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糕……』

這念頭浮現的同時,李晴知道自己危險了。是很危險!

她迅速回掌,只為能夠離開聖王的身體然後發動閃移法術絕技——

可是。就在她回掌的時候,小腹被聖王閃電般推出的右掌結結實實的按上!

紅光。剎那在兩人之間綻放……

頃刻之間,李晴只覺得彷彿靈魂都在瞬間險些炸開!

衝擊力量震的她口中鮮血猶如箭射,身體不由自主的拋飛出了幾十丈,炸開的掌勁將她的小腹催開了血洞,那血肉模糊的景象李晴在別人身上見的很多,卻已經很久沒在自己身上見到過。

在虛空中穩住勢子的李晴卻沒有工夫理會小腹的慘狀,她感覺到靈魂之力造成了不輕的創傷。

這掌勁……

「武神之體——是你!」李晴目不轉睛的盯著一擊得手卻沒有追擊的身影。

法袍覆體的聖王仍然靜靜的懸浮在虛空,根本沒有追擊的打算。

但她被李晴擊中的腹部根本沒有傷,這是可以肯定的事情。

除了如鄭飛仙那樣的武神之體。還有李狂李西雲的力量特性外,李晴在神魂族就沒有遇到過能承受她一擊而不重傷的人,縱然是李西雲很出眾的兄妹也一樣。

如果有人能做到,那應該只有一個已知的人——鄭飛仙始終念念不忘,她李晴立志必須親手戰勝,超越的人。

武神七月!

「你很出眾,但現在的你還不是我的對手。」聖王的聲音依舊輕柔動聽,這跟李晴一直印象中的武神七月差距太大了,因為她知道武神七月是個我行我素。完全繼承、並且超越了鄭飛仙性情和力量的人。

這種讓她和鄭飛仙的聲音,怎麼會是武神七月的?

應該屬於那種,沒了男人不行的、精神上永遠沒有完整自我獨立力量的弱女子。


可是,如此張狂的自信。卻的確又該是她。

「換你自己的身體!我等這一天等的夠久了!今天你我必須有一個人永遠消失在宇宙之中!」李晴不僅沒有憤怒,相反,十分激動!

過去的宇宙中有兩個人如此狂妄她不會憤怒。是鄭飛仙和武神七月。

如今的宇宙已經沒有了鄭飛仙,只有武神七月。

戰勝了武神七月。李晴知道自己此生無憾了。

在主戰派的理念已經沒有未來,做足了為理念奮戰至死為人生劃上句號的時候。卻得到這樣一份驚喜,跟武神七月對決的宿願得以實現。

此刻李晴對於黑暗情報組織的事情完全沒有理會的興趣,只有渴望一戰的期盼。

「如果你堅持要戰,那就來吧。這副身體一樣擁有神魂族力量,也鍛煉了有些年。」

「不要小看我!別忘了,我已經超越了師尊!難道還沒有資格挑戰你的本體?武神之體的力量不可能是這具身體能夠完整發揮!只有跟你靈魂最初結合的身體才能夠伴隨著你靈魂之火力量的提升而不斷得到一體化的同步提升,這絕不是任何其它身體能夠相比!」李晴憤然怒喊,望著聖王的眸子里寫滿憤怒,她所期盼的是跟真正的武神七月交手!

是武神七月那完整的、百分百的力量!

聖王仍然語氣輕柔的道「半個時辰后我還有事,如果這具身體不能在半個時辰內擊敗你,那就如你所願。」

「拿出你的七月紅雨——」咆哮大吼中,李晴背後七彩蝶翼驟然張開,伴隨著身形的告訴旋動變化,剎時間化作一團彩色的光影直撲聖王過去——

可是,她沒有看到聖王取出七月紅雨。

武神七月的絕技是劍掌,七月紅雨是其佩劍,即使隨著神門時代的煉器技術提升更換過一次又一次,但外形和名字始終沒有變,因為劍魂也未曾變。

聖王沒有動,仍然如片刻前那樣,一動不動的懸浮在虛空。

靜靜的,等著李晴的接近。(小說《我即天意》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d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 ps:想聽到更多你們的聲音,想收到更多你們的建議,現在就搜索微信公眾號「dd」並加關注,給《我即天意》更多支持!

讓人眼花繚亂的彩影剎那撲到聖王面前的時候,她仍然沒有動,甚至沒有閃避招架的打算。

『可惡!真以為自己的武神之體能把我李晴的掌完全不放在眼裡?』剎那,眼花繚亂的彩光突然消失的時候,金光盡數凝聚在李晴右掌,毫不留情的擊在聖王的面門上!

這個瞬間,李晴的身體甚至沒有護體真氣,只是為了將極限的力量全都灌注在這一掌上。

伴隨這一掌打了個結實的同時,血霧瞬間炸開!

聖王法袍下那彩色的能量光里爆飛出陣陣血霧……

『讓你狂妄!』意識到這一掌攻破了聖王武神之體的防護力量,至少將聖王的臉,甚至是把腦袋都已經震成血霧,不由讓李晴暗覺痛快!

她可是超越了鄭飛仙的人!

武神七月又如何?有什麼資格如此張狂的不把自己放在眼裡!

不用真身,不出七月紅雨,甚至一動不動的硬接她李晴的攻擊。

一擊得手,李晴哪裡會錯過這種天賜良機,拳掌雙腿查時間化作閃電,接連不斷照著聖王全身上下不停狂攻——

伴隨著一擊擊全部得手,聖王的法袍袍帽下,袖口,下擺不斷涌噴出陣陣紅色的血霧,顯然這些攻擊全都奏效,不斷的將聖王的身體砸爛。催成血霧涌噴出來。

「口氣比師尊還狂妄!結果就這麼點本事嗎?反擊啊!一個照面就被我李晴打的沒有了還手之力嗎?這就是所謂的武神七月?簡直笑死人!」李晴毫不留情的嘲笑挖苦,但是拳腳卻片刻都沒有停下來過。根本不打算給聖王任何喘息之機。

如此不過幾息功夫,聖王已然被打成了彩光狀態。

勝利來的如此容易。卻讓李晴根本沒有表面上看起來的那麼高興。

武神七月啊……

這個名字,在她心裡半歲了多少年?

跟隨鄭飛仙修鍊的時候,那是有還有不少同門,十二歲的時候她才顯示出比別人都更優秀的潛質,得到鄭飛仙最多的偏愛。

從那時候起,她就知道鄭飛仙對武神七月念念不忘,既不願意承認被她超越,卻又無法否認,憤怒武神七月的離開。又為有這樣強大的弟子而驕傲。

那就是鄭飛仙對武神七月的複雜心情。

從那刻開始,李晴就暗暗發誓,總有一天要取代武神七月在鄭飛仙心中的地位,總有一天會超過武神七月,親手擊敗她!

也是從那時候開始,武神七月的名字就成了她時刻督促自己,警示自己的存在。


一直期盼著,期盼著這一天。

渴望親自見證武神七月的力量。

今天終於遇到了,可是。那狂妄的口氣卻跟動手后的實力差的太遠……

她寧可自己真破不了武神七月的武神之體防護力量,也不希望是眼前這種輕易將她打成彩光,直接宣告已經勝利的結果。

因為這是何等嘲弄的事情?

鄭飛仙一直引以為傲念念不忘的武神七月就是這樣的窩囊廢?

她李晴一直渴望超越的人就是這樣的實力?

這簡直是對鄭飛仙和她自己的愚弄!一生的愚弄!

「反擊啊!你不是誰都不放在眼裡,遇神殺神。師尊都不在乎的武神七月嗎?就這麼點本事?你這個廢物!浪得虛名之輩!」對著面前的彩光狂攻不止,咆哮怒吼的李晴沒有發現自己眼裡已經匯聚了溫熱的液體……

她是不會流淚的,那是鄭飛仙最憎惡的事情。當然也是她最憎惡的事情。

可是,如果這就是武神七月。那她和鄭飛仙充滿嘲諷的過去,向誰討還?

彩光。仍然是彩光。


在李晴這種層次的力量的狂攻面前,被打成彩光狀態絕對不可能還有恢復完整的機會,不僅如此。

以李晴的力量,雖然比不上宇宙中人盡皆知的血神洗禮、瘋神審判,以及這些年大有追趕之勢的黑火殺人迅快。

但在彩光狀態被李晴單方面的狂攻,還從沒有能夠支撐三十息而不真氣耗盡、靈魂之火被徹底震碎的。

可是,三十息已經過去了。

羞憤交加的李晴突然意識到這一點,三十息已經過去了。

面前不停攻擊著的彩光,仍然還是顏色鮮艷眩目的彩光。

李晴的咆哮怒吼突然停了下來,激憤的神情突然變的異常冷靜。

就算是鄭飛仙,李狂,李西雲,化作彩光狀態讓她持續不斷的攻擊三十息,也必死無疑。

這種不可能的情況足以讓李晴意識到,情況不對。

情況也的確不對。

因為那團彩光中,慢慢的出現了一副骨架。

可是,李晴的攻擊根本沒有鬆弛!

這種程度的持續全力以赴的進攻根本沒有任何壓力。

這,的確很不對……

「該死!耍我嗎?」李晴暗暗咬牙切齒,被打成彩光還能夠恢復身體?

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啊!

但是,骨架上迅速生長出血肉。

一張美麗的面容,清晰完整的出現在李晴面前……

「該死——」李晴一聲怒吼,拳腳瘋狂不停的全砸向面前那張臉!

但是,沒用,一點用都沒有。

明明每一擊都結結實實的擊中了,力量也明明感覺到完全灌入了對方體內。

可是,聖王恢復中的身體卻一點傷都沒有。

那只有一個解釋,李晴很清楚是為什麼,只是不願意承認……

她無法擊破武神之體!

她的所有攻擊都變成武神之體吸收儲備的力量,化成能夠激發出聖王武神之體更強大爆發力的能量!

「這不可能!」片刻前,李晴為聖王輕易化作彩光的不濟而憤怒,此刻,卻為自己的攻擊如此無力而羞憤!

她的拳腳不停的攻擊聖王的頭臉,可是,那層紅色的武神之體形成的若有若無的薄薄護體之氣卻完全承受了她的攻擊。

李晴已經無法讓自己的攻擊更有力更快,因為她早已經竭盡全力。

只能眼睜睜看著聖王的四肢的皮膚也完全恢復完整。

也在這時,聖王的右掌猛然擊出——

結結實實的按在李晴的小腹……

這一掌讓李晴只有一種感覺,那就是無法描述的痛苦。

因為這一掌,直接將她擊成了血霧!(小說《我即天意》將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鮮內容哦,同時還有100%抽獎大禮送給大家!現在就開啟微信,點擊右上方「+」號「添加朋友」,搜索公眾號「dd」並關注,速度抓緊啦!)(未完待續。。) 一擊之下,被震成了血霧!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