,可惜呀可惜,」玄老嘆了嘆氣,接著道:「老師沒有什麼好給你的,只能在臨走之前留下幾句話了」。

「請老師賜言」天奇躬身道。

「天奇你也坐吧」玄老騰出一個空間讓給天奇。天奇也不推辭,坐了上去。

「天奇,我要告訴你的有三件事,第一件事是你的修靈之路,你選的是既要成為煉丹師,又要成為修靈強者,所以你的修靈之路將會變得比別人更艱難數倍,但是你要記住,真正的高級煉丹師其實都是修靈強者」。


「老師,我記住了」。

「你要煉丹就必須能操控一種好火,我這裡有一本法訣,叫《幽龍訣》,此門法訣分上中下三部分,但是我這裡只有前面兩部分,下部分我沒有」。

天奇結果玄老送的法訣,那法訣的封印被玄老解開了,只見裡面流淌著的文字,圖像一股腦的流入天奇的天靈穴之中,天奇的身體在此時也突然大放光彩,許久才平靜下來。天奇此時明白了此種法訣的用法及厲害,此法決號稱與《鳳凰決》齊名的火屬性最高階的法訣之一,分三部分,上部分的火焰為兩極靈焰,中部分的火焰為虛無冷焰,下部分的火焰為九幽冥焰,一種比一種高級,但是此法訣只記載前兩部分的法修靈方法,下部分的沒有,但即使是沒有下部分,上面記載的火焰的威力就足以令天奇懷疑世間真有這樣的火焰嗎,總之威力之無法形容,不愧是與號稱天下第一神火的《鳳凰決》齊名的法訣。

「老師,這麼貴重的東西,您送給我,這,這也太浪費了吧,上面記載的我看我沒學成反而會被這火焰給反噬,直接把自己燒成虛無了」。

的確,上面記載的修靈之難,之危險程度超出了常理。

「我的徒弟怎麼會怎麼膽小」玄老有些氣憤,但是他也知道此法決很難修成,也很危險,但是險中求勝嘛。

「老師,我不是怕這危險程度,而是怕我浪費了這麼好的法訣」

「什麼浪費不浪費,我徒弟難道不配修靈這種高級一點的法訣?而且天奇,我告訴你戀兒講去煉獄之門裡修靈的一門法訣就是與我所給你的那部法訣齊名的《鳳凰決》」玄老希望這能鼓勵天奇。

「老師,那我就不客氣了」天奇知道戀兒修靈的是《鳳凰決》后便很是期待修靈這《幽龍決》了,鳳凰配幽龍,天生是一對嘛。

「天奇,你要記住,傳聞《幽龍訣》下部分在龍魔大陸里,你有機會一定要得到這下部分,知道嗎?」玄老警告道。

「老師,我記住了」。雖然天奇不知道龍魔大陸在哪裡,但是天奇相信,將來等自己變強了,自然會知曉。

「天奇,第二件事我要交代給你的是千萬別把你是招來『紫氣東來』之人的事說與第三人知道,否則容易招來禍害,而且對於靈珠的事,你有機會就多感悟感悟,但也別告訴第三人」

「老師,這些你不說我也知道」天奇明白有些關於自認秘密的東西不可暴漏出來。

「我要告訴你的最後一件事是關於整個天靈大陸的」玄老停頓了一下瞥了一眼戀兒,想說些其他的,但是又把話吞了下去,玄老心裡暗道「一切隨緣吧」,之後接著講到「天靈大陸里共有上百個帝國,但是只有三個大的帝國這三個大的帝國佔了近一半的天靈大陸的面積」。

玄老繼續講著天靈大陸的事情,天奇認真聽著,這些以前天奇並沒有從雲爺爺那聽到過,所以天奇聽得格外認真。

「這天靈大陸里有許多的小國,但是只有三個超級大的帝國分別叫百靈帝國,天朝帝國和天邪帝國,這三大帝國彼此征戰,但是誰又不能吞併誰,因為這三大帝國里都有主心骨,百靈帝國里有聖地神冰谷,天朝帝國里有天靈學院,而天邪帝國里有聖地天邪教,這些你以後自會知曉其中的關係,但是我要告訴你以後多與神冰谷打好關係,同時也要注意一下天邪教,好像天邪教里有了神靈大陸的人,而且是來著不善之人,總之以後行事要小心」。

「老師,我明白,小心使得萬年船,我以後會小心的」

「還有,等你有實力了,你可以去問一下神冰穀穀主,他知道怎麼去神靈大陸」。

「老師,難道他去過?」天奇好奇的問道。

「沒有,但是我告訴過他了,」玄老有些猶豫,他不知道這樣說出來,會不會使得天奇對神冰谷產生一種依賴嗎,萬一真是如此,那對於天奇來說還真不是一件好事。但是這不說又不行,萬一天奇將來不知道怎麼去神靈大陸怎麼辦,想了一下,最後還是告訴了天奇。

「老師與他有交情?」天奇有些疑惑道。

「沒有,只是幫他女兒抉擇了一件關於她未來的事情,可以說是萍水相逢罷了」玄老可不想讓天奇認為他與神冰谷有什麼交情而使得天奇對神冰谷產生一種依賴。

「老師,這些我都記住了,我一定會努力修靈的,將來我一定會再次見到你···和戀兒的」天奇說完沖著戀兒微微一笑。

「呵呵,那就好,這樣我就可以放心了」玄老呵呵的道。

·············

第二天清晨,戀兒已經和伊峰如霜等人告辭了,但只是撒謊說戀兒的家人找到了,她的家人要接她回去了,而自己的老師及貓兒姑娘也得走了。伊峰也知道這很可能是瞎編的,但是礙於天奇老師的實力,他們也不敢得罪,當然玄老還要天奇給了伊峰一大瓶下品元丹,有幾十粒,用來表示感謝,伊峰同時也正因為吃人家嘴軟,那人家手軟,所以沒有說什麼就讓戀兒離開了,只是說了些祝福的話。

玄老帶著戀兒,貓兒姑娘準備離開,天奇走到玄老自製的空間里為他們送行,天奇看到這以前曾在這修靈半年的空間里心裡突然有種割心的痛,那是別離的淚和故地重遊的傷感交織的苦呀,不是我們沒有經歷過的人能體會的。

天奇沒有多說什麼,因為說的太多了,淚就有可能會忍不住的往下流。

目送他們出了玄老自製空間,天奇知道他們要走了,但是他只能默默地承受這份痛。

戀兒的淚水總是那麼苦澀,苦到天奇的心坎里去了,貓兒姑娘的表情依舊那麼可愛,可愛到天奇忍不住想上去叫她一聲姐姐,玄老的聲音老是那麼慈祥,慈祥到天奇都忍不住想讚賞幾句玄老的好。

「天奇,記住我的話,好好努力,不要放棄」玄老微微笑道,可渾濁的眼角卻晶瑩閃爍。

「天奇,加油,將來我們在那邊期待你的到來」貓兒姑娘鼓舞道。

唯獨戀兒,哭了好久才緩緩地忍住淚水道「天奇哥哥,我等你」,之後衝到天奇身邊,遞給天奇一張紙條。轉身有回到了原地。

天奇結果戀兒的紙條,沒有馬上看,只是緩緩地道「現在走好,將來等我」。

之後玄老手一揮,天奇的視野里便沒有了任何人。

天奇強忍著的淚水終於嘩嘩的流了出來,天奇輕輕地打開戀兒給的紙條,上面寫道「我只是一個平凡的女孩子,都是因為得到你的寵愛,才使我變成萬千寵愛於一身的小公主,天奇,我用今生等你」。 第三十六章融合靈珠

戀兒的那張小紙條就好比是一把無比鋒利的尖刀,深深地刺入了天奇的心裡,天奇不知道自己會不會有這個命再次見到戀兒,但是他不會放棄,即使這一切看似不可能……

沒有淚的愛不完美,沒有等待的情不憧憬,戀兒用沾滿淚水的詩篇寫出自己愛,用今生去等待自己的情,天奇的此時的心是無比的沉重,就好像他的生命不再是只為自己而活。但是天奇卻更加的感覺到自己的生命力如此強盛,天奇不喜歡「不求天長地久,但求曾經擁有」,喜歡就是要一輩子相守在一起,所以他要崛起,天奇心裡暗道「既然你會用今生去等待我,那麼我就用今生的生命來完成你的期待」。

天奇抬起頭望著遠方,他看到了希望,看到了戀兒那雙純潔無暇的眼睛正在看著他,小手不由得搓緊喃喃道:「戀兒,等我」。

天奇擦乾了淚水,很快,他就調整了情緒,因為他知道自己現在要做的不是悲傷,而是化悲傷為力量。

其實,此時此刻,天奇真的長大了,那是心智上的成熟。

從戀兒走了之後天奇每天都沉浸在修靈中,時間對於他來說簡直就是不存在般,天奇的無休無止修靈也令得如霜心裡滿是擔心,生怕自己的兒子的身體會吃不消,可她也只能疼在心裡,因為天奇的這種心傷只能寄託時間來沖談。

不過天奇也常常會去藏寶閣的三層去看看一些武技或是伊族的史典,雖然以前他是不準進入的那一層的,但是現在的天奇好像失了魂一樣,伊族的每個人見到他都會心疼,所以便也允許了他的進入,但是不知為何,天奇每次從那裡出來后,便會以一種新的眼光打量著他的族人,好像是要探尋什麼似的。

不管怎麼說天奇真的是因為戀兒的離開改變了許多,以前天奇不知道戀兒在自己心中的地位,但是現在他已經深刻體會到了。

還好時間是治療心傷的最好藥物了,轉眼一年過去了,天奇也從憂鬱中慢慢變得原來那樣活潑了,只是原本天真無暇的眼神中卻有了一絲神秘的氣息。沒有人能在猜出天奇最底層的心思了。

當一個天才想掩飾自己時,沒有人能在看懂他了,當一個天命之人變得神秘時,這個世界也開始顫抖了。

而伊峰也是無可奈何,如霜的常常為自己的小兒子擔憂的案子落淚,這著實令得伊峰一陣頭疼,不過頭疼了姨奶奶之後,看見天奇慢慢變好了,便與天奇商量了一下,打算送天奇去菲利帝國皇家學院學習,而天奇也同意了。

這天旁晚,天奇一個人躺在伊府後花園的草地上,靜靜地看著天空中的那輪如玉盤的月亮,皎潔明亮,天奇深深吸了一口氣,嘆了嘆道:「過兩天我就要啟程去學院了,此去不知何時回。」


眯著眼,瞥了一眼這圓月,有些憂傷的接著道:「今天又是十五了,月有團圓時,可人呢,何時是聚時呀」。

天奇傻傻的望著這一輪圓月,不由得大吼一聲,可空谷徒有傳音,剩下的只有冷清罷了。

「不知道戀兒進入的那個煉獄之門到底是什麼地方?也不知道戀兒過得怎麼樣,是否她此時也在欣賞著著這輪圓月,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啊,希望她能聽到我的思念啊」天奇思緒停留在想象著戀兒此時在幹嘛中,漸漸地昏睡了過去。

天奇做了一個好夢,他能到他去了神靈大陸,見到了自己的老師,還有戀兒,他們都很開心。

可正當天奇要伸手拉著戀兒時,一道光芒把戀兒帶到了天邊,越來越遠,直至消失,天奇冷不丁的嚇了醒來,心裡也產生了一股莫名其妙的躁動。

不醒不要緊,一醒嚇一跳,天奇被眼前強烈的光芒給刺得睜不開了,天奇連忙用手擋住這光芒,過了好一會兒,才慢慢的適應過來。

而更令他正經的是站在她眼前的是兩位絕世美女,不能說是美女,應該說是仙女,只見兩女穿著潔白纖衣裙喝著自然的垂於胸前的三千髮絲,臨風舞動,幻若天仙,身體還泛起淡淡的熒光,皮膚白雪如雪,吹彈可破,眉毛清秀如彎月,水靈的眼睛勾人心魄,柳條般纖腰似風吹可折,柔和如月,聖潔如白蓮,淡雅如幽蘭,清香如寒梅,真是妙不可言,讓人見之忘俗。

天奇也是頭一次見到如此美麗的女人,如果硬要找一個與眼前兩人相提並論的話,恐怕唯有長大了能傾國傾城的戀兒了。但是此時才十歲的戀兒卻多了一絲青澀,少了一絲柔媚。故而這兩人不是現在的戀兒所能比及的。

天奇看見了如此美麗的仙女,心中的那股憤懣自然是煙消雲散了。

還好天奇經過了這些年的洗禮,對女人不再是那麼敏感了,要是別人,恐怕是早就成了牡丹花下的風流鬼了,不過饒是如此,天奇還是獃獃的欣賞了幾個呼吸才反應來。


「你就是天奇吧」其中一個女的有些詫異天奇那痴痴地目光,好像她不知道天奇問什麼會這樣望著自己一樣,但是天奇的這種直視使她有點不自在。

「嗯,你們是?」天奇回過神來,有些驚奇的道。

「呵呵,你可是找來我們一年啦,居然不認識我們,也罷,我就讓你看看我們是什麼」另一個女子說完,身體輕輕一晃,便變成了一顆拳頭大小的珠子,這珠子還散著強烈的光芒。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