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絕可不像其他公子哥,會熱臉去貼。

見林絕真的不理她,凌思雨頓時慌了:“林絕,你回來,別走,我怕。”

林絕不爲所動,“凌大小姐,我可不想留下來被你當色狼,我還要名聲呢。”

“小氣的男人,你快回來幫我,我走不了。”凌思雨驕哼道。

林絕轉身走回,惡狠狠道:“走不到怎麼辦?你又不讓我碰你。”

“好,那你幫我,但是你不準亂摸。”

凌思雨嬌滴滴的,眼波水汪汪。

“亂摸什麼?你又不是美女,我沒興趣。” 林絕說着,抓住她的腳踝看了看。

“你骨折了,走不了路。”

凌思雨頓時苦着臉道:“那怎麼辦?”

“涼拌。”

林絕撇嘴,蹲下身:“上來吧,我揹你。”

凌思雨萬般不情願:“我要自己走,你扶我就行。”

林絕還真是煩了,“行,你自己走,我看你怎麼走。”

走出幾步,凌思雨就疼得香汗淋漓,“不行了,腳好疼,我走不了。”

“關我什麼事。”林絕不爲所動。

“你?你到底有沒有一點紳士風度?”凌思雨委屈道:“我都這樣了,你揹我嘛。”

“大小姐,剛剛我揹你,是你不情願的。”

林絕真是受夠了,在凌思雨驚呼聲中,直接打橫抱起。

“壞蛋,我要你背,你怎麼抱?”少女掙扎起來。

林絕低頭看着她:“再動,我扔地上了。”

這下乖巧了。

“哼,你欺負我,我要給我小叔告狀。”

“隨便你。”

通道幽長,走着走着,林絕有些不確定道:“你有沒有聞到一股淡淡的香味?”

女生對香味要敏感,凌思雨當即道:“還真有,好是從前方傳來的。”

林絕快步向前,不一會兒走出通道。

一個五光十色的世界呈現在眼前。

這裏,居然是一個開滿各種鮮花的洞天。

凌思雨開心道:“這些花兒好香,好好看。”

林絕臉色難看:“這些都是邪花,好是好看,但對人來說,可是避之不及。”

說着,林絕快速朝另一個通道離開。

懷裏的凌思雨漸漸火燙起來,林絕一看,嚇了一跳。

凌思雨媚眼如絲看着他:“林絕,我好熱,那些花粉,好像有問題。”

“我都說是邪花,你還呼吸?”

林絕真服了這大小姐。

“林絕,我熱。”

凌思雨開始撕扯衣服。

原本就破爛的衣服,一下就春光乍泄,擋都擋不住。

林絕喉嚨癢癢的,暗罵一聲:“草,我也中招了。”

他多少也吸進花粉了。

凌思雨突然撐起上身:“林絕,我受不了啦,幫我。”

林絕措手不及,就給她吻住。

一股淡淡的馨香,在一片溼潤溫軟中綻放開來。

林絕喉結滾動,“瑪德,這是你送上門的。”

安靜的通道中,凌思雨的喘氣聲,像一道幽美的旋律。

偶爾夾帶林絕粗狂的呼吸聲,像有力的伴奏。


也不知過了多久。

林絕從凌亂中醒來。

“糟糕,我的童子之身。”

趕緊低頭一看,幸好幸好,最後的防線還是安全的。

凌思雨雙眸盈盈看着他,一臉氣憤加害羞。

“林絕,你對我做了什麼?”

“做了什麼?你自己心裏沒數嗎?”林絕壞壞一笑:“大小姐,你別這樣看我好不好,是你先親我的。”

“你……”


凌思雨氣結,臉兒更加羞紅,恨不得找個縫子鑽下去。

“放開我,我要殺了你這個登徒子。”

她覺得,不能便宜這小子。

什麼態度嘛,奪走自己初吻,還把自己脫成那樣,居然還說話那麼衝,氣死人了。

林絕突然附身,邪笑道:“我勸你別動啊,這裏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你要是不乖,我就把你辦了。”


凌思雨立刻住嘴,但還是恨恨盯着林絕。

兩人吵吵鬧鬧,不知不覺,走出通道。

一看,居然是一個無比空曠的空間。

在中央,有一顆散發着微微金色的不知名小樹,小叔只有一片葉子,一顆紅色果實。

而在小樹下的其他地方,遍地都是累累白骨,以及小山一樣的黃金,珍珠,瑪瑙,還有腐爛的棺材。

凌思雨不可思議道:“這難道就是我們要找的寶藏,好多的金子啊。”

這裏的黃金,怕是有一座山那麼多,何況還有其他珍寶。

但林絕對這些都視而不見,只是死死盯着中央那顆紅色果實。

直覺告訴他,這顆紅色果實,也許就是藏寶圖上所說的,直通十品的寶貝。

一股強力的誘惑從果實上散發開來,林絕腳步剛動。

對面的好幾個通道中,卻是走出了人影。

“哈哈,通天神果,密修會古捲上記載的,被我龍破天找到了。”

龍破天哈哈大笑,笑聲迴盪在空中。

而其他那些世家子弟,則是瘋狂地撲在那些黃金,珍寶之上。

不停地撈金。

“這些蠢貨,難道沒發現那些棺材不對勁嗎?”

林絕暗罵。

果然,下方一聲慘叫。

一個男人驚恐地看着自己手臂,上面一層黑色,迅速腐蝕了他整條手臂。

“救我,龍老爺子,救我。”

男人瘋狂跑向龍破天。

“別過來,你這是修者死後遺留的劇毒,誰碰到誰死。”

龍破天跳開,一掌揮出,真氣衝出,直接打死那個男人。

這下陷入財寶瘋狂的人們才驚醒過來。

紛紛戒備地看着那些棺材。

場中,只有凌家的凌瀟稍微清醒。

他一動不動,眼睛不時朝上面那紅色果實瞧去。

眼裏有掩飾不住的貪婪和熱切。

“你家小叔完蛋了,居然敢和龍破天搶這神果,簡直是找死。”

林絕對懷裏的凌思雨道。

凌思雨不服氣:“我纔不信,小叔一直都很聰明。”

林絕將她放下,笑道:“那正好,你小叔不搶,我來搶。”

“你瘋了?”凌思雨驚訝道:“龍家老祖宗這麼強,你和他搶,纔是真的找死呢。”

“誰死,還說不定。”林絕眯起眼,只見那神果附近,一條和小樹顏色非常接近的小蛇正昂起頭,貪婪地注視着神果。

“只要神果一成熟,龍破天就要完蛋了。”

林絕臉色冷峻,這個時候,他可不會裝假仁假義去提醒龍破天。

而隨着神果成熟,空氣中的躁動氣憤越發濃烈。

那些原本收手的世家之人,又把目光放到遍地的金山上,蠢蠢欲動。

龍家和凌家的人正式對立,雙雙怒目相向,一言不對,就要動手。

“凌天志,你特麼滾開,這裏的寶藏是我龍家的。”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