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天空中一道身影。渾身的氣勢在激蕩。

趙乾坤的表情很無辜,不是他想要干擾考核的。而是剛剛開天河一把戰刀放在了他的脖子上,他還記得剛剛他們的對話。可把他驚的不輕。

「天河,這樣做值得嗎?只是一個弟子而已,從新找過一個就可以了,何必再次出手,上次你出手救了他,已經讓你損失了三座峰頭,想必你峰脈裡面已經有聲音對你不滿了吧?你又何必這樣。」趙乾坤淡淡的開口。

「不管怎麼樣,雲飛他是我的兒子,我已經很對不起他了。以前都不知道他的存在,是我欠下他的,所以不管怎麼樣,雲飛我一定要保下來,哪怕付出什麼代價。」開天河的目光很堅毅。

趙乾坤詫異,他還不知道齊雲飛是開天河的兒子,現在明白了,知道這是一個父親對於孩子的保護,裡面蘊含的情感不是他這個沒有親人的人能夠理解的。

修鍊之路。強者越走越遠。

而一路上能夠一直陪伴自己下去的實在太少,所以高深的修鍊者一般都很少會有親人這些,他們都覺得的是羈絆,而且也害怕以後的生離死別。

開天河目光炯炯的看著葉落。眼中帶著濃烈的殺機,不過很快就消散了。


「葉落我不怪你,你也不能怪我。雲飛是我的兒子,我這個做父親的一定要保佑他的安全。抱歉再次阻擋你們的爭鬥。」開天河看著葉落淡淡的開口。

而龍鳥直接被開天河的氣勢壓倒在地,渾身都顫顫巍巍的。

連帶葉落都很難受。

葉落目光無神的看著開天河。好一個父子情深,在開天河的角度他的做法是對的,可對於自己又是何嘗的不公平,如果現在倒在地上是自己,恐怕沒有一個人會為了自己出手,甚至多說一句話。

這難道就是權勢者的特權,葉落悲戚。


突然葉落感覺到了聖地的腐朽。

觀一斑而知全豹,從這裡面就可以看的出來,不管是拿什麼作為借口,作出的決定就該付出代價。

葉落的眼神直勾勾的盯著開天河帶著齊雲飛的身體往上飛去。

就在這時一股濃烈的不安出現在了開天河的心裏面。

四周寂靜,甚至都陣法都停止了運行,天空中再次出現一個豁口,而這豁口不是自然的打開,而是被一股巨力強硬的擊破。

陣法被破的瞬間,趙乾坤駭然的吐出一口鮮血。

臉上苦澀無比,他知道這是對於自己的懲罰。

「你做的有點過了,我說過下不為例。」一個低沉的聲音傳出,如同天地都在開口。

眾人駭然,一語擊破了一個陣法宗師的陣法,可以看出出手者是如何的強大。

而剛剛來到天空的開天河,此刻臉上突然浮現一股凝重。

「這是我的兒子,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他的,天武聖主你放過雲飛吧!我願意付出五座峰頭為代價,只為換雲飛一命。」開天河急切的開口。臉上的不安之色越來越重。

「我說過下不為例,你這是在挑釁我的權威,現在天武聖主還是在我的掌權之下,你不夠資格挑釁我,而挑釁就應該付出代價,交出齊雲飛讓刑峰處置,你辭去武修峰峰主之位。」天武聖主低沉的聲音再次傳起。

這個決定眾人震驚。

「不!我願意辭去武修峰峰主之位,不過雲飛不能讓刑峰處置,甚至我願意讓雲飛離開天武聖地。」開天河目光直視天武聖主。

「看來你還沒有明白我的意思,我不是在和你商量,這是我的決定,只要我在一天,誰都不能夠改變的。」天空中的那道身影轉過頭,看了看齊雲飛一眼。

天武聖主年紀不大,不過眼神很是滄桑,他的一眼如同看盡了盛世繁華,山河演變。

此刻看了看開天河一眼,如同一道尖刺深深的刺進了開天河的骨子裡面。

「不!你不能這樣,你這是獨斷專行,我開天河為了天武聖地立下了汗馬功勞,不是你一言就能夠決定。你以為你是聖主就能夠這麼蠻橫嘛!要罷除我的峰主之位要全部峰頭一起決定,你憑什麼?」開天河也怒了。對著天武聖主怒目而視。

趙乾坤疙瘩一聲,要遭。。。

看天武聖主的語氣這分明就是打算殺雞儆猴。可沒想到第一隻雞會是武修峰。要知道武修峰的整體實力都是在各峰前列的。

「我是聖主,你不是聖主,這就夠了,只要你能夠當上聖主的位置,你也可以學我那麼蠻橫。」天武聖主完全沒有把開天河的目光放在眼裡。

「把人交出來吧!」天武聖主的手緩緩的伸出,在天空中一道虛影凝聚,最後越來越凝實,彷彿成為了真的一般。

一個遮天蔽日的大手朝著齊雲飛抓去。

「我不會把雲飛交出來的。來吧!天武聖主,讓我看看你到底有多強大。」開天河揚天發出一聲怒吼。

一隻手抓著齊雲飛。另外一隻空中的手臂朝著天武聖主化作的開天闢地的大手擋去。

而天武聖主的臉上浮現一股冷笑,淡淡的開口:「蜉蝣撼樹,螳臂當車,不自量力。」

果然就在驗證天武聖主的話一般,遮天大手臨近開天河的身邊的時候,狠狠的一握。

直接把開天河當做一個肉餅一般,就要徹底的碾碎。

「不。」在天武聖主緊握的手臂裡面,一道揚天怒吼的咆哮從手臂裡面傳出。

這聲音生撕裂肺,喊的叫人都心慌慌的。如同一個瘋子一般。

「竟然你不交出手,那我天武聖主就代刑峰處以極刑,齊雲飛一次二次挑釁天武聖地的權威,我天武聖主處以其死刑。」如同六月裡面的寒雪。洞徹了開天河的心。

巨手張開,開天河懷抱一個身影,身上全部都傷害累累。甚至二隻手臂都有不規則的扭曲,眼角流下血絲。和嘴角的鮮血讓開天河如同一個厲鬼一般。

此刻開天河懷裡抱著的身影裡面氣息全無。

在剛剛的抵擋中,就算開天河付出了慘痛的代價。可還是沒有能夠在天武聖主的出手下保護住齊雲飛。

開天河慘烈的表情牢牢的刻在其中幾個峰脈的峰主的眼裡面

看著無情的天武聖主,眾人感到了一股心寒,還有就是一股強大的危機感。

今日的開天河可能就是明日的自己的下場。

「聖行世你該死!」開天河慘烈的看著天武聖主聖行世。

「哼!」聖行世一聲冷哼。冷淡了看了開天河一眼「你現在就打算挑戰我嗎?你還不夠格,我給你機會,十年以後在來吧!武修峰峰主對聖主不敬,現在我天武聖主聖行世對武修峰主開天河進行鎮壓。」

「|貶除武修峰主開天河的峰主之位,鎮壓武修峰峰主十年。武修峰峰主之位五年之後再次選舉。」聖行世一語開口。

然後一道巨鍾從聖行世的手裡面飛出,可以看出剛剛那巨鍾是如同鈴鐺一般掛在聖行世的手上的。

不知道巨鍾是什麼法器,一出手威勢驚天。

巨鍾來到開天河的頭頂,一股強大的吸力從巨鍾裡面出現,一瞬間就把開天河給吸入了巨鍾裡面。

「不。」開天河只能發出一聲瘋子般的厲吼就被鎮壓到了巨鍾裡面。

然後巨鍾一盪,在天空中飄蕩,瞬間來到了武修峰的主峰之處,牢牢的鎮壓在了武修主峰的最高峰之處。

如同一個警示一般。

葉落目瞪口呆的看著一幕幕的巨變,尤其是天武聖主的詭異強大和處事手段讓葉落暗暗心驚。

「賦予新人首席弟子葉落為武修峰首席。」突然天武聖主的聲音傳入了每一個人的耳旁。

聽到天武聖主的話,眾人不知道在轉動什麼心思。

一個打壓一個扶持,而且很明顯的扶持的那個還太過弱小,難道天武聖主以為那個新人首席會比強大的開天河更值得拉攏。

聽著這個詭異的決定,葉落不知道作何感想,那麼自己就是二峰首席了,就在葉落心中不知道轉動什麼念頭的時候一道傳音傳到了葉落的耳中。


「五年以後的武修峰峰主之爭你要參加,這是我為你出手的報酬。」葉落怔了一下,他聽出來了這是誰的聲音。

可是這決定,讓葉落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了,他不能反駁。

很明顯的就是自己為天武聖主背了一個天大的黑鍋,天武聖主的強大讓那些宵小之徒不敢亂動,而自己這個明顯的天武聖主的選擇人就是最好的報復對象。

葉落可不認為武修峰主,堂堂的一個峰主會沒有一些黨羽,恐怕自己的報復很快就會來了,而且天武聖主讓自己參加五年後的武修峰峰主之爭又是什麼意思,他真的以為自己有那麼強,五年後就能夠爭奪一峰峰主之位了。

葉落苦笑,這真的太高看自己了。

而且自己也沒有想要你堂堂一個聖主出手的意思。

頂多齊雲飛來幾次,自己就打壓幾次,他把齊雲飛當做一個挺不錯的歷練對象的。

因為有壓迫,所以才會有進步。(未完待續。。) (新的一年,祝大家萬事如意,身體健康)

(新書上架,求訂閱,求推薦收藏支持,非常感謝,謝謝)

不管怎麼想,反正決定已經下來了。

葉落成為了天武聖地有史以來的第一個二峰首席。

眾人風雲,可是這和葉落都無關。

很快聖行世就離開了乾坤袖裡陣的範圍,然後手一揮又把陣法恢復回原來的樣子,看的眾人一臉的駭然。

尤其是趙乾坤,天武聖主實在的太詭異了。

不僅實力比起一般的峰主強大了一大截,彷彿不在一個水平線上,而且種種詭異的手段也讓人不寒而慄,不虧是有傳以來的最年輕的天武聖主。

天武聖主走後考核繼續。

葉落一臉森然的看著龍鳥。

不過此刻的龍鳥霸氣全無,最近的打擊把它嚇的不輕,任何一個強者降臨都無視他,威壓一陣一陣的來,差點讓他嚇的落荒而逃,如果不是知道逃都沒用的話,龍鳥早跑了。

葉落一臉古怪的朝著龍鳥走去,臉上的表情突然變的很陰暗。

看著龍鳥的表現明顯是被嚇的不輕,如同驚弓之鳥一般。

葉落一動,龍鳥就身上的寒毛都豎起,鱗甲如同一片片的魚鱗一般。

龍鳥的表現讓葉落不由自主的不想要殺死它了,這是天賜良機,自己別忘了還有一個馴獸師的身份。

而且一道黑影從葉落的身上飛出,朝著已經死去的上古魔馬而去。

馴獸龍鳥這是葉落現在想要做的事情,這是一隻四級妖獸。而且還是明顯的嚇的不輕的四級妖獸,自己想要收服起來也簡單許多。

如果一般情況下。葉落也不會想要收服一隻四級妖獸。

不過一隻受到了重創的四級妖獸,自己還是有收服的可能的。


「你怕死嗎?」葉落瞪著眼睛看著龍鳥。

龍鳥忙不迭的直點傷痕纍纍的腦袋。嘴巴歪歪的,看起來就夠凄慘了。

「只要你成為我的妖獸,我就放你一馬。」葉落蠱惑的看著龍鳥,然後血狼從自己的身邊出現,做一個鮮明的對比。

龍鳥聽到葉落的話如同被激怒了一般,渾身的氣勢都激蕩而起。

「你找死。」葉落一聲怒吼,嚇的龍鳥趕緊又把身上的氣勢給收了起來,剛剛的經歷如同噩夢一般。

葉落看著龍鳥的樣子很無語,這明顯就是被嚇破膽了。


「你老老實實的被我收服。不然我就叫剛剛那人把你殺了,煮了吃。」葉落舔了舔嘴唇,對著龍鳥陰暗的威脅道。

龍鳥感覺到了一股冷氣襲來,身上的鱗甲都擋不住的寒意,我想到了剛剛那人威震無敵的聲勢。

摩擦了一下牙齒,龍鳥就感覺嘴巴一陣的疼痛,無辜的看了看葉落一眼,龍鳥雙眼一閉,作出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之勢。就這樣待在原地。

看到龍鳥的樣子,葉落大喜,這是默許的被自己收服了,果然牛聖師的傳承還是很有效果的。要時刻觀察妖獸的動向,然後在馴服會事半功倍。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