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的話把青年弄得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而隨後的聲音也是徹底將狠幽激怒了。

“你是豬嗎!笨蛋!”

“城市你孃的又欠扁了是吧!!看爺爺我不揍得你豬都不認識!你還豬!”青年被如此一激弄得是破口大罵,而這樣的精神狀態,讓一旁的殘狂也是點了點頭。


“嘿!你們這些渣渣們!竟然這般無恥的將我扔下?!讓我獨自回去淘汰嗎?!”輕靈的聲音,讓幾人聽了沒有欣慰的感覺,反倒是有些頭皮發麻,他們不用扭頭看就知道,羽涵一定是生氣了,這傢伙最討厭別人搶在她面前出風頭。

“正好,也讓我們會會這些世間罕見的萬靈蛇。”狠幽揮了揮拳頭,幾個人排好陣型,看着以一羣五顏六色有大有小的萬靈蛇,讓幾人都有些頭痛。

“涵姐,你那第二個任務是什麼來着?”殘狂並沒有看向女子,跟着衆人盯着大敵,有一句沒一句的扯着。

“萬靈蛇的蛇膽……”還沒等說完,衆多萬靈蛇擺動着尾巴,向他們襲來,速度之快讓他們沒法招架,幾人只能頻頻的躲閃着,沒有更好的方法。

萬靈蛇爬過的地方,到處都是黑焦焦的一片,沒有一絲雜草存貨下來,草是生命力十分頑強的生物,都說在乾旱的砂石之中,都能生長髮芽,沒有什麼能夠阻擋它們的成長,但就在片刻之間,草忘人衰的悲痛感,讓幾人都是有些不知所措,更不要提取萬靈蛇的蛇膽。

不斷的冰凍彈飛舞着,減緩着它們的速度,但是片刻之間便破冰而出,這一切變化都是在被鮮血澆染了之後。

幾人皆然有序的退着,步調不一,但眼神中卻少不了彼此之間的交流。

猛然間誠實好像想起來什麼,但馬上也有些泄氣,而一邊的狠幽見狀,卻是看不慣少年這副樣子,隨即破口大罵:“城市,你溜什麼神呢!!看都要上來了,你打算送命是吧!別拽上我們,我去你丫的,給你牙幹碎它!!”

羽涵也察覺到了誠實可能想到了些什麼,於是沉聲道:“想什麼說什麼,性命攸關!”

“你們別打啞謎了,上來了。我去,黑霧,小心!”

“用水!”誠實咬着牙,面容也有着不確定裝。

還沒等眨眼間的功夫過去,叫罵聲再次響起:“城市,你亞了個逼二了個勺子,不他媽早說!”吼叫聲還未停止,如同秋風掃落葉一般,水袋就那般鋪天蓋地而來,一些稀奇古怪的萬仞,他狠幽絕對就有用武之地。

看着萬靈蛇紛紛被水彈擊中,隨即都漸漸的收縮直到,收縮到一起,成爲紫色的小顆粒,看着衆敵退去,這讓幾人都有些放鬆下來。

“就這麼完事了?”狠幽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手中還有着不同大小的水袋,但那些水袋的形狀,讓人看了經不住的有些錯楞。

“你們看什麼呢?!看的這麼出神!我有什麼不對嗎?還是爺今天打扮的太帥了,迷倒了你們。”狠幽四下打量着自己,並沒有察覺到什麼。

殘狂無奈的搖了搖頭,羽涵也是挑了挑眉,便開始查看起現場,而誠實實在是不願看到狠幽如此這般,便用手指指了指狠幽的手,指完後輕笑一聲,轉身離開。

狠幽看向自己的手中,看着那奇形怪狀的水袋,看着眼熟,再仔細瞧瞧頓時臉色漲紅,追到幾人身前慌忙解釋:“你們聽我說,不是你們想的那樣的,這不是我的,不是,這是我的,不對……”

狠幽在殘狂和誠實的推搡中一下子撞到了羽涵那裏,這一撞不要緊,狠幽的整個臉都砸在了羽涵的懷中,直接把羽涵撞了個滿懷,而殘狂和誠實也是立即聚集在一起,像沒事人一樣緩步的向後退去。

狠幽緩慢的從羽涵那包滿的胸脯中而起,手中拿着那奇怪的水袋,留着鼻血盯着女子:“涵,你聽我解釋,這避孕套,它不是我的……”

“我怎麼能把初吻給了你這麼個色痞子……”女子絲毫沒有理會前者輕描淡寫的話,讓青年頗爲頭痛。

在一般的殘狂和誠實小聲的嘀咕着,大氣都不敢喘,生怕會被牽連到。

“別動!你緩緩的退去,不要跑,慢慢的!退!!”女子驟然間一臉正色,而狠幽也是察覺到了什麼,任血流在羽涵的身上,而這血也註定了讓羽涵成爲了,這萬靈蛇王的獵物。

殘狂和誠實兩人也察覺到了不對,剛想上前就被女子一聲制止:“你們別過來,它就在附近,西烈虎王,不會讓我們消停的,你們一同宰了那隻老虎,我來引開這隻萬靈蛇。”女子看着衣服上的血也是頗爲頭痛。

“噼啊!”一水袋爆裂聲,猛然間一道紫影竄出,直奔狠幽,猛然間三人被羽涵一下子撲倒,而羽涵卻是眉頭輕皺,她抓過殘狂口袋中的****,一發子彈直接擊穿了腰間,紫紅色的血流了下來,看的幾人都是一愣一愣的。

“西烈虎交給你們,這個傢伙我引走!”女子說完靜心閉起,隨後頭也不回的向林中奔襲而去。

“用膠!用油!不對……喂!”誠實拼命的回憶着,拼命的呼喊着但最終也是於己無補,一切都已經成爲定局。

幾個人都還沒從前者受傷中卻能存活下來而震驚不已,卻絲毫沒有注意到,那隻小傢伙的存在,猛然間,兩道身影飛身而出,而另一道身影卻被一口被這小傢伙貫穿了胸膛。

頃刻間鮮血噴涌,血染的西烈虎王一把甩開此人,眼睛中的靈晶閃着妖異的光芒,虎威四鎮的咆哮,似是祭奠它族人的亡魂。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一直錯愕,震驚的跌倒在地上的狠幽。

【羽涵中絕命之毒生死未補,狠幽被貫穿胸膛,其餘兩人也皆受傷,要命的考覈究竟能否進行下去,敬請期待。】 “老哥!”在這樹林深處,還有兩個結伴而立在樹上,其中的少女對着身旁的中年人低吼着,聲音中的焦急和擔憂讓兩人都有着同樣的感受。

“我看見了,別去,這是對他們的考覈,靈斌那傢伙已經去看羽涵了,咱們得看住這些小傢伙。”中年人沉着聲,拍了拍身旁少女的肩膀。

少女點點頭,但那眉間的愁容絲毫沒有退去,她滿腦袋都在想着那萬靈蛇的苦難,最終還是敵不過心中的擔憂出口詢問着:“那萬靈蛇王咬傷了羽涵,那可是絕命之毒啊?!”

中年人也是面容嚴肅,點點頭。

‘如果能活捉那條蛇或許一切還有轉機,就看靈斌那傢伙,能不能告訴羽涵了。’

“眼下,咱們還得把這幾個小傢伙看好,咱們在的事情不能讓他們知道,所以一切都得靠他們自己,這西烈虎王可還有殺手鐗沒用呢。”

這兩人真是天空一族的考覈督查,冰封和穆雨,或許這場考覈的決斷就在他們手中,幾個人的存亡也在他們手中,但考覈的規則卻不能讓他們那麼做。

在這西烈虎王突然的進攻下,三個人是接連受傷,幾個人雖說什麼話都不說,身上也都有着很重的傷,但他們的內心裏都是在擔心那個引開強敵的女子。

西烈虎王卻是表情輕快,時不時的低吼,好像訴說着自己心中的愉悅,幾次的交鋒都已敗退收場,今天它也能爲自己的族人討回這血債。

殘狂和誠實圍住狠幽,看着那虛弱的青年仍拼力的睜開眼睛,準備再與西烈虎王決一死戰,兩個人都不經被這份膽魄震撼,兩人也簡單整理着傷口,眼睛中的渙散又重新凝聚,在這生死關頭,唯有團結一致,才能共克強敵。

“這傢伙不怕子彈,不怕**,只能和它對轟,難道沒有別的辦法?”誠實有些苦惱的看着身旁的少年。

少年沉思着,他記得他曾經在家族的資料中看過,西烈虎王最怕的東西,但在這種情況下他絲毫是想不起來一星半點。

就在兩人商議無果時,那小傢伙似乎知道了些什麼,身影一閃,竟不見所蹤,它正以極快的速度在兩人身邊周旋着,時不時就上前施展一下身手,幾次連番的衝擊讓兩人也是有些吃不消,畢竟他們還要護着已經身受重傷的狠幽。

“你們不用管我!放手去幹!”狠幽拼死抓住兩人的衣服,怒視着兩人,他知道因爲自己的緣故讓兩人沒有辦法展開攻勢。

兩人拗不過這個蠻橫的青年,只得先暫時放棄狠幽,但令他們驚奇的事,兩個人離開了狠幽,卻不見那西烈虎王上前毆打撕咬狠幽。

殘狂猛然間想起來了家族資料上的話,在這萬分緊急地時刻,他也終於露出了那許久未見的微笑:“假裝迎敵,隨後裝死。”

說罷頭也不回的衝了上去,剛於那西烈虎王纏鬥沒有片刻,便被一巴掌扇飛了出去,而這情景上上下下算起來,還不超過一分鐘,這讓在一旁的誠實也有些錯愕。剛回過神來,他也受到了這小傢伙的攻擊,猛然間也被轟飛了出去。

兩個人都不說話,靜靜的屏住呼吸,裝死也是一種戰略手段,就像是遇到狗熊需要裝死一般。

西烈虎王看着擊飛而出的兩人,心頭卻有着怪異,但兩個人一動不動的就那般倒在地上,讓它也是頗爲爲難,它偏着頭,那虎鬚一扇一扇,上下震動着,伴隨着一聲帶有靈晶虎威的咆哮,在地上的兩人都感到自己將被碾成碎片。

這小傢伙靜悄悄的走上前來,在兩人身上來回的跨着,最終還是停留在殘狂面前,它扒拉着少年,就像那剛出籠的包子一般燙手似的,軲轆來軲轆去的。

見如此折騰都不見動靜,小傢伙也放鬆了一些警惕,上前低頭準備感受一下是否此人還有呼吸,但沒料想剛把頭低下,在它身下的少年猛然間甦醒,一拳轟在這小傢伙的肚皮上。

而這一下突然的攻擊直接將後者擊飛,那痛苦的哀嚎聲也迴盪在這片山林中。


“打它那有靈晶的眼睛!”殘狂見這西烈虎王被他轟飛的落地方向,正是誠實正趕去的方向,忙忙囑託到。

誠實也不含糊,就那片刻一拳轟在那含有靈晶的眼睛上,但那堅硬程度竟讓連岩石都能擊碎的誠實連連叫苦,頓時那揮拳的手便是滿是鮮血。

“ 嗷!!”

這小傢伙被這兩下弄的非常疼痛,心中的怒火也是油然而生,它從來不讓人們攻擊它的肚子,因爲肚子是它的軟肋,而眼睛雖說有靈晶的庇護,但每次與東西撞擊時,自己也會受到相應的衝擊,這也讓它雷霆大怒,這兩個人類欺它太甚。

見到如此效果,兩人也是相視而笑,心中也是鬆了口氣,既然知道這傢伙的弱點,也就有方法對付了,但就在下一刻,兩個人頓時面容死灰,他們也沒有料想到竟然會是如此情形。

就見這被擊打的西烈虎王,從原本弱小的形態逐漸變大着,這種吃驚的變化,讓兩人都有些束手無策了。

不到片刻竟然能趕上一位守護晶石的猛獸,那種形態堪比一座小山,而在那含有靈晶的眼睛竟然和旁邊的眼睛一模一樣,而那靈晶卻早已不知所蹤。

“靈晶……呢……?”誠實剛想說卻被那震天動地的虎嘯聲,打得斷斷續續的,巨大的氣浪將整個人都掀飛而出,不知道究竟是什麼原因讓西烈虎王的實力大增,而那靈晶究竟何去何從,他們從不知曉。

就在兩人深陷苦戰時,而在另一邊也是生死劫難。

女子在樹林中飛奔着,沒有盡頭,沒有休止,她生怕一停下來就會被那行進速度飛快,患有劇毒的萬靈蛇王咬死,她身上的毒素隨着運動也在逐漸蔓延,她不知道自己還能究竟挺多久。

“嘶嘶嘶……嘶嘶嘶……”

“唰唰唰……唰……”

聽着聲音越來越近,女子卻有些超然全身心無所畏懼的神情,或許神經已經被毒素麻痹了吧,通常萬靈蛇的毒只要沾染就會屍首無存,可能如此這般她還是第一人,雖然她這麼想的,但她不知道的是,在她背後有着一不知名的圖騰時隱時現。

兩人就這般對峙着,一逃一追,猛然間女子一不留神,直接被硬生生的絆倒,這絆倒她的不是別物,正是萬靈蛇的尾巴,這傢伙追上來了!

女子就這般連滾帶爬的翻了出去,在這翻滾中時不時會磕到樹根或是石子,她也想掙扎的站起,卻早已是無能爲力,她感受着毒素在身體裏蔓延,可能她真的要命絕於此吧。

她倚在樹下,擡頭望天,從來不會絕望的她,竟然也會有些絕望,但片刻她的絕望一掃不見,她不禁仰天大笑:“哈哈哈!天不亡我!”

說罷從腰間拔出那把從殘狂手中順過來的****,衝着身旁的樹林隨意的點射着,或許這是她最隨意,最瀟灑的一次極點速射了。

每一發子彈的射出都讓她的身體有一個向後的巨大沖擊力,當她打完全部的子彈時,竟然整個人都嵌在了身後這棵樹裏,看着這細小的樹幹竟然還沒有折斷,女子也是有些微楞。

那萬靈蛇王也現了身形,吐着蛇信四處打探着,嘶嘶嘶的聲音不絕於耳,但它卻絲毫不曾靠近,因爲在它面前竟然是一小泊乳白色的流動液體,外觀像是牛奶一般,這是乳膠。

它散發的香味另許多蚊蟲都不願靠近,也包括這萬靈蛇王,而在樹前的女子看着自己渾身上下這乳白色的液體,也是心歸於平靜,雖然能擊退這萬靈蛇王,但最終也會慘死在這四處蔓延的蛇毒之下,但這乳膠畢竟有遏制毒素蔓延的功效。

不到萬不得已沒有辦法的她,纔會採用這等下下策。她也想站起身來與這萬靈蛇王鬥上一鬥,但無奈她真的已經到達極限了。

而在樹枝上站立的靈斌也犯了難,究竟去幫還是不幫,他也是不停的搔着頭髮,這幫就是違反了規則,回去定是一頓責罰,雖然他並不害怕天罰那些讓人死去活來的責罰,但他也在猶豫。

他並不清楚女子究竟是否到達了極限,究竟能否繼續下去。他也不能不幫忙,萬一這就是女子的極限,而那萬靈蛇王……

就在他做着複雜的思想工作時,令他倆都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這萬靈蛇王竟然緩緩地向前遊動着,隨後竟然在那乳膠上如履平地的繼續前進着,女子有些痛苦的閉上了眼睛,但隨即猛然間的睜開,她從來不向命運低頭,就算到了山窮水盡,她也要搏上一搏。

她一手拄地,而另一隻手直接將那殘狂的愛槍甩了出去,似乎是要阻擋着萬靈蛇王的前進,但因爲毒素的侵染,她的手臂早就沒有一絲一毫的力氣支撐她的身體,整個人都那般順勢滑了出去,手腕也有骨裂的跡象。

而那萬靈蛇王也是急速的向前飛馳着,它也張開那血盆大口,整個身體都飛了出去,嘴巴也成一百八十度對準女子那脖頸準備咬下,而女子也絲毫沒有餘力再做以反抗。

【體型龐大靈晶消失無蹤的西烈虎王,不怕乳膠劇毒無比的萬靈蛇王,天空一族的學員命懸一線,究竟能否度過難關,敬請期待。】 就連羽涵都以爲自己必定命喪黃泉,但一個猛然間的來訪者,讓一切都有了轉變。

就在萬靈蛇王準備吞下女子時,忽然間有異物撞上了它,將它直接撞飛了出去,而翻滾而出的靈蛇,卻是嘶嘶嘶嘶的吐着蛇信,定眼瞧着壞了它好事的人。

“喵!”

一隻灰色的折耳貓就出現在它的面前,這貓咪不是別人,正是一直與羽涵交善的爵。

剛剛它一直躲在靈斌懷中,見情形危機,便縱身一躍,從靈斌的肩上跳下,直接借自己身體的衝擊力,將這萬靈蛇王頂走,也就救下了命在旦夕的羽涵。

羽涵看了一眼護在她身前的貓咪,她想不到這懶散到不行的貓咪,竟然能如此的英勇,能在這般危急關頭,救她於水火。


爵卻不管身後的女子,只是喵喵的叫着,它知道它要是退去了,這身後的女子危在旦夕。

這灰色的折耳貓漸漸那圓溜溜的大眼睛變成了一條縫,尾巴上揚,毛髮微微而起,整個身體也漸漸拱起,成進攻狀。

萬靈蛇王見這貓咪有想要與之交戰的意思,也是開始認真對待起來,原本直挺的身軀,開始漸漸低趴,時不時吐露着蛇信,兩獸就這麼對峙着,沒有一方想要先動手。

對峙片刻,那萬靈蛇王終是沒有了耐性,扭動着身軀向爵駛來,速度極快,而爵也不與之糾纏,直接遁走,將這萬靈蛇王引入山林。

剛到山林深處,爵就靈巧的一躍而起,直接跳上了樹,與這萬靈蛇王周旋着,耗費着它的體力與毒液,準備在其疲憊時,在出其不意。

兩獸就這麼來回的在樹林中穿梭着,它們不知道這樣的僵局究竟會到何時,就在這時出現了轉機,爵因大意,中了那萬靈蛇王的計謀。

本來兩獸拼殺,誰料想那萬靈蛇王竟然失足落下樹枝,只能聽見砰的一聲,便摔地不起,在樹幹上蹲坐的貓咪,偏着頭,搖晃着尾巴,而鼻孔旁的鬚子,也隨着喘息呼扇呼扇的。

良久都不見這萬靈蛇王的動靜,爵有些按耐不住,決定下來一探究竟,這一探不要緊,剛剛走到不出萬靈蛇半米,頓時那萬靈蛇王猛然間的甦醒,打了爵一個措手不及。

萬靈蛇王本就速度極快,還沒等貓咪緩過神來,就直接纏住了貓咪。

“喵嗚!喵!”

爵拼命的掙扎着,這萬靈蛇王的力量十分驚人,片刻的功夫,就能聽見骨頭碎裂的聲音,而那萬靈蛇王卻低頭看着中了計謀的貓咪,蛇信不斷的抽吐着,猛然間張開血盆大口,決定吞掉這攪了它好事的肥貓。

“砰!砰!砰!砰!”

子彈頓時擊打在萬靈蛇王的頭部,眼睛等處,如此精湛的槍法,在不傷到灰**咪的情況下,精準的打中和貓咪僅有一線之隔的萬靈蛇王,真的是精湛到了極致。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