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單地說,同樣是生產錘子。古法所煉製的,完全就只考慮錘子的威力,其他一概不管。而今法則要考慮很多,除了威力還要考慮靈活性、便攜性等等。

兩種方法各有利弊,但普遍認定古仙兵威力更加強大。

“難道是這個夜壺?不會吧!”

蘇恩揚看着一件古樸的夜壺驚疑不定。

“任務獎勵:永久掌握迎風三丈訣!”

啥玩意?這迎風三丈是什麼意思?狗系統,我懷疑你在使壞,但我沒證據! 是這個夜壺麼?蘇恩揚反覆打量夜壺。

“我去!怎麼有股怪味?!”

但從系統的任務獎勵來看,這是很有可能的!

蘇恩揚淡定地將夜壺收入乾坤袋,覺得萬無一失要轉身離去的時候。突然撞倒了什麼物品,發出了清脆的撞擊聲。

“那是……”

蘇恩揚驚呆了。架子下面擺着密密麻麻的夜壺,真是讓蘇恩揚開了眼界。罡風堡這都是研究得些什麼玩意!

但這麼多,少一個夜壺,罡風堡可能不會說啥。但將天字號倉庫裏的夜壺搬空,很難不讓人多想。


想到罡風堡的人到處散佈氣湘子有收集夜壺這種奇異嗜好的場景,蘇恩揚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太他喵的恐怖了!絕不行!

但是迎風三丈訣,咳咳,任務的獎勵應該不會太差吧。

蘇恩揚急中生智,一個閃身出了天字號倉庫。

“姬堡主!”

“嗯?前輩選完了?”

姬舒正詫異地問道。

“差不多了。只是我想起我那幼子……你也知道,小孩子嘛,晚上不敢出門去。我們走得急,也沒有帶什麼器具……”

蘇恩揚委婉地表達着自己的訴求。

“啊哈?什麼器具?”

姬舒正有些懵,不懂氣湘子前輩要說什麼。

“咳咳,堡主,我猜氣湘子前輩說的是夜壺!”

木三分低聲提醒道。

“木長老果然蕙質蘭心,一猜就中!”

蘇恩揚讚歎。

木三分很是得意,但旋即覺得不對。蕙質蘭心?氣湘子前輩對我的讚譽有些可怕啊!

“我想選一個最古老的夜壺,送給我那幼子做禮物。你們懂得,只有經過時間的滄桑,才能醞釀出美味的陳酒啊!”

蘇恩揚拍拍姬舒正肩膀。

“額,氣湘子前輩是要釀酒麼?”

姬舒正問道。這口味真他喵重啊!

“釀個屁的酒!”

蘇恩揚一腳將姬舒正踢進天字號倉庫。孽障啊!你在浪費我寶貴的任務時間!

“快去把古老的夜壺拿出來,我要帶回去讓無極我兒選一個。”

姬舒正揉了揉自己的屁股,直接從夜壺羣中摸出幾件年代久遠的夜壺。

這些夜壺都是罡風堡一代代煉製的作品啊,還有幾件事罡風堡創立初期收集回來的。

罡風堡早期收集各種事物,然後研究剖析,完善自己的技術。罡風堡的宗旨就是物品沒有高低貴賤,都一視同仁。


所以夜壺自然也在他們收集的範圍,並且還自行開發生產了幾代不同的夜壺。

看到姬舒正抱着幾個夜壺走出來,蘇恩揚一把奪過。

“我去,你們誰用過啊!還有味道!”


蘇恩揚忍着怪味,將夜壺都塞在自己乾坤袋中,立馬縱身騰雲飛回住所。

趕時間啊!迎風三丈訣,等我!蘇恩揚回到懸天閣,現在都沒門了,節省了蘇恩揚兩秒的時間。

蘇恩揚立馬將一堆夜壺傾倒而出,開始分辨哪件是古仙兵。

所謂的仙兵覺醒,是指仙兵在封禁或自我封禁後,被重新激活或自主激活的情況。

現在蘇恩揚只能一件一件的試驗,因爲從外表上,他真的無法判斷這裏面哪件是仙兵。

“氣湘子前輩在幹什麼?”

罡風堡的巡邏弟子不敢置信地看着這一幕。

七零八落的夜壺中,氣湘子前輩一會捧着這個,一會抱着那個,一副愛不釋手的模樣。

“好可怕!仙人都有一些怪癖麼?”

“不知道啊!我們快走,假裝沒看到!”

巡邏弟子們馬上飛走。

“總算是找到了!”

蘇恩揚手捧夜壺發自內心地笑了。

“堡主!氣湘子前輩的氣色有些不對啊!給兒子找夜壺,有這麼高興?”

木三分很是不解地問姬舒正。

“唉,我也不懂。或許這就是爲人父母的快樂吧!”

姬舒正搖搖頭。

“現在就是延遲你的覺醒了!”

蘇恩揚將其他夜壺一股腦踹出懸天閣,開始利用自身的仙元壓制夜壺正在甦醒的意志。

正在懸天閣下方站着的姬舒正和木三分被夜壺砸了個正着。

“這是怎麼了?氣湘子前輩對咱們的夜壺不滿意麼?”

木三分看着這些夜壺,那都是前人的辛勞傑作啊!

“我們每個長老發一個吧!要晉升仙門了,來點新氣象!”

姬舒正很是開懷地將夜壺收起。

見鬼的新氣象!木三分嘴角抽搐,堡主,你怕是和氣湘子前輩有共同的嗜好吧!


蘇恩揚還不知道,自己小心維護的形象,並沒有如他所願的保持住!

在等到系統任務完成的提示後,蘇恩揚愉快地接收了任務的獎勵——迎風三丈訣。

迎風三丈訣,可以作用在任意法術和物品上,可以將其向着某個方向延長三丈的距離。

這很雞肋,也很強大啊!蘇恩揚明白這個法訣的核心了,這就和《三十六符纂詳解》中輔助類符篆一樣,只有輔助的作用,但卻可以增強自己或者削弱敵人。

而此時夜壺失去他的壓制,開始覺醒。其外層的皮開始脫落,露出了它的真容。

只見其整體呈虎形,尾部彎曲形成把手。整個夜壺如同一隻飛撲的猛虎,其下方刻着兩行小字。

第一行寫着這件仙兵的名字——化神壺!

第二行寫着仙兵主人的題字:神族雜碎,盡入此壺!

額,這主人怨氣好重啊!這是爲了噁心神族,故意整了個夜壺造型麼?

蘇恩揚將化神壺收了起來,既然不是真的夜壺,那自然不給紫電無極那傢伙了!

迎風三丈訣很快也在蘇恩揚的鑽研下,修習成功。不過現在蘇恩揚的極限是讓事物增添一寸的長度,還需要不斷的修習才能提升這個量。

有了這個法訣,可以在戰鬥中產生意想不到的效果。而蘇恩揚果斷決定,拿紫電無極試試吧。畢竟有言云:父子齊上陣,互毆快樂多!

姬舒正回到居所,將夜壺倒在地上。他打開牀下的暗櫃,裏面是擺放整齊的夜壺。

“見鬼的!咱堡主真的有收集夜壺的怪癖啊!”

墨鏡長老摘下他的墨鏡,語氣悲痛。

“那又如何?我覺得有癖好很好啊。很多仙人的稱號,不都是這樣來的麼?”

武火長老雙臂抱拳,鼻子上也卡着墨鏡長老新開發的靈器——透視墨鏡。

“那我們堡主豈不是會被稱作——夜壺仙人?”

風箱長老一臉幸災樂禍。

“好了!這件事就交給我們了!一定要宣傳出去,打響我們姬堡主的名頭啊!”

嗯?察覺到有人窺視的姬舒正,立馬將夜壺藏好,然後一個閃身消失在原地。

“夜壺仙人好!”

看着突然出現在身邊的姬舒正,墨鏡長老三人齊聲喚道。 姬舒正臉色難看,勉強笑了笑。

“幾位沒事不修煉,也不爲門派努力貢獻,在我這裏幹什麼呢?!”

墨鏡長老推了推墨鏡,故作深沉道。

“堡主明鑑,我等在此是試驗新的靈器!”

“哦?是何靈器?”

姬堡主問道。他今天一定要抓住這三個老傢伙的小辮子。

墨鏡長老很狗腿地將自己的眼鏡遞過去。

姬舒正帶上眼鏡後,整張臉都黑了。這三個傢伙在這裏是測試靈器麼?這是偷窺老夫啊!


“哈哈,諸位長老真是辛苦了!爲了門派嘔心瀝血,我深受感動啊!”

“哪裏,哪裏。這都是我們應該做的。”

風箱長老趕忙拉動風箱給姬舒正吹風送爽。

“我也有一件靈兵有試驗啊!”

姬舒正仰天長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