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寒擦了擦嘴角的血跡,轉過身。

對着目瞪口呆的二當家,以及剩下的土匪說道:

“現在,你們的大當家,真的死了。”

剩下的土匪聽到他的話,眼裏沒有絲毫的變化。

彷彿還沒有反應過來。

而馬車邊上的夏雨夢,在看到林寒的這一暴力手段後。

眼裏沒有絲毫的厭惡,反倒是繼續閃爍着亮光。

二當家率先反應過來,臉上強行擠出一個笑容。

“這…這…都是誤會。”

林寒一腳踏出,來到他的身前,歪了歪頭。

砰!

直接一拳打爆他的腦袋。

瑪德,誤會個屁。

剩下的土匪見到這一幕,紛紛丟下手中的兵器,逃竄起來。

媽呀,太嚇人了這。 半刻鐘。

李主任有些瞠目結舌,他只知道林寒這次的成績很是不錯。

但沒想到這麼的能打。

殘暴。

空曠的道路上血流成河。

到處都是斷肢殘骸。

“饒我一名命,求求您了。”

僅剩的幾名土匪歪七扭八地躺在地上,眼裏滿是悲哀。

就差對着林寒的腳親吻了,能不能放過我們。

“說說吧,是誰出錢買我的項上人頭?”

“如果我說了,能不能饒我一命?”

林寒聽到他的話,笑了笑。

擡起腳,一腳踩下,直接將對方的腦袋踩爆。


果斷,毫不猶豫。

本少爺從不受任何威脅。

剩下的幾名土匪瞪大了眼睛。

這他麼的是精神病吧。

啥時候威脅你了,不就是在說條件嗎?

林寒的視線看向另外一名土匪,眼裏露出寒芒。

向着他走去。

“我說,我說,是臨江城的錢家,小的當時曾跟隨二當家勘察過臨江城,對於城中的幾大家族有所瞭解,那人雖然帶着面具,但我肯定,他就是錢家的老管家。”

看着眼前逼近自己的林寒,土匪直接一口氣全部招了。

語速非常地快,恐怕會是這輩子的巔峯。

林寒聞言,眉頭微皺。

臨江城錢家?

沒有這段記憶啊。

算了,知道是誰就行。

嘭!

一腳踩下,腦袋爆炸。

剩下的土匪有些欲哭無淚。

這他喵的,都如實招了,爲什麼還不放過我們。

你到底要我們怎樣?

你怕不是殺人狂魔吧。

林寒如法炮製,將剩下的幾人全部踩爆。

至此,全部的土匪都送上西天。

很好。

李主任臉色複雜,感慨萬分地說道:

“林寒啊,想當初,你也不過是一個鍛體境的小傢伙,沒想到已經成長到如此地步。”

頗有一種落寞的感覺,想當初,自己也是何等的意氣風發。


誰知道竟然卡在築元境的門檻這麼多年。

林寒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安慰。

“對了,主任,你知道這個臨江城趙家嗎?”

“據我所知,臨江城沒有城主,權柄由三大家族分管,錢,孫,李三家。”

李主任說到這裏,彷彿想到了什麼,遲疑地說道:

“你小子,想要幹什麼,那錢家的家主據說很久以前便是築元五重的高手。”

“築元五重的話,這樣,主任,你先帶着學員們回北溟城吧。”

林寒舒展舒展肩膀。

很早就說過。

本少爺是個小肚雞腸的人。

錢家還挺有錢,能夠出得起十萬銀幣。

內心打定主意,腳尖點地,向着遠處走去。

李主任驚呆了,這小子不會是想要單挑一個家族吧。

確定不是太草率了?

正在發矇的時候,原本跑出去很遠的林寒突然又回來了。

“害,我就知道你小子不會這麼草率,這件事還需要從長計議啊…”

話還沒說完,林寒便打斷了他的話,撓了撓頭說道:

“不是的主任,我是想問一下,臨江城在哪個方向?”

李主任:“….”

看到林寒的樣子不像開玩笑,他嘆了口氣。

指出臨江城所在的方向。

身邊的少年應聲說道,身影消失在原地。

李主任回到馬車附近,帶着剩下的學員們準備回到北溟城。

現在的年輕人真是虎啊。

別說,有一絲絲的羨慕。

林寒的身形急速閃爍,腳下彷彿踩了風。

真氣灌注在雙腳。

轟!

速度變的更快,增幅了三倍左右。

狂奔的同時,輕呼面板。

【姓名】:林寒

【資質】:中等上品。

【修爲】:築元二重(+)。

【經驗】:235689。

【功法】:玄霄螭龍決。(已開啓)。

【武技】:玄霄螭龍拳(出神入化級)。

天璣不滅金身(出神入化級)。

孤鴻一劍(大成級)。

醉吟化清劍(融會貫通級)。

御魔驚虹劍(出神入化級)。

冰鋒凝霜劍(融會貫通級)。

其實吧,對於修煉他並不是很有太大的興趣。

本來當初的想法就是做個簡簡單單的富家公子。

但總有人要來找自己麻煩啊。

林寒想得很簡單,這是一個武道爲尊的世界。


找我的麻煩,肯定是修爲比我高。

沒關係,有自動掛機修煉系統的存在。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