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權沒有理會詢走到牀邊便鑽進了被窩。詢慌張得從牀上下來,他走到一旁的衣櫃前換起了衣服。這時Sword和提諾亞走進了房間,剛好詢的衣服換到了一半。好在下身已經完成,但是上身的襯衫連一個釦子都還沒扭上。

“發生什麼了?一大早這麼大聲音。”

聽到聲音詢便轉向了房門。當然她們的視線開始是轉向牀的。牀上沒有詢的身影卻看到了熟睡中的小權,面對眼前的狀況兩人的睡意瞬間就散了。他們看向詢,他的上半身只披着一件襯衫。

“詢!這是犯罪哦!?”

Sword慌了。

“誒!?犯罪!?不是!! 腹黑總裁的契約妻子 !!”

“詢,這是怎麼回事可以給我個合理的解釋嗎?”

提諾亞的雖然勉強笑着,但是她的臉上充滿了惡意。

“誤會!這是誤會!!”

這時彥成從門外走過,即便在家中他的身上依然穿着白大褂。他大致看了看眼前的狀況。

“嗯!不愧是我的兒子。不過做到這地步的話,作爲一個男人就應該不起責任!”

“都說了是誤會!!什麼都沒發生!!!!”

任憑房間如何吵鬧小權都完全沒有醒來的跡象。

【現實世界 教室 08:23】

詢坐在自己的教室中卻顯心神不定,他非常在意!

回頭看去,除了Sword的座位外最後一排還有三個座位。這三個座位昨天爲止是不存在的。小權和提諾亞分別坐在其中一個座位上,但是還有一個作爲空着。詢四周環視了一遍,除了翎意外沒有任何人抱有疑問。

班級人數的平衡明顯有問題吧,再怎麼說這也該察覺吧……

終於詢將視線轉向了窗邊的空位。

那個位置是誰的?

正在詢試圖展開思緒之時,答案就明確了。法姆穿着校服從後門走進了教室,她顯得有些緊張而使得平時那隨和的笑容失效了。喧鬧的教室瞬間被凍結了,別說對話就連學生們的動作都僵住了。知道法姆身份的人情況更糟……法姆坐到位置上便將視線轉向詢勉強得笑了笑。

這時詢想起昨天發生的某件事。這是他造成的慘劇,出於過盛的責任感詢鼓起勇氣走到了法姆身旁。

“沒必要這麼緊張的。”

面對熟人法姆總算是鬆了口氣,那隨和的笑容再度浮現在臉上。周圍學生的態度也因此產生了明顯的變化。

詢瞄了一眼身後的狀況但是他沒有回頭,尖銳的視線如針扎一般。雖然普通人是接受了法姆,但是知道法姆被稱爲魔王真相的三名魔女卻依然非常壓抑。

鈴聲起,紅樹走進教室。她放下手中的教材拿起點名冊開始點名。

“愛麗絲?庫維斯!?拉比斯!!?咳咳,似乎拿錯名冊了。這是一年三班的名冊……大家稍微等一下我”(呃,表示三個si並不是有意的。)

紅樹剛準備離開教室,一名男性教師打開教室的們走了進來。

“抱歉,打擾一下。名冊似乎弄錯了。”

交換了名冊後那名教師就離開了。

這時詢的心情卻變得非常複雜。

愛麗絲也就罷了……後面那兩個名字是怎麼回事?而且庫維斯……只有不祥的預感。

紅樹從新開始點名。

“X備。”

“到!”

“關X”

“到!”

“X飛”

“到了!”


……

“Sword。”

“這裏!這裏!”

“權。呃……”

“到……”

紅樹停頓了片刻。

“提諾亞。”

“到。”


“法姆·貝爾斯德……誒誒!!”

紅樹立刻擡頭,看到法姆時她不僅後退了一步。

法姆以隨和的態度迴應了她。

“到,以後多指教了,老師。”

……第一堂課紅樹並沒有因爲法姆的存在而出現太大的問題。但是她的動作卻比平時僵硬了許多,一步都沒有離開過講臺。下課鈴響起時她毫不猶豫得離開了教室。

詢以同情的目光看着她離去後來到了法姆面前。

“詢,來的正好快教我如何交朋友。”

“交朋友啊……”

詢看了看四周。

在這方面我也非常糟糕……

這時一名男生走了過來,他的手中拿着一封藍色的信。他的意圖非常明顯,走到法姆面前他卻陷入了沉默。在他猶豫不決之時法姆開口了,她依然是那隨和的笑容。

“能和我成爲朋友嗎?”

聽了這話男生後退了一步,他明顯受到了嚴重的打擊。

“朋友!?我……我還什麼都沒說啊啊啊~~!!法姆個笨蛋!!!!”

男生抹着淚水跑出了教室。

“嘚!喂!!誰是笨蛋啊!!!真沒禮貌!”


法姆完全沒有理解他做出這種反應的原因,她將視線轉向了詢。

“他那反應是怎麼回事?就這麼不想和我交朋友嗎?說實話多少受到了打擊……”

詢再度以同情的目光送走那名男生。

“呃……這個嘛,正好相反。不過法姆不用在意。那麼……”

詢環視了教室。魔女的三人明顯刻意迴避着法姆,詢的視線停在了翎身上。翎的情況和平時沒有多少變數,她的身邊站着兩名女生和她在聊天。

“那就從簡單的開始吧。”

詢向翎走去,法姆也跟了過去。來到翎面前時那兩名女生明顯警惕着詢,但是看到法姆時他們的警惕卻稍微鬆懈。

面對翎法姆的態度非常自然,畢竟兩人之間的關係本來就不差。

“翎,願意和我交朋友嗎?”

翎看了詢一眼淡淡得笑了笑。

“我們不已經是朋友了嗎?謝謝你的髮夾。”

“也是,那麼以後就多關照了。”

“噢噢!!原來小翎的封印是你解開的啊,小翎的朋友就是我們的朋友。以後多關照了!”

“嗯!”

法姆的臉上露出了燦爛的笑容。看了這笑容詢也安心得笑了。 詢回頭看了看後排的三人,她們察覺後立刻將視線轉開了。

“那邊似乎有點困難。”

被夾在三人中間的萱正盯着詢。

這是怎麼一回事?那是彷彿在質問詢一般的眼神。法姆和詢來到了萱的面前。面對萱的態度詢不禁移開了視線。

“怎麼說呢……稍微出了點事故變成了現在的狀況。”

“又是事故嗎?你還真是愛給人添麻煩啊。”

即便法姆在場萱也完全沒有客氣。嘛,原本就是這樣的人。禮讓?謙虛?這種想法和她完全無緣。萱將視線轉向法姆。

法姆看了看周圍的三名魔女,她們明顯可以迴避着法姆。面對她們的態度法姆顯得非常疑惑。

“上星期也見面時還好好的,爲什麼現在的態度變化這麼大?”

萱無奈得笑了笑。

“一點自覺都沒有嗎?上個星期詢感冒的那一天,她們三人不是參加了法姆的騎士戰場嗎?回來之後只要提到你的名字就會變成這樣。”


“誒!?她們參加了?我完全沒有察覺到?”

聽了這話三人消沉了。詢深深得吐了口氣勉強笑了笑。

“看來是要慢慢來了。總之先去見下紅樹吧。”

詢剛想離開卻被萱阻止了。

“等等,詢。紅樹的情況恐怕比這三人還要麻煩。”

“紅樹也參加了法姆的戰場?”

“不,她沒有。”

萱將視線轉向了法姆。

“法姆,你見到紅樹最想做什麼?”

“讓她試穿各種服裝。”

法姆的回答非常迅速沒有任何猶豫。

“很好,我也一樣。”

兩人的視線重合了,淡淡的微笑浮現在臉上。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