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媽的,把那小娘們給忘了。”雷沙轉頭一看,氣得喊了起來,雖然他與麥克斯對攻了近百招,但實際上只用了不到一分鐘。

而在他們倆全力交手的時間裏,鐵甲車裏跳下來的亞瑟·提姆已經將奧黛利夾上了車。他不像雷沙一樣溫柔,一出手就將那個女人打暈了。所以她根本沒來得急再叫出聲。

眼看着鐵甲車已經離自己上百米遠,雷沙向前連跳幾下,躲開了麥克斯的攻擊,“好好,停下來,老子承認打不過你,快去追吧,你的妞被他們搶走了。”,他擺了擺手,已經全速追趕了上去。

但誰知道,憑着雷沙的輕功,竟然追不上那個鐵甲車,只能跟他保持着一定的距離。但雷沙並不着急,不管是什麼車,用魔法的,用能量的,都會有沒燃料的一刻,而自己的耐力,就是從這裏一直追回瓦爾法德爾去,也絕對沒問題。

‘嗖’的一聲,一輛車從三人行佣兵團團員身邊飛過。速度快到讓他們看不清那到底是什麼東西。而緊接着,還不到一秒鐘,又有一個人從他們身邊飛了過去。

“唉?那不是雷沙嗎?快,我們調頭追。”羅格的眼力好,一眼便認清了第二個過來的人。

三人行佣兵團剛跑到這裏,又馬上調着頭向後方跑去。但跟來時一樣,他們仍然只能望着前方的影子,跟着腳印追,根本看不到人。

“別跑了,你們走不出去的,這裏是亡靈的國度,你們以爲自己可以找到出去的路嗎?”雷沙邊追邊喊着,同時,他已經開始給自己加持起獸人的巫術疾風行動術,巫術一施展,雷沙身上閃過了一點紅芒。

“呀!”雷沙的速度突然間提高了,眼看着越來離那鐵甲車越近。

鐵甲車上的一個法師向後面看着,拉着那個鍊金師的衣服問道:“酷樂團長,你看,那個戰士不用鬥氣竟然可以達到這麼快的速度。你不是說我們的裝甲戰車是天下第一嗎?”。

那個鍊金師也轉頭看了看,不看還好,一看他也嚇了一跳,“嗯?他是什麼人?之前沒有查過他們的資料嗎?裝甲戰車的速度應該是陸上最快纔對呀。他怎麼?難道他是傳說中的傭兵之王尤金嗎?”。

這時,綁好了奧黛利,亞瑟起身說道:“不,他絕不是尤金。我在打鬥時注意過他,他根本就不會什麼鬥氣,但是,體格卻出奇的好。如果讓他學會了鬥氣,可能就會天下無敵的。”。

“天下無敵?天下無敵的應該是我們的團長,酷樂·凱博斯通。自從有了‘創世神的手指’之後,我們什麼任務出過差?哼,我看離我們變成第一傭兵團的日子,也不遠了。”最開始的光系魔導師叫了起來。


酷樂摸了摸右手上的一杖戒指,對光系魔法師說道:“範擇,我們是一個團體。如果沒有你們三個魔導師,如果沒有亞瑟這個聖鬥士,我們是無法稱爲最強的。記住,不要再提起創世神的手指。我可不想被人知道神器在手,那樣,我們不久就會成爲傭兵界的公敵,而不是最強傭兵團。只要讓他們知道,我們是最強的,這樣就足夠了。”。

三個魔導師,一個聖鬥士,一個鑽石鍊金師,這種組合,在全傭兵界,也只有一個。他們的名字是染血傭兵團。

團長是一個鑽石鍊金師,之所以他能達到有史以來最高的鍊金師頭銜,完全歸功於他手上的一個精神力加成戒指,神器排行榜上第二位的‘創世神的手指’。也就是靠着他的力量,讓他們對任何任務都充滿了信心,即使是勇闖亡靈界也沒人害怕。

但現在,他們遇到了一個跟他們一樣邪惡的怪胎,一個連鬥氣都不發出就達到了飛一樣的速度的人類。

“停下!!”雷沙在自己的巫術和輕功兩重力之下,已經兩腳如飛,終於在不久後追到了裝甲車的旁邊。

酷樂右手一指,“你如果願意跟我們一起完成任務,我可以跟你們傭兵團合作。但如果你想從我們手中搶走任務,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即使你是一個鬥聖,我也一樣要取你的性命。”。

“團長,他好像是個魔劍士,我看到他放了光系的魔法。沒準,他主修的是風系魔法,所以才能跟上我們的速度。”亞瑟回憶着,並提醒着自己的團長。

酷樂的表情一驚,“哦?魔劍士,竟然有能將魔法和武技都修練得如此完美的魔劍士。真是了不起呀。”。

雷沙邊跑邊笑,自己哪是什麼魔劍士,不過,要是論魔法,現在自己也算是魔導師吧?如果論武技,跟龍王肖恩打,他都不怕。

“好,我跟你們合作。但是,你們現在這麼個跑法,是出不去的,等我的同伴過來,我們一起找路,希望更大一些。”雷沙做出了口頭承諾。

酷樂在裝甲車上拉動了一個把手,接着,車開始慢慢的減速了。

等了好一會兒,三人行的傭兵們才追了上來。尤其是沒有魔法可用的肖可兒,已經累得小臉煞白了。

雷沙一看,也後悔自己太心急了,把他們都給忘了。

“別動,我幫你恢復一下體力。”雷沙把手放在了肖可兒的後背,一道真力過去,開始幫肖可兒恢復體力。

時候不多,大家又都調整好了。雷沙講明瞭事情的原委,兩個傭兵團合兵在了一處。


可轉悠了半天,他們才發現,他們都錯了。亡靈界真是太大了,而且四處的迷霧讓視線都看不到百米外的景物,真是進來容易出去難呀。

就在大家都一籌莫展時,一陣陰風吹過,面前的霧突然間散了。一道紫光爲他們照亮了前方的路。隱約間,雷沙看到了遠處的遂道入口。雖然不知道是誰幫了他們,但仍然可以肯定,有希望了。

“是那裏,沒錯,我們下來的遂道。”雷沙用手一指,開始在前方帶路。

終於,不久後他們走出了亡靈的國度,而亡靈大軍卻仍然在亡靈界中徘徊。


“沙若,怎麼回事?他們去哪了?”麥克斯的怒氣消不下來,但他的速度卻追不上雷沙和那鐵皮車。

巫妖沙若的骷髏頭低了下來,“陛下,等我用感知術查找一下,我想,他們已經不在亡靈界了。”。

接着,巫妖的頭擡了起來,兩眼中的鬼火一下燃燒得比平時更旺。紫色的鬼火,是亡靈最高等級的象徵,巫妖沙若的實力,已經是亡靈界中的最高級了。她的嘴中唸動着聽不懂的咒語,雙手開始放出黑色的霧氣。

霧氣慢慢的飄向了空中,形成一個黑色的屏幕。在屏幕上,兩個傭兵團和睡在車裏的奧黛利都正在人間的大路上走着。他們前往的方向,正是瓦爾法德爾。

“不!!傳我的命令,我們現在開始,對人類發起總攻。”麥克斯美麗的臉孔因爲氣憤而扭曲,吸血的獠牙也已經變成了三寸長露在了嘴外。

經過了兩天的趕路,兩個傭兵團終於回到了瓦爾法德爾。而這完全歸功於那輛神奇的裝甲車。它的內部經過簡單的改造後,竟然可以坐下全部的十二個人,而且並不擁擠。從萬丈崖到瓦爾法德爾只用了短短的兩天時間。

當他們交了任務後,平分了五分金幣。賈梅斯·金髮布的兩個任務中,已經有一個畫上了句號。

至於那第二個任務,雷沙已經知道他所指,並且,他也明白其中的原因。想起麥克斯的可怕攻擊力,雷沙搖了搖頭,“不會有人爲了五萬金幣去跟他爲敵的,這個任務死了。”。

事後,在瓦爾法德爾的旅館內,雷沙跟大家講明瞭爲什麼不再接第二個任務的原因。

“我清楚的聽到那個女人叫了亡靈國王的名字,麥克斯,我記得很清楚。她的眼神中有一種說不出的東西,看起來就像是肖可兒剛剛愛上我時一樣。而且,那個麥克斯實力超強,如果不是我跟他打鬥的地方地質特殊,我想就不是倒幾座房子這麼簡單了。說實話,我不一定能打得過他。”雷沙一邊喝着水一邊講着。

羅格瞭解雷沙的性格,這個精明的小子,一般他說辦不了的事,基本上就沒人能辦得了了。而他那無賴的性子,連他都承認打不過的人,想起來就感到可怕。

正在這時,卻來了一個意想不到的訪客。

“你說得沒錯。我與麥克斯是相愛的,如果你們需要錢,我可以讓麥克斯給你們更多。他是亡靈的領袖,比我父親更加富有。求求你們,帶我回亡靈界吧。”一個穿着粉色晚禮服的女子,用極其溫柔的語調懇求着。她正是剛剛被從亡靈界‘救’出的奧黛利·金。

“不行,與亡靈爲伍者,就是異端。你會被教會處死的。即使是魔法之國,也有教會的吧?現在亡靈到處做亂,教會的勢力比國王還大,你不想死就打消這個念頭吧。”羅格大吼了起來,在不久之前,他曾親眼看到過爲亡靈通信的男子被活活的燒死,而小時被火災嚇到過的羅格,對火有着特殊的敏感,想到了這些,他又是全身一陣繃緊。 雷沙則有說話,摸着下巴打量着面前的絕色。

“千般嬌媚,萬般騷,不露全身,只露腰。好,真是個美人,怪不得那小白臉會搶了你去做妻子。呵呵。”

‘啪’肖可兒打了他一下,“你說什麼呢?色狼,淨看人家露肉的地方。”。

雷沙摸了摸腦袋,嘿嘿乾笑了兩聲。

奧黛利被雷沙一說,連忙用袖子遮住了自己露在外面的***。

“我知道,你們說的我都懂。但是,麥克斯是真心愛我的,因爲我不願意,他甚至忍住了吸血的衝動,你們能想像嗎?他的臉上血管突出,將牆壁抓出了幾道深深的溝印。而且,只因爲我說想他們收兵,他就一口答應了我的要求。本來,亡靈已經不會再攻擊人類了。都是你們,當然我不是在怪你們,但你們把我們拆散,會讓麥克斯更加無法自抑的。把我送回去吧,金幣你們拿走,我們得到愛情,人類得到和平。”奧黛利期許的看着雷沙,他知道這個男人是團長,只要他答應了,就相當於定下來了。

雷沙其實也心動了,不是爲了金幣,而是爲了他們所說的愛情。自己是一個獸人,他知道當他愛上了肖可兒時的那種心情,他完全相信奧黛利說的話是真的。

可正在這時,又一個聲音響起,旅店的大廳中,多出了另外的五個人。

“沒有你想的那麼簡單吧?對不起雷團長,本來想來與你們聊聊天的,沒想到讓我聽到了這麼重大的消息。奧黛利小姐,你知道現在一個異端份子的懸賞金是多少錢嗎?我來告訴人我,是十個金幣。而你呢?美麗的吸血鬼之王的新娘。你將會把麥克斯引出來,而且,教庭將很願意出一個合理的價錢來維護他們現在的地位。我說得對嗎?雷沙團長?我想我們再一次合作的機會又來了。那個吸血鬼之王,看起來不簡單,我想我們聯合起來對付他,把握更大一些。”說話的人,正是染血傭兵團的團長,那個神祕的頂級鍊金師酷樂。

奧黛利被突然間多出的人嚇了一跳,但她馬上向酷樂也求起情來。

“不,我寧願從正義的一方得到錢,而不是拿相同的錢幫助邪惡勢力。”酷樂的臉上露出了很偉大的表情,好像他真的是代表着正義與公理。

雷沙沒有說話,而這時,羅格卻起了決定性的作用。

“奧黛利小姐,如酷樂團長所說,如果您現在不回到您父親那裏,我們就當你說的話是真的,那樣,你就將會被當做異端交給教庭。不過,如果您願意收回那些話,我敢保證,這裏沒有人敢爲難你。”。

羅格的一翻話給了奧黛利最後的臺階,她也不是個瞑頑不靈的人,只能憋紅着臉告退了。

酷樂看了看羅格,也帶着自己的人隨後走了出去。

第二天一早,他們又來到了傭兵公會。

雷沙看着公會的任務列表,已經沒有讓自己感興趣的任務了。但他馬上注意到,金家發佈的第二個紫級任務被人接了。

“誰接的這個任務?”雷沙馬上來了興致。

負責人找了找記錄,“哦,是染血傭兵團。他們的級數夠了,只要完成了這個紫級任務,就可以成爲全大陸第二個紫級傭兵團。對了,忘了告訴你們,你們三人行也是一樣,只要再完成一個紫級任務或五十個藍級任務,就可以成爲紫級傭兵團了哦。”。

雷沙一拍桌子,“老子接了,怎麼不早告訴我。”。

負責人一邊給他們加着任務,一邊小聲嘟囔着:“你也沒問呀。”。

接了任務後,雷沙馬上出門打聽了起來。

“哦,那個鐵皮車呀,有,早上好像還載着金家的小姐出了城。好像是向東走了。”一個小商販講出了雷沙想知道的信息。

雷沙高興的抱着他親了一口,“你太帥了,來,小李子,給他一個金幣。”。

三人行佣兵團又開始了他們的冒險,雷沙在前方查看着那排深深的車輪印,很容易的就找到了他們出發的方向。但是隊伍中有肖可兒和加索爾,想要進行極速的行走也是不可能的。所以,他們只能慢慢的跟着車輪印追去。

克利波多城內,大街上一個手拿金幣發呆的小販還沒回過神來。

路人卻指指點點的小聲討論着,“看到了嗎?這人原來是個背背,還光明正大的出來賣身。呸,噁心。”。

“呀,你是說剛纔那個男人跟他那個?媽呀,太開放了,太刺-激了。我…”。

大家衆說紛壇,可憐小販聽明白後,感覺臉上一陣發燒。從此,他的生意火了,不過卻經常被男人調戲。

一場大雨過後,路面變得泥濘不堪。任憑雷沙如何努力,都看不出哪裏是車輪印,哪裏是別的什麼。

“操,這讓老子怎麼追?難道?他們會回亡靈界了?”雷沙踢了一腳路上的泥水罵了起來。

“不會吧?他們不是說自己很正義嗎?”肖可兒天真的說道。

雷沙想了想,“正義?對了,現在最大的教庭在哪裏?”。

李子翔答道:“聖達西納,月亮城,光明神總教。”。

雷沙一打響指,“對了,就是那了。我想,他們一定是去拿那小娘們兒做交易了。”。

加快了腳步,衆人開始趕往聖達西納的月亮城。雖然不知道雷沙猜得對不對,但大家都願意跟他一起走。這一路走來,也都很順利。

行走在路上,肖可兒問着:“沙,你的理想是什麼呢?”。

雷沙邊走邊想,“嗯,原來嘛,我的理想很簡單,當一個偉大的戰士。(他並沒說蠻戰士)後來呢,我有了奇遇,就想着當個大陸第一的高手。再後來,我發現,比我厲害的人還有很多,跟他們掙起來很累,再後來,我就遇到了你。我的理想,就變成了跟你在一起,做些有趣的事,快樂的渡過餘生。”。

肖可兒聽着他的話,紅着臉貼近了他。

“你知道我的理想嗎?我原來也想當一名大魔導師的。現在,我的理想就是跟你在一起平安的過日子,再給你生一羣小雷沙出來。”。

雷沙呵呵一笑,轉頭看去,“都聽什麼呢?有什麼好聽的?你們還小啊,等大了就懂了。”。

肖可兒這才注意到,身後所有人都在豎着耳朵偷聽着,她羞得臉像一個熟透了的蘋果,躲到了雷沙的懷裏。

“呵呵,放心弟妹,哥哥我什麼也沒聽到。我不知道你想給他生孩子。哈哈。”羅格大聲的取笑着她。

“誰要是再說,我就用冰尖刺刺他的喉嚨。”肖可兒終於發作了,像之前與雷沙初次見面一樣,她又變得滿臉陰沉,手中的法杖也已經舉了起來。

“呃….”身後的笑聲馬上都停止了,不過,在肖可兒轉過身後,他們又以都捂着肚子偷着啞笑起來。

又是半個月過去了,雖然他們的速度比起裝甲車慢了不少。但比起正常人卻是快了很多。月亮城折大鐘樓已經映入了衆人的眼底。

但是,前方的路卻不再好走了。不是因爲地勢,不是因爲天氣,而是因爲,那滿山遍野到處都是的骷髏和殭屍。

消滅了一羣亡靈兵後,雷沙坐在了一堆白骨上面。

“怎麼會這樣呢?難道月亮城已經淪陷了?不應該呀,有那些老白毛在,應該不會這麼快被打敗纔對呀?麥克斯真的瘋了?就算瘋了,月亮城裏也還有那麼多高手,還有那麼多士兵呢。不明白了,我真的不明白了。”雷沙邊想邊自語着。

“團長大人,老白毛是什麼?”加索爾突然間問出了一個看起來並不難,但他卻不明白的問題。

雷沙斜眼看着他,“老白毛不就是老白毛,哪個職業最費精神力的?白頭髮的人最多的。這都不明白。”。

加索爾恍然大悟,“哦,原來是教會的牧師。我還真是笨,呵呵。”。


“走,我們殺到城裏去看看。”雷沙也不再休息,又帶着他們向月亮城走去。

一路上,越向月亮城靠近,遇到的亡靈等級就越高。到了最後,竟然全都是青眼的亡靈,數量仍然多得佔滿了所有的空地。不打死他們,就無法通過道路。

雷沙一個個的撩倒着亡靈,心中一陣的不痛快。好不容易殺到了月亮城下,卻發現亡靈們正在一個搭一個的向城牆上爬。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