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這個世界上有鬼不?」

在班上,我正準備去上廁所,剛出門就被我後面的一個小胖子給叫住了:「哎呀**,你這是飯吃多了拉不下來撐的慌吧,天天上課老師叫我們相信科學,你現在問我這麼孬的問題。哎,對了,我記得你的夢想還是做那啥的科學家吧?」

「滾犢子,我說正經的,這幾天老感覺背後有人更著我,特別是晚上下自習回家的時候,那感覺,我他媽雞皮疙瘩都出來了。」

「得得得,趕緊回家找個老道士給你驅驅鬼,我還得上廁所,尿都憋壞了,老子要是以後不能生育,你就要死了!」我笑呵呵的擺擺手,留下一臉無奈的胖子對我深情的望著。

哦,對了忘了自我介紹,我姓韓,名瞭然。大有瞭然於心的意思。初中畢業后我我便來到這一所改變了我一生道路的狗x學校。剛那個胖子劉爽,是我的小學同學,初中同學,也是我現在的高中同學,也就是俗稱的死黨,平時是個大大咧咧不怕天不怕地不怕老娘打屁股的傢伙,今天不知道抽了什麼風,問了我這麼一個弱智問題。

快放學了,由於我家離學校還是有那麼點的距離,反正晚上還得上自習,索性我都不回家吃晚飯一般就隨便和胖子在外面弄點吃的對付對付。要說劉爽這個傢伙家就在學校邊上,本來是可以回家吃飯的,結果他硬對他家裡人說他要努力學習將來考上個好大學,說要節約一切的時間來看書學習。經過他動之以情曉之以理,他家裡人也就同意了,但是真的怎樣恐怕也就他和我知道罷了。

老師在上面不知道在講著什麼東西,我覺得無聊回頭看了一眼胖子本想和他商量一下等會去哪揮霍的時候,結果這一眼把我看的嚇到了。

「胖子,你怎麼了?你是擦了粉還是化了妝,臉怎麼這麼白?」上課之前明明還好好的,怎麼這才一節課的時間臉變的和死人臉差不多了。


「啊?我沒事,就是有點冷,頭暈,讓我睡一會。」這胖子今天真有點不對勁,剛說完就真的趴下睡覺了。

由於我們的學習成績都是連自己都看不過去的那種,也就是老師眼中的成績差的同學,平時滿嘴髒話,屬於爹爹不親姥姥不愛的那種,老師也懶的管我們,只要我們不打擾到其他同學一切都好說。

流月清風劍 **,你真睡呀,是不是病了,走走走,哥們帶你去醫院看看?」說這我也不管老師什麼反映,站起來拉著胖子就想往外走。

「別碰我!」儘管聲音不大,但是我清楚的聽到了威脅的意思,就好像我差了他幾百塊錢或者是摸了他女人屁股一樣,嚇得我一個哆嗦。趕緊鬆開了手,坐到了座位上。

「胖子真有問題!難道真遇見鬼了?」這是我當時的第一反映,不過很快搖搖頭否認這個想法,要知道現在可是高科技時代,哪裡來的鬼,再說這裡是學校這麼多童子雞,哪有鬼敢來呀?一人一口口水都給它淹死了。

又回頭看了胖子一眼,發現他還在那趴著睡,一動不動,就和個死人一樣,我也懶的自討沒趣,雖然和他關係好,但是我們也都是有脾氣的人,都是三句不對頭,先幹了再說的人。

就這樣導致放學後去吃飯我也沒叫他,本來想給他家裡人打個電話的,結果沒有他家裡人的號碼,也就沒有付出行動,反正都這麼大的人了,生個病又死不了,要是真被鬼纏了,那我也得試試鬼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當然,這些都是我一廂情願的想法,而我也為之付出了代價,如果當初我直接給他家裡人打了電話,那麼也就不會發生那麼些操蛋的事了。

生病歸生病飯還是要吃的,人是鐵飯是鋼,一頓不吃餓得慌。自己吃好后,買了份炒麵帶了回去,哪知道回去一看,得,這哥們不知道去哪裡了,一打聽,就在我剛出去買吃的不久,他接了一個電話便急匆匆的跑了出去。

「有沒有聽到他電話里說去哪?」

「好像說什麼雲龍山什麼的吧!」

聽到同學的回答,我嚇一大跳,雲龍山,哪裡是什麼山呀,就是一公墓園,想想就慎得慌,眼見天就快黑了,他這大晚上去那裡幹嘛,祭祖?不可能,腦袋壞了差不多,這大晚上一個小孩的。

「幫我請個假哥們!」


交代完我也不管那哥們表情,拿著炒麵就一路小跑的出去了。

還好運氣不算太背,剛出校門就看見一輛的士:「師傅,去雲龍山公墓。」

「小夥子,這麼晚去那邊幹嘛呀,白天去那邊的人都不多。」這師傅看起來三十多歲,一聽我要去公墓不由得有些驚訝。

「不幹啥,去那邊找朋友,給他送吃的。」我也沒想多少,將手上的炒麵拿的高高的,笑著回復師傅。

「哎喲,小夥子挺幽默的,這大晚上的。」師傅聽我這麼說估計也挺鬧心,你想呀這誰大晚上的拿著炒麵會去公墓里找朋友呢,估計要不是看我剛從學校里出來,他都不敢載我。

剛到公墓園,出租師傅便匆匆找了我錢,一踩油門便走了。留下了傻愣愣的我。

自認為無比聰明的我這下我可犯難了,剛剛來的時候太大意了,連個電話都沒打給胖子就聽別人的話跑來了!要是胖子只是出去上廁所或者不舒服回家了,那我就慘了,這地方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等下回去都是個大麻煩!還有那份快涼透了的炒麵。

此刻,天已經黑透了,望著眼前的公墓園的大門,我有些無奈,不過還是拿起了手機:「md,胖子快接電話!」

看來老天還是蠻眷顧我的,終於在「嘟」了四聲后胖子接了我的電話:「喂!胖子,你tm現在在哪裡?」

「啊?瞭然,我也不知道,我記得我還在學校里上課,怎麼就跑這鬼地方了呀!」還好胖子沒啥事,一聽是我聲音開始沒完沒了的抱怨了起來。

「歇!先告訴我你在哪裡!」

「啊,啊,我來看看,我也不知道這是在哪呀,好恐怖,到處都是墓碑,唉?等下,那邊有個人我去問問,別掛呀?」

胖子自故說完就沒管我有沒有說話,不一會那邊又傳來了胖子的聲音:「哥們,請問你這。。啊!」

「胖子!胖子!。」「嘟。。。嘟。。。嘟」

md出事了。

就在胖子在電話那邊一聲慘叫之後,電話里便出現了忙音。不過好在胖子說了他周圍到處都是墓碑,也就讓我確定了他和我是在一個位置,在雲龍山公墓。

不過我有開始犯難了,這雲龍山公墓相當的大,再加上天黑,我該怎麼找到胖子?報警吧,搞不好警察還不會相信,畢竟一個小孩說公墓園裡有人消失了還是這大晚上的,警察不追究你是打騷擾電話的就不錯了,打電話給家裡人吧,估計家裡人也不會相信,而且回家肯定還少不了一頓罵。

「md,死就死吧!老子到要看看是什麼東西這麼吊!」也虧了我當年是個小小的熱血少年,什麼也不管的就去找胖子了,要是我真的在那時候打電話求救的話,估計胖子的命就得交代在那了。

當我踏進公墓園的大門那一刻開始,我的人生便已經出現了變化,連自己都不會相信在我身上發生的事真真切切存在的。

而我們的故事也就從這一刻開始! 「真他媽冷。」雖然是夏天,但是這公墓園夜晚的溫度還是讓我感覺到了一點寒意。

「胖子!劉爽!你在哪兒!聽到了快過來,別給我裝死人!」一邊走,我一邊大喊著,雖然我也知道這樣喊沒有多大用處,但是喊總比不喊的要好,至少還能給我自己壯壯膽。

靜,靜的很詭異。除了我自己的腳步偶爾踩到一點樹枝外,一點聲音都沒有,就好像整個公墓被按了暫停一樣。

「胖子,你大爺的,快點給老子出來,要是敢裝神弄鬼的你就死定了!」我的聲音回蕩了很久,還是得不到一點迴音。

「哪來的小孩,喊什麼喊!」

「哎呀**!」

正當我小心翼翼的尋找胖子時,背後突然傳來了一個老年人的聲音,這個給我嚇的。

「小傢伙怎麼滿嘴髒話,快說,這麼晚了跑來這裡鬼叫什麼?」

「你是人是鬼呀?」

我去,這都給我嚇破膽了呀,誰這麼缺德,跑到我背後來嚇人。

「是人是鬼?廢話,我要是鬼我會這麼好好跟你說話嗎?少廢話,快說你來這幹嘛,你知道不知道吵到老人家睡覺是不道德的事!」

說話間一個大概六十歲左右的老頭出現在了我的面前,不知道他是有意的還是無意的,拿著個破手電筒對著自己的下巴照著,要不是哥們我膽量不錯,還不得給嚇死。

「那啥,大爺,剛被你嚇尿了都,我是來找我朋友的,剛和他通過電話,他告訴我他周圍到處都是墓地,要不是這哪還有別的地方呀!」哥們魂都嚇掉了,一邊拍著自己的胸脯一邊解釋著,邊說著邊走上前將大爺的手電筒給放了下來省的等下自己嚇自己。

「小夥子,我是這裡的管理員,這麼多年了,別看我年紀大了,但是也沒到老眼昏花的地步呀,今天一天就你一個人跑來這裡鬼叫,我就住在那邊的入口處,要是你朋友來我會不知道嗎?」大爺指了指自己的眼鏡,相當自信的跟我說道:「不過。。。」

聽到他在調我胃口,我連忙問道:「不過啥?大爺,你別賣管子了好不,人命關天呀,你看我朋友才和我差不多大,都是十七八歲的祖國花朵,而且剛剛在通話時聽到他最後鬼吼鬼叫后,就和他失去了聯繫,我真擔心出事呀!」

也許是被我急切的樣子給感動了,大爺撇了撇嘴,大概是不相信我是花朵吧:「好了,在這個公墓附近還有一個亂葬崗,不知道是不是在那裡,但是我敢打包票,你那個朋友絕對不在我這。」

看來大爺也不像是說謊的樣子:「那好吧,那您告訴我怎麼走呀,我馬上就去找他。」

聽完我的話,大爺就指了指身後:「就在那邊大概500米之外的地方就是了,但是你一個小孩你不怕呀。這大晚上的,你還是打電話報警吧。」

呵呵,看來大爺人也不壞:「沒事,怕個球球,不做虧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門,那啥,大爺謝謝您了,我先走了有空來看您。」

正當我準備狂奔的時候,大爺突然拉住了我,害的我手一抖,可惜了那碗加了好多火腿腸的炒麵:「大爺,你這是幹什麼?」

「真是年輕人,這大晚上的這裡又沒有燈,你哪能看的見呀?把這個帶著。」原來大爺是怕我看不到路呀,把他的手電筒拿給了我。看來大爺心蠻好的,不過他好像不知道現在的手機也有電筒的功能吧。


我也不忍拒絕他的好意,正好怕等下手機沒電了,也沒咋客氣的接過了手電筒:「謝謝您呀,大爺,那我就先走了,您回去慢點,明天我把手電筒還給你呀!」

「還有這個!」不知道大爺是不是故意的,明知道我急死了還跟我慢慢磨嘰。

「這個是?」我看這大爺遞到我手上的東西,有點莫名其妙的。

「這個是辟邪的,你放在身上遇見啥不幹凈的就用這個。」大爺笑呵呵的說著。

我也沒說啥,又道了聲謝就跑了。我又不傻,殭屍電影看了那麼多,電影里的道士都是用我手上的東西來捉鬼的。沒錯,此刻我手上拿著的正是一張符咒。不過除了這符上的字和電視上是一樣的,但是顏色竟然黑色的,真有意境。

「唉,年輕人,期待我們的再次相見。真是的,現在的人怎麼都毛毛糙糙的。」看到我跑遠過後,大爺一直凝視著我跑開的方向,嘴裡嘟囔著:「算了,他也有他的選擇,過不過的了今晚就得看他的造化了,天黑了我也回家睡覺了!」看了一眼夜空,大爺搖搖頭朝著公墓園裡走去,誰知道沒走幾步竟然消失了!

不過還好這一幕我沒看到,不然我還不得被嚇死呀。不過多虧了這一張黑色的符,不然我這條小命可就丟在這破b地方了。

「**,這何止五百米呀,坑我呀。」雖然我才十八歲,但是由於長期缺乏鍛煉,還沒跑一下,我就覺得自己快不行了。

「什麼破地方,蟲子咬死了,胖子!在不在,聽到請回答!」夏天的蟲子就是那麼的可惡,我穿著長褲子還能咬到我,真是無孔不入呀。

天越來月黑了,要不是有手電筒那微弱的光線,恐怕我是一步都不敢走。太他媽黑了!。

又走了大概差不多200米左右吧,感覺快到了,我掏出了手機,準備給胖子打個電話看看是不是在這附近,要是在手機肯定會響。

誰知道這人要倒霉真是可憐,拿出手機一看,我了個擦,竟然沒有信號,我自己都不敢相信,平時我這在地下室都有信號的手機竟然會沒信號。

「胖子呀,你可千萬要在呀,不然我怎麼搞呀。」邊走邊看邊找邊嘴裡不停的在念叨。

「咔」腳下一聲響,是踩到了什麼東西,拿手電筒一照,哎呀,這不是我那好兄弟的手機么。撿起來一看,我頓時精神高度集中起來。

雖然我這個人學習不怎麼好,有點懶但是只要精神集中起來,我還是很厲害的,這不,不知道是感覺問題還是怎麼滴了,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周圍好像突然一下安靜了,就連鑽我褲子里咬我的蟲子都沒了,之能聽見自己的呼吸聲。

特別是在這種漆黑的夜裡,而且還是在這差不多是亂葬崗的地方,我雖然膽子比較大,但是現在也有點認慫了。想打電話都打不出來,要不是因為胖子還在這邊我肯定三十六計走為上策了。

「胖子,別他娘的嚇我,要是在快給老子過來,劉爽!」去***,我放開聲音大喊,也不管是不是在亂葬崗了。

大概是我精神太集中了還是害怕的,突然感覺腳上又踢到了什麼,反正不是胖子。

一看,**,我這麼背呀,竟然踢到了一塊墓碑。

我一直都是無神論者,但是在這麼個好環境下我還是會害怕的,特別是現在,踢了個墓碑。

「這位大哥,大姐,我是無心的,您大人不計小人過呀,不要和我計較,我只是找個朋友,找到就走呀,您可千萬不要出來招呼我!」邊說邊鞠了個躬。

還好我精神高度集中,還好我比較細心,不然胖子的命可就交代在這了。

正當我抬頭的時候我就瞄了一眼,這一瞄不要緊,可把我魂嚇出來了。不為別的,墓碑上竟然刻著:劉爽之墓!竟然還有胖子的照片!

這是怎麼回事!


兩秒中過後,我忘卻了所有恐懼,心裡只有一個念頭,不管墓碑是真是假,我也要挖出來看看,要人命的傢伙。

也許是老天跟我做對吧,誰會想到需要挖墳呀,還他媽在這麼個晚上,還是亂葬崗。 時光它忘了帶走我

「**的,胖子,老子要是把你找到了明天你不請老子吃飯我tm乾死你!操!」媽的,管不了多少了,人命要緊,雖然很詭異,我也不敢有半分的耽擱,順手把剛剛大爺給我的符貼在了胸前,說也奇怪,我又沒有用502膠水,這符竟然粘上去了掉不下來。

放好手電筒,我深吸一口氣,擼起袖子,就準備開挖。

用啥挖?廢話,當然是用手了。

顯然土是剛剛堆起來的,沒有那麼嚴實,也不是很難挖。

還好埋的不深,不一會就已經看到了棺材蓋了。努力弄光了棺材蓋上的土,新的問題出來了,我怎麼把棺材蓋打開。

「我了個操,到底是什麼情況!」我快崩潰了都,憤怒佔滿了腦袋,我也不顧許多,一腳剁在了棺材蓋上。

「咔嚓。」沒想到這棺材蓋這麼的不紮實,被我一腳給剁出了一個窟窿。

意外收穫,意外收穫。此時我的異常興奮,比中了**彩一等獎還得激動。我又連續剁了幾腳,棺材蓋基本已經被我弄散了。要不是只有個蓋面在地上恐怕棺材都散了。

「胖子,要是剛弄傷你了不好意思呀,但是我得先給弄出來。」我害怕剛棺材蓋掉下去把胖子弄傷了,就這麼說著。

正當我準備下去拉胖子的時候,意外發生了,也許是我樂極生悲吧。也是我的心急給自己弄出了一個相當大的麻煩。

「是誰,是誰把我家房頂給掀了!」 今年夏天的晚上格外的涼快,每天這個時候我應該是在家裡扇著電扇,看著電視,吃著西瓜,可是誰想到就在今天,我竟然在這麼舒服的時間裡為了救人,跑到亂葬崗來挖墳。

可是挖就挖吧,人救到了就馬上回家,但是偏偏意外發生了,這一聲叫喊直接把我尿都快下出來了。

「是誰,**,別嚇人呀!」嚇得我連連後退了好幾米。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