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讀大學。”葉寒說出了一個讓衆人驚訝的答案。

葉鴻德愣了愣,問道:“但無論你走官場還是加入軍方都會有驚人的成就,你爲什麼會想去讀書。”


“因爲,我從來沒有上過學,想體驗一下學生的生活。”葉寒笑道。

盛世寵婚:腹黑老公呆萌妻 ,衆人都沉默了,特別是葉天,滿臉悔恨,是自己,讓兒子連學都沒上過。

葉鴻德一拍桌子,吼道:“你想讀哪間大學,誰敢說個不字我殺他全家。”

“爺爺,別激動。”葉寒說道,“我想去東海大學。”

“幹嘛不選燕京大學,燕京大學整體上比東海大學好很多啊。”葉天說道。

燕京大學是無數學子都向往的學校,被公認爲華夏最高學府,在全亞洲都有很高的影響力,而東海大學則比較差,整體實力不及燕京大學,但也是一所優秀的學府。

“東海比較好嘛,風景優美,空氣又清新,還是旅遊的好地方。”葉寒說道。

“好啦,小寒喜歡去哪就去哪吧,反正東海離燕京不遠。”秦曉玉溫柔的看着葉寒,說道。

秦曉玉一直想讓葉寒接受自己,葉寒現在回來了,她想做到一名母親的責任,即使葉寒不是她的親生兒子。

“好吧,管家,你明天聯繫東海大學的校長。”葉鴻德摸着鬍子,“對了,小寒你打算報哪個院系?”

“經濟學院。”

“恩,不錯,經濟學院是東海大學最出名的專業。”葉鴻德點了點頭。

東海大學雖然比不上燕京大學,但東海大學的經濟學院則是最熱門,最出名的學科,這些年來從東海大學經濟學院出來的經濟學家數不勝數,這一點燕京大學也比不上。

衆人聊到很晚,葉寒笑嘻嘻的看着葉無雲,說道:“大伯,你好厲害啊,都當上副總,理了,到時候關照下我啊。”

“一定一定,有事找我就對了。”葉無雲拍板叫道。

“二伯。”葉寒又看向葉興,“你都是軍區司令了,格鬥肯定很厲害,和侄兒練練手怎麼樣。”

“不要了不要了。”葉興使勁搖着頭,“我還想多活幾年。”

和葉寒打,純粹找虐啊,恐怕在他手裏頂不住兩招,不對,是一招。

“好啦好啦,不鬧了,很晚了,我累了,我要睡覺。”葉寒揉了揉眼睛。

“恩恩,早點休息吧,你的房間依然是當年那一間,夕瑤,你帶小寒去吧。”秦曉玉溫柔的說道。

“好,葉寒哥哥跟我來。”林夕瑤拉起葉寒的手向門口走去。

“我去睡覺了,各位晚安。”葉寒揮了揮手。

心語跟在葉寒身後,寸步不離。

“你們感覺到沒有,這個女的,讓我感覺到了危險。”葉興看着心語的背影說道,“她一直跟在小寒身邊,從進門到現在沒有說過一句話,但她渾身飄着殺氣,估計是小寒身邊的人。”

“管家,你查一下她的身份。”葉鴻德說道,“好了,時候不早了,大家都去休息吧。”

“心語,你先回去,過幾天我再去找你。”離開大廳後,葉寒對着心語說道。

心語點了點頭,轉身離開。

林夕瑤看着心語的背影問道:“哥哥,那位姐姐是誰,她好像很聽你的話。”

葉寒笑了笑,說道:“她是跟哥哥混的。”

兩人邊走邊聊。

“哦,她是你手下的人?!”林夕瑤說道。

“是啊,而且是很厲害的。”葉寒摸了摸林夕瑤的頭。

“不要摸人家的頭啦,會長不高的。”林夕瑤拉開葉寒的手。

“呵呵,對了,你怎麼會在我家。”葉寒問出了一直想問的問題。

林夕瑤不是自己葉家的人,但怎麼會在自己家呢?葉寒一直很疑惑。

“人家是你的未婚妻,聽到你出事我當然要回來的啊。”林夕瑤羞澀的低下了頭。

“…..”葉寒一驚,“不會吧,你是我的未婚妻!!!”

分別十幾年,重逢後發現她居然是自己的未婚妻,而自己居然現在才知道,葉寒感覺這個世界混亂了。

“是啊,難道哥哥你不喜歡我?”林夕瑤緊張的看着葉寒。

“不是不是。”葉寒連忙摟着林夕瑤的肩膀,“我怎麼會不喜歡你呢,別亂想,哥哥最喜歡你了,你那麼漂亮,又那麼可愛,有個這麼完美的未婚妻我高興都來不及呢。”

兩人邊走邊聊,很快就回到了葉寒當初的房間。

“哥哥,到啦,快去休息吧。”林夕瑤幫葉寒打開房門,“我就住在隔壁哦,哥哥晚安。”

“晚安!”兩人揮了揮手,返回各自的房間。 新生中有人肯站出來說出大家的心聲,很快的就有大半人響應,有勇氣站起來的那些人心中還有一個慶幸的念頭,就是站出來的新生人多,面對前面五人未必會輸。

前一刻被點到的八位元嬰中期的修真者看到清靈,也驚訝的呆愣片刻,八人一致的向清靈走來,排成一排站在清靈的身後。因為他們認出了這個少女就是曾經拉他們進入光幕的恩人。而靈冰襲四人則走上前來站在了清靈的左右兩邊,敵對的看著對方。

「小丫頭,你是要和我們作對嗎?」元真分神初期的修為是不容許一群新生們來挑釁的,雖然他看得出這站出來挑釁的領頭少女是出竅後期,可是第一個等級實力的差距就是天翻地覆的,出竅期的修真者他還不放在眼裡。

清靈眼帘下垂,掩住了眼底的精光,淡淡的回答,「我只是想要保護自己的同伴。」

她說的是靈冰襲四人,可是此時卻被其他的新生誤認為是大家,於是有更多的新生修真者站出來和清靈站在了同一條戰線上。

「有件事情我一直都想問一下。」清靈抬眼,看著前方的滿懷惡意的五人問到,「仙道學院的學生五年招收一次,不是只需要三年就畢業了嗎?可是五年過去了,你們怎麼還在這裡,似乎留下來的修真者還很多呢?」

這一問,讓前方的五人臉上掛不住了,他們紛紛臉色漲的通紅,分神初期的元真更是氣的直接一掌打了過來,想要先擒下清靈再說。

清靈不退,想試試自己出竅後期的修為和分神期到底有多大的差距,於是向前一步,右手為拳,對上元真的一掌,左手剪刀手在右手和元真相對的下一秒插上了元真的手腕,手指上蘊藏的真元透過元真的皮膚深入他的骨頭之中……

『刷——』兩人迅速分開,清靈被元真手上的力道震得後退一步,而元真則是被清靈左手手指中蘊含的強勁真元給刺的向後直跳,回到了原來的位置上。

「小丫頭還不錯嘛!~~~」元真說著,雙手背在了身後,右手的骨頭幾乎要碎裂,那種疼痛讓清楚的認識到自己和清靈的初次交手落了下風,可是為了面子,他只好強忍著當做什麼事情也沒有發生。

而清靈也暗暗的驚嘆分神初期修真者的厲害,要不是自己還有后招,讓元真的一掌沒有全力發出,恐怕自己現在已經受傷了,不過元真太小看自己,所以自己才佔了便宜。

「你也不錯啊。」清靈淡笑著說,她剛剛那手指上帶著的穿透性真元可不是輕易能夠化解的,和元真手臂相接觸的手感告訴她元真的那條手臂暫時是不能用了,沒有半個月的修養是很難恢復的,所以她和元真說起話來,也是一副平等修為的對待。

「你們還要繼續待在這裡嗎?今天時間也不早了,我看你們還是改天再來好了。」

對方雖然沒有在這裡掏到便宜,可是怎麼說都是實力不凡,和現在的新生相比要強了太多,真的打起來對新生是無利的,所以清靈才說出這樣的話,給對方一個台階下,讓他們退走,元真也好回去養。

因為他手上的傷除了骨頭碎裂之外,還有這清靈的真元存在,必須早點把那些真元逼出體外。

元真也是個明白人,很快的就聽出清靈的意思,他想走,可又顧忌身後幾位手下對自己老大的威信問題,於是並沒有著急離開。而是望向清靈,眼神如倒刺般陰沉,問:「你叫什麼名字?」

「清靈。」

「我們改日在來。」

「最好不來。」清靈翻了翻白眼,回到。

正要轉身離開的元真站住了腳步,回頭語氣平緩下來,對著清靈淡淡的回答起之前的問題來。

「雖說仙道學院是對外所說三年畢業,可是每一年都要完成畢業考試,不然一直都會留在一年級中,在這所學院上學的修真者們從古到今能夠用三年時間就畢業的人,少的是指手指都能數的出來。因為三年後畢業所要達到的要求其中有一項是修為達到合體期……」

元真帶著手下離開,清靈和所有的的修真者新生們都愣住了,合體期才能畢業?而且是三年就要達到這個修為?果然,能夠三年畢業的人自然少之又少……

片刻之後,清靈身旁的雲戴戴一臉迷茫的撓了撓頭髮,獃獃的說著,「這會兒好像才過中午……時間不早?他們是要趕去吃飯嗎?」



「他們真的就這麼走了?」緣峰赤還有些不敢相信,面對實力明顯比自己這些人強很多的五名修真者,他們竟然選擇了後退?

「呀!~~~我們贏了!……」

「那少女是什麼人,似乎很厲害啊……」

「那些人也看起來很不好惹的樣子……」

「…………」

許久之後,破爛房子前方空地上所站著的修真者新生們才從震驚中清醒過來,他們全部都意識到,站在最前方那名少女的不凡……

……………………………… 房間的擺設還是和十三年前一樣,離開了十三年,房間裏還是一塵不染,看上去應該是有人經常來打掃。

葉寒看着這個自己離開了十三年的房間,輕輕嘆了口氣,將自己的揹包扔到牀上,走到桌子前,桌面上放着一張照片,照片裏,是葉寒一家三口的合影,秦曉夢抱着兩歲的葉寒,葉天則在一旁,臉上帶着淡淡的微笑,一家三口看上去是那麼的幸福,但好景卻不長。

葉寒撫摸着照片,輕聲道:“媽媽,我回來了。”

“咚咚。”敲門聲響起。

葉寒皺了皺眉,沉聲說道:“門沒鎖,進來吧。”

“咯吱!”門開了,秦曉玉出現在葉寒面前,她手裏拿着一個白色的信封。

“找我有什麼事。”葉寒淡淡的說道。

“小寒,你還是討厭我嗎?”秦曉玉說道。

“有話就說吧,不用跟我扯太多。” [綜歷史]天下共煮 ,語氣明顯有點不耐煩。

“這是姐姐生前留給你的信,本來想在婚禮當天給你的,只是你離開了,我替你保存了十三年,現在是應該還給你了。”秦曉玉將信封遞給葉寒。

葉寒愣了愣,媽媽生前留給自己的信,葉寒連忙接過,手忙腳亂的打開。

“小寒,對不起,媽媽很想陪你一輩子,看着你長大,看着你娶妻生子,看着你過上幸福的生活,只是,這些媽媽都做不到了,命運讓我擁有了你這麼一個可愛的孩子,卻不能讓我陪伴你一生,我害怕,我害怕你以後的路沒有我,你會不會迷茫,會不會走錯方向,會不會遇到危險,在你不開心的時候,有沒有人陪伴在你的身旁。

你還小,什麼都不懂,媽媽擔心你被人騙,被人欺負。夕瑤是你最好的朋友,她人很好,長的也漂亮,很適合做你的妻子,別看你爸爸平時很嚴肅,但他是愛你的,只是他公務繁忙,不能經常陪你。以後要記得乖乖的,聽爺爺的話,你爺爺他是開國元老,經歷多,聽他的話絕對沒錯。

沒有了媽媽,你或許會整天悶悶不樂,所以,我讓我妹妹來代替我,曉玉她一直喜歡你爸爸,只是她不想和我搶而已,她也很喜歡你,一直把你當做自己的孩子,我只想讓她來替我照顧你爸爸和你,希望你不要排擠她,我想,以你的性格,或許會不接受,但曉玉和我一樣,都是愛你的,相信你會慢慢的接受她。

你才五歲,以後的路還很長,媽媽雖然不能陪你一起走下去,但我會化成天上的一顆星星,一直看着你,爲你照亮前方的路,讓你不會迷茫,媽媽帶去天堂的,不是痛苦,而是對你的愛,希望我對你的愛能變成力量,爲你打破前方的障礙。

小寒,媽媽還有很多話想對你說,但媽媽的時間不多了,人生會面臨很多選擇,記住,相信自己的判斷,孩子,永別了。——愛你的媽媽!”

看完整封信,葉寒已經淚如泉涌,這封遲了十三年的信,秦曉夢對葉寒的愛卻一絲也沒有減少,文字裏表達的母愛和不捨,呼喚出了葉寒對母親的思念,“啊!!!”葉寒仰天大喊,震動了整個葉家的人。

林夕瑤聽到叫聲,連忙跑過來看發生了什麼。


葉寒跪在地上,手裏拿着那封信,眼淚不停的流,嘴裏不停的喊着媽媽,讓人看着心碎。

林夕瑤捂着嘴巴,說道:“哥哥,你怎麼了。”

秦曉玉抱住葉寒的頭,輕聲道:“以後,就讓來代替她,好嗎?”

“媽媽!!!”葉寒再次大喊,一把推開秦曉玉,衝出了房間。

林夕瑤感覺一道黑影閃過,隨後就沒有了葉寒的蹤影,林夕瑤走進房間,對秦曉玉說道:“阿姨,哥哥他怎麼了。”

秦曉玉擦了擦眼淚,將信遞給林夕瑤,林夕瑤迷迷糊糊的接過,片刻之後,她也淚如泉涌,撲進秦曉玉懷裏,哽咽道:“哥哥他好可憐,嗚嗚。”

“小寒呢?”聞訊趕來的葉天等人問道。

“我知道他在哪裏,跟我來。” 漫威里的世界穿梭者

葉家的保鏢們只感覺到一個勁風從他們身邊飛過,但沒有看到人影,整個葉家開始混亂起來,警報聲響起,,狙擊手連忙尋找着那個所謂的“入侵者”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