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古怪,小心點!”它開口,提醒其它三位隊友。

一瞬間,其餘三頭獸王皆是警惕起來,不愧是秦陽,盛名之下無虛士,這樣的實力,也符合網絡上談論的那樣。

“有些實力,但還不夠,我沒看錯的話,你只是金丹初期吧!”那位金達中期的獸王開口了。

它估測了一波,根據秦陽剛纔出手的力度,以及秦陽身上展現出來的氣勢。

秦陽冷笑不語。

他僅是伐髓圓滿罷了,而且剛纔的一拳,明顯留有餘力,並未全力出手。

“你境界比我低一級,想要戰勝我,太難了!”金丹中期的獸王開口,臉上滿是陰冷。

它很殘酷,但也很謹慎,全力戒備着,防止秦陽搶佔先機。

“真是無語,讓你們站在一起,也不過是想要試試,我的一擊能有多少威力罷了!”秦陽一聲冷笑,開口道。


之後,秦陽瞬間揮手,一物從它手上被甩出,沒有絲毫氣息,只是一塊平凡到極致的板磚罷了。

只不過下一刻,板磚突破了音障,帶出巨大的響聲,之後達到數倍音速,在四個獸王反應不過來的時候,轟然而來。

這一擊,不僅僅是全力甩出,秦陽還利用了火焰燃燒,將威力增加了億點點,而且朝內灌輸了靈氣,讓板磚重量達到了數萬斤。

轟!

板磚率先擦過金丹中期的獸王身邊,一瞬間,它有近乎一半的身軀,被直接擊中,化作了漫天的血霧。

“不!!”

它驚恐的大吼,它明明已經盡力躲閃了,可還是被擦到,那板磚太要命,根本躲不開,碰之即死,擦之即傷。

而在身後的幾位金丹初期的獸王,則更是不堪,這樣的攻擊,就算金丹中期都躲不開,何況乎它們?

下一刻,板磚砸在地上,爆發了巨大的威勢,恐怖的餘波開始四散開來。

那四個金丹初期的獸王有一個運氣太差經,直接被板磚砸中,整個獸都化作了血雨,沒有痛苦的死去。

剩下的獸王,皆是被雙腳震碎,甚至從腰部以下,都沒有了軀體。

身受重傷!

轟!

地面上發出了巨大的響聲,出現了一個半米多的大坑。

要知道,這座祕境內的街道,號稱金丹無法摧毀,可現在,直接被砸出來一個坑,赤紅的板磚,就鑲嵌在那坑中。

場內似乎有些沉默,過了一陣,劇烈的慘叫開始傳播。

還活着的三個獸王,皆是發自內心的在嘶吼,在恐懼,在驚駭,面色蒼白,宛如死灰。

這樣的慘叫,傳播的也是極遠,不僅很快就傳播出了小巷,還在周圍傳播出去很遠。

許多祕境內的獸王和人類都是停下來,判斷這股慘叫的來源。

地上的那個金丹中期獸王,上面一半身軀消失,下面兩條腿也被震碎,着實悽慘,只能趴在地上,驚恐的看過來。

它不敢相信,這可是四尊獸王,居然被秦陽一招秒殺,它甚至在那一瞬間,都難以預料到發生了什麼。

這太過於讓它不甘心!

兩頭鹿在旁邊看着,嘖嘖的開口,它們眼中帶着驚異的神色,感嘆於板磚的威力強大。

不過也有些無語,秦陽直接扔出了最強底牌,這誰頂得住?

論正面對戰,秦陽的板磚全力一擊,就算是大黑鹿也不敢對抗,只能利用瞬移逃跑,這樣的武器,太恐怖了!

不過大黑鹿思考一番,立刻就明白了,秦陽是要速戰速決,好應付接下來的危險。

畢竟他們三個來到了這裏,一路走回去,肯定會被許多獸族圍住,不如一路打回去。

“啊!”

一位金丹初期的獸王十分怨恨和驚恐,忍受不了這將要面對死亡的結果,它大叫一聲,化作本體,居然是一直青蛙。

它失去了後半身,但前肢的力量也很大,直接彈跳起,要逃走。

刷刷!

一道銀亮的光芒在天空中閃過,十分快速,化作劍影,將青蛙獸王的身軀直接劃過。

啪嘰!

青蛙獸王身軀化作兩半,直接掉在地上,讓其它的兩個獸王,頓時恐懼到了極致。

“呵哧……”

那位金丹中期的獸王喘着氣,身上的痛苦讓它想要大聲的喊叫,剛纔那板磚,明明沒有任何威勢,卻是異常的恐怖。

它此刻怨恨至極,同時又十分恐懼,那究竟是一種什麼樣的武器,出手的時候完全不會引起人的注意,等到戒備的時候,已經徹底躲不開了。

而且那種重量,那種超音速的恐怖爆發,簡直就像是將一座大山搬起來,直接朝它砸過來一般。

它覺得現在的場面不應該,它一個金丹中期的獸王,實力恐怖無比,在這大祕境中,也是混的風生水起,居然會折損在這裏。


這本是它可以結交邪鴉王的一場機緣,結果戰鬥剛一開始,它纔剛開始興奮,就要面對死亡了。

“我不服氣,你使用了華夏流傳下來的古武器!”金丹中期獸王開口,語氣中有不滿,怨恨,以及濃郁的羨慕。

還活着的另一個獸王也點頭,它同樣是這個想法。

它自認實力不低於秦陽,這樣強大的古武器要是給它,它絕對會實力大進,超越秦陽!

“你不講武德,欺負我們沒有好的武器!”這個獸王嘴裏噴着血,身上也在不斷流血,它感覺到生命不多,但還是濃烈的不滿。

“該死啊!我要是有這樣武器,一套接化發,你必死無疑!”這個獸王咬着牙開口,帶着無邊的怨念和憤怒。

他太不甘心,這一次敗的太快了,只是一瞬間,它們就都生命垂危,將要死去!

而且它覺得十分委屈,這也太沒有武德了,哪有一上來,就扔出來這麼恐怖的武器,不應該是好好的打過幾場,然後再動手嗎?


“你說的接化發,是指接招,火化,發喪嗎?還真是不錯的連招,我可以幫你實現它!”秦陽笑着,緩緩將場地中心的板磚收起。 板磚完好無損,這是經受了很多錘鍊鍛造的武器,堅不可摧,還能不斷進化。

“兩位,火化和發喪環節,我幫你們一套完結,慢走不送,還有個伴!”秦陽笑着,看着兩個獸王在掙扎,還想要活着逃走。

下一刻,秦陽的飛劍快速襲來,在極快的速度中,將兩位獸王的身軀劃過。

哪怕那位金丹中期的獸王拼死想要反抗,但受了重傷,難以抵抗,直接一套昇天。

秦陽很愛惜資源,伸手取出一個大罐,將這些獸王血都接起來,這可不能浪費,都是寶貴的資源呢!

兩位強大的獸王,在大祕境開啓至今,都混的風生水起,結果一招不慎,直接被秦陽收走,而且獸王血,也要被當做修煉的材料。

“秦小子,太狠了,一出手就是雷霆大招!”大黑鹿過來,深處大拇指感嘆。

“儘快收集完,我感覺到有人已經過來了,咱們恐怕不好出去!”小鹿開口,它感知極爲靈敏,感知到了許多強大的氣勢。

秦陽和大黑鹿也心有所感,淡淡的危機確實浮現在他們身上,皆是警惕起來。

“走吧,闖出去,我倒是要看看,這個大祕境內,究竟會是怎樣的一番龍潭虎穴?”秦陽冷聲,將收集好的獸王血放入儲物戒指。

之後,他和兩頭鹿,直接向着小巷出口而去,要去看看,接下來還有哪些存在要來?

如今,在那劇烈的慘叫傳出去的時候,這條小巷周圍的地方,都已經聽到了,許多獸王,還有人類,都是帶着好奇和警惕圍了過來。

當秦陽他們出來的時候,小巷口,已經有許多金丹強者在戒備了。

“是你!秦陽!”有獸王認出了秦陽,大吼道。

一瞬間,許多雙眼睛都落在秦陽身上,盯住了秦陽的面孔,許多人之前都看過秦陽照片,現在也是認了出來。

頓時間,有人心中蠢蠢欲動,因爲秦陽身上,可是有着邪鴉王的友誼,誰能不稀罕呢?

有獸王從小巷的另一端進去,看到了遍地的屍體,以及地面上的坑洞,過去撫摸,大概判斷出,這是由一件十分恐怖的武器鑿擊而來。

他們從秦陽的後方出現,帶着想要得到寶物的意念,將秦陽圍在中心。

“秦陽,這裏是太陽神殿,偉大的聖城,不允許有邪惡的存在,你太骯髒了,充滿了血腥,必須死亡!”有獸王指着秦陽,大聲的開口。

“想要殺我,何必要這麼多理由?”秦陽不屑的冷笑。

大黑鹿在一邊笑出了聲:“貧道認爲,要是按照你的說法,這座祕境內的所有人,恐怕都得死!”

不過那些獸王卻絲毫不爲所動,他們的目的就是爲了殺掉秦陽,之所以現在只是圍住,不過是因爲不方便利益分配而已。

因爲在場的獸王太多,誰都想要秦陽的人頭。

“秦陽,跪下來,選擇你的審判者,我們將會代替神明,爲你的罪惡處罰!”有一尊獸王開口,義正言辭。

這說話的時候,身上有白光亮起,配合閃亮的光頭,似乎在光頭上,形成一層神聖的亮斑。

“你想要對我動手?你還不是我的對手!”秦陽冷笑,很肯定的開口。

這裏這麼多的人,但秦陽並不畏懼,他火力全開,並非不能戰勝,而且大黑鹿一個瞬移就是數百上千米,離開此地,絲毫沒有難度。

“來吧,讓貧道看看你們誰先動手。”大黑鹿站到所有人身前,很不屑,再開口:“看看是你們懲戒貧道,還是貧道先送你們去見上帝!”

小鹿也在一邊笑嘻嘻的,似乎被這麼多人圍住,並沒有多少換亂。

就在衆多獸王不知道如何分配利益的時候,前方有煙塵扶起,從那條大道的方向而來。

衆人驚恐,皆是看過去,那邊有許多獸王,奔跑着出來。

“不好啦,前方的最強戰力存在,都要撤回來了,他們似乎商量出了結果,要回到駐地去。”有一頭跑來的獸王開口。

“趕緊走吧,若是被最強戰力那種存在盯上,萬一看你不順眼,直接給你帶走找誰說話去?”又一頭獸王開口。

這羣從前方撤下來的獸王,實力都很高,但此刻都是慌亂的很,因爲他們屬於各方勢力,若是被前方不同勢力的最強戰力盯上,少不得順手解決。

最強戰力這種存在,面對金丹,可以做到瞬間秒殺!

這羣圍住秦陽的獸王,此刻也是頗有些慌亂,不過他們內心的貪婪依舊在作祟,不肯就此放過秦陽。

如果能夠在這個時候,將秦陽斬殺,能夠獲得的好處太多了!

所謂,富貴險中求!

下一刻,有幾個獸王就想要從人羣中動手,手上的刀刃都展露出來。

一時間,氣拔弩張!

“秦陽,原來你們來了這裏!”一道聲音從外圍傳來,語氣十分平靜。

很快的,人羣就讓出一條道來,讓路的獸王,面色都極其驚恐,似乎什麼恐怖的存在,正在從外圍進來。

而秦陽,則是覺得這聲音,太過於熟悉。

“僧太苦,他怎麼會來這裏!”有讓路的獸王帶着驚訝開口。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