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直接跟上嗎?」

葉文突然有些狐疑道,這樣難保不被發現。

李光亮笑了笑,解釋道:「沒事,在前往祖地的時候有些風城百姓也會跟去,我們只要混入其中就可以了!」

「哦!原來如此,那我們快些走吧!」

葉文臉上出現一絲釋然,卻發現此刻風家人已經行出了一段路程。

這就像是一條長龍,風家的直系弟子都並排而立,而風傲南與幾個老者則是走在最前方,手中好像還端著什麼祭品。

那幾個老者不用說也知道,定然是風家的長老與老祖了。

在這條長龍尾巴處跟著許多百姓,他們是前去送行的。

而葉天四人此刻正混在這裡面,這些百姓有許多都是李光亮派來的小弟。

看著面前慢吞吞的隊伍,葉天幾人都顯得有些不耐煩,倒是李光亮依舊笑意盈盈,一副愜意的模樣。

「光亮兄,這得要走多久,風極地距離這兒有多遠?」

巴魯風皺著眉頭問道。

李光亮猥瑣一笑,解釋道:「巴魯兄弟你不要著急,這兒距離風極地不遠,大約再走上一個時辰就到了,祭祖都是這麼虔誠的!」

「那到時候我們該如何進入風極地?」一旁葉天突然問道。

畢竟風極地只有風家直系子弟才能進入。

「哈哈,這點我李光亮早就安排好了,到時候只要按我說的做就行了!」

李光亮神秘一笑,沒有道明。

葉天見他不願意多說,也只得作罷,默默跟著大部隊走著。

李光亮說的沒錯,他們每走片刻就出了風城,來到了一處荒野郊外。

這處郊外極為的荒涼,看去一片枯黃,好似沒有一絲一毫的生機。


「祖地在這種地方?」

一直在查探的葉天忍不住狐疑道,這與他心中所想山明水秀的地方相差甚遠。

這次李光亮只是神秘一笑,沒有再過多解釋。

幾人再次走了一段時間,近一個時辰后,面前突然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湖泊,而在湖邊上有著一座青色小山,在山腳下赫然是一根與之前一模一樣的石碑。

「祖地!」

見到面前這副景象,葉天頓時驚呼道。

「沒錯,風極地乃是一處生機盎然之地,只是不知為何會出現在這荒涼郊外,迄今為止沒人能尋出原因。」

李光亮在一旁笑著解釋道。

這令葉天等人著實有些吃驚,怪不得是相傳出現《風之極》的地方。

「好了,你們也不要驚嘆了,再想進去,我們就得有點準備工作。」

李光亮看著臉色不斷變幻的三人,臉上顯現了一絲奇特的神情。

緊接著,只見他突然拍了三下手掌,頃刻間奇異的一幕出現了。

只見葉天他們周圍的百姓全都轉過頭來,紛紛從懷中摸出了一袋紅色的液體。

「這是什麼?」

看著這一幕,葉天的心中疑惑至極。

李光亮淡然一笑,解釋道:「風極地之中擁有奇怪的力量,想要進入風極地必須是身懷風家血脈的直系子弟,而這便是我當初從一個風家人身上得來的鮮血。

「風家血脈? 我的美女佳人 ?」

葉文皺著眉頭問道,只覺這風極地沒有想象中那麼簡單。

「每一個血袋內裝的都是風家死去弟子的精血,到時候只要含入口中或者藏在身上便可以順利進入那處神奇的地方,這個方法我曾親自試過。」

李光亮自信滿滿的說道,為了使得葉天三人得以進入風極地,他可謂是做足了準備。

「哦?沒想到風家精血還有這個神奇的效用!」

此刻就連巴魯風的臉上也出現了一抹驚嘆,這風極地真是神秘莫測。

李光亮笑了笑,親自從懷中掏出了三個血袋,有些不好意思道:「之前怕被發現,因此一直沒有給你們。」

「無妨,無妨!」

葉文搖了搖頭,當即接過了血袋。


血袋很小,入手只是一股冰涼感,這就像是普通的水一般。

三人同時將血包藏入了懷中,跟著李光亮朝前方快步走去。

這時一些真正的百姓已經停下了腳步,他們如果不能成為成為長龍尾部的一部分,那就失去了進入風極地的機會。


長龍再次爬行了一段時間后終於停了下來。

葉天從最後遠遠望去駭然發現龍頭處風傲南幾位老者已經不知所蹤。

「他們去哪裡了?」

一發現這奇怪的現象,葉天就警覺了起來,莫非他們發現了自己等人?

「葉小兄弟不要著急,他們只是先進入風極地放置貢品去了,馬上我們也可以進去了!」

走在葉天前方的李光亮轉過頭來,淡定的解釋道。

果然,他話音剛落,風家直系弟子的長龍再次動了,大家都快步朝祖地行去,臉上儘是虔誠之像。

沒有辦法,葉天等人也只得低著頭裝腔作勢,否則很快就會被他們發現。

沒一會,幾人就徹底踏入了風極地,來到了它的外圍。

一踏入這處傳說中的祖地,葉天就感受到一股奇異的力量撲面而來,且緩緩在其身上環繞,直至最後碰到懷中血袋之時才退離開來。

這等異象令葉天等人有些驚訝,沒想到這世間還存在此等怪事,就連地域也可以認主。

風極地在外圍看似很小,實則內部很大,此刻他們正跟隨著大部隊緩步朝內部行去。

「這些是什麼?」

一路上謹慎小心的葉天突然發現了一些奇怪的現象。

只見眾人每過百米就會出現一塊奇形怪狀的石頭,這石頭通體青色,形狀各異,但都極為像風,飄逸異常。

聽到葉天這麼一說,巴魯風等人心頭頓時也疑惑起來,目光不約而同的望向了李光亮。

這小子不是說自己來過此地嗎?想來是可以解釋一下。

李光亮感受著眾人疑惑的目光,一向猥瑣的笑容消失了,反倒變得有些緊張道:「這東西乃是風極地的象徵,名為風極石。整個風極地內一共擁有數十顆這樣的石頭,之前那種神秘的力量就是由它產生的。」

看著李光亮一臉謹慎的樣子,眾人都知曉了這東西的不凡。

葉天心中暗下決定,有機會一定要搞來一顆好好研究一下。

幾人再次向前走了一段距離,這時他們開始感覺到絲絲冷意,寒冷的微風不時從風極地中出現。

「這又是怎麼回事?」

一向警惕的葉天的再次問道,這風雖然對他們造不成傷害,但著實有些奇怪。

李光亮彷彿性子極好,再次耐心解釋道:「這就是風極地的另一大象徵,名為極風,風雖然微小卻極為的寒冷,不過對我們傷害不大,小兄弟無需擔心。」

「真是這樣嗎?好吧!」

葉天雖然口中應了下來,但是心地還是有些狐疑,因為他從風中感覺到來了一些不一樣的東西。

李光亮點了下頭便不再說話,跟著大部隊快步往前走去。

這時幾人已經漸漸來到風極地的深處,一路上看到的風極石變大了好幾分,就連微風也成了中風。

「快到了,我們做好準備吧!」

抬頭看著已經近在眼前的高大石碑,李光亮不由出言提醒道。

葉天三人此刻早已提起了全身力量,做好了戰鬥的準備。

在這風之極內部的共有幾十人,都是風家的直系子弟,也代表著他們都修鍊著《風之極》,有著關鍵時刻提升實力的能力。

石碑的周圍就是一片巨大的草原,在冷風吹拂下,青草不住搖擺,一副清幽般的沉寂。

此刻風傲南幾個老者再次在石碑前跪拜了下來,完全沒有察覺到葉天他們的存在。

他們後方風家子弟都是兩兩分組,紛紛排隊上前跪拜。

而葉天四人正好分了兩組,他們已經商議過了,打算在跪拜的那一刻動手。

那個時候風傲南怎麼也不會想到在跪拜中的子弟中會有敵人。

看著前方慢慢消失的隊伍,葉天四人心頭開始激動了起來,在人家的祭祖之時偷襲,也只有他們擁有這個膽子。

「下一個!」

站在石碑旁邊一個專做儀式的長老大喊一聲,同為一組的巴魯風與葉文忙低下了頭走了過去。

此刻看著他們臉上恭敬的神色,那位主導儀式的長老沒有絲毫的懷疑,主動將手中的香火交到了他們的手中。

就在這一刻,異變發生了…… 「死!」


巴魯風與葉文兩人口中同時發出一聲暴喝。

下一刻,兩個散發著渾厚真氣,猶如泰山一般沉重的拳頭就狠狠的砸在了那位長老的身上。

儀式長老還未反應過來,身子就如同斷弦的線一般向後倒飛而去。

「有敵人!」

這一瞬間,所有風家人都亂了起來,三道身影在最快時間朝巴魯風兩人躍去。

「你們是何人?竟敢在我祖地鬧事?」

風傲南還未來到巴魯風兩人面前,雷霆一般的吼聲就傳了出來,竟引得整個風極地都暗暗震動起來。

巴魯風與葉文此刻也不再隱瞞,高高仰著頭看著面前這位老者,淡淡道:「風老爺子,真是好久不見啊!」

風傲南此刻也真正看到了兩人容顏,當下大驚失色道:「葉文,巴魯風?你們兩人這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葉文聽了嗤笑一聲,冷冷道:「風老爺子,咱們明人不說暗事,今日你們風家只有兩個選擇,一是臣服於我葉家亦或者與黃家一樣。」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