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拉思的攻擊打在這石人上面,就像是一片落葉飄落在地面,沒有造成任何的影響和反應。

隆拉思呆了,灰濛思佳呆了,幾乎所有人都震驚了。這……這暗奇爾究竟是什麼人?

奧瑪科嘴角微微一動,淡道:「非常厲害的土系召喚師啊……」

土系召喚師?

趙炎偏過頭,道:「奧瑪科,你早就知道這傢伙很厲害對不對?」

奧瑪科點點頭,道:「恩,和他站在一起,我就能感受到從他身上散出來的威壓。」

「如果你遇上了他,有把握戰勝他嗎?」

奧瑪科雙眼微微一閉,然後睜開,道:「通過一場比賽,我無法摸清他的實力。但同樣,他也無比了解到我的實力。」

「我明白了。」趙炎道:「而且我相信,如果你們遇上了,那一定是一場非常jīng彩的比賽。」

可惡!

談話間,賽場上又爆出了第二輪的攻擊。


隆拉思揮動著法杖,一排光球出現在頭頂,呼嘯著向暗奇爾賓士而去。但那石人並沒有消散,也不知暗奇爾是如何向它下達指令,他突然躍起,主動向那些呼嘯來而的光球躍了過去。。

石人用身體做盾牌,主動的撲向光球,為主人抵擋攻擊。


這種防禦,簡直讓人羨慕。

暗奇爾藏在斗篷里,沒有人看清他的臉,只有隆拉思聽見從斗篷內傳來的一陣微微的聲音。

「太弱了……」

下一刻,暗奇爾終於主動起了進攻,展開雙臂,雙掌合在胸前,迅的比畫出幾個手勢。

隨著暗奇爾雙手不停的變化,雙肩上返起了一陣陣綠sè的光芒,裊裊升起。

「出來吧!沉睡中的傢伙!」

轟轟!轟……

地面微微顫動,不時的爆出一陣陣巨響,許多觀眾在第一時間迅的抓住四周能支撐身體的東西,彷彿生了小型地震一般。

喀!

隆拉思猛的一驚,他愕然的現自己腳下的地面突然裂開。向後退去,卻現身後的地面也開了縫。接著,圍繞在自己一圈的地面都現了變化。

下一刻,在四面八方無數驚嘆聲的籠罩下,隆拉思周圍的地面砸開,無數由石頭匯成的石人從地里鑽起,威風八面的站在隆拉思的周圍,虎視眈眈的盯著他。

這,這……

隆拉思說不出話來了。

啊!

下一刻,賽場之上爆出最為驚人的慘叫。。

許多人都縮回頭閉上了眼睛,看著圍繞在隆拉思的石人,他們的身軀已把這位得意者牢牢的給遮擋住。許多人心裡都清楚,只要這些石人齊齊揮動著拳頭打下去,隆拉思必定會死的很難看。

面對這種重量級的攻擊,就算是級別再高的法師,在沒有釋放防禦魔法的前提下,也是無法抵擋的啊!

何況是毫無準備的隆拉思……

許多人心裡都在產生惡夢般的想法,總決賽要出現死亡了,而且很難看。

「住手!」

石人之內爆出一陣青煙,隆克出現在青煙當中,向暗奇爾舉起手。

如果不是隆克的阻擋,暗奇爾真的有可能繼續攻擊下去,剛才的那一擊,已經讓隆拉思出了因痛苦而產生的高分貝吶喊。如果再接著下去,隆拉思就只有死了。

暗奇爾雙手又匯在胸前打了幾個手勢,石人這才自動散落,和地面融入一體。

隆克立馬宣布了比賽的結果,同時叫來了醫療隊,把隆拉思抬了下去。

「可惡!」灰濛思佳緊緊捏著拳頭,咬牙盯著賽場上生的一切。

梅洛冷冷的笑道:「這下你應該明白我們之間的實力差距了吧?如果不是裁判趕到及時,我想你們的人已經為他的囂張付出代價了。哈哈哈……他會被暗奇爾的石人砸成肉泥的。。」


灰濛思佳啞口無言,也沒有人出來幫他說話。儘管這其中很多人都看不慣梅洛,但他們都不願說話。現在的他們,只想安安靜靜的獃滯一會,回味剛才賽場上生的一切,在腦海里慢慢消化。

選手休息台上,只有倆個人臉上的表情不一樣,他們沒有哪怕絲毫的恐懼,相反,出現更多的則是興奮。

趙炎看看暗奇爾,又看看奧瑪科,他終於找到了一個能與奧瑪科抗衡的人了,這場比賽,會更加有意思了!

奧瑪科轉過身,似乎不願讓其他人看見他現在的神情。


奧瑪科的臉上,是一種強烈的興奮,這種興奮還有另一種解釋,叫作嗜血。奧瑪科渴望著,渴望著嗜血的興奮能出現在他的表情中,現在,他終於看到一絲希望了。

比我強的對手,來盡情的與我戰鬥吧!

……

主席台上,愛櫻騰若有所思,儘管梅大rì就在旁邊,他還是故作開玩笑似的口吻說道:「這個人的實力,真的只是s級以下嗎?」

梅大rì急忙湊了過來,搭話道:「這場比賽可是有專人檢查的,而且還有酷赤圖大人負責,我想沒人有那麼高的本事,能掩蓋實力混進來吧?」

梅大rì把皮球踢給了酷赤圖,心想難道你們會自擺烏龍嗎?

「那是當然。。」愛櫻騰道:「我只是隨便說說,其實是對這個選手欣賞而已啊!」

梅大rì微微一笑,點頭道:「比賽只是切磋,那小子下手還是太狠了點,我為此表示道歉吶!」

酷赤圖沒有參與到倆人的議論之中,而是凝視著賽場,腦海里若有所思的盤算著。就算剛才愛櫻騰不說,他也在心裡十分懷疑,作為古聖羅華的校長,預選賽的主持人,隆拉思的實力他是相當清楚的。

說實話,古聖羅華現在這一批頂尖的學生,能戰勝他的少之又少啊!而且隆拉思這個人,在天城的名氣也不小。如果不是灰濛思佳的威嚴把他壓住,他在天城人民的心目中才是最有希望的新秀啊!

可現在,竟然如此輕易的敗在了暗奇爾的手裡,實在叫人費解。

比賽已經開始,酷赤圖也只能是靜觀其變。

第五場比賽如隆拉思所言刷新了趙炎那場比賽的紀錄,但可惜的是,刷新紀錄的不是他,而是他的對手暗奇爾。

暗奇爾的這場比賽,讓全場的氣氛頓時壓抑下來,一片低迷。

休息了很大一會時間,第六場比賽在結界屏幕的凝固下,宣布開始。

第六場比賽由古聖羅華代表凱瑟琳對戰桑rì國的選手,作為整場比賽僅僅兩名女選手中的其中一位,凱瑟琳自然是堅定了絕對不能丟掉女人的臉的信心,無論對手多麼強橫,她也一定要豁盡全力。。

凱瑟琳的職業是戰士,全身卻裹著盜賊shè手慣帶的皮甲。黃sè的長,黃紅相間的皮甲,右手揮舞間,一把細長的金sè長蛇便出現在手中。英姿颯爽,氣度不凡!

在隆克的高聲下,比賽正式開始。對於凱瑟琳的比賽,艾瑪婭十分關注,同樣作為整場比賽兩名女選手之中的其中一位,她除了不輸給這些男人,更不允許自己被另一個女選手給擊敗。

自己走的越遠,經歷的戰鬥將會越多,艾瑪婭很清楚這場比賽的特殊意義,在任務之餘,她也同樣希望證明自己的價值。

在娜曼姿的那場比賽中,她幾乎是用命換來了比賽的勝利,為的就是進入總決賽,以等到他所期待的那一天。

比賽開始沒多久,賽場上便掀了一陣又一陣的**,在許多人眼裡,這場比賽比想像中的要激烈許多。因為諸多原因,凱瑟琳自然是不會服輸,越戰越勇。但她那桑rì國的對手又怎能輕鬆。

本國的代表已經有三位失敗,並且連隊長也被擊敗,而自己這場比賽又恰恰是位女選手。所有本國的觀眾都在注視著自己,隊友們也把希望寄托在自己身上。雖然說上去不是很光彩,但這場無疑不是一個扭轉勝局的機會。但話反過來說,如果這場比賽也輸掉了,那自己就真的沒臉見人了。

桑rì國的選手,幾乎瘋狂了,他耗盡所有的力量,不給凱瑟琳一絲停頓的機會,將整個比賽的節奏調快了。

凱瑟琳覺得面前的對手是個怪物,哪怕身體上正在遭受金sè長鞭帶給他的痛苦,但他依然堅忍不拔的承受住帶給他的攻擊。

彷彿是個死士,不怕自己灰飛煙滅,只求對手同歸於盡。這樣的對手對於誰來說,都是一種噩夢。

凱瑟琳很累,戰的很辛苦。

「英格瑞爾,凱瑟琳打的很吃力啊!」趙炎湊近英格瑞爾,關心的說道。

英格瑞爾點點頭,凝視著賽場,道:「你說的很對,但情況如果一直這樣下去,不剛剛好證明了勝利是屬於凱瑟琳的嗎?」

頓了一下,英格瑞爾微微一笑,淡道:「作為他們的隊長,我最需要做的就是無論在什麼情況下都要相信他們。凱瑟琳,她可不是一般的女人。」

趙炎的內心微微觸動,欽佩的看著英格瑞爾的眼睛。英格瑞爾的話語,久久在趙炎的耳邊回蕩。

為他們的隊長,我最需要做的就是無論在什麼情況下都要相信他們。

他看了查克斯一眼,他知道,查克斯也是這樣的人。

既然作為隊長都要這樣,那麼作為炎城的城主和地jīng族的族長,自己的使命就更加強烈了。

放心吧! 墜天使的復仇傾城戀 ,地jīng族人們!我一定會贏得這場比賽,拿到獎金,讓我們的新家快的在艾雅大6上崛起!

比賽已經進行了二十幾分鐘,面對兇狠的桑rì國選手,以及他不要命的打法,凱瑟琳並沒有愚蠢的和他硬拼。而是揮她的屬xìng特長,在能躲避的情況下瘋狂的躲避,然後用長鞭中距離的sao擾對手。

二十分鐘過去,雖然凱瑟琳一直被追著打,但場上的局勢慢慢的扭轉過來。

桑rì國選手的體力與耐力,終於達到了耗盡的邊緣。

而與之相反,凱瑟琳像是剛剛睡醒一樣,jīng神飽滿,突然像變了個人似的,施展出一波接一波的攻擊送給這位盡責的對手。

在到達賽時的最後幾分鐘,桑rì國的人倒下,凱瑟琳贏得了第六場比賽的勝利。

全場一片喝彩,第一位女選手成功晉級。

凱瑟琳的耐力和體力,實在驚人。

總決賽的第一場已經進行了一半,時間也到了下午,愛櫻城的天氣突然轉變,上空陽光不再,相反飄來了一陣陣yīn雲。

每一位選手的勝出都讓趙炎感到了要取得這場比賽的艱巨,雖然艱苦,但卻很有意義。如果對手一個個的都是鳥蛋朧包,那還有什麼意義呢?

趙炎期待著更加jīng彩的比賽,就如同奧瑪科期待比自己厲害的對手那樣。

趙炎會等到的,奧瑪科也會。

準確的說,等待著趙炎的,不只是一場jīng彩的比賽,而是一場人生的變革,在這場變革之中,趙炎將會對自己的人生做出抉擇,無論是好是壞,均很jīng彩。

只是所要付出的,截然不同。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個,都會成為作者創作的動力,請努力為作者加油吧! ()上午的比賽jīng彩紛呈,下午的比賽同樣激烈萬分。在眾人的期待目光中、喝彩聲音下,一場場比賽都以jīng彩激烈的方式進行著,而一個個滿懷希望與笑容的勝利者們也紛紛出爐。

餘下的比賽,帝世曼紋的奧瑪科、艾瑪婭,梅國的瑞科多紛紛晉級,成為下一場比賽的選手。

這第一輪比賽, 別來有恙 ,梅洛和辛格力了。

經過了九場比賽,形勢基本上已定,令趙炎查克斯他們想不到的是,自己這邊居然有四個人都勝利了。這在最開始沒有信心的他們心中,無疑是一種極具力量的鼓勵。

對啊!通過帝世曼紋的預選賽產生的選手,可是整個東艾雅大6的jīng英啊!在艾雅大6上,我們也是強者啊!

剩下的十個選手當中,有四個是帝世曼紋的,趙炎堅信著,勝利一定是屬於他們的。而最後的冠軍,他一定要拿下!

與此同時,趙炎腦海里浮現出一絲憂鬱,一股強烈的念頭不停的在體內充斥。

靈氤 ,你一定要快點醒來啊!

的確……現在的趙炎沒有法杖之類的武器,而他真正意義上的武器,也只有阿大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