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罷,陳倩就率先踏入了那條僅容一人通過的狹小裂縫,葉天與凌寒楓也緊隨其後鑽了進去。

一進入裡面,只覺天地陡然變色,這竟是一個半封閉的世界,上方白霧渺茫,全是天地靈氣而成。

「嘖嘖,這兒的靈氣如此充裕,你們為何要稱之為絕地?我看比之那天地秘境也差不了多少!」

凌寒楓被周圍景象所折服,咂嘴感慨著。

陳倩沒有看他,繼續往前走著,邊走邊答道:「你小子想的太簡單了,越是好的地方,越是擁有兇險。此地正因為靈氣過於充裕,因此才生出了靈氣惡獸。」

凌寒楓卻有些不信,撇著嘴道:「那為何當初那秘境內沒有你所謂的惡獸?秘境里的靈氣比此地還要濃郁。」

這話使得陳倩沉默了下來,她也一直想不通這事,也許天地秘境屬於另一處空間,比較奇怪吧。

這時,一直沉默不語的葉天突然說道:「你們倆都有錯對,秘境其實與這兒相同,只是多了一樣名為天地之靈的東西,它是靈氣經過無數年生成的靈魂,擁有人類的智慧。它懂得吸收繁衍靈氣來幫助自己修鍊,領導整個秘境。而這兒只是一處空有純粹靈氣的地方,當然會滋生許多特別的東西,導致混亂。」

「大哥?你說的是真的嗎?靈氣也能生出智慧?」凌寒楓有些不相信的道,只是心中卻完全相信了葉天的話,不由的暗自心驚起來,一旁的陳倩也是如此。

「當初你們在秘境中所見的靈珠其中就是天地之靈,只是它可以以更多的形式出現,比如那條威力無匹的巨龍也是它所形成的產物。」葉天向他們認真的解釋道。

這二位是他的朋友,確實有義務幫他們普及一些東西。

「這兒的惡獸會不會也是天地之靈形成的?那這處地方豈不是潛伏著大兇險。」

陳倩聰明伶俐,悟性很高,當即想到了這個方面,臉色不由的有些難看。

葉天聽聞也是頓了頓,這點他也不敢確定,片刻后才道:「應該不會,天地之靈就一個靈智,最多衍生一頭惡獸,不可能出現很多。」

聽聞此話,陳倩臉色才恢復了過來,當初她可是親眼見到過一群惡獸圍攻的場面,這處地方想來應該是沒有天地之靈這種可怕存在了。


看到陳倩那說變就變的臉色,凌寒楓不由好笑道:「陳小妞,你也太膽小了吧,上次那天地之靈再厲害還不是被制服了,現在我還巴不得再碰上一次,將之收入囊中呢。

「哼!」陳倩轉過頭去不和他說話,前進的腳步也加快了幾分。

葉天穩穩的跟上,臉色卻是突然一正,朝凌寒楓說道:「寒楓,做大哥的提醒你,不要去招惹天地之靈,否則後果不堪設想,這是我們難以匹敵的存在!當初在秘境中我們只是運氣好罷了。」

見到葉天嚴肅的表情,凌寒楓的心中也是微微一驚,雖然不明白葉天為何會這樣說,但還是點了點頭答應下來,因為他知道葉天是不會害他的。

「恩,你自己注意就好,現在天地之靈的事情還無法與你解釋!」葉天有些欣慰道。

他修鍊靈氣的事情迄今為止也就靈兒一個人知道,現在他還不打算公開,免得引起無窮無盡的麻煩。

就在這話剛剛落下之時,其身邊卻突然傳來一聲獸吼,只見一頭老虎模樣的惡獸猛的越了出來。

惡獸虎口大張,駭人的尖牙裸露在外,絲絲唾液從上面滴落下來,場面十分噁心。

惡獸暴戾的目光在葉天幾人的身上掃了掃去,彷彿看到了最為可口的獵物。 「這,這是凶牙虎,我們現在只是在曼羅靈地的外圍,為何會出現這等惡獸?」

陳倩滿臉震驚的說道,身子不由自主的向後退去,同時口中繼續提醒道:「我們快些逃離這裡,這惡獸的實力等同於八階巔峰的修鍊者,我們根本不是其對手!」

「什麼?」

這次輪到葉天兩人吃驚了,原本還躍躍欲試打算一戰的兩人心頭巨駭。

八階巔峰實力的惡獸?還是靈氣生成,那極有可能比之六階風狼還要厲害上幾分。

這是葉天心中的第一想法,原本自信滿滿的他也變得有些緊張起來,全身戰意翻騰,很想與這惡獸一較高下。

見到葉天竟緩步走向凶牙虎,陳倩俏臉大驚失色,忙喊道:「葉天大哥,你不要過去,這種惡獸最為忌諱的就是近身,它的爆發力很強的!」


可惜她這麼說還是完了一些,只見其話音剛落,凶牙虎彷彿抓住了機會,一個撲身往葉天身上躍去,同時一口留著唾液的尖牙猛的朝葉天脖頸咬去,渴望著一招致命。

「大哥,小心!」

凌寒楓大吼一聲,朝著葉天衝去。

「刷!」

只見凶牙虎的身後出現了一道白光,一把光劍直直的射了過來。一瞬間,強烈的光芒引得幾人同時眼前一花,絕強的氣息已經狠狠的撞擊在凶牙虎的後背上。

「嗷!」

凶牙虎當即吃痛,原本的攻勢停了下來,轉頭就向著另一個方向奔去。

「孽畜,哪裡走?」

這時,它的後方顯現了一個人影,只見這是一個白髮蒼蒼的灰袍老者,此刻正怒目圓睜的看著凶牙虎。

凶牙虎沒有轉頭,只是只顧奔跑,它的後背出現了一個血洞,想來被那白色光劍給洞穿了。

灰袍老者見狀拂袖一揮,人猶如一股青煙一般跟上了凶牙虎。

白色光劍再次出現在他手中,朝著凶牙虎正面刺去。

「吼!」

凶牙虎彷彿也發現自己已經無法躲避,當即大吼一聲,竟朝著那光劍咬去。

在眾人愣神之間只聽「咔嚓」一聲,凶牙虎的尖牙悉數斷裂,嘴中血流不止。

白劍因為這一下攻勢也停止了片刻,凶牙虎抓住時機一溜煙就逃了開去。

「又被這畜生逃了!」

見著凶牙虎已經遠去的背影,老者不悅道。看樣子他們好似已經鬥了好幾次。

這時,葉天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他的身上,在他出場的一剎那,葉天就知道這是一個九階高手,否則不可能擁有如此厲害的劍威。

「梁伯!」

陳倩突然驚呼一聲,朝其走了過去。

梁伯聽聞聲音轉過頭來,看著她和藹道:「小姐,你怎麼這般不小心,要進入此地也得先通知老奴才是。」說罷,他轉頭看向了葉天和凌寒楓,疑惑道:「這兩位青年是?」

畢竟這兒乃是陳家的禁地,可不允許外人踏足,哪怕是陳府的下人也不行。

陳倩也知道這個規矩,當即解釋道:「梁伯,他們是我和哥哥的好朋友,此番特地來探望我哥的,還望梁伯應允。」

梁伯聽了一直緊鎖的眉頭舒緩了下來,淡淡道:「既然小姐都這麼說了,那老奴還能有什麼意見呢?」

陳倩聽了微微一笑,轉頭對著葉天兩人解釋道:「這位是我爺爺身旁的老管家梁伯,為人很好的!」

聽了他的介紹,葉天與凌寒楓同時朝梁伯抱了抱拳,道:「晚輩見過梁伯!」雖然這梁伯只是陳家的一個下人頭子,但更是一個九階高手,值得所有人的尊敬。

「哈哈,不必多禮了,我這就帶你們去見少家主!」梁伯哈哈一笑道,心中對這兩個青年不禁增加了些好感。


一路上,梁伯也解釋了凶牙虎出現的原因。

原來,在陳友宜來到此處之時驚動了深處的許多惡獸,特別是這凶牙虎時不時的跑來外圍查探。

梁伯與它交戰過很多次,但都是被其逃跑,凶牙虎的一口凶牙極為厲害,就算是碎裂也可以再長,每一次都能用那口凶牙拜託梁伯的必殺一擊,這次也不例外。

「這兒的惡獸比之妖獸好像聰明了不少,實力也有所提高!」

聽著梁伯的訴說,葉天忍不住感慨道,這種純粹由靈氣組成的生物實在是太神奇了。

「呵呵!」梁伯聽聞微微一笑,解釋道:「天地萬物,各有各的特點,妖獸也不是完全的弱小,可不能小看了!」

「恩,前輩說的是!」葉天點了點頭,由衷道,他的心中本就沒有小看妖獸,只是在感慨天地靈氣的神奇罷了。

在幾人交談中,他們的目的地終於到達了。

只見這是一個狹窄的山洞,裡面泛著微微的白光。

「我哥你在這裡面嗎?」陳倩迫不及待的問道。

梁伯點了點頭,臉色有著淡淡憂傷,回道:「少家主傷勢實在是過重,此刻意識還未清醒,還望你們不要打擾他!」

「放心吧,我和兩個朋友不會打擾哥哥的!」

陳倩當即表態道。

梁伯見狀點了點頭,率先走入了山洞,葉天三人緊隨其後。

山洞入口十分狹窄,裡頭卻是別有洞天,只見裡面竟是一個被人特別修飾過的巨大石窟。一盞盞白色的油燈照亮了整個牆面,與此同時外頭時不時飄入的天地靈氣,使得其看上去美輪美奐。

在整個石窟的中央,有著一張大床,在周圍天地靈氣的鋪墊下,顯得若隱若現。

「哥哥?」

陳倩見狀嬌呼一聲,直接跑了過去。

大床上是一個臉色蒼白的男子,下巴留著一撮小鬍鬚,典型的粗魯壯漢模樣。此人不是陳友宜還會是誰?

陳友宜的形象與凌寒楓可謂形成了鮮明對比,兩人年紀相仿,卻風格截然不同。凌寒楓走的是小白臉路線,而陳友宜卻是大叔級別的存在,同時也十分的豪放。

葉天兩人也快速的走了上去,看著面前的陳友宜久久說不出話來,前段時間還好好的,現在卻已經成了這般半死不活的模樣,真可謂是世事難預料。

「唉,友宜兄啊,本還想和你鬥鬥嘴,吵吵架,現在看來得等待一段時間了!」凌寒楓小聲的感慨道,不由的有些傷心。

他最初的想法就是讓陳友宜也做葉天的兄弟,到時候便可以一同走南闖北,有了這位「壯漢」的存在,定然會十分有趣。

看了一會,葉天突然問道:「敢問梁伯,友宜兄到底是受了什麼傷?為何如此的嚴重,就連你們也無法治癒嗎?」

「唉!」梁伯聽聞搖頭嘆息了一聲,緩緩道:「少家主收到奸人迫害,導致其體內真氣混亂不堪,我等真氣只要進入便會引起反噬,只會加重他的病情。」

「真氣反噬?」

葉天聽聞微微一愣,這情況與當初靈兒受傷時是那般的相像,莫非陳友宜這小子也在修鍊什麼奇功。

想要引出這種反噬之力,一般的功法可做不到。

「莫非你聽說過?可有辦法?」梁伯眼中閃過一絲亮光,激動道。

葉天搖了搖頭,他確實有辦法,不過那幾乎不可能實現。

想要治癒這種傷勢,怎麼搞都沒用,只有搞來天地靈珠才能奏效。這是當初那號稱靈兒的師傅與他說過的話,葉天深信不疑。

「唉,倒是我過於激動了!」見到葉天否認,梁伯的激動之色散去,臉露疲憊。

幾人呆了一段時間后,梁伯突然道:「小姐,你們差不多就回去吧,去看看老家主,少家主出事,想必他心情也不好。」

「梁伯,究竟是誰害了我哥?我要找他報仇!」陳倩突然捏緊粉拳,恨恨的道。

梁伯聽聞臉色有些沉重,回道:「這件事小姐還是去問老家主吧,老奴只是負責守護少家主,對於整個經過也不是很清楚!」

「那好吧,我這就出去見爺爺!」陳倩當即答應下來,梁伯肯定知道整個事情經過,只是他不願意說,陳倩也沒有辦法。

「恩,這樣最好,沿著山洞外筆直走就可以到達出口,那凶牙虎被我教訓了一頓,怕是要躲上好幾天,你們不必再擔心,我得要守在此處,無法陪同你們出去,還請小姐見諒!」梁伯最後道歉道。

「沒事,梁伯,我哥就拜託你了。」陳倩朝其微微躬身後就走出了山洞。


而葉天與凌寒楓也一言不發的跟了出去。


梁伯看著三人遠去的身影,原地嘆了口氣,在床邊盤膝坐了下來。

外頭,一行三人在那前行著,三人腳步都很快,急速朝著外圍躍去。

對於陳友宜受傷的原因,幾人都很好奇,怎奈梁伯卻不願意道明,只得找陳老家主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