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少谷主就是我殺的,想報仇,儘管來!」葉風淡淡的道。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世人最是分辨不清。有時候,真話反倒更讓人不相信!

「哼!就憑你?一個武道境,也能殺我們少谷主,大言不慚!既然不說,那就擒下你,好好審問。」趙師兄臉上充滿著嘲諷。

一伸手,五指成鉤,抓向葉風。十幾米的距離,好像完全不存在,剎那間,就到了葉風面前,封鎖他所有騰挪閃避的空間。看似普普通通的一抓,卻包含了無數種變化,陡然抓向葉風胸前。這一抓,雖然只有趙師兄三成實力,卻威力巨大,絲毫不下於凝神前期出手。在趙師兄看來,他已經高估葉風了,根本就不相信武道境能夠接下他三成實力。

見趙師兄出手,葉風不驚反喜,機會來了。葉風不躲不避,猛地一拳轟出,迎著趙師兄的攻擊悍然相抗衡。

「哼!」趙師兄不屑的冷哼,一個武道境,居然不知死活對他出手。然而,在兩人攻擊碰撞的瞬間,趙師兄的不屑頓時變成驚怒,接著是震撼。

嘭!

在落霞谷弟子驚詫的目光下,趙師兄居然沒能抓住葉風,反倒被震得連退三步。而葉風借著這股震力,反身投入林中,快如閃電,眨眼間就沒了身影。

「追!」趙師兄怒喝,臉色非常難看,沒想到葉風看似普通的一拳,居然隱藏著無窮的力量,完全是凝神境的實力,難怪此人能夠斬殺陰左和少谷主等人。明明只有武道境界,卻戰力非凡,應該有秘法隱藏了修為。

趙師兄驚怒交加,率先往葉風追去,眼中卻沒了葉風的身影。冷哼一聲,神念驟然發出,瞬間就搜索到了葉風,只是眨眼間的功夫,葉風就飛奔出去三百多米,遠遠的拉開距離。

神念盯著葉風,趙師兄飛速穿梭,讓他震驚的是,不但沒有追上葉風,反而有種要被拉開的感覺。葉風的速度太快,身法神奇,風馳電掣般。

「哼!」葉風察覺到趙師兄的神念,眼中冷光一閃,飛速前進中,雙手變化,龐大的精神力結出奇異的符印,陡然轟在趙師兄神念上。正是聞人離所傳授的煉神秘術。

「啊!」追趕中的趙師兄發出一聲慘哼,身體頓時一停,只感覺到神念好像被巨錘砸中,似要裂開,一種深入骨髓的痛苦。趙師兄目眶欲裂,殺氣沸騰,被葉風這一偷襲,頓時引發了所有的怒火,緊追不捨,只是再也不敢以神念搜索,而是沿著萬里追魂香的氣味追趕。

「小紫,你將我的衣服遠遠的丟掉,回頭找我。」葉風飛快的將衣服換下,裹成一團交給紫色小獸。

「呀呀!」紫色小獸點著小腦袋,接過衣服,瞬間就消失無蹤。看著小獸消失的身影,葉風眼中露出森寒的殺機,轉身沒入林中隱藏起來。

很快,趙師兄就到達葉風和小獸分開的地方,在空氣中聞了聞,順著萬里追魂香留下的氣味追下去。

落日山脈,荒獸無數,越是高階的荒獸,智慧越高,感受到趙師兄身上狂暴的氣息,根本就不敢靠近。

林中,趙師兄飛速前進,其他落霞谷弟子早就被落下,沒了趙師兄的蹤跡。飛奔中,忽然一個物體從樹上落下,砸向趙師兄。

「偷襲!」趙師兄一驚,立刻反應,猛地抬頭,只見一個斗大的圓形物體飛快的砸來。冷哼一聲,趙師兄一拳轟出,擊在圓形物體上。

讓趙師兄驚訝的是,圓形物體沒有絲毫威力,一轟就裂開了,裡面的液體驟然灑落,帶著濃郁的清香,居然是一枚飛禽產下的卵。

「唳!」一道凶厲的尖叫聲從高空響起,穿金裂石,聲音中充滿著滔天的怒火。 「該死!」感受到頭頂高空傳來的暴戾氣息,趙師兄低罵一聲,充滿著無窮的怒火。

嘩嘩嘩!

無數的枝椏落葉墜落,光線一暗,一個龐然大物從上空衝下。居然是一頭屍鷲,身軀布滿黑色的鱗片,雙翅展開,覆蓋三十丈範圍,翅膀上的羽毛如同一排排黑色的利刃,寒光閃閃。丈許長的彎喙甚是嚇人,兩隻血紅的凶眸,殺機暴烈,兇狠的盯著趙師兄。

「唳!」

兇猛的氣勢從屍鷲身上散發,陡然衝下,雙爪堪比法器,猛地抓向趙師兄,連空氣都發齣劇烈的撕裂音。

「凝神後期屍鷲!」趙師兄臉色一變,看著屍鷲凶眸中的仇恨之色,知道自己被算計,他剛才轟碎的巨蛋就是屍鷲產下的卵,此刻屍鷲認定就是趙師兄殺了它的孩子,怎能不怒!


嗖!

戰刀在手,趙師兄一連數刀,劈向俯衝而下的屍鷲,一道道恐怖的刀影衝天而起,帶著無窮的威力,悍然擊在屍鷲的利爪上。

轟隆隆——

連番劇烈的碰撞聲,震耳欲聾,刀影和屍鷲兩爪相碰,居然火花四濺,發出金鐵交鳴聲。屍鷲的爪子簡直比神兵利器還要堅硬,被趙師兄中品法器戰刀劈中,居然毫髮無傷。

趙師兄臉色一沉,飛身而起,戰刀劈斬,和屍鷲戰成一團。屍鷲猛地俯衝,雙翅在空中劃過道道殘影,如同連綿的刀影,劃破長空。

刀影、翅影、爪影,瀰漫著整個林間,成片的古樹被劈斷,嘩啦啦的倒下,塵土飛揚,非常恐怖。

「嗯?有人在戰鬥。」葉風遠遠的感受到了戰鬥的氣勢,眉頭微皺。

「嗖!」紫色小獸驀地出現在葉風面前,「呀呀」不斷,眉開眼笑,兩隻小爪不斷的比劃著。

葉風看得目瞪口呆,精彩至極,驚訝道:「是你挑撥落霞谷那人和荒獸戰鬥?」

「呀呀!」紫色小獸連連點頭,小嘴裂開,明亮的大眼睛不停的閃爍。


「哈哈!好樣的,咱們看看去!」葉風大笑,抱著小獸往戰場趕去,或許有意外的收穫。

轟轟轟!

趙師兄和屍鷲大戰更加猛烈,氣勢驚天動地,數丈長的刀影縱橫,屍鷲龐大的身軀迅疾無比,凌厲的爪風撕向趙師兄。

大戰非常慘烈,屍鷲爪、翅、喙全都是利器,堪比法器,每一次攻擊,威力兇猛。

趙師兄乃是凝神後期武者,戰力恐怖,每一刀劈出,刀氣,刀影,刀光讓人心驚膽顫,充滿著無窮的威力,足以將任何凝神前期斬殺。

「咻!」

驀地,屍鷲口中吐出一道道光芒,全是由靈力化成,十幾道丈許長的靈力光刃連綿不絕的激射向趙師兄。屍鷲緊接著一俯衝,雙翅在空中劃過完美的弧線,如同刀幕般兇殘的劈出。這等恐怖的攻擊,讓人手忙腳亂。

趙師兄冷漠的看著屍鷲攻勢如潮,沒有絲毫懼怕,身法展開,縱掠自如,無數的刀影如浪濤席捲,威能恐怖,悍然轟向屍鷲。

轟隆隆——

林中爆起無盡的光團,而後炸開,白茫茫的一片。周圍狂風大作,飛沙走石,靈氣暴動。

屍鷲凶眸中綻放著熾熱的火焰,黑色的爪子探出,要將趙師兄撕碎,為未出世的孩子報仇。

趙師兄猛地衝起,戰刀劈出,化為五丈長的刀影,怒斬屍鷲。此時,趙師兄心中將葉風恨得要死,還以為是葉風算計他,將屍鷲卵砸向他,讓屍鷲將怒火發泄在他身上。

轟!

火花四濺,金鐵交鳴!

「哼!」趙師兄怒哼,戰刀連續斬出,不斷的劈在屍鷲爪上。

「唳!」屍鷲發出痛苦的尖叫,堪比法器的爪子,終於承受不住,被劈出裂痕,鮮紅的血跡灑落。

「咻咻咻!」

破空聲不絕於耳,無數的羽毛從屍鷲翅膀上激射出,如同萬箭齊發,驀地沖刷而下。數米長的羽毛,如一柄柄黑色的鋒矛,寒光閃閃,非常驚人,帶著尖銳的嘯聲。

趙師兄臉色大變,沒想到屍鷲還有這一招,羽毛自發而出,鋪天蓋地,將趙師兄身形淹沒。

戰刀連連斬出,綻出無窮的璨芒,如同海浪般迎向箭羽風暴,爆發出驚人的氣勢。

「轟!」

景象驚人,無數羽毛炸飛,有的被斬斷,激飛的羽毛余勁不減,有的沒入大地,有的穿透巨樹。

「這就是凝神後期的戰鬥嗎?果然驚人!」葉風隱身在樹上,震驚的看著眼前的大戰。不管是凝神境的荒獸還是武者,葉風遇到不少,而且戰鬥過,就是凝神中期,他都斬殺過,但是這些和凝神後期相比,遠遠不如。果然如聞人離所說,凝神後期修鍊出三魂七魄,開始融合元神,舉手投足間,威力非凡。凝神後期,絕非現在的葉風所能抗衡,除非他肉身圓滿,修鍊至九五至尊境的禁忌領域。

屍鷲見箭羽未竟功,猛地衝下,雙爪探向趙師兄,可撕金裂石,就是小山頭都能抓碎。雖然一隻爪子先前已經受傷,但屍鷲仍然無懼,帶著恐怖的勁風,如同蛟龍探爪。荒獸就是荒獸,戰鬥起來,兇悍無比,一旦認定仇敵,不達目的不罷休!

趙師兄目露殺機,一刀劈在爪上,身體震得飛起,猛地踩在樹上,借勢縱起,在虛空中連連踏出,猛地劈向屍鷲頭顱。

刀光璀璨,威勢懾人,虛空都彷彿要被斬破。這一刀,殺機森然,爆出刺耳的破空聲,凝神後期的威能,完全展現。

屍鷲眸子中閃過狠厲,頭顱一偏,丈許長的彎喙陡然迎向戰刀,猛地撞在一起。

刀光炸開,濺起璀璨的光芒,趙師兄感覺好像劈在鐵石上,一股巨大的力道傳來,身體震飛。

連連借力,刀法展開,大開大合,連綿不絕的攻擊屍鷲。空中到處都是刀影,狂亂的劈斬,氣勢驚天動地。

在兇猛不絕的攻擊下,屍鷲不斷的尖叫,龐大的身軀翻轉,雙翅削斬,彎喙勾划,黑爪撕裂,恐怖非凡。

可惜趙師兄身法迅疾,屍鷲攻擊連連落空,反是被趙師兄不斷攻擊到,羽毛紛飛,身軀多處被劈開,血肉淋漓,傷勢驚人。

呼!

屍鷲猛地飛起,雙翅對著趙師兄一扇,颳起驚天的狂風,吹得趙師兄身體晃動,身法停滯,如同滔天波浪中的一葉小舟,隨時都要傾覆。

「哼!」趙師兄猛地一刀劈出,居然將狂風劈開,身體激射而出,璀璨的刀光斬向屍鷲。

靈氣匯聚,一道數丈長的靈光從屍鷲口中射出,陡然轟在刀芒上,炸開巨大的光團。

「唳!」

驀地,充滿憤怒和焦急的尖嘯聲響起,穿透虛空,遠遠的傳開。

「唳!」

又是一聲鷲鳴從遙遠的地方響起,遙相呼應,聲音居然穿透至此地。

「不好!屍鷲在呼喚同伴!」趙師兄臉色大變,雖然以他的實力,可以斬殺掉眼前的屍鷲,但絕非短時間能做到。一旦等到另外一隻屍鷲到來,他可非兩頭凝神後期屍鷲的敵手,被纏住有殞命之險。

「哈哈!又來一頭,估計此人要逃了,得想辦法阻止。有兩頭屍鷲圍攻他,我才有機會趁機斬殺,否則讓他逃脫,肯定要追殺我。凝神後期,我可非其對手。」葉風心中暗暗忖道,計劃著要給趙師兄致命的打擊。

趙師兄見屍鷲呼喚同伴,心中暗急,猛地數刀劈出,恐怖的刀芒攻向屍鷲。身體驟然偏轉,往林中激射而去,以他的實力身法,要在森林中逃脫屍鷲的追擊,是件很簡單的事情。

「唳!」

屍鷲見趙師兄要逃,凶眸中露出憤怒之色,雙翅將刀光劈散,猛地一振翅,緊追趙師兄而去。此人毀掉了屍鷲卵,又將它殺傷,豈能放過。 趙師兄在林中飛奔,回頭冷冷的瞥了一眼追趕的屍鷲,嘴角掛著一絲譏誚:「這裡不是空中,即使天空中的王者又如何?有著樹木阻擋,也想追上我? 爵爺的小萌妻 ,等我擺脫屍鷲,遲早找上你,將你碎屍萬段!」

屍鷲最是記仇,凶眸中充滿著恨色,狠狠地盯著趙師兄的背影,雙翅垂直飛行,快如閃電,一路橫衝直撞,摧枯拉朽,無數的大樹倒下,塵土飛揚。

葉風在另一邊同樣飛速奔行,掠過道道殘影,目光落在趙師兄身上,帶著森寒的殺機。

驀地,一柄漆黑的長弓落在手中,正是斬殺駱家陰柔男子獲得的,悄悄的搭上一支箭,彎弓如滿月,箭枝如同黑色閃電,激射而出,瞬間就出現在趙師兄背後,鋒銳的殺氣直指后心。

帝師 ,尖銳的破空聲才響起,居然快過音速。正在全速飛行的趙師兄臉色陡然大變,猛地一刀,往後劈出。

「叮!」

箭枝直接被震成三截落在地上,趙師兄感到一股巨大的力量傳來,手臂都有些發麻,速度頓時受阻。

「咻!咻!咻!」

趙師兄正想搜尋偷襲之人,又是幾聲急促的破空聲響起,三道黑色閃電已經抵達眼前那。

三點一線,箭只成列,驟然射至。

「啊!」趙師兄憤懣的怒喝,戰刀連斬,將箭只劈落,憤怒的目光投向林中,卻沒有發現任何身影。知道這肯定是葉風所為,先是以屍鷲卵算計他,禍水東引,如今又是暗中偷襲,阻攔他逃脫屍鷲的追擊。趙師兄心中的恨意,簡直是傾盡三江之水都不足以洗盡,恨不能將葉風千刀萬剮,以泄心頭之恨!

「唳!」

被葉風這一阻擋,屍鷲龐大身軀出現在趙師兄眼中,已不足三百米,凶威滔天。


趙師兄顧不及去尋找葉風,急竄而出,屍鷲已經追來,而且還有它的同伴也在趕來。此時他有些自顧不暇,若被兩頭凝神後期屍鷲盯上,戰鬥時還有葉風在暗中窺視,將是滅頂之災。

雖然有著原始老林的阻擋,屍鷲一時半刻無法追上,但讓趙師兄無比憤慨的是,盡全力也無法拉開距離。因為每當他要擺脫屍鷲的時候,葉風要命的箭只就不知從何處射來,使他不得不抵擋。雖然葉風射出的箭只無法對他造成傷害,但拖延他逃脫是足夠。

更要命的是,趙師兄根本就不知道葉風隱藏在何處,非常想將葉風找出,趁機斬殺。可惜葉風非常狡猾,不停的變換位置,根本不給趙師兄機會。嘗過葉風的煉神秘術的威力,趙師兄也不敢神念搜索,如果神念再受創,絕對要被後面的屍鷲追上,將是不死不休的廝殺。

一追一逃,趙師兄此時早已失去方向,不知身在何處,心中非常焦急。

「唳!」

驀地,嘹亮的鷲鳴從上空響起,另一頭屍鷲終於趕到。

聽到屍鷲的叫聲,趙師兄臉色劇變,最壞的後果終於來了,他將要面臨兩頭屍鷲的圍殺。

忽然,趙師兄揚手,耀眼的光團衝天而起,在高空蓬的炸開,炸成一片璀璨的霞光,經久不散。

落日山脈中無數搜尋的弟子看到霞光,這是趙師兄發出的信號,知道找到了殺害少谷主的兇手,從四面八方趕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