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爲何,面對這樣的一個少年,刁無用的身體竟然顫抖了一下。

好詭異的少年,他這是什麼魔功!

刁無用倒是真的猜對了,江北這還真不是什麼正經功法,人家這是正八經的吞天魔功!

不過,人家刁無用也就顫抖了一下而已,隨之而來的依舊是不屑。

“老弟啊,我特麼怎麼就煩你這個看誰都跟小辣雞一樣的眼神呢?”江北突然問道。

“呵!因爲你原本就不值得我出手。”刁無用冷笑着。

“四象引氣!”

江北懂,這是要放大招了。

根本就不再等了,想都不想,直接就衝上去!

憋得差不多了,再憋容易憋壞了。

這就跟倆王四個二在手,然後憋手裏輸了沒什麼區別!

“先試試這個!”江北大喝一聲。

隨即而來的則是四聲巨大的吼聲,是如同是象鳴,又如同是獅吼,反正是很怪異。

“跟着我左手,右手一個慢動作!”

若不是因為愛著你 ,隨後右手緩緩伸出,先來個螺旋丸試試!

但是,就在此時,驚變突起。

原本還在天空穿梭如箭的小騷騷竟在距離刁無用一米處再難存進!

吞天功法!吞天功法!加速啊!再加速啊!還差一些啊!

江北的心在吶喊着。

面對正常敵人的時候,原來魂掌是這麼弱!

其實不是魂掌弱,而是他太弱了……

一時間,感覺右手深陷泥潭,四隻巨象虛影竟然就這麼出現在了江北的身前!

四個長鼻子,八對長牙,這般詭異的大象,橫在了江北的身前!

他們也包圍着刁無用,像是面對主人一般。

刁無用緩緩走到江北身前,僅隔着這層靈力隔膜,根本就無懼江北的招式!

“再給你三年,可能我真的不如你,但是現在,你還是太嫩了,所以,今天你要死。”

“好啊!那我今天就試試你這玩意夠不夠硬!”

江北怒喝一聲,嘴角滲出鮮血!隨時可能入魔!

但是那一絲得到力量的感覺卻太難抓住了!令江北幾度抓狂!

“給我進去!”

江北的左腳在前,右腳死死地蹬着小騷騷,彷彿是在借力一般。

近了一公分,又是一公分。

就這麼,推進去了……

黑色的小球在旋轉着,撕磨着他與刁無用中央的靈力隔膜。

而江北嘴角緩緩淌出了血跡。

近了,又近了!

刁無用本還滿是嘲諷的笑容瞬間凝住!他竟然能突破這四象引氣!

怎麼可能!他是怎麼做到的!

胸前灼熱的疼痛感傳來,刁無用趁着靈力隔膜崩碎的這一刻徒然爆退。

“四象引氣!第二式,萬界阻隔!”

這一刻,刁無用竟生不出先前那般輕視之心,甚至生不起反抗之心,只想要擋住江北的兩個攻擊!

他知道,後面還有那個散發着黑光的東西在等着他!

拖,再拖一下! 退!再退!崩碎,再崩碎!

“跑啊!繼續跑啊!我看你要跑到什麼時候”

江北怒喝一聲。

“萬界阻隔!”刁無用一聲沉而有力地大喝。

隨後只見四頭巨象虛影竟就這麼擋在了江北的身前!

手中黑色的小球還在奮力的轉動着,竟已有了膨脹要爆開的趨勢!

一時間,就這麼兩下,體內的靈力竟然已經消耗了大半!

怎麼辦!江北的額頭上涌出細密的汗珠,太難了。

如果人家一直這麼退下去,沒多久他就會被耗幹!

對面的刁無用也很難受,既然已經選擇了要防守,那現在就根本不可能轉守爲攻!

就等那攝人的黑光和那小黑球消散,他不信僅有天境二階的江北能比他撐得還久!

“老弟!是不是男人!”

江北咧着嘴問道,手上功夫也不閒着,繼續往裏推!

“哼!”回答他的就這麼一聲冷哼。

來自刁無用的怒氣值+12

江北現在是一點脾氣都沒有了,雙眼的紅光甚至都要被磨沒了,太特麼欺負人了!


“小騷騷!”

江北喊了一嗓子,隨後雙腳竟突然向後竄去!但是上半身在這瞬間竟沒動!

小騷騷和鞋之間摩擦力產生加速度!但是上半身還保留着慣性!

初中物理,江北學的還是很好的!

“臭弟弟,那就再試一次好了!”江北突然對刁無用做了個鬼臉。

在刁無用懵逼的剎那,江北右手緩緩推出。

瞬間!刁無用的眼睛瞪得如銅鈴無二!

再退!

砰!

一聲巨大的爆炸聲,從那靈力隔膜中發出,陣陣煙霧隨之出現。

四頭巨象彷彿搖搖欲墜一般。

吞天功法,再加速,再加速!

“沒想到吧,我又回來了!”

刁無用的耳邊傳來這樣的一句話……

“小子!今天就讓你知道知道什麼是境界差距!”刁無用面露狠厲。


臉色突然變得慘白無比!防守破了? 被心遺忘的節奏

面對着從煙霧中衝出的江北,竟就這般舉起了右手!

他竟想要硬接江北的這一招!

“破虛!”

威嚴而蒼勁的吼聲傳出,江北彷彿能看到足以成爲世界末日的風眼!

此刻就這麼被刁無用控在了掌中,而那四象虛影隨之崩碎!

迎着颶風,如刀割一般!也激起了江北的狠勁。

“怕你不成!”

近了,越來越近了!

隨之而來的,江北的心頭彷彿也蒙上了一層灰塵,看着對面的刁無用,心裏竟然開始顫抖。

這一刻,他終於想起來了,人家纔是天境四階的強者啊!

喉嚨滾動,他跑不掉了,他好像大意了!

右手緊握着左手的手腕,江北還在用全身的靈力控制着這一擊!

……

一連串的爆炸聲,從二人的身體中響起。

倒飛而出的,是江北,是上半身血肉模糊的江北!

頭上的血水順着臉龐流下,小短劍被他握在手中。

整個人如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呆呆地看着愈發昏暗的天空,喉嚨滾動。

原來自己,這麼弱的嗎?

墜地的疼痛感好像都沒那麼強烈了,身體好疼啊,多一下少一下甚至都感覺不出來了。

他是要死了嗎,死了就能回到原來的世界了嗎?他好像捨不得這裏了。

微微向左邊看去,是滿是傷痕的老哥,還在戰鬥着,好像受傷不比自己輕多少啊。

還在輪着他的大鐵球,還趁着一個眨眼間的空隙把煙叼在了嘴裏。

靈力耗了大半的二長老也在拼着,他又抽碎了一個黑衣人。

張首領也倒下了,死的時候雙眼看着天空,嘴裏還叼着只燒了半截的煙,還在緩緩燃燒着。

黑夜進化



宗門的弟子也死了五六個,這都是無極宗的人才啊……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