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平角逐,我就算殺了你,你的家族也沒話說,看這次還有誰救你。」

城衛軍統領冷聲出口,接著就拉下頭盔面罩擺好了進攻姿勢,不想再跟陳青廢話,陳青更是懶得搭理他,同樣做好了準備,手提邪神之刃嚴陣以待。

「開始……」

利昂皇帝的大吼聲傳來,陳青立刻變身邪神爆出星屠,接著就是感覺身體一沉對方已經爆出威壓,還好陳青的靈魂凝視,又是變身邪神,這威壓沒起太大作用,趕緊急速變換位置。剛一換地方,之前站立的地點就發出巨響,銳利的魂力如刀般四處亂飛。

「嚯嚓……」

濃濃的黑霧中陳青同樣看不到對方,發出了電網之後,樂鬼,五號,三匹野狼,絞殺風暴全部用出。 三匹魂力野狼剛一出沖,就跟對方的魂力怪物絞殺在了一起,兩隻惡鬼體內也被注入了邪氣,不受黑霧影響可以視物,魂仙喚出的魂力怪物可不好對付,五號趕緊去幫忙,樂鬼則是直衝對方而去,給陳青指引方向。

城衛軍統領周身爆出金屬般的銳利魂力,邪氣組成的黑霧根本不能近身,手拿一把七孔劍瘋狂揮舞,無堅不摧的魂力密集的四處亂飛,一道魂力利刃刺中樂鬼的身體,感覺到魂力波動,他立刻沖了過去。 你欠我一場盛大的婚禮

「尼瑪的……」

又是一聲怪叫,樂鬼又被陳青召喚了出來,絞殺風暴還在前邊掩護,旋轉的速度越來越快,範圍也開始急速增大。

「轟……」

城衛軍統領直接一劍砍中絞殺風暴,接著魂力爆開,絞殺風暴也消失無蹤,就連幾隻糾纏撕咬的魂力生物也受到波及,一匹魂力野狼立刻消散,他召喚的魂力怪物又是一嘴咬端了另外一隻魂力野狼的脖子。可五號惡鬼已經鑽進了它的體內瘋狂吞噬,最後一隻魂力野狼則是跳到了它的背上,狠狠一嘴咬中了后脖頸,同樣也被消滅。

感受到了召喚的魂力生物消散,城衛軍統領立刻又召喚了一隻,陳青也不甘示弱同樣將魂力野狼補充完畢。

「有本事堂堂正正的跟我打一場……」

身為魂仙,原本還以為很快能解決戰鬥,沒成想打起來如此別去,開戰以來連陳青的毛都沒撈到一根,氣的城衛軍統領大聲咆哮。

「轟隆……」

如他所願,陳青不知道何時已經潛入他身側,也不用刀,而是直接一拳砸了上去,城衛軍統領反應靈敏立刻回擊,魂力的對撞讓濃如墨汁的黑霧震蕩起來,可黑霧都在護罩之內,根本無法驅散,還有越來越濃之勢,看上去就像是一團黑水。

黑霧逐漸變得粘稠,城衛軍統領只好加快魂力的運轉抵抗,更讓他鬱悶的是,陳青砸了一拳后又沒了動靜,偶爾被魂力劍刃擊中,等衝過去也沒了蹤影,氣得他只能一直大吼大叫,想引陳青主動攻擊。

黑霧變得粘稠,受影響的不光是城衛軍統領,召喚出來的魂力生物也受到了影響,動作不再像之前那麼靈敏,變得有些生澀,可陳青召喚來的生物體內都被注入了邪氣,從幽藍之色變成了漆黑,完美的跟黑霧融合到了一起,在黑霧中如魚得水,很快就將那魂力怪物解決,全都沖向了城衛軍統領。感受到野獸的咆哮和惡鬼的怪叫,城衛軍統領只得將它們先行擊散。

雙方的戰鬥已經變成魂力的比拼,每一刻都有大量的魂力在消耗著,在這種層面的戰鬥,就算吞服了高品質的魂力丹,也根本跟不上消耗速度,而且陳青根本就不給對方吞服的機會。外面觀戰的人幾乎什麼都看不到,只能聽到裡面不斷傳來的爆炸聲和咆哮聲,黑霧已經弄如水,現如今連波動都看不到了!

身為魂仙的城衛軍統領有自信先行將陳青的魂力耗光,境界再高的強者,沒了魂力也會任人宰割,抓不到陳青,他就全力對付起陳青召喚的魂力生物,只要這些魂力生物不再出現,就表示陳青變成了強弩之末,到時在擊中他,陳青必死無疑。

城衛軍統領想得很是美好,可他不知道,陳青擁有無邊無際的識海,又很少戰鬥的他,將魂力全都積攢起來,那些積攢的魂力根本就填不滿識海,只佔了一角。可就是這樣,也不是輕易就能耗乾淨的,儲存的魂力比一般的魂仙還要數量龐大。

怎麼會這樣!

時間流逝,就算城衛軍統領很是拚命,陳青召喚出來的魂力生物被他消滅了無數次,可從新衝過來的速度仍不減慢,而他自己卻不敢在消耗魂力召喚,就連抵抗黑霧的魂焰也淡了不少,心中大感不妙。

「轟隆……」

陳青甚至什麼是趁他病要他命,一直變換位置召喚野狼和惡鬼,偶爾來個絞殺風暴,感覺到對方的婚禮已經消耗的差不多,立刻暴起發動攻擊,引得對方奮力反擊,更是加快了魂力消耗的速度。

外面的天已經慢慢的黑了,兩人已經拚鬥了整整一白天,就算看不到裡面的情景,廣場周邊仍是點起了無數火把,人們只聽到裡面的戰鬥聲越來越激烈,怪叫聲越來越興奮,當拚鬥聲持續到深夜,突然間戛然而止。

「我不服……」

黑霧之中,城衛軍統領已經耗盡了魂力,可陳青雖然傷痕纍纍,可卻神采奕奕的用手掐著對方的脖子,樂鬼更是噁心,一直在舔城衛軍統領的臉,對他的靈魂垂涎欲滴。

城衛軍統領艱難的吐出幾個字,話語中充滿了不甘心,若不是在這密閉的環境中,他絕對不會輸得如此慘。

「不服好,那就帶著怨氣死吧,靈魂更加美味。」

陳青陰森的笑了,一拳之仇終於得報,還是第一次正面拼殺擊殺魂仙,揮手把樂鬼轟到了一邊,招來只有頭顱的惡鬼五號,讓它鑽進了城衛軍統領的腦門。

惡鬼五號一鑽進去就進入了對方識海,興奮的怪笑著沖向了美味的靈魂,撲上去就開始啃食,城衛軍統領的身體開始劇烈的顫抖,靈魂被惡鬼五號一點點的啃食乾淨,那種痛苦無法言喻,只恨不得速死。

顫抖的身軀停止抖動,變得癱軟下來,陳青摘下對方的儲物戒指,隨手將屍體扔進自己的儲物戒指,沒有著急吸收黑霧,而是盤腿坐下,開始大把的吞噬丹藥,手裡還拿著煉魂玉補充邪神之軀的能量。外面可都是利昂帝國的人,不得不小心行事。

不知道多久,陳青悠悠轉醒,身上水晶骷髏甲上除了些裂紋已經無大礙,當他睜開眼,就看到兩個人形惡鬼站在面前,五號惡鬼吞吃了魂仙的靈魂后也長出了完整的身軀。不過卻跟樂鬼不一樣,這五號身材修長,身材凹凸有致,竟然是個母的!

「啟稟主子,這城衛軍統領缺少靈魂印記,確實已經向別人效忠,我翻看了他的記憶,對效忠之人的印象卻很模糊,根本看不清楚樣子,看來幕後之人很是謹慎。」

橫行都市之最强兵王 ,還加上了自己的分析。陳青點點頭,揮手讓兩惡鬼回到識海,剩下的一隻魂力野狼也被消散,陳青這才開始將黑霧吸收回邪魂上的銘文里。

當禁制護罩里的黑霧為之一空,陳青這才發現外面的天色已經大亮,而周邊密密麻麻的觀戰者,除了個別人全都目瞪口呆,不少人揉揉眼睛,不敢相信護罩里只剩下陳青一人,城衛軍統領竟然屍骨無存!

「打開禁制護罩,開始早朝……」

淡淡的話語從利昂皇帝的口中發出,心中也在感嘆,他想到陳青會贏,也想到陳青身為邪家人實力不凡,可親眼看到魂聖境界就能擊殺魂仙,還是有點接受不了,說完之後就進入大殿,並不打算讓人們休息一天,仍是例行朝會。

人們議論紛紛的向著大殿里側走去,只有利彩蝶一臉笑意的走向陳青,挽著他的胳膊走向大殿之內。

「諸位還有什麼可說的嗎?」

等陳青落座,利昂皇帝立刻開口詢問,人們面面相窺,又是那丞相老頭越眾走出。

「啟稟陛下,老臣有話說!」


「丞相又打算如何?」

利昂皇帝原本是想借陳青的手除掉一個神家人的屬下,可城衛軍統領死了,他怎麼也高興不起來,那畢竟是利昂帝國的一位棟樑,也是重要的一份戰力,話語中帶著傷感,誰都能聽得出來。

那老丞相先是愣了下,接著躬身稟告,「老臣建議與神魂帝國簽訂盟約,修百年之好,互相派遣使臣駐守,友好往來相互通商。」

「准了……」

一唱一和間,盟約的事就定了下來,這下輪到陳青愣了,這老傢伙轉變的速度也太快了,接著就是開啟起草盟約,不一會兒就拿到陳青面前能著他簽字畫押。陳青總不能說我不想跟你們結盟,神魂公國要跟利昂帝國對著干,摸摸鼻子也就簽字畫押了,可這種被人牽著鼻子走的感覺很是不好,而且這盟約只是百年,就對是神家人幕後搞鬼,是不想陳青派兵干預他的試煉。

簽完盟約,陳青看了眼對面的長公主發出冷哼,雖然百年內不能動用神魂公國的兵力,可沒說不動用邪神宮的人,想動手有的是借口。

盟約一式兩份,其中一份被一個內侍恭敬的遞到面前,陳青隨手拿起收入儲物戒指,接著就等著散朝回家睡大覺,可那老丞相又是越眾而出。

「啟稟陛下,現如今城衛軍統領為國捐軀,理應厚葬。」

明明是決鬥而死,卻被說成是為國捐軀,說著他還看向了陳青,那屍體可是戰利品,而且最少能夠煉製成一具堪比聖境的殭屍,煉製好了偽仙也不是問題,陳青哪能還出去。明知道這老頭是給自己拉仇恨呢,還是淡淡的開了口。

「抱歉了,本王一時沒收住手,已經將他挫骨揚灰。」

「那還請陳國主將其衣甲兵器還回,我等也好為其建座衣冠冢。」

這老傢伙一臉悲傷,就差淚流滿面了,朝堂上的其他大臣也唏噓不已,陳青有點不爽了。 自己對陣魂仙,若是死了,誰他嗎的會把自己的屍體送回神魂公國,更不會把邪神之刃返還,冷冷的看著老丞相,咬牙反問。

「你是想讓我將到手的戰利品吐出來?」

「非也非也,只是想將衣甲兵器買回來,你開價即可……」

陳青已經恨透了這老傢伙,又是冷聲開口,「我要是說不呢?」

「好了,此事我會跟陳國主私下商議,還有其他事嗎,無事散朝。」

這老丞相利昂皇帝也不喜歡,可很多事情還要依仗他,而且位高權重,勢力盤根錯節,很多門生都在朝中效力,對付起來不得不慎重,為了防止他和陳青繼續爭執,趕緊開口阻止,都有點後悔繼續早朝了!

「老臣還有事啟奏……」

這朝堂簡直成了這老頭的一言堂,利昂皇帝剛要起身,這老傢伙又是躬身稟告,只好讓他繼續說。

「城衛軍統領一職已經空缺,老臣推舉一人足可勝任,還請陛下應允。」

「你舉薦何人?」

「臣舉薦膝下幼子程強,幼子年歲不足三十,卻已經是初位魂仙,也該為國家了效力了。」

「臣等複議……」

老丞相的話音一落,很多大臣就齊聲吶喊,弄得利昂皇帝臉一抽筋,接著強笑出口。

「公子強的實力和為人寡人早有耳聞,既然想為國家效力,准了,無事散朝……」

答應了程強就任新的城衛軍統領,利昂皇帝甩袖子就走,誰都能看出他的不爽。原本是打算將自己的心腹安插進去,不成想一幫大臣來了個逼宮,只得同意。 快穿事務所 ,連陳青也有點不爽。

早朝一散,陳青看到利彩蝶是向後走,就起身打算先回去,卻被一個宮女叫住,領著他向著後方走去。

書房之內,陳青見到了利彩蝶和利昂皇帝,兩人的臉色都不怎麼好,見到陳青到來,利昂皇帝用手一指桌案,只見桌案上擺放著一套盔甲和一把長劍,陳青知道這是要換回城衛軍統領的遺物,當這兩人的面就取出屍體扒了個乾淨進行*。

東西全部收好,利昂皇帝還在那生悶氣不吭聲,利彩蝶向陳青使了個眼色,倆人靜悄悄的就離開了書房。

「我二哥走了,你不想在參與皇室的事事非非。」

一出門,利彩蝶就低聲出口,陳青知道是利何華,他一撇嘴,「你二哥到活的瀟洒,把我弄來他到走了!」

「他臨走之前已經幫你把仙坊要回,會有人通知你的人接收,為了將仙坊要回來,他將自己經營了數百年的私人商會跟對方進行的*。」

聽到這話陳慶愕然,這人情有點欠大了,只好感慨出聲,「有機會我再還他人情吧。這樣的話,咱們是不是就能回去了?」

「咯咯,你是主我是仆,奴婢一切都聽主人的!」

利彩蝶嬌笑著,樣子很是誘人,陳青一邊走一邊沉思,一切跡象都表明,神家人一直在想不讓自己對試煉進行搗亂,也一直在布局謀划,可總是算計自己讓人很是不爽。而且自己若是一走了之,對方真的成功徹底奪權,就會掀起對天龍聯盟的滅國之戰,自己到時候很難獨善其身,眼睜睜的看著天龍聯盟毀滅。思索了很久,直到上了馬車,陳青還是決定暫時留下,就算左右不了大局,搞搞破壞出出惡氣還是可以滴。

心中有了決斷,立刻輕鬆了許多,回到利彩蝶的行宮裡就開始睡大覺,與魂仙戰鬥雖然勝了,可早就將他累垮了,一直是強撐著。


這一睡就是三天三夜,當陳青醒來,屋子裡卻靜悄悄的,一個人都沒有,看到床邊有套新衣服,也沒在意的起身就穿衣服。

「來人……」

一聲喊話,門外立刻慌慌張張的跑進來一個侍女,一見陳青都已經穿好衣服,這可是很大的失職,立刻跪倒在地。

「起來吧,天女大人呢?」

對於外人,陳青對利彩蝶的稱呼還是用了尊稱,侍女急忙稟告。

「長公主前來拜訪,天女大人正在會客。」

「那女人來幹嘛?」

「這個奴婢實在不清楚!」

陳青只是隨口一問,一個侍女知道才怪,在侍女的伺候下洗漱完畢,就讓人給自己準備吃食,沒多久四菜一湯就被端了上來,剛開吃利彩蝶就氣呼呼的返了回來。

「啥事讓至尊天女大人如此惱怒?」

原本就生氣的利彩蝶不敢跟陳青發火,也知道陳青是在逗自己,小嘴一呶湊到近前,抱著陳青的胳膊就開始撒嬌。

「主子,我被人欺負了,你可得幫我報仇!」

「連你都敢惹,簡直找死!是不是那個長公主?看我不拔光她打屁股。」

陳青開起了玩笑,惹得利彩蝶嬌笑出聲,接著就開始道出事情始末。

「那丫頭是來解釋誤會的。說起來也可惡,不知道哪個混蛋對外謠傳,說我是回家招婿的,弄得我這府邸門前都被人擠爆了,她就是來解釋,此事絕不是她所為。還有啊,我問她到底是不是神家人,她竟敢對我說無可奉告,你說可惡不可惡!」

陳青塞了幾口東西就開始擦手,擦完這才開口,「現在這種情況,傻子才會承認自己是神家人,而且就算她說不是估計你也不信,她是懶得解釋而已。」

「這我明白,可人們都知道沒人敢對至尊無上樓的人造謠,我要找人嫁的消息一出,人們肯定猜出我已經在至尊無上樓失勢,這至尊天女的頭銜,以後恐怕不好用嘍!這是可惡,若是讓我知道是誰把消息散布的,我定將他碎屍萬段!」

看著利彩蝶一副小女人姿態,坐在身邊咬牙切齒的樣子,陳青一笑,想了下開了口。

「有兩個人值得懷疑,一就是神家人,他想把你的影響力降到最低,好防止你干預他的計劃。」


「第二個人呢?」

利彩蝶仰著腦袋看著陳青,陳青嘆息一聲,「你啊,現如今今非昔比,以後要多動動腦子。第二個值得懷疑的,就是你的皇兄。」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