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徐娘半老的女人倒是真有自信,yy的本事更是厲害了。

「公子莫要再動了,他都要被你打死了呢~」柳秀兒伸手攏了攏耳邊的碎發,朝著莫星河露出一個自認為迷人的微笑。

莫星河聞言,確實不再動作,看向柳秀兒的目光卻是冰冷滲人。

柳秀兒邁著貓步走向了莫星河,伸出手欲要攀在莫星河的肩頭。

「公子~」

蘇葉看著眼前的一幕,眉心緊蹙。

這把戲……

這世上怎麼會有如此厚顏無恥的女人!

不過她對莫星河還是很有信心的,畢竟他說過,他環肥燕瘦的看過不少人,柳秀兒這樣一個剛剛和人狼狽為奸過的女人,他怎麼可能會看得上眼呢?

話雖如此,但蘇葉心中還是很不舒服。

那種感覺,就好像是屬於自己的東西要被人給玷污了一樣。

不過莫星河的舉動卻是讓蘇葉心裡舒坦了不少。

只見他目光冰冷,聲音也冷漠的不帶一絲情感的說道:「你的臟手敢碰我一下,我不介意讓它變成他下面那個樣子。」

這個「他」指的自然就是李狗剩了。

柳秀兒看到他成了一攤爛泥的地方,再看自己蔥白的手,頓時就不敢再動了。

蘇葉看著這幕,嘴角遏制不住的上揚。


可柳秀兒依舊沒有死心,這個男人居然會拒絕她!

「公子~」

「你的聲音難聽的像個鴨i子。」莫星河無情的吐槽著柳秀兒的招牌嬌嗔。更是無視她那一臉泫然欲泣的委屈。

莫星河的一句話,讓柳秀兒整個人就愣住了。

她還從未見過如此不懂憐香惜玉,如此不解風情的男人!

李狗剩剛剛那處是被莫星河的叫給碾的,因為腳上是用了內力的,所以已經是血肉模糊。

這會兒他的腳又踩上了他的胸膛,很明顯是要他的命。

李狗剩就算是死了也一點兒都不可惜,蘇葉對此完全沒有感覺,甚至因為莫星河給她報仇而覺得開心。

可是……

【觸發臨時任務!放過李狗剩!任務完成獎勵情緒點100.】

這個突然觸發的任務,讓蘇葉滿頭黑線。

這什麼鬼?

剛剛這個人可是要毀了她,現在莫星河給她報仇了,她還要聖母的讓莫星河手下留人……

蘇葉覺得,她做不出這事兒。

正在她準備無視系統這個任務的時候,小a又出聲了。

【警告!】

【宿主請執行任務,任務失敗接受懲罰,生命值扣一半!】

這個威脅一出,蘇葉頓時瞪大了眼睛。

有沒有搞錯啊,這東西還帶強買強賣的嗎?

但不得不說,這是一個蘇葉拒絕不了的威脅。

「行,算你狠!」蘇葉在心中對小a說著。

說完,她看向了莫星河。

「莫星河!」


莫星河聞言看向了蘇葉,眼中的殺意漸漸冷卻變得溫和不少。

「怎麼了?」他柔聲問道,因為蘇葉剛剛受到了驚嚇,他和蘇葉說話都是柔聲細語的害怕刺激到她。

蘇葉看著莫星河這副樣子,都不知道該怎麼把話說出口了。

「莫星河,我們……」


「嗯,我在。」

「我們不殺他好不好?」蘇葉說著,小心翼翼的看著莫星河。

她明顯的感覺到,在她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莫星河整個人怔了一下,眼底劃過一抹寒意,很顯然是不滿她的決定。

「莫星河……」蘇葉小心翼翼的出聲。

「為什麼?」莫星河問道。

「我……」

「你不恨他么?」莫星河又問。

其實,蘇葉不管做什麼決定,他都會隨她的。只是他不解,她為什麼要放過傷害她的人。

「恨,但是我不想讓這樣的人弄髒你。沾上這麼一條骯髒的命,對你來說是一種侮辱。更何況,他作為一個男人,變成了現在的樣子,以後都不能人道,這對他來說才是最大的懲罰吧?活著,還不如死了呢。」蘇葉的大腦飛速的轉著,給了莫星河一個看似很合理的借口。

不過看樣子,莫星河很滿意她的解釋。

他將腳收回,想了想,用腳在李狗剩身上踩了幾下,那模樣看起來踩的都是什麼穴位,蘇葉也不懂。

而後,他走向了蘇葉。

與柳秀兒擦肩而過的時候,他冷聲道:「如果今日的事被傳出去的話,你的下場只會比他更慘。」

語畢,他撿起籃子走到了蘇葉的面前,朝著蘇葉伸出手:「丫頭不怕,我們回去。」

蘇葉聞言愣住,沒有動作。

莫星河卻是直接牽住了蘇葉的手。


「我們回家。」

回家……

蘇葉聽到這句話,腦袋裡面彷彿有煙花炸開了一般。

他說的是,回家? 「莫星河。」

「嗯?」

「謝謝你……」蘇葉沒有將手從莫星河手中掙脫開來,小聲地說著。

「你道謝,倒是少見。」

「不管怎樣,今天都是你幫了我。如果你沒有出現的話,我還不知道會怎樣呢。」

「只要我還活著,我就不會讓你出事。」莫星河頓住腳步,轉眸看著蘇葉道。

蘇葉聞言一怔。

「好了,別想了,這事兒已經過去了。」莫星河說著伸手在她發頂揉了揉:「我的小丫頭怎麼能夠讓別人給欺負去了呢!」

「莫星河。」蘇葉看著他,鼻頭一酸。

「幹嘛?」

「真的特別謝謝你的出現!」蘇葉一把環住他的腰身,小聲而又哽咽的說著。

如果不是莫星河出現,她的處境可能會很糟糕。

當時不顯,可心中卻是害怕的,直到現在也是后怕的。

「別肉麻了,小丫頭眼淚得好好收著,不能隨便掉。矜貴著呢。」莫星河低頭看著她卻是笑了。

他伸手為她擦去眼淚。

小姑娘雖然不漂亮,但這樣子卻叫他心疼。

平日里會跟他鬥嘴,小嘴巴可毒了,但心地卻是極好的。

「噝……」蘇葉吸著鼻子,鬆開了莫星河,肩膀還一抽一抽的。

當時沒表現出來害怕也沒有哭,現在這會兒完全放鬆下來倒是哭個不停了,完全都忍不住。

她突然有點兒慶幸,好在因為鍛煉還有生命之水的原因,她的皮膚變得好了很多,不再是一開始那種很多的痘痘了,只是零星的有幾顆而已。不然莫星河剛剛給她擦眼淚怕是都沒處下手。

「你不是說去采皂莢嗎?怎麼跑到竹林這邊了?」莫星河一邊低頭給她擦著眼淚一邊問道。

這幾天他肩膀往下靠近胸口的那處傷已經好了不少,這樣動作並不會造成傷口的撕i裂。

「我本來是打算摘得,但是那樹又高又都是刺,我就來這邊想要找竹竿打了。結果就遇到了他們兩個做那種事情,那個柳秀兒想讓李狗剩侮辱我,好讓我閉上嘴巴,不把他們這苟且的事情給說出去,和他們狼狽為奸。」蘇葉一邊抽泣一邊說著。

她說的不算含蓄,再加上親眼看到的,莫星河自然是明白了。

他眼眸眯起,剛剛就不應該放過那個女人。

他想著,便是將手腕處的銀靈給放了出去。

銀白色的小蛇悄無聲息的落到了地上,隱匿在地上的落葉中,不斷地朝著竹林中的男女那處爬去。

「都說了叫你不要這麼早就出來了。」莫星河雖然生氣,但更多的還是自己的大意,只能無奈的看著她道:「你呀,算了,帶我過去,我給你采。」

「那我回去拿竹子……」蘇葉說著就要轉身,卻被莫星河給拉著手。


「回去什麼回去,那麼髒的東西,多看一眼不嫌眼睛疼嗎?帶著我去就行了,我可以采。」莫星河無奈的說道。

「可是……」

「可是什麼可是,不相信叔叔我呀?」

「還叔叔……」

「乖,叫叔叔,叔疼你。」莫星河笑盈盈的說著,故意在逗趣她。

「臉呢?總想著怎麼佔便宜。」蘇葉白他一眼,嘴角卻是微微上揚。

「你也沒少佔我便宜吧?我占你一些怎麼了?」莫星河不以為意的說著。

「滾刀肉……」

「什麼意思?」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