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宇將自己的小機器人掏了出來然後在小機器人的身上準備加持陣法。

但是王宇怎麼也沒有想到陣法居然在最後一步的時候失敗了,王宇嘗試其他陣法也是失敗,法印也是同樣的效果,這不應該啊?

如果是法器的話,這些陣法和符咒很容易就加持上去了,自己爲什麼就是不能在小機器人身上加持呢?

王宇又嘗試了幾十回合,無一例外全部都失敗了,這讓王宇的自尊心嚴重受到了打擊。

沒有辦法,對小機器人的研究只能先放一放,王宇直接以分身的方式進入到了體內世界,而另一個分身則放在了外面等待城主的消息。

王宇總感覺楚洛這自從那次之後就感覺怪怪的,但是又說不上來哪裏奇怪的感覺。

“主人,你來了。”凱爾看到王宇之後一把抱住了王宇。

“嗯,我打算繼續金行試煉。”王宇說道。

“嗯?”凱爾有些擔心。

“不用擔心。”王宇溫柔地撫摸着凱爾的頭說道。

“主人,我覺得你離那個女人遠點爲好。”凱爾皺着眉頭說道。

“誰?你說的是楚洛嗎?”王宇感到有些奇怪。


“就那個最近跟你在一起的女人,我的第六感告訴我這個女人不簡單,她的目的肯定不單純,所以凱爾想要提醒主人一下。”凱爾非常認真地說道。

“嗯,我會注意的。”王宇笑着說道。

“那……主人小心。”凱爾還想說些什麼,但是話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別啃我世界的地皮了啊,餓死也得給我忍着。”王宇向饕餮丟去非常大一堆靈石。

爲了以防萬一還是將饕餮關進了籠子裏面,主要這貨太能吃了,自己體內世界的四分之一的土地都被面前這隻怪物吞了進去,甭提王宇有多無奈了。

即使體內世界的土地可以慢慢恢復,但是恢復時長要很長,所以以防萬一王宇還是將這隻怪物關進了籠子裏面,然後給了巫啓和慫蛋練習的功法,巫啓的是從系統裏面買過來的《囚籠地獄》,至於慫蛋給了他一本《無邪劍譜》,雖然慫蛋一如既往地一邊吐槽王宇一邊將劍譜如視珍寶地收藏起來。

然後王宇轉身去了金行試煉塔的第八層,這次進入簡直跟第一層不要太像的那種。

但是王宇發現這第八層裏面機器人可不是那些小機器人了,但是王宇的肉身強悍也不是一點半點的。

值得注意的一個新鮮點是這裏的機器人居然這次體型要比之前大了兩倍不止,之後就是這些機器人居然有了法印特性,而且不是加了一道兩道,而是上百道法印,於是王宇把它們這些機器人打的不能動彈的時候就開始一個一個研究了起來。 但是還是沒能研究透徹,人家的機器人都有法印加持了,自己研究的機器人跟個智障250一樣,既然這第八層沒有什麼好玩的地方,王宇就打算踏入第九層了。

不過王宇也是真的沒有想到這第九層居然是一個迷宮法陣,捎有不慎自己就會被帶入陣法漩渦裏面,這些陣法漩渦是非常可怕的存在,就連渡劫期都不一定可以活着出來。

這些陣法的構造和佈置都太過於精妙了,給王宇視覺和感官上面的衝擊力,以往自己可以最多摺疊五個陣法,然而王宇目前身處的陣法卻是由上千個大大小小的陣法摺疊而成,完全可以稱之爲一個肉體靈魂雙重收割機。

王宇如今身處在陣法之中,受到陣法的牽制,王宇根本無法施展開來不死鳥羽翼,每一步都必須得小心翼翼,因爲可能因爲一步引起陣法全部都調動起來,到時候更加的麻煩。

但是王宇也是沒有想到會耗費那麼長的時間,無論是對精力耐力還是持久力靈力體力方面都是不小的考驗。

難不成是另類的思路?也許是讓自己破解陣法,破解完畢之後就可以進入到下一層,因爲金行與煉器師密不可分,所以這也就可以解釋一下原因。

終於王宇用感知力探測到陣法中央的有一個大型的羅盤,整個陣法是圍繞羅盤轉起來的,羅盤是整個陣法的關鍵。

王宇耗費了很多功法才勉勉強強來到了羅盤的面前,然後就開始對這個羅盤研究了起來,王宇這才發現羅盤上面的構造與這個巨大的陣法居然是運轉一致的,換而言之,王宇如果將羅盤破解出來那麼久沒有其他問題了。

這樣想來金行試煉塔真的是那個老者的畢生結晶,陣法竟然還有如此出神入化的運用也是讓王宇十分吃驚。

王宇看着面前如此複雜的羅盤也是對老者佩服的五體投地,自己不會被一輩子困在這破陣法裏面吧。

緊接着王宇就開始自己的研究,先是陣法一個一個拆解,失敗。然後幾個嘗試挪動,失敗……

外界不停三日的時間,身穿黑衣的侍衛便過來了,於是王宇的分身去了城主府上面。

“李白兄弟,你來了,這是我們準備的材料。”城主連忙讓人那過來。

“嗯,不錯。”王宇覺得這城主還挺靠譜的。

“煉製百靈丹還需要一鼎紫級丹爐。”王宇說道。

“好好好,我們城主府上面剛好有一尊閒置的紫級丹爐。”城主說道。

“還有我需要在一間專門的煉丹房,保證這三天之內不能有任何人打擾。”王宇說道。

“好好好,管家,快去安排。”城主說道。


“李白兄弟,請隨我來。”城主說道。

“嗯。”王宇輕輕點點頭,將材料用儲存戒指收了起來。

這百靈丹要比解毒丹難度更高一級,這解毒丹尚且還可以在系統裏面購買到,但是這百靈丹卻是不能。

緊接着王宇便開始煉製丹藥,王宇相信饕餮那吃貨自己已經開始啃籠子的那種,幸好籠子是特製了,要不然饕餮根本沒有辦法治療。

王宇開始嘗試煉製百靈丹起來,有關幾次煉丹經驗的王宇還是服用了技能丹讓自己短時間內獲得煉丹師的體驗。

耗費了三天兩夜,終於在第三天夜幕快要降臨的時候,王宇將丹藥煉製完成了。

看着王宇從煉丹房出來,城主一臉焦急地詢問道:“丹藥可是煉製好了?”

王宇點了點頭道:“帶路吧。”

然後來到城主千金的房間裏面城主吩咐下人將丹藥讓自己女兒服下去,不出一會兒時間,城主的千金體溫便恢復了過來。

城主也是將報酬送到了王宇的手中,王宇正打算離開,卻沒有想到變故突發。

“李白兄弟,你不能離開這裏。”城主說道。

“嗯?”王宇十分疑惑地看着面前的中年男子。

“我希望你拿着報酬永遠留在我們雲鳳城,我不希望我女兒的病症被泄露出去。”城主說道。

其實王宇在當初診斷千金的時候就看出來了端詳,這種症狀的毒只有在不知覺和人毫無防備的時候纔可以下毒,王宇一直不想往那個方面思考,目前看來對城主千金下毒的人只能是城主本人。

“我要是說你們攔不住我呢。”王宇嘴角勾起一絲笑意。

“你不可能離開雲夢城的!”城主變了一副模樣說道。

“哼,那就試試。”王宇心神一動便消失在了原地。

城主本身也是沒有想到一個半神悟性境界的居然可以從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溜走。

“來人,立馬通知人馬封鎖雲鳳城,還有就是開啓結界。”城主說道。


“遵命!”管家說道。

王宇瞬移到了客棧裏面,想必這位城府極深的城主大人應該在這裏安插了眼線,此地不易久留,王宇直接到自己房間裏面,本體醒過來,將分身收入體內,然後去楚洛的房間。

“怎麼了嗎?”楚洛看到匆匆忙忙過來的王宇也是一臉的疑惑。

“此地不宜久留。”王宇二話不說就拉起了楚洛的手。

然後王宇施展不死鳥羽翼這時候也不管什麼男女之分了直接抱起楚洛就飛起,但是臨近大門的時候雲鳳城的大門已經完全關閉,而且還有結界。

但是這難不倒王宇,主門關閉並不代表側門也關閉了,畢竟側門都是比較偏僻一點,面前的結界完全攔不住王宇。

幾息之間王宇就來到了雲鳳城的側門,就在大門即將關閉的那一刻王宇帶着楚洛順利出去,但是王宇也是沒有想到這城主居然還留了一手在雲鳳城外面安排了殺手。

而這些殺手也個個都是頂級級別有一個是半神境界的,其餘都是分神九重天的。

王宇也是沒有想到會這麼突然,但是就在這時在王宇背後的楚洛卻給了王宇一掌。

“噗嗤”這一掌讓王宇如同遭受了重擊一般。

“爲什麼?”王宇滿臉的不可置信看着楚洛。

橘黃色的光芒照耀在那張絕美的臉上,楚洛卻冷若冰霜地說道:“放心,我會下去陪你的,你必須死!” 王宇也是怎麼都沒有想到楚洛從始至終都沒有將洞穴裏面發生的事情放心,不過也對,毀了一個女生的清白,他的確是罪該萬死。

“就算你今天要殺了我也好,我都要帶着你出去,最起碼我不能讓你堂堂九皇殿堂的副宮主死在這種荒郊野外裏面。”王宇毫不在意地擦去自己嘴角的血痕說道。

楚洛聽後卻是一愣,反問道:“你不恨我?”

“退後!”王宇抽出花魂劍阻擋了一擊。

“巫啓!”王宇說道。

“在,主人。”巫啓出來。

“慫蛋!”王宇再次說道。

“mmp,叫老子幹嘛?”慫蛋還是一臉嫌棄地出來說道。

“慫蛋,我命令你去對付那個半神境界的人,巫啓隨我解決後面四個分神九重天的人。”王宇說道。

“是。”巫啓回答道。

“又把厲害的丟給老子。”慫蛋撇撇嘴說道。

“我們上!”爲首的黑衣人說道。

“哈!”其中一個黑衣人抽出手中的長鞭向楚洛的方向襲去。

“休想動她!”王宇一劍斬過去。

“咻”的一聲鞭子與劍氣對碰到了一起。

“五行神雷決!”王宇直接用自己的技能進行秒殺。

“啊!”一個黑衣人身死。

“巫啓,慫蛋,速戰速決。”王宇說道。

因爲雲鳳城的城主修爲還要在自己之上,這是一個非常棘手的問題。

“無邪劍式——狂風捲樹葉!”慫蛋揮出一劍劍氣當中夾雜着幾片飄零的樹葉向爲首的黑衣人襲去。

“大影擺尾!”黑衣人用自己的劍進行格擋。

“囚籠地獄!”巫啓施展起來以自身爲中心的血色囚籠將兩名黑衣人包圍了起來。

“怎麼回事?”兩名黑衣人從未見過如此詭異的招式。

“萬源惡鬼!”巫啓使出了自己的最強殺招。

“哼,我還就不信一個分神八重天的可以對付得了我們兩個分神九重天的!”其中一個黑衣人輕哼一聲道。

“不信?你們也太小瞧了巫啓了。”王宇搖搖頭然後瞬移一腳踹飛一個黑衣人。

“囚籠地獄,第一式,焚火!”巫啓快速結印。

“啊啊啊啊,這是什麼火焰!”其中一個黑衣人突然慘叫了起來。

“快,快幫我撲火!”那個黑衣人說道。

“哦,好!”另一個黑衣人正打算解救沒想到巫啓會來一招偷襲。

“惡鬼咆哮!”巫啓釋放技能說道。

“砰砰砰”巫啓的技能與其中一個黑衣人的技能對碰到一起。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