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老者走向拍賣臺,站在上面輕咳一聲,隨即,拍賣場中的熙攘聲也是逐漸的見後,左後徹底的安靜了下來。

“諸位,今日是龍殤拍賣會在青霄城的首次開拍,諸位能來捧場,我代表龍殤拍賣行先行謝過大家了。”老者笑呵呵的說着,一臉的摺子,看的墨羽嘴角直抽抽。

我靠了,爲什麼差距這麼大,雖說不要求你們派一個堪比阿瓷的上來,但怎麼也得換上個能看的美女啊,龍殤拍賣行這次首拍,是不會順利了。墨羽腦海中不斷歪歪着,顯然對於這個老頭子十分不滿。

果不其然,臺下的衆人也只是象徵性的鼓了鼓掌,隨即便是再次安靜了下來。

拍賣臺上的老者,面色不由的尷尬起來,不過老者到時經驗豐富,很快便是爲自己圓了場。


“諸位,這次之所以拍我這個老頭子來,是因爲本次拍賣的很多東西都很罕見,老頭子我仗着有些經驗,所以就就來主持這場拍賣會了,大家見諒。”老者乾笑一聲說道。

聽到老者的話,臺下的衆人雙眼都是冒出了精光,瞬時間,衆人都是目光火熱的盯着臺上的老者看了起來。

老者一看起效果了,老臉開心的笑了起來,一臉的褶皺,不由的又讓墨羽想入非非……

“諸位,廢話我老頭子就不多說了,咱們直接上拍賣品。”老者說完,拍賣臺的一側,兩名衣着光鮮的靚麗侍女,推着一輛金質的精美推車,緩步走了上來。

精美推車上,一個天海玉質的透明藍色玉盞,上面擺放着一卷深青色的卷軸,卷軸上一道道條紋,看上去十分的神祕。

“風爆技、爆拳。風系玄階初級功法,起拍價,十萬兩白銀!”老者拖着青色卷軸,笑呵呵的向着衆人展示着。

墨羽眼睛不由的一亮,墨羽現在的功法十分缺少,嘴角掛起一輪邪笑,墨羽高高舉起手來。

“十五萬兩!”墨羽第一個喊價。

頓時間,在場的衆人都是紛紛小聲一輪了起來,很多人都是不解的看着墨羽,向他這等中階帝國的人,怎麼會瞧得上這種功法呢?

不過,墨羽並未理會衆人的想法,依舊是笑眯眯的看着臺上的老者。

看着墨羽笑眯眯的雙眼,老者嘴角不由的一抽,他自然知道墨羽的高級貴賓身份,經驗老道的他,眨眨眼便是知道這卷功法只能賣十五萬兩了。

果不其然,衆人礙於墨羽的身份,大多數人都不想因爲一套玄階低級的功法去得罪墨羽,除非那人傻了。

全場寂靜,老者尷尬的咳嗽一聲,詢問一遍後,便是將其拍給了墨羽。

很快,第二件物品便是送了上來,天海玉盞上出現一個項鍊,項鍊有數十枚晶石串起,乏着晶瑩的白色光芒。

“第二件物品名曰,瞬轉晶石,一共十枚,在每一顆晶石之上烙下精神印記,將十枚晶石放到不同的地方,意念一動,便是瞬間突破空間的限制,到達那個地方,只是每顆晶石只能夠用一次,用完之後,便是會破碎掉,失去功效。”

老者的話落,臺下的衆人便是徹底的激動了起來,每個人都是神情火熱的盯着老者手中的瞬轉晶石項鍊。

這可是保命的好東西呢,雖然是隻能使用一次,但是確實值了。

“瞬轉晶石項鍊,起拍價,一百萬兩白銀!”老者笑呵呵的報出價格。

老者的價格一出,瞬間絕大多數人都是頹然的坐了下來,神色黯然的看着前三排的貴賓區,也只有那些人可以出得起那個價錢了。

十枚瞬轉晶石,如同手指甲一般大小,每一枚便是價值十萬兩白銀!

一百萬兩的價格,對於前三排的貴賓們也是有些難以接受了,雖然十枚瞬轉晶石確實是值這個價,甚至遠遠超出這個價格。

一時間,局面竟是陷入尷尬的寂靜中,老者面色上也是帶着一絲悔意,他還是忽略了這裏是低階低級帝國的事情。

“一百一十萬兩白銀!”


墨羽再次第一個喊出價格,這次卻是沒有人再去議論了,一百萬對於一名中階帝國的全是家族來說,不過是毛毛雨而已。

前排的青霄城貴賓也是無奈的看了墨羽一眼,對於這個財大氣粗的傢伙,他們只能眼紅了。

老者的面色終於是好了一些,不管如何,總算是有人喊價了。

“這麼好的東西,這個價格的確是太低了,保命的東西,再多錢也值。”墨羽撅着嘴,呢喃自語着。

老者環顧着整個大廳,發現仍舊是沒有人站出來與墨羽競價,只好再次輕嘆一口氣,把瞬轉晶石項鍊拍給了墨羽。

此時,整個大廳都是陷入了一種詭異的寂靜中,竟然是冷場了,拍賣臺上方的老者額頭不由滑下一滴汗水,急忙把第三件拍賣品送了上來。

第三件物品是一團青色的光芒,漂浮在半空中,竟然是一隻木屬性的守護,衆人的熱情再次被調動了起來。

“第三件物品,一級木屬性守護,大家都知道,木屬性有療傷的功效,木屬性守護也是帶着濃郁的生氣,對於治療傷勢而言,卻是大有好處呢。起拍價,二十萬兩白銀。”老者說完,便是嘴角有些抽搐的看着墨羽。

老者不由的輕輕鬆了一口氣,墨羽閉着眼睛,顯然對於這隻一級的木系守護,沒有絲毫興趣。

老者最怕第三件物品,依舊是被墨羽買下,如果真是那樣,這場拍賣會也就沒必要繼續下去了。

墨羽之所以沒有參與競拍,一是對其沒有興趣,二是墨羽也要照顧龍殤拍賣行的面子,畢竟阿瓷也在其中,日後總是要相見的。

所以,接下來的數件物品,墨羽都是閉合着眼睛,假寐着,沒有參與競價。

臺上的老者也是放輕鬆了下來,整個拍賣會的氣氛,在他的引導下,也是發展向了**,競價只聲,不絕於耳。

“墨羽哥,你快看,那把劍好奇怪啊,居然要數名大漢將其推上來。”夢星雪驚訝的說道。

“嗯?重劍麼,看樣子確實是有些分量呢,呵呵。”墨羽睜開雙眼,看着拍賣臺上的暗黑色巨劍,一種喜意也是涌上墨羽俊逸的臉上。

“龍闕巨劍,估測爲玄級中級左右,重量一百五十斤,鋒利無比,削鐵如泥。拍賣價格爲五十萬兩白銀!”老者撫摸着黑色巨劍,整個劍身都是漆黑如夜,劍柄的末頭,卻是一個金色的龍頭,狀若咆哮,十分的威武霸氣。

“我出五十五萬兩!”後方一名粗壯的大漢站起身來,神色激動的叫價。

“六十萬兩白銀,誰不服要競價?”先前的司徒石站起身來,瞪了一眼後排的大漢,怒哼一聲。

“我說,司徒屎,你買了這把巨劍,你拿的動麼?”墨羽悠然的看着司徒石,戲虐的說道。

司徒石不禁是有些尷尬起來,乾笑着看着墨羽,撓了撓頭。

“我就是覺得這把巨劍好看,所以就想買下來,閣下,難道您也喜歡麼?”司徒石獻媚的說道。

“嗯,我也想買下來。”墨羽淡淡的說道。

“既然閣下喜歡,那我就買下來送給閣下好了。”司徒石神色一喜,暗自打起了小算盤,如果能用六十萬兩白銀與中階帝國搭上關係,那麼絕對的值了。

“呵呵,你只要不和我搶就行了,送我就不必了。”墨羽輕哼一聲,有些不悅的說着。

“我怎麼敢和您強呢?諸位,這位大人喜歡這把龍闕巨劍,誰要在出價,便是與我司徒家死拼,我們司徒家就和你拼命!”司徒石霸道無賴的喊着。

整個拍賣場中的衆人都是無奈的搖搖頭,誰也不願意與這無賴霸道的司徒家結仇,臺上的老者眼角一陣跳動……

“六十六萬兩白銀,這個數字挺吉利。”墨羽笑呵呵的說着。

臺上的老者這次看都沒看在場的衆人,便是宣佈龍闕巨劍歸墨羽所有……

顯然,老者現在的心情肯定是十分的鬱悶。

接下來,拍賣會也是迅速的結束了,衆人熙熙攘攘的擁擠着往外走。

墨羽拉着夢星雪走向後臺,收起自己競拍的物品,便是趁機快速的混入人羣之中,因爲墨羽感覺到一道兇狠的眼神突然間狠狠的鎖定在他身上。

墨羽可以肯定那就是那名中年人,可是無論墨羽怎麼走,都是始終擺脫不了那種感覺。如同一條餓狼,狠戾的盯着自己。 “快走,我們被盯上了。”


墨羽拉起夢星雪的玉手,向着人羣中快速的疾行着,很快兩人便是混進了人羣之中。

可是那種如狼一樣的兇狠目光依舊是如影隨形,始終是擺脫不了,墨羽淡然的臉上,一滴冷汗順着臉龐滑落。

藉助人羣的掩護,墨羽手上的須彌戒光芒閃爍間,一串乏着白色熒光的項鍊便是出現在墨羽手中,取出其中一顆瞬轉晶石握在手中。

身體內精神力運轉,順着手掌涌入瞬轉晶石中,在晶石裏面印下一道精神烙印。

墨羽手掌緊握着瞬轉晶石,就在墨羽脫離人羣的前一刻,用盡全力的將其甩了出去,瞬轉晶石被巨大的力量帶向遠方。

墨羽一隻手緊緊的握住夢星雪,另一隻手伸直了做成刀掌的形狀,龐大的精神力仔細的感知着周圍的玄力波動。

“走!”

咻!

墨羽拉着夢星雪瞬間消失在原地,下一刻一把鋒利的巨大砍刀帶着嘶風聲,劃破空間,便是砍在墨羽消失的地方,巨大的砍刀撩到了前面一人的後背,差點將其一刀劈成兩半。

“啊啊啊,你找死!”一聲殺豬般的痛苦嘶吼聲隨即響起。

被砍刀刀鋒撩到的人,正是司徒石……

司徒石回過身來,眼都紅了,一臉的猙獰,透漏着殺氣。

沒等司徒石說話,手下的數十人以是從須彌戒中取出刀劍,嘶吼着衝向那人。

那人也不是別人,正是墨羽在昨晚的地方,看到的那名中年人。

中年人面色陰沉的看着衝來的十幾人,臉色不禁更是難看了起來,衝來的人中竟是有兩人實力僅是低於自己一線。

中年人匆忙的應對幾招,便是急速的逃脫起來,司徒石一夥人在後面瘋狂的追擊着……

空間輕微波動一瞬,墨羽拉着夢星雪出現在了青霄城中另一條街道上。

呼呼呼……

墨羽急促的喘息着,剛纔真是太危險了,自己的後背都是清晰的感知到了,巨大砍刀上傳來的鋒利與殺氣。

“沒事吧,星雪?”墨羽看着有些暈頭轉向的夢星雪,關心的問道。

“我沒事,墨羽哥,剛纔事瞬轉晶石吧,真的好神奇呢。墨羽哥,你傷到了沒有啊?”夢星雪關心的圍繞着墨羽轉來轉去。

“沒有,我們快點離開這裏。”墨羽凝重的說道。

兩人快速的走着,一會的工夫,便是來到了青霄城的城門處,墨羽買了兩匹馬,與夢星雪一人一匹。

夢星雪撫摸着白馬的腦袋,笑呵呵的看着白馬。

“星雪,快點上馬。”墨羽不由的催促道。

“墨羽哥,我不會騎馬。”夢星雪美麗的大眼睛可憐兮兮的看着墨羽。

“那就上我的馬。”墨羽無奈的看着夢星雪。

“我們騎這匹白馬好不好啊,墨羽哥。”夢星雪向着墨羽撒嬌的說着,嬌媚的雙眼,引得周圍的人都是連連投來豔羨的目光。

墨羽無奈的拍了拍腦袋,只好下來,將夢星雪撫上白馬,自己也是上了白馬,用的一磕馬腹,白馬便是馱着兩人快速的奔跑起來。

一路上,墨羽精神力不斷地探測着周圍的環境,對於在被暗殺的情況下逃跑,墨羽也算是經驗豐富的老手了。


“呵呵,墨羽哥,我們去哪啊?”少女歡樂悅耳的笑聲隨風響起。

“無量城!”墨羽謹慎的臉上也是掛起一縷笑容。

嗖嗖嗖!

就在墨羽掛起笑容的瞬間,三道黑色的影子,帶着道道殘影追了上來,一股強烈的殺氣,緊緊地鎖定着墨羽。

“糟糕,追上來了,這次到底是哪一方呢?”墨羽嘴角掛起一輪冷笑。

用力地拍了一下馬屁股,白馬隨即再次加速,硬是再次拉開了與身後黑人的距離。

“哼!你以爲還跑的了麼?”身後的三名黑衣人,都是露出了森冷嗜血的笑容。

咻咻咻!

數十道黑色玄力刀刃,不分先後的劃破虛空,奔襲向墨羽的後背。

“弒神殿!”墨羽看着急速襲來的黑色刀刃,臉色徹底的陰沉了下來,真是一羣甩不掉的傢伙。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