嗤嗤!六六六號平台上,濃烈的神識之氣瀰漫,李元道雙眸緊緊盯著半空中那一道墨玉。此刻在他神識力量全面覆蓋下,一道冰屬性武技也已經趨近完善。

現在只需要將這道神識武技融入墨玉之中,自己這道煉符工序也就算完成三分之一了。

「冰魄之力,神武融合!」李元道輕喝一聲,頓時間神識力量暴漲,以他為中心形成一股無形的風浪,高空之中那塊墨玉旋轉更加劇烈了。

在神識武技的緩慢灌注下,隱隱間墨玉外面都呈現出了一股淡銀色。「快了,就差一點戰胚就可以塑造好了。」

看到這一幕,李元道眸子之中掠過一抹喜色。不過就在這一刻,原先飛速旋轉的墨玉驟然一顫,一股狂暴的元力波動隱隱間從內部滲透出來。

感應到這一幕,李元道心頭頓時一咯噔。同時在耳邊,先後傳出了兩道喝聲。「玄冰元力,凝聚!」「赤炎守護,戰符封元!」伴隨著兩道喝聲先後喊出,李元道便感覺到前方一股極度冰寒元力瀰漫開來,同時身後,一股濃烈的火勁洶湧而至。

「我靠!這兩傢伙…居然搞偷襲…」感應到這兩股極端元力波動,李元道臉色瞬間難看起來了。此刻半空之中他那一枚墨玉顫動更加厲害了。一冰,一火兩種元力先後洶湧而至,瞬間破壞了他的戰胚凝練過程。

現在眼看著這枚墨玉即將要爆裂開來了。李元道心頭也湧現出了一抹焦急。

「嘿嘿,道一,這四級戰符術可不是這麼容易煉製。現在你的時間可不多了,若你這次煉製失敗的話,後果你應該很清楚。」

這一道輕蔑的笑聲從李元道身後傳來,陽御風第二道戰符已經快煉製成功了,僅差最後一道封元過程了。在他手中一枚火紅色戰符浮現,散發著濃烈的火符氣息。

他居然以火屬性武技,煉製出了一枚防禦戰符。


「這傢伙,怕是故意的。」李元道臉色冰冷掃視了一眼後者。


旋即身軀一震,神識力量再度加大,化為一股無形氣罩,居然開始強行排擠紫衣女子冰寒之氣,陽御風的火元之力。煉符到了這等節骨眼,李元道也沒時間跟他們兩個磨蹭了。

原先他還不想過分展露出真正實力,尤其是他近乎宗師級的神識力量。那可是他最後一大殺手鐧之一!

但這時候也顧不得了。一旦這道防禦戰符煉製失敗,那就意味著他就要被淘汰了。李元道絕對不容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轟隆!強橫的神識力量驟然爆發,猛然提升了一倍。在這股澎湃神識力量洶湧下,前方紫衣女子,陽御風臉色變色。兩人的元勁之力都隱隱間有些被排斥出去。

「哼,不錯的神識力量。我兩道戰符都已經十拿九穩了。我倒要看看你能夠強撐到什麼時候?」陽御風短暫錯愕后,臉龐上湧現出一抹獰笑。

當下手掌一拍,他第二道戰符即將要完成剎那,他卻生生止住了這一步。隨後他反而將神識力量加大,故意衝擊向了李元道。

神識暗鬥!李元道臉色一變。瞬息間知曉了後者心思。原先按照符師大賽的規定,一旦兩道戰符任務完畢,就必須立刻離開青石台,接受幾位戰符師核查。

而陽御風這傢伙故意將第二道戰符煉製步驟停止。如此一來就有足夠時間,肆意催動神識力量,來針對自己。

這樣一來,也算是鑽了符師大賽的一個空子。

「哼!」而就在李元道與陽御風兩人間展開神識比拼之際。前面一直冷漠的紫衣女子也似乎感應到了自己玄冰元力被排擠。頓時間一股冰寒神識之力爆發,衝擊向了李元道。

隱隱間充滿了一股挑釁味道。感應到這一幕,李元道瞳孔一縮。他萬萬沒想到現在這節骨眼上,前面那位姑奶奶也跑過來「湊熱鬧」。

頓時間一冰一火兩種神識力量衝擊在了李元道防禦氣罩上,讓他壓力徒增。轟轟轟轟!三大高手神識對拼,無形的風暴瞬間席捲開來,而且波動越發浩蕩。

瞬息間以李元道為中心,周圍數十個青石台選手都遭受到了衝擊。

「瑪德,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這麼兇橫的神識力量,明顯在破壞比賽進程。」距離李元道最近的一個石台上,一名中年胖子一臉悲憤。

眼看著他最後一道戰符工序就要完成了。非常悲劇,正好被李元道三人的神識風暴給波及了。在他驚愕的眼神下,好不容易煉製出來的三級戰符轟的一聲,炸裂開來。

「砰砰砰!」繼中年胖子第一個爆符后,巨大的平台上就猶如連鎖反應一般,一道道爆炸聲不斷響起,以李元道為中心擴散開來。

短短數個呼吸間,最起碼有數十塊戰符炸裂開來。狂暴的氣息席捲,瞬間浩蕩向了四面八方。這突兀的一幕,瞬息間引起了所有人關注!

不管是廣場外界數十萬觀眾,還是看台上那一排的大人物群體,一道道目光都匯聚向了爆裂風暴中央處。在那裡依稀可以看到一個數丈大小的透明元罩浮現,流轉光澤。

此刻元罩正被一青,一赤兩股神識之力衝擊著,搖搖欲墜。看到這一幕,看台上,大德皇主眸光閃爍,第一時間內便認出了元罩內李元道。

那居然是皇室戰符組之一的成員。

「好強大的神識之力。這似乎是萱雲那一組的成員,萱雲究竟是從哪請來的符師,真不簡單啊。」

聽聞大德皇主一番話,旁邊大盛王朝的一名代表,眸光閃爍,笑道:「皇主,現在可不是思索的時候。眼下你皇室那一名傢伙形勢可不妙了。被卧龍學院,天陽宗兩派弟子聯手夾擊,怕也撐不了多久了。」

兩大王朝高層間對話,自然引起了不小轟動。尤其是天陽宗,卧龍學院頓時間成為了不少人目光焦點。

畢竟這次符師大賽東道主就是大德皇室舉辦。這大賽才剛開始,兩大宗派弟子就聯手針對皇室一脈符師。這當中可就有意思了。

「呵呵,年輕人血氣方剛,難免有些心浮氣躁。小輩間的爭鬥,自然由他們自己去解決,當不得真。」天陽宗一名老者淡笑道,沖著大德皇主行了一個禮。

同時卧龍學院幾位高層人物,也同樣開口道。表面上看上去,看台上諸多大人物語氣平淡,但暗中每一人都非常關注。年輕一輩交手,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就是諸多大勢力間的暗鬥,一種變相的比拼。

尤其是大德皇室,天陽宗,卧龍學院三大勢力,都將目光牢牢鎖定在了六六六號戰台上。

同樣在看台另一邊,來自於四大符殿的靈符師也都饒有興趣望著元界內那有些戲劇性的一幕。

「唔,三個小傢伙都是可造之材。尤其是中間那個,居然憑藉一己之力硬抗天陽宗,卧龍學院兩個小傢伙聯手,還能夠堅持下去。這等神識力量的確不弱。即便是放在我四大符殿之中,也都算不錯了。」

其中一名來自乾坤符殿的男子笑著開口道。「趙大師,這次恐怕你可要失算了。中間那個小傢伙可不簡單。真正精彩的還在後頭。」

另一名靈符師也開口了,赫然便是那太一符殿的黃衣美婦!此時她一對妙目也凝聚在了李元道身上。不知為何。從這個少年身上,她敏銳察覺到了一絲奇異之處……

「快看,有變化了。」另一名靈符師徒然道。此時在萬眾矚目之下,李元道與陽御風,再加上紫衣女子三人間神識暗鬥越發劇烈。

短短片刻鐘,李元道便感覺到身上負荷越來越重了。而最為嚴峻的是,半空中那一枚高階墨玉內部能量越發狂暴,隱隱間就將要爆碎了。 「瑪德,快頂不住了。」在這股強烈夾擊之下,李元道額頭上也浮現出了一層細汗。若是正常情況下,神識比拼。

哪怕是那兩人聯手,李元道也有底氣硬抗。但此刻在這個煉符關鍵時刻,最忌諱被gan擾。若不是他神識力量極其強橫,一心三用。換做尋常的一名高階戰符師前來,絕對堅持不了三個呼吸,就會符爆人傷。

呼呼呼!劇烈的元氣風浪呼嘯,李元道三人間神識比拼,猶如一個巨大的能量漩渦一般,不斷擴散。在他們手底下「遭殃」的選手,都快上百了。

巨大平台上,到處都是一片咒罵,怒吼聲。如此戲劇性的一幕,到讓場外數十萬觀眾都目瞪口呆。如此另類的符師大賽,他們也都是頭一次見到就連八方真元界角落,八位監督符師也都一臉無奈,盯著六六六號平台方向。

原先一場正規,莊嚴的符師預選賽,戲劇性的演變成了這一幕。也大大超乎了他們預料。此刻就算是他們想要阻止,怕也來不及了。

「那六六六號傢伙還真是一個極品,也對得起他那個編號了。」一名長老臉色數變,最終咬牙啟齒道。

從這一刻起,李元道這個賽場「劊子手」。也正式進入了大眾視線之中。

不過對於外界這一切李元道卻渾然不知。現在他自己都處在水深火熱之中。

「這次比賽絕對不能有失,拼了!」感覺到神識氣罩外,那越發強烈的壓迫感。李元道臉色也變得極其凝重起來。最終他一聲低吼,眉心處神識力量再度暴漲。

隱隱間已經跨入了半步宗師領域了。若是在提升的話,就要達到了宗師壁壘了。

轟隆!在這股恐怖神識力量震蕩之下,原先眾人眼中那逐漸萎縮的神識氣罩徒然增大。同時,氣罩內,李元道手掌一招,暗中催動神識靈體之力,一絲絲紫紅色神識元氣緩慢融入了墨玉之中,絲絲縷縷,將墨玉盡數包裹。

「戰胚!」在神識靈體力量加持之下,墨玉內部結構瞬間被強化。短短數個呼吸間,戰胚錐形瞬間被塑造成功。

但此刻李元道臉色越發沉重了。

「時間要到了!」目光遙望著天際上空,那越發稀薄的四色符光。李元道知曉,當這四道符光消散之際,也就是比賽結束之時。

現在留給他的時間越來越少了。此刻巨大平台四個角落,同樣也有幾道目光緊緊注視著這裡。

「快點啊,道一。符光結界馬上就要消散了。在這個節骨眼上,你千萬別掉鏈子啊。」一雙美眸死死盯著遠處透明元罩內,那一道修長身影。萱雲公主玉手不自覺緊握起來。

這次由她帶領的皇室戰符隊,其餘四人都已經順利完成了。眼下就缺李元道一人!成敗在此一舉,即便是萱雲公主也都緊張起來。

此刻,伴隨著時間臨近,巨大平台上一道道光芒迸射,符光之力瀰漫。而作為最受人矚目的六六六號石台,後者依舊處在一種明爭暗鬥之中。三大高手彷彿較上勁了。

濃烈的神識之氣涌動,越發狂暴。而作為石台中央,李元道所承受壓力最大。在紫衣女子,陽御風有意識壓迫下,平日里最為嫻熟的煉符步驟,都變得無比艱難起來。

「咔擦咔擦!」天際上空,那巨大的四色符光開始衰退,一道道細微破碎聲不斷傳遞下來。此刻放眼望去,整個平台上除了六六六號石台外,剩餘數百位參賽選手都已經陸續完成了。

「嘿,今日到此為止。小子,本少就不陪你玩了。」感應到天際那逐漸微弱下去的符光,陽御風嘴角冷笑,頓時間意念一動,將神識力量盡數收斂。

最終大手一揮,一股渾雄元力灌入墨玉之中。在一陣璀璨的光芒下,他第二道戰符終於煉製完成!「嗡!」同時另一邊,紫衣女子也同樣如此,在一股浩大的玄冰之氣涌動下,她手掌一枚冰屬性元符也驟然凝聚成功。

此時她淡淡回美望了李元道一眼,充斥著一股冷漠。頓時間,原先暗鬥的三人,已經有兩人突圍而出。諾大的一個平台只剩下李元道一人還在煉製。

「咔擦咔擦!」天際上空,這一刻四色符光開始破碎,一道道裂縫密密麻麻浮現,擴散四面八方。依稀間就將要徹底消失了。

短短數個呼吸間,當天際最後一抹符光消散之際,整個廣場外都傳遞出一道嘆息聲。而元界內絕大部分符師都一陣喝彩。

先前李元道弄出來的這股神識風暴,可是禍害了不少人。此刻見得他黯然落幕,後者當然歡快無比。

「轟!」不過就在這一刻,戰台上突然爆發出一股極其陰寒的冰寒之氣,雖然僅剎那之間后便消散了,但最後一道戰符卻豁然成形了。

在濃烈的冰元之氣瀰漫下,一道銀白色的戰符光澤涌動,呈現在了眾人視線之中!

「呼,這傢伙總算是趕上了。」平台另一方萱雲宗主,小侯爺等人都重重鬆了一口氣。方才真的太險了,只差一絲絲,他們這一組成員就要面臨被淘汰的命運了

「嗡!」而就在李元道這枚戰符凝練成功的剎那,整個元界內猛然間劇烈搖動起來,旋即一道道青石台緩緩融入了地面。

同時八道黑衣身影浮現在了眾人身前。

「現在我宣布,第一輪預選賽結束。現在將你們各自戰符都取出!八元光幕內,進行檢驗。合格者,戰符不毀,成功晉級,失敗者,一律淘汰。」

其中一名黑衣老者沉聲道。同時他大手一招,一股強橫的吸引力驟然爆發,在他頭頂處凝聚成一道透明色光罩。感受著天際上那道八元光幕的氣息波動。

平台上諸多選手都變色。原先眾人以為只需要在規定期限內,完成兩道戰符煉製即可,卻沒想到居然還有這麼一層關卡。

「哼,區區光符檢驗而已,沒什麼大不了的。」最前方東方辰冷笑,曲指一彈,頓時間一青一紅兩道光芒飛掠而起,很快便沒入了八元光幕內。

轟轟轟!強烈的波動爆發,在眾人目光注視下,當兩道戰符融入光幕的剎那,頓時八道不同波動的真元力,瞬間凝聚而成,化為一道道匹練,狠狠轟擊在了那兩塊戰符之上。

頓時間強橫的元力波動肆虐,轟鳴聲不斷。但都盡數被那道透明光罩隔絕掉了。整整檢驗過程,不超過十個呼吸間。當漫天的光澤散去之後,八元光幕內,兩塊戰符漂浮,青紅之氣繚繞。

「唔,不錯。一道三級防禦符,另一道四級防禦符品質都上上之選。天元符殿東方辰,七個積分!順利過關。」

八位黑衣老者私語一陣,一齊喝道。頓時間廣場內喝彩歡呼聲不斷。


正常預選賽進行了整整三個時辰,此刻總算第一位突圍者了。

「厲害!」看到這一幕,平台下李元道也不由嘆息道。東方辰這個人雖然形勢狂傲,盛氣凌人,但不得不說,的確是一個非常強勁的對手。

尤其是他的煉符術,即便是李元道也沒有十足把握能夠勝過他。有了第一個開頭,接下來平台上,光芒四射,數百上千道光符飛掠,在各自神識意念操縱下,湧入八元光幕之中。

「砰砰砰砰!」一時間巨大的轟鳴聲不斷,八元光幕之中,光芒璀璨。猶如電閃雷鳴一般,狂暴元力洶湧。最終整整持續了半刻鐘后,所有風浪盡數消散。

唯獨數百道戰符漂浮在高空。

「好傢夥,就這麼片刻鐘。又刷下去了一大半。」望著光幕內,僅剩下不到三百道戰符。

李元道也不由有些咋舌起來。好在讓他鬆一口氣的是,在自己神識感應下,自己兩道戰符都還在,並沒有被轟碎。

平台上另外一部分選手,臉色一白,戰符被轟碎。連他們那一縷神識力量都遭受到了波及。在一陣熾烈光芒之中,落選者都自動被天際上空那八元光幕籠罩,甚至連落選者其餘四位參賽者都被波及到了。

一齊被挪移出去了。原先能夠上千道身影的巨大平台上,此刻就僅剩下兩百人左右!也就是四十支小隊。

「好,現在我正式宣布,第一輪預選賽正式結束。給你們半個時辰的調息時間,接下來,第二輪大賽馬上開始。」

一名黑衣老者大喝道。旋即大袖一揮,將八元光幕散去。一道道戰符衝天而起,盡數沒入了他空間納戒執之中。

看到這一幕,李元道嘴角一抽,這幫老傢伙還真會撿便宜。整整兩百道戰符啊,而且絕大部分都是高階戰符。就這麼被一掃而光!

當黑衣老者的話語剛剛落下,整個平台上人群轟然散開,都在找尋各自隊友。此刻大家都身處在平台上,那就表明這一輪整個小隊都過關了。

一時間平台上喧雜一片,一個個小團體都匯聚在了一起。

「道一,這邊。」正當李元道剛想搜尋之際,身後卻傳遞出一道清脆聲音。

萱雲公主四人來了,此時每一個人臉龐上都湧現出一抹喜色。在如此激烈的戰符大賽上,能夠順利通過第一關,也都是極為不錯的。

「好了,現在時間緊迫。我們還是趕緊找一個地方調息下。接下來比賽難度係數都是成倍增長的。我們必須要小心。」萱雲開口道。 隨後五人在平台一處角落安定下,秦然抬手間打出一道符光,淡淡的白色光暈繚繞,將五人籠罩在內。平台上,一道道光芒搖曳,分撒在平台各地。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