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位是?”只見張鵬眼睛彷彿定在了藍夢的身上,那目光就恨不得把藍夢生吃了一般。

看着張鵬看向自己的眼神,藍夢眼中不經閃過一絲厭惡,但還是很有禮貌的說道:“我叫藍夢是蕭逸的女朋友,打擾大家了。”

在座的衆人頓時一震,都不由想道,竟然是蕭逸的女朋友?真的假的?尤其是張鵬等人更是被藍夢的話吃了一驚,隨後張鵬等人再看向蕭逸的眼神,敵意彷彿更大了。

而這個時候只見服務人員搬來兩張椅子進來,張鵬也變的一副彬彬有禮的模樣邀請藍夢入席,就這樣所有人都坐了下來。

“張少,蕭逸這小子,真是有豔福啊,這麼漂亮的極品都讓他弄到手了.”孟陽低聲的對張鵬說道。

“孟陽一會就靠你了,找個機會好好羞辱他一頓,這個大美女今天晚上咱哥幾個也好好嚐嚐什麼味道。”張鵬低聲的對孟陽說道。

一陣陰笑聲不斷在張鵬這邊響起,坐在蕭逸聲旁的藍夢看到此幕有些皺了皺眉眉頭。

蕭逸看着張鵬等人不懷好意的眼神,嘴角浮現出一股狠厲的笑容,尼瑪,蕭爺的女人你們也敢打主意,今天讓你們知道死字到底是怎麼寫的。 正所謂酒過三巡菜過五味,飯桌上的氣氛逐漸熱烈了起來,這時只看孟陽站起身來晃晃悠悠的就向藍夢走來。

“來,大美女我敬你一杯。”只看孟陽嘴中不斷吐出着酒氣眼泛淫光對藍夢說道。

“不好意思,我不會喝酒。”看着孟陽看向自己的眼神,藍夢有些厭惡的說道。

“嗯?蕭逸你女朋友這是不給我面子嘍?”孟陽轉身兇狠的對蕭逸說道。

淡淡的看了眼孟陽,蕭逸這才說道:“孟陽你喝多了,藍夢不會喝酒。”

“砰。”的一聲,只看孟陽一下就把手中的酒杯狠狠的摔在地上,而後兇狠的說道:“蕭逸你TM還以爲是上高中那個時候呢?不給我面子?你信不信我打斷你腿?”

蕭逸這邊的動靜頓時讓在座的諸人把目光移向蕭逸這邊,有個好心的男同學趕忙上前拉住孟陽說道:“孟陽你喝多了,都是老同學別這樣,我扶你回去。”

“啪。”的一聲,只看孟陽反手就給這個男同學臉上一個巴掌,隨後罵道:“你他嗎是個什麼東西,給我滾一邊去。”

“今天你必須得跟我喝個交杯酒,要不這事不算完,不給我孟陽面子,我告訴你,今天你倆誰都他媽的走不出去。”只看孟陽狀若兇狠的對藍夢說道,隨後伸手就要來拉藍夢。

“砰。”的一聲,只看孟陽被一腳踢飛出去,砸在了酒桌之上,只聽“咣”的一聲大響,酒桌瞬間被孟陽掉落的身子砸的塌陷了下去,而桌上的酒菜更是飛濺了衆人一身。

只看蕭逸眼中放射出有些兇狠的光芒來到孟陽的身邊,擡起右腳直接朝臉上踹了過去,只聽“砰”的一聲,在看孟陽臉上瞬間流出大量的鮮血,一聲痛苦的嚎叫瞬間響徹在玫瑰別院內。

在座的衆人都被眼前的場景驚呆了起來,而閆剛更是臉色難看的站起身來,兇狠的目光彷彿要殺了蕭逸一般。

“蕭逸,你想幹什麼?我好心好意的邀請你來參加同學聚會,你竟然動手打傷同學,你是真不把我放在眼裏啊。”只看張鵬站起身來借題發揮的說道。


“蕭爺給你們臉給多了吧?我想你們都忘了我蕭逸是什麼樣的人了吧?”有些冷酷的話語從蕭逸嘴中吐出。

“嘶。”在座衆人都不經倒吸了口涼氣,不由想起蕭逸在高中時代雖然平時默默無聞,但大夥都知道蕭逸骨子裏有種殘忍的因子,高中時代的孟陽和閆剛就是最好的例子,在座的諸人都認爲蕭逸那是年少時的輕狂,過去這麼多年,大家都步入社會,一些身上的棱棱角角都應該被磨平了,但沒想到蕭逸還是原來那種做事方法。

“蕭逸現在不是高中那個年代了,你以爲你能打就很了不起?你看看這桌宴席,看看這家酒店,沒有我你一輩子都來不了這種地方,我讓你坐到我們中間是瞧的起你,你真把自己當個人物了?”

“蕭逸你不感激張少,還這麼做,你真就有些忘恩負義了,你瞧瞧你穿的那身衣服都是租來的,你有什麼資格在這和我們共餐?”只聽樑蓉在張鵬旁邊不斷的對蕭逸冷嘲熱諷。

“我看在老同學的份上不跟你們計較,但記着蕭爺跟你們說的,就這一次,下次別說蕭爺不念同學之情。李強藍夢咱們走。”蕭逸說完此話轉身就要離去。

“慢着。你砸碎這麼多東西就想走?先把東西賠償了在走,雖然本少開個公司有些資產,但像你這種雜種,本少可不會爲你花一分錢。”

“嗯?”聽到張鵬的謾罵,本已轉身離去的蕭逸頓時面色陰沉的下來,只看蕭逸一步一步的來到張鵬的身前陰聲的說道:“現在跪下道歉,我就放過你。”

看着蕭逸陰沉的面容,張鵬心中雖然有些忐忑,但依然張狂的罵道:“小雜種,我看你是真不清楚自己的位置,我罵你,你TM又能怎麼樣?”

“啪。”的一聲,只看蕭逸舉起手來一巴掌就呼在張鵬的臉上,只看張鵬瞬間就被扇倒在地,右邊的臉頰明顯紅腫起來,顯然蕭逸手下留情了,依照蕭逸的力道,這一巴掌下去,對方不掉落半邊牙齒那都是怪事。

捂着半邊臉頰的張鵬一下被打的有些懵住了,隨後反應過來手指着蕭逸不可思議的說道:“你竟然你敢打我?我他嗎要你死。”

而這時只看玫瑰別院的門被一下推開,進來幾個保安模樣的人,看到玫瑰別院內所有東西都碎裂在地,幾個保安臉上掛着陰沉的神情說道:“怎麼回事?在這鬧事?知不知道這是誰開的酒店?”

看着酒店保安進屋說出此話,張鵬頓時來了精神。

“王隊長來的正好,就這個雜種在這鬧事,你們一定要給我好好教訓教訓他。”

聽到張鵬的話語,保安隊長看向蕭逸,隨後有些陰聲的說道:“朋友鬧事你也看看地方,這是你撒野的地方嗎?”

看着張鵬導演的這一場鬧劇,蕭逸頓時覺的有意思起來,本來參加這個聚會,就是低調而來,想看看曾經的初戀,但李婉晴讓蕭逸大失所望,也沒有想繼續呆下去的心思,但張鵬等人一而再再而三挑釁,也終於讓蕭逸的怒火慢慢的升了起來。

“你是這的保安隊長吧?一切損失我都負責,把你們這家酒店的老闆給我叫來。”蕭逸淡淡的說道。

聽到蕭逸的話語,保安隊長楞了楞,仔細看了看蕭逸,想看看對方是不是真是自己得罪不起的人。

“王隊長,你別被他騙了,他身上的衣服都是租來的,我們曾經是同學,他什麼樣我還不知道?你這一走他肯定就跑了。”張鵬彷彿瞭如指掌的說道。

聽到張鵬如此說,保安隊長覺的還是張鵬的話更可信一點,畢竟對方是這的常客,平時小費也沒少打賞給自己,自己要不是幫幫忙也對不起那些錢啊。

想到這保安隊長有些獰笑着對蕭逸說道:“在這鬧事還得罪了張少,還有這些損失,今天有你好瞧的,跟我們來下保安室。”說完幾個保安就要動手去拉蕭逸。

看到這一幕李強和李婉晴不經都着急起來,只見李婉晴對張鵬說道:“張鵬算了吧,這裏一切都算在我身上吧,都是老同學你就當給我個面子。”

聽到李婉晴給蕭逸求情,張鵬的臉色更加陰沉,隨後有些陰狠的說道:“婉晴,不是我張鵬不給你面子,你看看孟陽和我可都被這雜種打了,不給這雜種一點教訓,我以後還怎麼在天南市安身立命。”

而這時只聽“砰。”的一聲巨響,只見張鵬被蕭逸來到身前一腳踹飛了出去,只看張鵬“咣噹”一聲重重的砸在了地上,嘴中的鮮血更是不斷噴灑,顯然蕭逸這一腳頓時把張鵬肋骨踢的斷裂開來。

“啊。”的一聲尖叫只看樑蓉趕忙跑來到張鵬身前哭喊道:“張鵬你怎麼樣了,沒事吧。”“你們還不抓住他,讓他跑了,你們都別想好。”只看樑蓉對着幾個保安喊道。

幾個保安看到這一幕,臉上也勃然變色,幾人隨手抄起腰間的警棍就要朝蕭逸而來。

“噗嗤。”一聲,只看藍夢在也忍不住的笑出聲來,別人不知道蕭逸什麼樣,自己還不知道嗎?就以蕭逸那強悍的身手,連子彈都躲的過,更何況幾個小小的保安,而且蕭逸手中光自己知道的就有一億美金,而這幫人卻拿他當窮人,忍了半天藍夢再也忍不住的笑出聲來。

看着藍夢忍着笑意,蕭逸無奈的搖了搖頭。 幾個保安虎視眈眈的就要上前給蕭逸一點教訓,看了看幾個保安凶神惡煞的表情,蕭逸不怒反笑道:“這裏的損失全算我的,我最後說一遍把你們老闆給我叫來,我沒什麼耐心在跟你們在這耗了。”只看蕭逸說完此話淡定的坐了下來。

聽到蕭逸的話語,保安隊長也覺的事有蹊蹺,悄悄給手下的保安使了個眼色讓他去找老闆,而剩下的幾人看着蕭逸防止對方離開。

而這時孟陽忍着身體的劇痛站起身來,看向蕭逸的眼神無比的狠毒。

玫瑰別院的衆人也不知道蕭逸葫蘆裏到底賣的什麼藥,只能靜靜的等待着,而這時張鵬也甦醒了過來,讓樑蓉扶自己起來,眼中怨恨的眼神看向蕭逸。


看了看張鵬幾人恨不得殺了自己的眼神,蕭逸頓時站起身來向張鵬等人走去,看到蕭逸向自己等人而來,張鵬頓時有些畏縮的退了幾步怕,再遭到蕭逸的毒打。

“蕭爺一直信奉一句話!你知道是什麼話嘛?”來到張鵬身前,蕭逸淡淡的說道。

不等張鵬等人開口,蕭逸臉上和煦的臉容變的有些陰冷“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殺人。”

蕭逸的陰冷的話語頓時落在張鵬等人的耳中,幾人頓時感覺蕭逸看向自己的眼神有種讓自己心悸的東西,而蕭逸現在的表現着實有些詭異,難道他有什麼依仗不成?張鵬不經想到。

“畢竟同學一場你們不仁,蕭爺不能不義,死罪免了,現在跪下磕頭認錯,蕭爺放你們一馬。”

聽到蕭逸如此說,在座的衆人想法各不一樣,瞭解蕭逸的李強想道,這小子的本性終於顯露出來了,今天這事張鵬等人不低頭,可能有的罪受了。

而在場的同學都覺的蕭逸話,說的實在是太囂張了,畢竟張鵬和閆剛孟陽等人都是名符其實的富二代和黑社會組織,都覺的蕭逸太有點不知天高地厚了。

“蕭逸你太猖狂了,你也不看看你是個什麼東西,今天你打傷張少,你的好日子也到頭了。”樑蓉扶着張鵬對蕭逸呵斥着。

“蕭逸,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現在外面全是老子的兄弟,我一聲令下,今天老子就能讓你廢在這。”閆剛話中帶着兇狠向蕭逸說道。

“哦?呵呵,今天蕭爺陪你們好好玩玩。看看我是不是有猖狂的資本。”只看蕭逸來到閆剛的身前拍了拍閆剛的臉頰帶着戲謔的笑容說道。

強忍着蕭逸拍打自己臉頰的羞辱,閆剛發狠的想道,等這裏的事解決完,一出酒店大門,看老子不廢了你。

看着閆剛憤恨的眼神,蕭逸笑了笑了,隨後來到樑蓉身前,只聽“啪。”的一聲,在看蕭逸一巴掌呼在樑蓉的臉上。

“啊。”的痛呼一聲,樑蓉被打的有些懵住了,隨後捂着有些紅腫的面頰向蕭逸撕心裂肺的喊道:“蕭逸你這狗雜種,你敢打老孃,老孃跟你拼了。”只看樑蓉猶如潑婦一般伸出雙手上前就要廝打蕭逸。

“啪”的一聲,又是一巴掌扇在樑蓉的臉上,頓時樑蓉被扇倒在地,在看樑蓉的臉上已經紅腫不堪。

蹲下身來蕭逸靜靜的看着樑蓉,隨後輕輕的拍打下樑蓉紅腫的面頰說道:“我從不打女人,但賤人除外,別以爲你是個女的,我就不敢揍你,嘴在犯賤,就不是這兩巴掌了,蕭爺說的話聽清楚了嗎?”

感覺到蕭逸的兇狠,樑蓉終於有些畏懼的縮了縮身子,在也不敢對蕭逸謾罵。

而李婉晴看到這一幕頓時有些不悅起來,對蕭逸說道:“樑蓉畢竟是個女人,你連女人都打,蕭逸我覺的你過分了。”


聽到李婉晴的話語,蕭逸皺了皺眉頭,並沒有說話,而這時只看藍夢站出身來,對李晚晴說道:“我看這女人就是欠揍,你沒看見剛纔她是怎麼侮辱蕭逸的嘛?你怎麼不說她過分呢?”

聽到藍夢的話語,蕭逸心中頓時升起一股暖流,隨後向藍夢擺了擺手,示意不用爭辯。

看着蕭逸那副對自己淡然的表情,李婉晴心中更是有一股說不出來的壓抑不斷在心中流淌,再看到藍夢站出來替蕭逸說話,李婉晴心中更是有些不舒服起來。

“蕭逸,以後天南再也沒有你的立足之地,有我張鵬的一天,我絕對不會讓你有好日子過。”看到樑蓉被打,張鵬的臉面終於掛不住了,憤怒的咆哮出聲。

“啪。”的一聲,只看蕭逸連話都沒有多說,又是一巴掌照着張鵬臉上扇去。“砰”的一聲,只看張鵬被蕭逸一巴掌抽飛出去,狠狠摔倒在地,嘴中更是脫落了幾顆混着鮮血牙齒。

“嘶。”衆人都倒吸了口涼氣,而張鵬等人看到蕭逸的兇狠,頓時也不敢在語出威脅。

這時只看玫瑰別院的房門被一下推開,一名帶着金絲眼鏡的中年人走了進來,有些皺眉的看了看屋內的場景,隨後看向滿臉青腫的張鵬說道:“張少你這是被誰打了?誰這麼大的膽子,在我地盤上連你都敢打,也太沒把我蘇某人放在眼裏了吧?”

張鵬看到來人頓時猶如救星一般說道:“蘇老闆,就是這個人在這鬧事,不給您蘇老闆面子,而且竟然毆打我和我的幾個老同學。”

蘇老闆聽到張鵬的話語頓時有些怒了起來,隨後看向蕭逸而後心中想到天南市自己雖然不是什麼一流人物,但開這麼大的酒店,在黑白兩道上多少都有些朋友,敢在自己地盤上鬧事,那明顯是不給自己面子。

剛想叫人給蕭逸一點顏色看看,突然看到蕭逸旁邊站着一名大美女,蘇老闆有些驚訝的說道:“藍總?您怎麼在這裏?”

“原來蘇老闆還認識我。我以爲您貴人多忘事,把我忘了呢。”藍夢笑着說道。

“哪有,哪有,藍總您的康蘭集團可是咱們天南數一數二的龍頭企業,我忘誰也不敢忘了您啊。”蘇老闆諂笑道。

而在座衆人的衆人聽到兩人的對話頓時一呆,尤其是張鵬等人都有些懵住了,在座的諸人當然都聽過康蘭集團,那是雄跨各省的大集團,總部就坐落在天南市,沒想到蕭逸的女朋友竟然是康蘭集團的總裁。 “你好,你是這家酒店的老闆吧?”蕭逸緩緩的說道。

“這位是?”蘇老闆看向藍夢,畢竟看到兩個人關係好像不一般,蘇老闆也沒有妄動。

“這是我男朋友蕭逸。”

“啊,原來是藍總的男朋友,果然儀表堂堂。”蘇老闆有些阿諛奉承的說道。

“呵呵,多些蘇老闆的誇獎,我就長話短說,我想把這家酒店購買下來,蘇老闆開個價吧。”

在座衆人驀然聽到蕭逸說出此話,頓時有些懵在那裏,隨後只見張鵬嘴角之上還帶着絲絲血跡,對蕭逸咆哮道:“蕭逸你以爲你找了個有錢的女人當靠山,就覺的自己很行?我還以爲你有多大出息,只不過就是個吃軟飯的東西。”

“你這話可就說錯了,蕭逸可比我有錢,我還指望着他來養我呢。”藍夢淡淡的說道。

聽到藍夢的話語衆人一窒。

看了看張鵬,蕭逸臉上帶着不屑的笑容,隨口對藍夢說道:“收購他的公司,資金由我來出。”

聽到蕭逸的話語,藍夢隨手掏出電話按了一串號碼,“王助理嘛?查一下有個叫張鵬註冊的公司,把他們價錢打壓下來,咱們康蘭集團進行收購,嗯,好的,這事就交給你了。”

掛掉電話,藍夢對蕭逸微微一笑說道:“辦妥了。”

而張鵬看到此場景頓時說不出話來,過了一會只看張鵬恨恨的看向蕭逸說道:“蕭逸算你厲害,我承認我張鵬是小瞧了你,這家小公司就當我送你了,對我張家來說這只不過就是九牛一毛,但你記着我們張氏集團和你這仇算結下了。”

“好啊,我等着,就衝你這句話,我早晚讓你們張氏集團就此倒閉,到時候別哭着來求蕭爺給你條活。”

轉身不在搭理張鵬,蕭逸回過身來,對蘇老闆笑道:“我希望蘇老闆割愛,價錢不是問題。”


看到這麼一會的功夫,張鵬的公司就要被康蘭集團收購,蘇老闆也有些心驚,再聽到蕭逸的話語,蘇老闆抹了抹額頭上的汗漬說道:“蕭先生喜歡我這家酒店,我當然是肯割愛,我這家酒店每天的營業額都在三十萬上下,一口價一個億,蕭先生您看怎麼樣?”

聽到蘇老闆如此說,蕭逸點了點頭,隨後從懷中拿出那張瑞士金卡遞給蘇老闆,“這裏面有不到一億的美金你直接去轉賬吧。”

看到蕭逸如此爽快,蘇老闆心中不由想到,也不知是哪家公子哥這麼有錢,隨隨便便的就買下自己的酒店,蘇老闆也是見過大世面的人,接過手中的金卡就轉身離開,迅速的去辦理手續。

蕭逸的舉動頓時讓在座的所有人都大吃一驚,沒想到這麼多年沒見,蕭逸竟然發達成這樣,最受震動的就是李婉晴,想起剛纔遞給蕭逸那張信用卡,頓時覺的自己真是有些自討沒趣。

“強子,這酒店我就送你了。”只看蕭逸微笑着對李強說道。

本有些發矇的李強呆呆的看着蕭逸,再聽到蕭逸如此說,一下緩過神來。

“蕭逸,我CAO,真沒想到你小子現在這麼發達,哈哈哈,你給我的我可就不客氣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