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青榮看了葉青一眼,道:「暫時只有一個二十多萬的項目,不過,這個項目也夠大家做半個月了。接下來,公司會繼續發展,找到更大的業務。如果做得好的話,這個月,大家應該都可以拿到雙薪!」

此言一出,一乾女孩立時興奮地哄叫起來。有活干,就等於是有錢賺。二十多萬的項目,分到她們這些女孩子身上,每個人差不多也能拿兩千多的工錢了,這絕對不是一個小數目。


見女孩們開心,慕青榮也總算長舒一口氣,道:「小雙,明天我讓財務先給你拿兩千塊錢,你先寄回去給你爸爸看病。其他同事,誰要有急用的話,可以跟我說一下,我會想辦法先幫你們解決的。」

那正在哭泣的女孩擦乾臉上的淚水,低聲道:「慕總,謝謝你了。我……我不是真的想辭職,我實在是沒辦法了,慕總,你……你別生我的氣啊……」

慕青榮輕輕一笑,道:「我怎麼會生你們的氣呢,要是沒有你們,我恐怕也堅持不到現在了。行了,多餘的話也不說了,你們趕緊先開工吧。這半個月的業務做完,馬上就要有新的業務了,大家一定要加油啊!」

眾女興奮異常,皆跑回各自的崗位去忙了。

那霞姨見眾女回去,也總算舒了一口氣,轉頭看著慕青榮,道:「青榮,你媽剛才給我打了電話了。哎,你這孩子,你媽說你的話,你怎麼不聽呢?」

慕青榮笑了笑,道:「霞姨,你怎麼變得跟我媽一樣啰嗦了呢?」

霞姨道:「不啰嗦能行嗎,你啊,一個女孩子家,背這麼多責任幹嘛。早點找個好人家嫁了,你媽都給你提過好幾個了,我看條件也不錯,你怎麼就不去看看呢?」

慕青榮面色微紅,低聲道:「霞姨,這種事不著急。對了,咱們最近的產品怎麼樣?合格率如何?」

聽到這話,霞姨頓時皺起眉頭,道:「青榮啊,你這次買到的這個設計不是太好啊。做出來的產品,效果的確是好,但產品合格率根本不行。要不你給他們打電話問問,看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一直這樣下去,咱們在材料損耗上都要浪費很大一筆錢啊!」

「怎麼會這樣?」慕青榮詫異,這個產品是她花了二十多萬買來的專利,本來是想指著這個專利把公司的產品規格提上去呢。結果,產品合格率一直不行,導致公司在原材料這方面損耗都頗大,很是麻煩。

霞姨道:「不行的話,你就把這個設計圖拿出去,找個專業點的人來看看吧。」

「我拿回去看看吧。」慕青榮跟霞姨進去,拿了那設計圖出來。

設計圖做的很工整,慕青榮大學學的並非這個專業。所以,看著設計圖,她根本不知道裡面有什麼問題。但是,利用這個設計圖做出來的產品,效果卻非常不錯,這也是慕青榮買這個專利的原因。

可是,現在看來,這個專利,好像賠得比賺的還要多呢。


慕青榮又跟那些女孩子們說了幾句定軍心的話,這才帶著葉青離開。

出去,這廠區附近卻沒有計程車。想打車,必須得跑到前面一號二號工業區才能打到車。

慕青榮已經習慣這個了,與葉青一起漫步走向前面的工業區。從她把葉青帶出公司,一直到來這裡的廠區,葉青自始至終都沒有說過一句話。

慕青榮忍不住看了葉青一眼,她實在想不明白,這個堪稱惜字如金的人,究竟是怎麼能讓劉元給他這麼大一個業務。而且,劉元還開出那麼好的條件。百分之八十的預付款,慕青榮做生意這麼久,還是第一次見到。要知道,預付款一般都是百分之十到百分之三十啊。

百分之八十的預付款是什麼概念,這麼說吧,做慕青榮這一行,尾款是最難收的。所以,在行業內,基本有一個潛規則。一項業務,基本只有百分之八十的款項是準確數字,而剩下的百分之二十,就很難收回來了。要麼拖延很長時間,要麼乾脆就耍無賴不給錢。

而劉元一次給百分之八十的預付款,這就是說,他基本已經把必須給的錢給齊了。剩下那百分之二十,他就算不給,慕青榮這一筆生意也是穩賺不賠啊。

慕青榮越想心裡越奇怪,忍不住道:「葉青,你跟劉元認識?」

「算是吧。」葉青回道,他和劉元見了兩次面。不過,他在深川市朋友不多,劉元基本可以算一個了。

慕青榮聽不懂這「算是吧」的意思,究竟是認識還是不認識呢?

看著葉青那肅穆的表情,慕青榮還是放棄追問。以葉青的性格,他若是想說,那就不用自己去問。他若不想說,那自己問了也是白問。

「葉青,

… 兩人最後在一號廠區門口打了輛車,車上,慕青榮把那設計圖拿出來,仔仔細細看了一遍,想從中尋到導致產品合格率低的原因。

可是,這電路圖上的東西,慕青榮又怎麼看得懂呢?看來看去,最後還只是徒勞。看來,只有找專業人員了。

慕青榮不願意去找專業人員,因為,深川市這方面的人才稀缺,工價都特別高。找人修改個設計圖,沒個幾千塊錢下不來,專業技術強的,甚至敢開口要上萬呢。

看著那複雜的電路圖,慕青榮忍不住嘆了口氣。若是公司能有個這方面的人才,她又何必這麼被動呢?

不過,以公司目前的情況,她還真的養不起一個專業人員。

慕青榮實在看不懂,便把設計圖合上。誰知道,她剛合上設計圖,旁邊葉青卻伸手攔住了她。

「讓我看看吧。」葉青道。

「你……你懂這個?」慕青榮詫異看著葉青,在她印象里,葉青就是一個退伍兵,這種電路圖他能看的懂嗎?

葉青道:「我大學輔修材料學時,裡面有一個電工課,稍微懂得一些。」

「是嗎?」慕青榮更是詫異,奇道:「你……你真的上過大學?哪個大學?」


「北方大學。」葉青看著慕青榮,道:「我不是給你說過嗎?」

「啊?」慕青榮瞪大眼睛,她突然想起來,葉青真的給她說過。但是,她以前都把這當做吹噓而已,根本沒把葉青好北方大學聯繫在一起啊。

可是,葉青看上去不像是一個喜歡吹牛的人。難不成,他真的是北方大學的畢業生?

想到這裡,慕青榮心裡又立刻否定了這個念頭。北方大學的畢業生,那是什麼樣的存在,在這深川市也算是絕對的經營人員了,怎麼可能進她這個小公司,還幫她跑業務。更關鍵的是,他每天上下班,為了節約兩塊錢的公交車費,竟然是用步行的。這完全就是一個鐵公雞,哪裡是什麼北方大學的畢業生啊!

慕青榮這一點對葉青卻是誤會了,葉青上下班用步行,不僅是為了節約錢,同時也是為了鍛煉。退伍之後,他感覺每天的鍛煉強度跟不上,所以上下班就這樣多跑跑,以達到鍛煉的效果。

慕青榮還是把設計圖給了葉青,她倒是想看看,葉青究竟能從中看出什麼端倪。

剛才慕青榮看設計圖的時候,葉青在旁邊就看了個大概。正如他所說的,他大學的時候學過電工,但是,他不是專業人員,根本不可能一眼就從這電路圖上看出問題。可是,從頭到尾看一遍,他還是隱隱覺得這個電路圖有問題。至於問題究竟在哪,那就得仔細研究研究了。

葉青拿著設計圖看了一路,回到家裡,都還沒有說話。

慕青榮原本還帶著一絲期待,見葉青始終不說話,便漸漸沒了耐性。回到家裡,看葉青還盯著設計圖,便自己先回了房間。

沒多久,霍萍萍下班回來,看到葉青拿著設計圖,不由撇嘴道:「死當兵的,你看什麼呢?」

葉青沒回答,霍萍萍靠到他身邊一看,立時好像發現了新大陸一般嚷嚷起來:「喲,死當兵的,你還看得懂電路圖啊!」

葉青已然不理她,他基本已經摸清楚了霍萍萍的性格。這個人,你要跟她說,那她的話絕對是滔滔不絕。遇到這種情況,最好是充耳不聞,不給她說下去的機會。

見葉青不回答,霍萍萍也覺得沒意思,撇了撇嘴,道:「看吧看吧,遲早看成個聾子!」

過了一會,方亭韻也回來了。看到葉青這樣,湊過來看了看,好奇地道:「葉大哥,你看什麼呢?」

霍萍萍在旁邊嘟囔道:「別理他,他就是一聾啞人。」

葉青老實地抬頭,看著方亭韻,道:「慕總公司產品的設計圖。」

霍萍萍立時發飆,一拖鞋扔了過來,嚷嚷道:「我你老母的,我問半天,你連個屁都不放。小方方問了一句話,你都回了這麼多字,你丫是不是歧視!」

方亭韻得意地一笑,沖霍萍萍吐了吐舌頭,道:「萍姐,葉大哥正忙著呢,你別跟他搗亂了。來來來,幫我下廚吧。」

霍萍萍斜瞥方亭韻,陰陽怪氣地道:「喲,這還沒怎麼樣呢,就開始護犢子了啊。」

方亭韻面色一紅,不敢看葉青,拉著霍萍萍去了廚房。

葉青一直在這裡看這設計圖,直到吃飯時間,心中只是有了個大致的看法,但具體結果還是需要計算之後才能知道。

飯桌上,方亭韻和霍萍萍卻很活躍,在一起興奮地談論大悅集團公開招標的事情。

「達斯集團這一次真的是賺大了!」霍萍萍一臉艷羨,道:「中了三個項目啊,中標數最多的就是達斯集團了。這一次,達斯集團不僅僅是得了七百萬的項目這麼簡單,關鍵是名氣也打出去了。我看啊,達斯集團估計要借著這一次機會跳出來,躋身中上等企業的位列。」

方亭韻跟道:「是啊,我們老總也聽說了這件事,還專門打聽了一下,達斯集團到底是做什麼產品的呢。」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霍萍萍奇道,她還什麼都不知道呢。

「大老闆,你這消息未免太不靈通了吧!」霍萍萍瞪眼,把大悅集團招標的事情說了一遍,尤其是達斯集團的事情。

聽完霍萍萍的話,慕青榮也是震撼。她是知道達斯集團的實力,能在這次招標當中獲得這樣的結果,這可是非常逆天的啊。


「達斯集團什麼時候擁有這樣的業務能力了?」慕青榮奇道。

霍萍萍道:「誰知道呢,我聽說的是,他們公司好像請了一個高手。今天招標,就是那個高手做的。兩個小時做了三個方案,太牛叉了!」

方亭韻點頭道:「我也這麼聽說了,那個高手還是第一次在深川市出現呢,以前業內都沒聽說過這個人。在場的那些人都沒見過這個人,也不知道達斯集團是從哪請來的。」

慕青榮心中不由神往,若是自己的公司有一個這樣的人才,那自己的公司肯定能夠獲得更大的發展啊!

旁邊葉青根本沒有聽幾女說話,他始終還在思索那設計圖的事情。這個跟他有關的話題,就這樣被他忽略了。

吃過飯,葉青便又回去拿了設計圖來看。慕青榮看他這樣子,也不忍說喪氣的話,便任他去了。慕青榮已經想好了,明天花錢找人來看看這個設計圖,說什麼都要修改好了,不然公司肯定要在這方面吃大虧。

葉青拿著設計圖看了許久,又找方亭韻借了個計算器,這才回房。

第二天大清早,慕青榮起來準備上班。剛走到門口,卻看到門口地上放著公司的設計圖,旁邊還有一張寫著備註的紙條。

慕青榮拿起設計圖看了看,上面有幾個地方做了標註。而那紙條上,還對標註做了註解。

慕青榮仔細看了看,註解很明確,設計圖上做標註的地方,便是這個設計圖問題所在。這幾個地方,用的是不同的二極體,每個地方作用相差卻不大。在正常生產的時候,這些很小的二極體在生產線上很容易混淆。一旦安錯位置,雖然相差不大的作用,但因為二極體不匹配,就直接導致一個產品不合格。所以,生產出來產品合格率低,主要就是因為這二極體的問題。

葉青在旁邊還對這個問題寫了具體的修改方案,其實修改很簡單,就是換上同樣的二極體,功率稍高一些,這樣就不會出現差錯。而生產出來的產品,效果上並沒有差別,但在原材料上卻能節省一大筆。

慕青榮看著這註解,她不懂這些東西,也不知道葉青這樣是對是錯。不過,葉青能做出這樣的註解,本身已經出乎她的預料了。做這樣的事情,沒有點真本事是不可能的。難不成,葉青真的上過大學?

慕青榮盯著那設計圖看了好一會,最後拿出電話,把這個修改告訴霞姨。當然,慕青榮不敢直接投入生產,只是讓霞姨那邊先生產出幾個樣品,看看效果如何。如果葉青這個修改是正確的,那她就不用再花錢找人修改了。

慕青榮打完電話,收拾東西離開房間。葉青那邊房門大開著,慕青榮看了看錶,這

… 上午,財務的人把合同擬好拿給慕青榮看了。

合同並沒有什麼問題,裡面關於那百分之八十預付款的事情也寫的清清楚楚。

「慕總,他們真的會給百分之八十的預付款嗎?」財務總監林娜還是不敢相信,這麼長時間,她從來沒有聽說過這麼高的預付款。

慕青榮道:「合同上都寫了,只要簽了合同,就生效了。預付款不給齊,咱們可以拒絕開工的。」

林娜點了點頭,興奮地道:「這幾個項目,光預付款都有十七八萬了。有了這筆錢,咱們公司的財務狀況就能好很多了,就是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能把預付款打過來。」

慕青榮對這一點也非常重視,公司現在資金很緊張,必須要用這筆預付款來運轉。這筆錢,早一天打過來,都有可能會化解公司一個很大的問題。

不過,慕青榮也沒法催促人家快點打錢。畢竟,百分之八十的預付款已經算是開了先例,她再要求提前打錢,那就有點得寸進尺的感覺了。

慕青榮簽了合同,把葉青叫了進來,讓他把合同給劉元送過去。

慕青榮道:「合同我完全按照他們之前的合同樣本擬下來的,應該沒有什麼差錯的地方。你讓劉經理看一下,如果有什麼疑問或者需要修改的地方,可以讓他提出意見,合同方面可以再做修改。還有,你順便……」

慕青榮說到這裡,欲言又止,最後搖頭,道:「好了,沒事了,你儘快把合同送過去吧。」

葉青點頭,拿著合同轉身離開。

慕青榮看葉青走到門口,心裡很想讓葉青順便給劉元說一聲,讓他快點把預付款打過來。可是,話到了嘴邊,最後還是咽了回去。這筆錢對公司來說雖然非常重要,但她也不想因此而讓劉元對她有什麼看法。畢竟,以後達斯集團便是公司一個很重要的合作客戶了。

葉青帶著合同趕到達斯集團,劉元正在忙碌著呢。昨天公司接了三個大單子,他也算出盡了風頭。人逢喜事精神爽,他今天看上去就神清氣爽的。

見到葉青過來,劉元也不敢怠慢,匆忙起身迎上去,道:「葉兄弟,你可過來了,你要再不來,我就準備過去找你呢。」

「有什麼事嗎?」葉青奇道。

「哎,還不是這企劃案的事情。」劉元指著桌上三份企劃案,道:「這三份企劃案還不算完整,還需要修改和添加一些內容。說實話,你這企劃案的水平太高了,我也完善不了,只能等你來幫忙了。」

葉青也沒推辭,他之前就已經給劉元說過。這三份企劃案他可以做,但是,三份企劃案也必須是他親自完善好的。

「劉經理,這是我們公司擬的合同,你看一下吧。有什麼需要修改的地方,你標註出來,我回去找慕總商量修改一下。」葉青把手中的合同遞給劉元,便直接過去拿了三份企劃案,在旁邊的桌子上修改起來。

劉元被這企劃案搞得焦頭爛額的,如今葉青來了,他也總算長舒了一口氣。有葉青在,他沒來由地就覺得高枕無憂了。

看葉青忙著修改企劃案,劉元心裡無限輕鬆,拿出那合同翻看幾遍。合同跟他之前的合同差不多,沒有什麼需要修改的地方,劉元直接在上面簽了字。

這邊葉青倒是忙碌,完善企劃案,比寫一個初步的企劃案可要難得多。一上午時間,葉青才做好了兩個企劃案,剩下一個就得到下午才能完善了。

不過,縱然如此,劉元也被葉青的速度震撼了。這種事情,找兩個專業人士在這裡,半天時間也未必能夠完善一個啊。他現在對葉青是北方大學畢業生的事情有七分的相信了,除了北方大學畢業的高材生,還有幾個人能有如此能力呢?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