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沒有月亮,弄堂裏兩側牆壁的陰影非常黑暗,用伸手不見五指來形容非常貼切,葉南仗着對地形的熟悉,深一腳淺一腳的朝着前面走。

好在和小黑有精神聯繫,讓一路在前的小黑沒出什麼意外。

走着走着,葉南忽然發現一件很奇怪的事,記憶中弄堂兩側的高樓裏住着幾個喜歡養鳥的族人,每次穿過弄堂時都會聽到幾隻小鳥呱噪的鳴叫,而此時別說鳥叫了,竟然連蟲鳴聲都聽不到。

這愈發讓葉南緊張起來,到底是什麼原因讓葉家突然變成死一般的沉寂呢?

幾十米的距離一閃而過,當小黑來到弄堂口的時候一聲低吟“瞬步”,身體陡然消失,出現時已經到了小院,葉南不敢怠慢,趁着小黑在外面,領着阿二阿三小跑着出了弄堂。

突然,小黑一聲低吟:“瞬步。”

葉南一驚,明白小黑肯定發現了什麼,緊張的四處張望起來,可光線非常昏暗,只能看到小黑突然出現在右側高樓的一角,手臂長長的伸了出去,彷彿在抓什麼東西一樣。

“怎麼樣?”葉南用意識發了個疑問。

小黑沒有回答,而是搔着頭皮,手裏抓着一團白花花的東西走了回來。

這是一塊白色布料,由形狀看來似乎很像是一件衣服的下襬。

沒等葉南再次發問,小黑已經說道:“剛剛好像有個人藏在那裏,我過去時只抓到這個。”小黑把布料遞給葉南。

葉南拿過布料,由於天色太暗,也看不清楚到底是什麼料子,只是憑感覺猜測這似乎是一件上好衣料,上好的布料不是一般人能夠穿的起的,難道葉家還有幸存者?

小黑手臂環扣身體做了個伸展運動,彷彿對新身體不滿意,說道:“我的瞬步竟然會失手。這人不簡單。”

葉南瞬間出了一股冷汗,葉家已遭大難,與其把這人想成倖存者不如把他想成始作俑者,畢竟能夠逃開小黑瞬步的人,在葉家肯定沒有。

小黑熟悉了一下身體,之後說:“我們走吧。”

空氣由於緊張而顯得粘滯,葉南努力壓抑呼吸的節奏,好讓自己的氣喘聲不會遮住聽覺,這昏暗的天色讓他心中多少的有了一些疑惑,即使天上沒有月亮,可也不應該如此黑暗的。

莫非是什麼特殊的東西把天擋住了?

搖搖頭把這種幼稚的想法拋出腦海,最起碼在葉南的認識裏這個世界上根本就不會有這種東西存在着,除非在頭頂罩一個鍋蓋。

“我們去高樓裏看看,或許會有什麼線索。”葉南用意識給小黑下了命令。

小黑始終保持着極度警戒走在前面,葉南跟在小黑身後大約三米距離,阿二阿三跟在葉南身側,一行人躡手躡腳的來到右側高樓門口,這座高樓是葉家居住用的房間,門口處吊着一根繩索,繩索上搭着新曬的被褥,彷彿事情發生的很突然,這被褥還保持着最初的樣子。

低頭穿過繩索,因爲害怕繩索的晃動暴露,葉南小心的控制着阿二阿三同樣穿過繩索。

小黑來到門口一推,“吱嘎。”的門響聲遠遠傳了出去。葉南一激靈,豎起耳朵聽了好久,生怕門響聲引來突發的意外,好在四周非常安靜,那個最初被小黑扯下一塊衣服的人好像已經跑遠了。

葉南長出一口氣,突然有點慶幸的感覺,在如此黑暗的情況下,如果有什麼意外的話,以人類的眼力是件很難應付的事情。

突然,漆黑的高樓裏傳來一陣騰騰走路的聲音,葉南以爲是小黑已經進了樓道,對小黑傳了個意識過去說:“不要發出聲音了。”

小黑傳回一個明白的意識,走路聲停止了。

葉南帶着阿二阿三走到門口,順着小黑打開的房門進入樓道,沿着階梯一路向上,因爲有小黑在前方引路,所以葉南的防備意識全部放在對身後的空間裏,剛走沒幾步,突然間,一陣劇烈的騰騰聲由頭頂再次響起,伴隨着吱嘎亂響,似乎撞到了什麼東西,一陣嘩啦啦重物落地之聲,非常突兀的響了起來。

葉南剛想責問小黑是怎麼回事,突然間,一個白色人影順着頭頂的樓梯咕咚咕咚的跑了下來。

葉南被嚇了一跳,小黑穿的是一件黑色斗篷,而這個人影卻是白色的,一股爆炸的感覺瞬間佔領了整個腦海,葉南幾乎是下意識的招出了手中的火球術。阿二阿三也在同時把火球術招了出來。

在火球亮起的瞬間看到一個穿着白色衣服的人,滿身都是泥污,頭上的頭髮呈爆炸形,用幾乎滾落的姿勢從樓梯上翻了下來。

沒有任何猶豫,葉南幾乎嘶吼着丟出手中的火球術。

三枚火球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瞬間擊中白衣人的身體。 三個火球一閃而沒,黑暗再次籠罩一切,葉南很懷疑小黑是不是遇到了什麼情況,爲什麼這麼大的人和他檫肩而過竟然毫無所絕,連最起碼的警戒都沒有做好。

小黑聽到聲音從樓上跑了下來,葉南並未責怪小黑的失職,因爲葉南相信小黑這樣一定有什麼原因的,如果能夠做到最好,小黑絕對不會懈怠。

“這裏的空氣有些特殊,我的感覺差了很多。”小黑的意識傳遞過來時透着一股失落,似乎對於葉南很抱歉。

“沒事。我也覺得很古怪。”葉南安慰一下小黑,不知道什麼原因,自從進入祖宅之後,眼前的黑暗就像黑紗捂住口鼻一樣讓人窒息,讓人覺得空氣已經不再透明。等小黑平復以後讓阿二招出火球術,在法術的照耀下仔細打量突然出現的白衣人。

白衣人被三枚火球擊中腰際,已經停止呼吸,拔開蓬亂的頭髮可以看到非常蒼白的臉,臉上沒有一丁點血色,就連嘴脣也是蒼白的,在額頭上唯一的一點血色便是一隻鮮紅色的小蟲子,小蟲子跟蚯蚓一樣,只不過身體是紅色的,此時正趴在這人的額頭,身體有好大一段穿進這人的腦子裏。

“這人好奇怪。”葉南摸了摸鼻子,也不知道這人被火球擊中時到底是死還是活的,畢竟那麼大一個蟲子從腦門鑽進身體裏,很難說還會是活的。

似乎察覺到這人的屍體已經冰涼,那鮮紅的‘蚯蚓’竟然一伸一縮的從屍體中爬了出來,慵懶的伸縮着身體,大大方方的想爬出去。

葉南一腳就把它踩死了。

一隻古怪的蟲子和一個更加奇怪的死屍,在葉南心中鬱結出一個大大的問號。空氣中似乎透着一股詭異,難道是這種小蟲子把葉家所有的人全部殺完了嗎?這是不可能的,看那蟲子緩慢行動的樣子,除非葉家的人全是癡呆,以這蟲子的爬行速度,即使是隻蝸牛它也追不上。

葉南走了幾步,糟糕的發現,那小蟲子的體液被粘在鞋底,走一步就會出現一個鮮紅的腳印,仔細一嗅,竟然有着一股濃烈的血腥氣。

正在葉南糾結之時,門外忽然響起一陣激烈的沙沙聲,彷彿風吹動落葉在沙地上不斷摩擦一樣,仔細一想卻又不對,葉家爲了彰顯富貴,祖宅中所有地面都鋪上了石板,絕對不會出現這種沙沙聲。

帶着疑惑來到門口,阿二把手中的火球丟了出去,一陣爆裂之後,藉着魔法的餘光,清晰的看到數不清的‘紅色蚯蚓’圍了過來。

“這是什麼東西?”葉南一陣頭大,雖然這蚯蚓的陣仗看着挺大,但除了震懾以外完全沒有效果。

很乾脆的領着三個傀儡走進‘紅蚯蚓’羣中,每腳下去都會響起一陣爆裂聲,幾十只蚯蚓很輕易的就被踩成一灘血水。

“這些東西是哪裏來的?”葉南搔搔頭皮,順着蚯蚓的來路一路走了過去,時不時的踩死幾十條蚯蚓,響起的嘎巴聲在黑暗裏格外清晰。

紅色的蚯蚓彷彿沒有盡頭,一個挨一個的爬過來,也不知道被踩死了多少,腳下的血腥氣越來越重,已經到了幾乎讓人無法忍受的地步。

無奈之下,葉南只好躲到一個角落,想讓蚯蚓羣快點爬過去,可事與願違,這些紅蚯蚓在嗅到葉南身上的血腥氣之後全部把目標轉向了葉南,如果不是葉南躲的及時,有幾次還差點被這些東西順着腳背爬到身上。

嘗試各種方法驅逐紅蚯蚓無果,葉南只好順其自然,這些掉東西又沒有攻擊力,喜歡跟就跟吧,除了詭異點以外,也沒什麼。

讓阿二不斷釋放火球術以提防那些紅蚯蚓爬到身上,小黑在前葉南在後按照老頭子交代的路線繼續查探,往前走是一座大型會客廳,這是準備接待葉家貴賓而特設的,畢竟葉家家大業大,肯定會有些不願意被外人看到的貴賓前來拜訪,而這些貴賓就會在葉家的安排下進入這個會客廳商議事情。

這間會客廳由於原因特殊而被設計了兩個門,兩個門不分前後,呈8字形相互連通,以方便來的貴賓進入或者離開。

打開房門進入屋內,那些紅蚯蚓還是接二連三的從門縫裏爬了進來,葉南招呼阿二阿三扯下幾個窗簾撕碎了把門縫堵死,這才徹底離開了這些詭異的小東西。


大廳裏一切正常,房屋內的擺設也跟記憶中毫無差別,唯一的一個不同就是在牆角里看到一個紅色的透明圓球。

這圓球表面是一層透明的玻璃,裏面裝滿了鮮紅的液體,液體裏好像還有很多類似小蝌蚪的東西在游來游去,玻璃表面沒有任何縫隙,也不知道這東西是怎麼進去的。

葉南拿着圓球正在把玩,猛的聽到大廳前面傳來一陣咚咚悶響,彷彿勞動人民在打夯時用巨石錘擊地面一樣。

葉南捧着圓球跪爬到窗口,透過前窗往外看了一眼,全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

原本漆黑的大院已經被幾個鮮紅色的燈籠照亮,在院子中心處,數不清的葉家族人默默抱着粗重的石杵捶打地面,地面上被砸出一個個巨大的深坑,仔細看去,彷彿有什麼排列方式,在旁邊很遠的地方,幾根散發着熒光的石料毫無章法的堆成一堆,似乎是在進行什麼工事一樣。

葉家的人不是都消失了嗎,爲什麼會在這裏出現?他們在幹什麼?

一個又一個的疑問飄出腦海,可這又無法解釋。

葉南跳回屋內,想出去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眼角掃過時忽然覺得哪裏不對,停下腳步再次爬上窗臺,順着某個角度看去,渾身猛的一僵。

在燈籠底下,在鮮紅色燈光的照耀下,一個滿臉蒼白的人正面無表情的站在那裏,他的臉上沒有任何血色,就連嘴脣都是煞白煞白的,頭髮蓬鬆散亂,衣服上滿是結成塊的泥巴,在額頭上,一個紅色的‘蚯蚓’正吊在那裏打着卷兒。

“他應該是死了吧。”葉南疑惑的問自己。

彷彿發現了什麼,那人猛的對着葉南所處的位置看了過來,葉南心中一驚,生怕被發現,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後一縮。

窗臺畢竟是窗臺,原本就不應該是給人趴着的,葉南往後一縮,原本就浸滿血水的鞋底突然打滑,腳下一空,一屁股坐倒在地。

手裏捧着的圓球拿捏不穩,咣噹一聲掉在地上,嘩啦一聲摔的粉碎。 葉南頭皮一緊,一咕嚕從地上爬起來躲在窗臺。三個傀儡各自保持防禦姿態站在屋中心以便在第一時間發現並攻擊接近者。

許久之後,打夯聲依舊不停,彷彿沒有任何意外一樣,院子裏的族人依舊在忙着各自的事情。

葉南長出一口氣,從藏身的地方走了出來。

紅色光線由窗口照到屋子裏,模模糊糊的看到圓球碎後的液體打溼了很大一塊地板,有幾個小黑點在已經半乾的液體裏不斷掙扎着。

葉南靠近查看,這是一些黑色的小東西,長得類似青蛙,但沒有前腿,嘴巴里是一根長長的舌頭,舌頭伸出來像腿一樣支撐着身體,脆弱的舌頭畢竟無法承載身體的重量,所以這些小東西不斷倒地、支撐,周而復始在光線不是很好的地方看起來就像在跳躍一樣。

葉南覺得這些東西有些詭異,擡起腳,一連幾腳把這些小東西全部踩死了。

不知道什麼時候外面的打夯聲已經停止了,來到窗前再次往外看去,那些葉家族人正舉着幾根熒光材料在搭建什麼,由最下層的搭建方式看來似乎是一個支架,支架上是一層挨一層的材料按三角形狀排的很密,由於沒有搭完也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東西。

忙碌的搭建一直在進行着,葉南由於沒有把握所以也不敢驚動他們,只好透過窗臺往外偷偷的看,許久之後終於搭建完成,這是一個三角形的塔樓,在三個角上留着九個圓形的孔。由於材料發着熒光,可以看的很清晰。

葉家族人在建完之後不知道爲什麼全都停在原地動也不動,突然由運動變成靜止給人一種時間凝固的感覺。

所有人都站在原地,額頭的紅蚯蚓在詭異的扭曲着,這時候葉南卻發現,所有的紅蚯蚓都是按同一個軌跡在扭動着,似乎在召喚着什麼。

一個族人彷彿受到什麼命令,匆匆離開,不一會拿回來一個紅色的圓球,那圓球不是很大,怎麼看怎麼跟剛剛摔碎的那隻一模一樣。

葉南搔搔後腦勺,看着族人把圓球卡進塔樓的圓孔裏,那圓球剛跟塔樓接觸,塔樓的熒光陡然一暗,熒光竟然被吸入圓球之內,紅色的汁液和熒光交織在一起,散發着詭異的感覺。

緊接着,那族人再次離開,之後不知道從哪裏又找來一個圓球再次裝進塔樓的孔裏,一連幾次次次如此,這種行爲讓葉南非常奇怪,葉家族人此時已經變得非常詭異甚至連是死是活都說不清楚,更是在做一些根本無法理解的事情。

一連七次之後,塔樓的九個空洞已經填了七個,塔樓的熒光也被吸收了很大一片,熒光在圓球內聚成一團,一些黑色的東西很歡快的在汁液中游來游去,在圓球內熒光的照耀下,整個塔樓被染成鮮紅,看起來有些恐怖的感覺。

突然,第七次裝完圓球的族人歪了歪頭,對着葉南所在的房間走了過來。

葉南猛的一驚,突然想起,剛剛自己曾經摔碎了一個圓球,此時族人前來,不管他們是死是活,在找不到圓球的情況下一定不會善罷甘休。

來不急再多思考什麼,葉南猛的對小黑下了命令,領着阿二阿三躲到角落裏。

一聲門響,大門被推開,族人有些僵硬的移動腳步朝着原先存放圓球的位置走去。

一步,兩步,三步,當族人僵硬的步法剛剛走到牆角,低下頭的時候,小黑突然用瞬步來到門口,兩手一拉,關上了原本敞開的大門。

“就是現在。”葉南手腕一抖,瞬間丟出了手裏早已凝聚的灰火球,灰色的光球並沒有任何光亮,在漆黑的環境裏更容易被人忽略,這個族人明顯已經失去了反映能力,毫無任何躲閃,直接被火球命中頭顱。

“激光穿刺。”葉南只是用意識下了一個命令,阿二阿三的手腕處一道白色光線突然竄了出來,爆裂的魔法元素只是瞬間就把這個族人的身體穿成兩段。由於光線是筆直的一道,而葉南也特意讓傀儡控制着射擊平面低於窗臺,所以儘管有些光芒閃爍,但是在屋外的人如果不注意的話根本不可能發現。

來到窗口仔細一看,果然如此,那些族人依然傻傻的站在那裏,一點都沒有察覺到什麼。

葉南看了一眼小黑,有些懷念大刀男的那把大刀了,這次回去之後一定要給小黑配一把大刀,以瞬步的威力加上大刀的霸道,絕對不會再像這次一樣只能負責關門。

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屋外的族人一直很安靜,絲毫沒有發現少了一個同伴。

很突然的,空氣一陣扭曲,一團黑乎乎的東西就那麼突然的從扭曲的空間裏冒了出來,那是一個黑色的頭顱懸在半空,長着長而鋒利的獠牙,眼睛是三角形的,倒立着生在鼻子兩側,長長的頭髮從頭頂一直垂到地面,把頭顱下方的空間都遮住了。那恐怖的模樣讓葉南有些心驚肉跳起來。

“咦。”突然出現的頭顱左右觀望,忽然說道:“怎麼少了這麼多?”

只是一招手,那些原本懸掛在族人頭頂的紅蚯蚓一條條的竟然掉了下來,失去紅蚯蚓之後的族人一個接一個的倒了下去。此時葉南忽然聽到屋內一陣沙沙聲響,透過窗外的光亮看到從已經被激光穿刺劈成兩段的族人身上有一條紅蚯蚓正在爬動,似乎受到什麼召喚正努力的想要爬出去。

絕對不能讓這個東西出去,天知道這種詭異的東西會不會跟外面的傢伙溝通,爲了以防萬一,葉南馬上招呼小黑去處理掉那隻紅蚯蚓,小黑一個瞬步貼近紅蚯蚓,學着葉南的樣子一腳踩在紅蚯蚓的身體上。

“啪嗒。”一聲清脆的木頭敲擊地板聲傳了出去。

小黑一僵。突然醒悟去學葉南的動作真的是一種很愚蠢的行爲。

“下次,我一定要給小黑穿上鞋子。”這是葉南唯一的想法。

門外的人頭突然一動,一陣肉眼可見的黑色霧氣從身體裏散發出來,沒有任何攔阻的穿過房間,佔滿整個房間。

葉南毫無辦法,那黑色霧氣無所不在,不能用氣流的震動將其驅散,只好任由它穿過身體。

“咦?”頭顱再次輕咦一聲,非常猶豫的說道:“怎麼會什麼都沒有?”

突然,頭顱一喜,咧開大嘴叫到:“找到了。你給我出來。”

葉南緊張的貼近窗臺,突然聽到一陣空氣撕裂的聲音由遠及近,在頭上的屋頂處響起一陣咕嚕嚕瓦片壓碎的聲音,一個藍色身影非常突然的從房上掉了下來。

“詹特魯。”葉南瞪大眼睛,看着穿着藍衣的詹特魯狼狽的從房頂掉了下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