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浩然在將白連天和胖嘟嘟他們介紹給了狼王之後,這才脫身離開了體內世界,復又回到了火樹叢林之中。 第五百八十章烈日炎山

火樹叢林在失去了大部分蒼炎火狼之後,變得安靜了起來。

李浩然悠閑的走在林中,抬頭之時,他忽然發現,天空之中的龍捲風似乎弱了許多,天空中的火光漸漸明亮了起來。

「要天亮了么?」


李浩然淡淡的說著,眉頭微微皺起。

怒炎海的白日對於武帝來說,都是致命的,尤其是那剛猛的火焰,更是無人可擋,要不然那些鬼族恐怕早就破了火鴉堡的防禦了。

「狼王,這裡有什麼地方可以躲的么?」

李浩然神念傳入了封竅世界之中,落入了狼王的耳中。

總裁老公,請寵我! :「方才的火湖底下,有一個熔岩火洞,那裡可以藏身,更能夠直達烈日炎山的山腳下!」

聽了狼王的話后,李浩然身形一動,轉身朝著方才和狼王會面的地方走去。

噗通!

在天色將要大亮,遠處如山崩海嘯般的火海將要鋪蓋下來的時候,李浩然一躍進入了火湖之中,依靠著自身三昧煉心火的庇護,朝著湖底游去。

在湖的下面,他找到了一個火洞,徑直走入了內中。

轟!

也在這個時候,在外面怒炎海中,忽然響起了一個轟鳴之聲,火海撞擊大地,帶起了更為濃烈的火焰,如同那海里的浪濤一般,一層高過一層。

此刻,整個怒炎海已經被一片火海佔據,劇烈的火焰狂猛轟擊,泛起了一陣又一陣的呼嘯之聲。

李浩然走在滿是熔岩的火洞之內,頂著那流動極快的熔岩,按照狼王指定的方向,前行著。

大約行走了五百多里之後,李浩然終於從岩漿裡面走出,來到了熔岩河水的岸邊。

此刻,他正站在一個高大明亮,四周燃著絲絲火光的山洞之內,這個洞並不是很大,可卻連接著數條熔岩火河。

在他身後是一片如水般的火海,火海翻騰不斷,似乎內中有什麼東西,在不斷的攪動著火海一般,讓火海內的火氣不曾有一絲飄逸到外面。

「傳說這片大地乃是一隻神凰身死隕落之地,那無盡的火海是神凰時候不死的意志在操控,可以生活在這方火海世界中的生命,均是被神凰之火所化的火焰精靈!這裡也被稱之為生命絕地!」

狼王的聲音在李浩然的腦海之中響起,此刻狼王正蹲坐在青銅塔第三層,手中拿著一本書仔細的看著,時不時的透過神念和李浩然交流著。

李浩然眉頭皺起,接著問道:「那謝家為何會在這裡稱尊?」

「傳聞當年謝家老祖還是武王的時候,在這裡獲得了一份神凰傳承,成為了一方火帝!可以從容出入白日裡面的火海,更能夠藉助怒炎海的火焰之威,硬殺半神!故而那謝家才在這裡有了傳承,通過極大的代價,將百萬人族接引到這裡來生存……」

狼王接著說道,他了解的也不是很多,只是從一些火獸口中,聽到了一些這方面的傳聞。

李浩然聽后,沉默了下來,他盤坐在地,靜靜的等待著白天過去,夜晚到來。

這段時間,他也沒有閑著,利用空暇時間,修鍊琉璃聖體和萬寶凝聖天訣。

修鍊之道並非是一蹴而就的,需要長久積累才會有所收穫。

大約三個時辰過後,山洞外面的火海如同是退潮一般,瘋狂退走,怒炎海的黑夜終於來臨。

李浩然停止了修鍊,緩步走出了山洞,站在洞口,他發現外面的火樹叢林和他前一日見到的一模一樣,並未有半點的損傷。

那白日裡面的火海,並未傷及這裡的任何一株植物,更沒有損毀這裡的一絲環境。

烈日炎山,果不虛假!

李浩然站在洞外,仰頭看著身前的大山,眼中泛著一抹濃濃的驚意。

整個山上散發著如同烈日般耀眼的光芒,這些光芒帶著一絲絲的炎陽之火的力量,且還有無盡的烈日之火,從山體之內散發出來。

李浩然眼中光華閃爍,覆蓋上了一層墨色的光芒,擋住了這炙熱的光芒,循著齊妙山先前安排的登上位置,朝著那裡走去。

半個時辰之後,橫穿一百六十七里之後的李浩然,終於來到了一處有著一層層台階的山道前。

在山道一側的巨石上,隱約可見一道道的痕迹。

這些痕迹十分的駁雜,卻是以前通往這裡的人遺留下來的暗號。

很快,李浩然找到了一個暗號,這個暗號所示齊妙山他們將會在山後一百里內的一座土堡內停留一日。

看到此印記,李浩然也不著急,緩步朝著山道上面走去,好似一個遊人一般。

山道上金光陣陣,耀眼的光芒四處可見,不過在山道上朝著下方看去,卻是一片奇景。

在那金色光芒的映照下,山下的景色變得賞心悅目起來,尤其是那一片火樹叢林,更是變得如同燃著火炎的晶石一般,配合天空之中怒吼的火龍捲,更如同是兩尊神人在那裡大戰,肆虐的龍捲,帶起了一條條的火氣長河,在匯聚的時候,被這漫山的金光一照,看起來神異無比。

就這般,李浩然一邊遊覽風景,一邊前行,終於在這一夜將要過去的時候,來到了山道前信號所示的第一個集合位置。

這個位置頗為隱秘,位於一片火峰林中,李浩然廢了好大的力氣才找到了這一根高約十丈的山柱,通過秘法打開了門戶,進入了內中。

啪嗒!

已進入地之內,絲絲涼氣瞬間湧入了李浩然的毛孔之中,讓他感受到了一股舒服,明亮的燈光將房間照的很亮,裡面空無一人,卻有一些人類活動的痕迹。


從這些痕迹看來,這裡的人剛剛離開沒有多久。

李浩然並未發現任何的痕迹,知道他們還會在回來的,這才找了一個地方坐了下來,打量起來這一間地堡。

地堡的頂部鑲嵌著一枚被陣法守護的晶石,晶石周圍包裹著一層層的冰晶,李浩然知道那是冰系晶石,不過因為內中的力量已經引出來,化為了這個房間裡面的涼氣,所以這顆價值連城的晶石也徹底的廢了。

嗡!

就在李浩然等待不多時,地堡的門又一次被打開,從外面吹來一股悶熱的風,風中帶著一抹響起,紫衣邁步走入進來,待她看到李浩然後先是一愣,接著微微一笑:「李兄,這裡就你一個人么?」

廢話!

李浩然心中想著,他也報以微笑,淡淡的說道:「我來時他們已經不再了!對了,你不是和齊妙山他們一同跑的么?怎麼這麼晚才回來?」

「路上遇到了一點事,我們被狼群分開了!我找了好久,方才找到上山的道路,要是在晚上一會兒,恐怕今天就無法登山了!」

紫衣笑著坐著,她環視了一下房間裡面的一切,這才坐到了李浩然的對面。

她的話雖然平淡,可卻帶著一絲淡淡的涼意,似乎她遇到了什麼危險一般。

不過,她的衣服倒是沒有半點的凌亂和血跡,依舊是那般的清新,散發著絲絲清香。

「呵呵!你這一路恐怕不太平靜吧?」

李浩然呵呵一笑,他是一路倒行上山的,這一路上並未看到紫衣的身影,顯然紫衣方才之話乃是敷衍之話,她恐怕早就過了烈日炎山,只不過不知道什麼原因,才剛剛來到這裡而已。

不過,李浩然也不點破對方,誰都有一些秘密,他沒有必要去深究別人的秘密。

紫衣長長的出了一口,依靠著石壁,半躺在了椅子上,帶著一抹舒服慵懶的說道:「那可是……」

話還未說完,外面又傳來了一個開門聲,讓紫衣的並未說下去。

「呀!李施主,小僧還以為你會喪生在那狼王口中,現在看來李施主是吉人自有天相啊!」

這個時候,悟空從外面走來,相比於紫衣,悟空的身上的僧袍倒是破了幾個大洞,且那略顯古銅色的皮膚上,還有幾道傷口。


李浩然看著進來的悟空,呵呵笑著說道:「那狼王神勇,我不是對手!最後逃了,若不是白天火海降臨,這一次恐怕還真的見不到大師了!」

「呵呵!這一次小僧有幸,在這山上尋到了一株火炎樹,正好上面有幾個成熟的果子,就送給李施主一顆吧!」

悟空呵呵笑著,親切的坐在了李浩然身邊,抬手一揮拿出了一枚火紅色的果子,果子如同杏核一般大小,內中卻散發著一股淡淡的火氣。

此果一出,李浩然眼前一亮,不由詫異的看著悟空問道:「大師運氣不錯啊!這火遁果千年一結果,價值百萬元晶,吃上一顆,可以無師自通火遁之法,浩然在這裡多謝大師了!」

接過火遁果,李浩然並未遲疑,趕忙將此果吞入口中,運轉炎之竅內的元氣,煉化這火遁果之內蘊含的火遁之力,烙印在他的元竅之內。

這火遁果之內的火遁之力,相當於血脈神通,任何人只要吃上一顆,能夠將火遁之力烙印成功,就可以直接施展火遁之術。

這乃是天地奇果,雖然價值很小,卻很難得。

半躺在座椅上的紫衣一愣,接著眼中泛起了一抹羨慕的眼神,看著正要閉目養神的悟空問道:「和尚,為何只給李浩然,不給我?」 第五百八十一章降服金剛

「李施主對我佛門有恩!此番貧僧來時,師祖空閑有言,要我照顧施主一二!」

悟空微微一笑,並不惱怒紫衣的問題,而是平靜的說著。

話音落下,悟空閉目養神不再說話。紫衣討要不的,又不想失了面子,只得也如同悟空一般,閉目不言。

就這般時間一點點的過去,一直等到外面白日到來,火海衝擊,也未曾見到齊妙山等人歸來。

李浩然自不會閑著,依舊是修鍊著真身之法,修為穩步提升,時刻都有所提高,一日強過一日。

終於,在第二天夜晚剛剛到來的時候,紫衣輕飄飄的離去,並未打什麼招呼。

倒是悟空等待李浩然行功完畢之後,看著李浩然說道:「李施主,我這裡有一處機緣,不知道你要不要一同前往!」

「不知是什麼機緣?」

李浩然心中好奇,接著問道。

悟空倒也不隱瞞,直接說道:「距離這片石峰林六百里之外,有一片紫炎山。這山中居住著一隻猩猩,此猩猩天生神力,已經悟出了道法,且一身血脈更是難得的金剛之體!它有武王修為,卻能夠力敵武君!我要殺他也不難,可我卻想要降服它,所以想請李施主幫我拖延一二,待我刻畫佛陣,渡化此金剛!當然,這山中有一株金剛法樹,樹上結有三枚渡元果,每一枚讓元竅進階一等,我取其一,另外的兩個給你!」

「嗯?能讓元竅進階的渡元果?好,不過那顆樹我也要了!」

李浩然一動,沒有任何猶豫的說道。

悟空哈哈一笑,點頭說道:「好!那麼咱們走吧!」

說著,李浩然跟著悟空走出了這處地堡,徑直朝著他說的那一處紫炎山中行去。

行走了大約一個時辰之後,兩人終於來到了紫炎山外。

這是一片紫色的山丘,山丘上面光禿禿的,僅有一株樹冠如華蓋一般的紫色巨樹,巨樹上面生有三顆拳頭大小的果實,果實晶瑩剔透,如同是玉雕的一般,看起來頗為誘人。

這樹便是金剛法樹,傳說中佛門金剛坐化而成的寶樹,三千年一結果。

樹下有一個體形三丈的巨型金剛,金剛皮毛為火紅色,周身環繞著一條火氣凝聚的寶帶,看起來威武不凡。

金剛神識頗為敏銳,李浩然和悟空才剛剛靠近這裡,就已經被那金剛察覺,金剛那巨大的眼睛裡面,泛著一抹濃濃的戾氣和暴躁氣息,竟也不給李浩然他們準備時間,竟一躍而下,抽動手中的寶帶,朝著李浩然和悟空藏身之地打來。

轟!

火光飛舞,瞬息而至,在李浩然和悟空雙雙躲避開來的時候,擊在了藏身之地,將那一處地方的巨石擊成了碎片。

嗡!

也在此刻,李浩然身形一晃,激發了三丈肉身法相,化作了一個偏偏儒雅公子,手中一道火焰凝聚的大刀微微一握,身形一動,徑直朝著前方的金剛斬去。

悟空只是略微震驚,不成想李浩然的肉身法相竟是以自己模樣而生出的神勇法相,他也不遲疑,身形一動,從藏玉內拿出了諸多佛寶,以極快的速度灑落在了紫炎山的周圍。

砰!

也在此刻,李浩然的火焰大刀碰撞在了金剛的寶帶之上,一團火光衝天而起,刀和寶帶竟同時間斷裂,化成了漫天的火光將李浩然和金剛籠罩在了內中。

嚎!

金剛被李浩然徹底激怒,那巨大的手掌忽的一下子握成了拳頭,在退後一步之後,朝著李浩然的腦袋轟去。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