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愛蘿倒是覺得問題不大,一般工薪家庭的寶媽們都缺錢,要是能有個賺錢的活,不會有人拒絕的。

她們把公關等需要做的事情都做好後,就把程楠找來,一是給她補償,二是問她願不願意做鑫泰社區的直銷員。

程楠想了想,很是無語的看她:“你們安貝也太坑人了吧?先是找的直銷員不靠譜,差點害了我女兒。現在又想讓我做炮灰,抵擋你們直銷員的炮火。真是無商不奸啊。”

她一下子就看穿了顏愛蘿跟王秀的打算,很鄙夷的看着她們。

王秀很不好意思,覺得自己就是坑了人家。

但是顏愛蘿笑問:“債多了不愁啊,你就說願不願意吧。爲了補償你,你可以提個要求。” 因爲要讓人家去前面頂雷,所以答應個條件,也很公平。

她能看出程楠不是個貪得無厭的人,想必她提的條件也不會太難辦。而程楠提的條件確實不難,就是有點古怪。

……

顏愛蘿解決了事情後,很愉快地去找鬱子宸吃午飯。

“你猜,她提了個什麼要求。”她幫鬱子宸把碗筷燙了燙,笑的很討好的問。

雖然燙碗筷並不能起到消毒的作用,但是爲了有點心裏安慰,她還是堅持這麼做。

鬱子宸看她今天特別的殷勤,就覺得她這是要坑自己的節奏。

“什麼?你不會是把我賣了吧?”

這女人,什麼都有可能賣,不能小看她。

顏愛蘿笑道:“其實,也不算是賣。她跟我們討價還價,硬是把一個條件變成了兩個條件。”

鬱子宸點頭:“所以,你把我賣了兩次。”

他微微擡頭,冷消的線條更顯得輕薄,眸子中滿是看透了她的譏誚。

顏愛蘿更覺得不好意思,幫他倒上茶,討好的笑着:“你聽我說嘛,你可是我家的寶貝,我怎麼可能把你賣了?”

“呵!”他纔不信。

顏愛蘿一點也不氣餒,接着說:“她家的小區距離慎行他們的幼兒園不算很遠,她一直想送兒子去那邊上學。

但因爲沒那麼多錢,沒捨得。所以,她提的第一個條件,是希望我們,確切的說是你能給她家孩子學費優惠。”

這個條件不算苛刻,對於下面的員工想去那邊上學的,他們也會給學費優惠。但是因爲員工們的家距離那邊很遠,所以去上學並享受優惠的人很少。

鬱子宸覺得這不是問題,微微點頭,表示可以。

不過,還有第二個條件。

顏愛蘿又笑道:“第二個條件就是,她想要你的簽名照。”

啪嗒,剛到手的炸雞塊掉桌子上了。

鬱子宸:“……”

竟然有人主動要他的簽名照?什麼愛好?他又不是明星,哪能隨便籤名?

一想到自己的照片被個陌生人拿着,他就覺得彆扭。

“你開什麼玩笑?”他怒了,最喜歡的雞塊也不吃了。

顏愛蘿笑着解釋:“她崇拜你,覺得你長得好又有能力,性格堅毅,是個最耀眼的明星。她還是個小視頻網站的知名阿婆主,幫你剪輯了很多視頻呢。

沒想到吧,你還有粉絲團呢。雖然人不算很多,比不上那些流量明星,但人數也不算少了,能湊夠一輛客車。”

鬱子宸:“閉嘴吧。”一點也沒被安慰到,這女人的嘴不如以前甜了。

顏愛蘿好像沒看出他的憤怒一樣,從包裏掏出一堆照片,殷勤的遞過來:“來,鬱總,簽名吧。是你發光發熱的時候了。”

鬱子宸看她捧出來的一堆照片,眉頭皺的更深:“你是把我賣給多少人了?”

一張不夠,還要籤這麼多?

顏愛蘿卻是拿着照片說:“不是啊。只有一張是要給程楠的,其他的,都是我的。”

她把照片拿起來一張一張的給他看:“這些都是我偷偷拍的你的照片,趁着這次機會一塊打印出來。我影集都買好了,打算把這些都放進去。

看,這是你看書時候的,你總喜歡皺眉頭。這是你罰我抄書時候的,你每次這樣都在幸災樂禍。”

她把照片一張張的給他看,裏面每一個場景都代表着他們之前相處的點點滴滴。而這些照片是從兩人相遇就有,一直延續到現在。

鬱子宸看到一張他坐着輪椅在池塘前的照片,想着那時候他們兩人還沒在一起,她那會兒還是抱着利用他的心思呢。

“你從那時候就偷窺我了?你這女人,原來是個猥瑣的人。”他很嫌棄的拿起那張照片,覺得得重新審視自己的老婆了。

顏愛蘿理所當然的說:“那怎麼能叫偷窺,怎麼能叫猥瑣?我是正大光明的看的好嗎?你可是我未婚夫,咱們二十多年前就訂婚了,你忘啦?”

論厚顏無恥,真是沒幾個人能比得過她。

鬱子宸拿起那張照片,又找了隨身帶着的筆,在上面簽上名字。

“這一張,給你珍藏。”

接着,他從衆多照片裏找出一個雜誌上翻拍的照片,在上面簽上名字。

“這一張,給她吧。”

只有這一張不是顏愛蘿親自拍的,可以給出去,其他的,想都別想。

有一張可以交差的就可以了,顏愛蘿把那張收起來,又看着他,希望他都給簽上名。

但是鬱子宸不肯了,說籤一張就可以了,剩下的想籤也行,不過得用條件換。

“又趁機要挾我?”顏愛蘿趕緊把照片收起來:“那算了吧,還是不用簽名了。反正只收集照片也沒關係。”

她纔不想總是被他要挾呢。誰知道他會提出什麼稀奇古怪的條件?

結果,鬱子宸斬釘截鐵的說:“不行,必須簽名,每一張都要籤。”

不籤也得籤,籤不籤不是她能決定的。


顏愛蘿:“……”真不講理。

後悔拿出那麼多照片裝可憐打情感牌了。這一次真是掉進自己挖的坑裏,把自己埋上還用鐵鏟子拍了好幾下。

一張一個條件,那得答應多少不平等條約?

顏愛蘿數了數自己打印的照片,沒簽名的還有四五十張。

她真是欲哭無淚。

幹嘛要打印這麼多,幹嘛要坑自己坑的這麼深?

鬱子宸看她耷拉着腦袋,恨不得把自己埋了的樣子,覺得心情舒暢極了。還有眼前的雞塊,味道也更好了。

顏愛蘿瞪着他,覺得他就是黃鼠狼投胎轉世,她就是被他從雞窩裏抓走的雞仔。不光一點反抗能力都沒有,還得被他奴役。

談判也沒給自己爭取到權益後,她乾脆低頭,搶了半盤子菜,然後憤憤不平的拿着筷子戳。

鬱子宸愉快的吃着飯,看着她生氣的樣子,能多吃一碗飯。

而顏愛蘿低着頭,柔和的臉部線條更顯得溫柔,她嘴角揚起輕微的笑,又很快收斂住。

她家的鬱先生一如既往地好哄騙,佔點小便宜也能高興成這樣。雖然她要答應四五十個不知道什麼時候必須兌現的條件,但能哄得他高興,她覺得也值了。 吃過午飯回去之後,顏愛蘿就讓人把照片連帶着第一批貨物給程楠送去了。

有了前車之鑑,顏愛蘿跟王秀商議了一下,決定根據具體情況,不給直銷員們積壓太多貨物的機會。

因爲貨物過期她們是要回收的,積壓太多容易造成浪費。二也是怕再次出現這次的情況。

因爲直銷員們家裏面積都不算大,很多人都是把貨物放在地下室或者是車庫裏。那樣很容易讓貨品被污染,也容易被水淹。


她們商議後,決定控制直銷員們一次進貨的最高數量,並會每天派車配送貨品。只要直銷員們頭一天下單,第二天就可以拿到訂的貨品。

這樣,她們不用在家裏積壓太多東西,收拾起來自然也更方便一些。

這也是向人們證明她們公司是直銷而不是傳銷的重要方式。

而且,安貝的配送車每天去小區,也能起到宣傳推廣的作用。這樣也能證明直銷員手裏的產品都是最新的,不會讓人產生貨物積壓不夠好的缺點。

程楠收到貨物的時候,正好是上午十點左右,是小區裏寶寶出沒的時間。

這個時間小區的遊樂場上很多家長正帶着寶寶們曬太陽,聚在一塊聊聊天,進行寶媽跟孩子們之間獨有的社交方式。

小傢伙們有的還在學走路,有的則是邁着小短腿到處亂竄,還有剛學會盪鞦韆的孩子愉快的晃啊晃的,家長們緊張的在旁邊護着。

其中,李夢雨就帶着孩子在其中。

她就是鑫泰社區之前的直銷員,因爲能說會道的,在小區裏還有點人緣。

同住一個社區,但現代人的交往也不會太深,所以誰也不知道她本質是個自私自利還做錯事又死鴨、子嘴硬的人。

當安貝的送貨車到的時候,在小區廣場上的人都看到了。

有跟李夢雨熟悉的人就喊道:“誒,夢雨,那是來給你送貨的吧?我幫你看着孩子,你快去收貨。”

小區裏的人不知道她已經不是安貝的直銷員了,還好心的給她幫忙。

結果,李夢雨哼了一聲,說自己已經不做直銷員了。

她心裏憤怒不已,安貝竟然那麼快就找了新的直銷員,到底是誰搶了她的工作?

鄰居覺得奇怪,好奇的問:“爲什麼不做了?之前不是做的好好的,還說賺了一些零花錢的。”


李夢雨沒說話,不好跟人解釋,不斷想着該怎麼說這件事。

反正她不能說是因爲自己賣了變質的貨物,那樣她在小區裏就沒法混了。

鄰居倒是想起之前的事,問道:“該不會是因爲之前那個人污衊你的事吧?你放心,你都澄清了,大家也相信你,不會怪你的。”

這話給了李夢雨靈感,她迅速編織了一個好的藉口:“那個公司不相信我是被冤枉的,買我東西那個人去找公司投訴,公司爲了息事寧人,就把我給撤下來了。哎。”

她嘆着氣,看起來可憐極了。

鄰居看着她難過的樣子,很氣憤,也有些同病相憐。

她們這些看孩子的寶媽都沒辦法工作,只能跟丈夫手裏拿錢,其實尊嚴受到了很大的挑戰。如果可以,她們也想自己賺錢,想要活的更有尊嚴一點。

很多寶媽都是賣點吃的用的,賺那麼一點零花錢,就算少了點,但也聊勝於無。 整形醫院小相師

李夢雨找到個長期穩定的做直銷員的工作時,大家還是很羨慕她的。因爲這工作只要賣貨物就好,貨物還是質量很好口碑有保證的,也不用費盡心力的拉下家。

只要好好幹,就能一直有收入。而小區裏總會有需要嬰幼兒用品的人,只要安貝不倒,她這工作就能一直做下去。

可現在她被冤枉,連兼職都沒了,實在是太可惜。

“這什麼破公司啊?都不調查清楚就把你給擼下來了。太不講理了。虧得我還以爲這是個好公司呢,現在看來也不靠譜,以後我都不要這家公司的東西了。”

鄰居義憤填膺,還沒忘了跟周圍幾個其他的鄰居科普一番。


鄰居們也覺得安貝公司糊塗,事情做得過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