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戰艦學有關的實驗室、教室都被安排在稍微靠後的地方,遠遠只有一排百多米的小樓,從外面看去數十個實驗室和教室加在一起似乎只有近千平方米。

內瓦爾多次見過魔法戰艦,他跟在木恩身後,詫異道:「老大,我們該不會走錯地方了。這麼小,我看一個實驗室才幾十個平方米,連個魔法戰艦的普通組件都放不下啊。」

小克拉克等人聞言也點頭表示疑惑,木恩見狀笑著搖頭說道:「沒有走錯,就是這裡。難道你忘了我們院長了嗎?雖然找到半位面不容易,但是創造或者找到一個穩定的獨立空間,對他來說還是非常容易的。你別看每間實驗室外面看起來這麼小,裡面有一個校區那麼大都有可能。」

木恩帶著幾人笑著幾人走上前去,叩響了「伍茲實驗室」的大門,沒過多久大門便打開了,一個眼部帶著怪異魔法晶片的少年從門內伸出了頭,好奇地看著幾人,問道:「你們是誰?」

這個世界可沒有近視眼,無論是鬥氣還是魔力的修鍊,都對人的身體有著極大的進化和改造功能,他們的視力只會越來越強,根本不可能出現近視眼。而這些魔法晶片的作用主要是給那些無力施放眼部加持法術的法師加持一些特殊的眼部法術,就比如奧多姆贈送木恩的「黑暗視界」晶片,當然大白天的在開著魔法燈具的實驗室裡帶著「黑暗視界」晶片那顯然是不可能的。

一般來說常見的眼部加持法術有法師的黑暗視界、鷹眼術、真實之眼還有惡魔術士的惡魔之眼,而真實之眼和惡魔之眼都是讓人能夠看到一些與當前世界不一樣的東西,那麼很顯然這個少年的眼部晶片是---鷹眼術晶片!

六級通用法術鷹眼術,能夠讓法師清晰看到至少幾公里之外的景物,近處便是能夠看到一個物體的細微處,有些類似於木恩前世搞研究常用的顯微鏡。

能夠施放六級魔法的魔法道具,尤其是這類通用系的六級魔法,一般所需材料都極為特殊,光是這個眼部晶片,就能看出這位少年就是身價不菲啊。

「嘖嘖,鷹眼術晶片,小子你很有錢啊!」內瓦爾也猜到了,他咂了咂舌有些羨慕地說道。

「呵呵,這都是伍茲老師的。對了,你們找誰啊?」少年摘下晶片,笑呵呵地問道,他的臉上一臉稚氣,顯然歲數也不會太大。

木恩幾人對視一眼,老道的木恩連忙上前說道:「我是龍法師的傳承者木恩,這些是我的夥伴。我聽說伍茲閣下也是老師的學生,所以想要拜訪一下。」

在深藍無論誰聽說木恩便是龍法師的傳承者都會對他另眼相看,這就是師承名門的好處啊,少年仔細地打量著木恩,木恩的情況讓他連連感嘆:「哦!?你就是龍法師的傳承者?---哇!你都已經四級了!?這---這是大地之熊!?」

木恩笑著說道:「剛剛升的四級,大地之熊是我的夥伴。能麻煩你向伍茲閣下說一下么?」

「呃,不好意思,都被你驚呆了。我這就去給老師說一下……」少年尷尬的撓了撓頭,跑進了實驗室。

一會兒去而復返的少年領著木恩等人進了實驗室,門內門外果然是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


走過一個長達十多米的通道,前方是一個巨大的廣場,廣場上擺著十多艘和木恩、內瓦爾曾見過的「深藍先鋒號」一模一樣的小型戰艦,不過木恩已經知道這也可能是「變色龍號」兩用戰艦。

廣場周圍一圈是兩層的小矮樓,每個小矮樓裡面此刻都有一些法師們在緊張的忙碌著,那些房間的大門基本都是打開的,透過那些大門木恩看到了很多他前所未見的魔法機械,讓他一時有些發獃,彷彿置身在了前世一個怪異的飛機加工場。

「咳,各位同學請跟我走吧。」少年一聲重咳,喚醒了兀自發獃的眾人,帶著他們朝對面樓上一間房間,房間門是緊閉著的,精鋼大門上銘刻著魔法銘文「伍茲」,這邊是伍茲的辦公室了。

「當、當、當…..」少年敲響了門。

「進來!」似乎帶著被打擾到的不快,裡面響起了伍茲的聲音,少年朝著幾人吐了吐舌頭,悄聲說道:「老師平時就是這樣啦,你們不要在意。」

進得門來,一個身穿法袍的老者背對著他們,正在認真盯著前方白色的魔法幕牆上的魔法影像,木恩朝幾人比了個安靜的手勢,也朝魔法影像看去…..

一艘「深藍先鋒號」在藍天中俯衝而下,「嘭」在撞在地面的一瞬間驀地向內一收縮變成一架幾人沒見過的猙獰魔法戰車掉在地上,巨大的衝力讓戰車在地面上彈了幾下才穩定下來,激起了好大的一片煙塵…..

畫面至此突然一變,是一系列木恩幾人根本看不懂的數據,伍茲盯著這些數據跺腳大罵道:「一群廢物,給你們說了,老子不看這些數據。數據看起來穩定有個鳥用,今晚上加班給老子重新改裝!達不到要求,誰也不準出這個實驗室,誰敢溜出去,我剁了他的腳!」

這幾句話伍茲是用魔法擴音術吼出來的,野獸般的咆哮瞬間傳遍了整個大樓,沸沸揚揚的實驗室瞬間靜止下來,木恩幾人身上冷汗直冒,感覺似乎選擇這位導師不是一個很好的選擇啊。

伍茲關了魔法影像,轉過身來瞪著木恩幾人,問道:「你們誰是木恩?給我站出來。」

木恩定了定神,鼓起勇氣站了出來,說道:「伍茲閣下,我就是木恩,我…..」

伍茲看著年輕的木恩一愣:「我靠,這麼小!你也是老師的學生,咱倆算是師兄弟了,可你也太小了吧,這等級也太低了點。」

木恩大汗正不知道該怎麼接話,伍茲擺了擺手說道:「廢話先不說,我問你,達根老師有沒有留下什麼戰艦圖紙啊什麼的?」

木恩點頭說道:「老師為我留下了一份魔法戰艦圖紙,不過……」

伍茲大喜過望,抓住木恩問道:「在哪裡?快拿出來看看!」

「呃,不過老師放在了其他地方,要等到我高級以後才能取到。」木恩不好意思地看著伍茲,不知道他聽到這個消息會不會發怒。

「哎,那等你取到圖紙以後一定要通知我,這個大陸上只有我對老師的作品最理解了。….說吧,你們找我有什麼事?」伍茲失望的問道。

木恩暗道,看來不能先談選修魔法戰艦學的事情,於是他想了想便搖頭說道:「伍茲閣下,我覺得你這個『變色龍號』戰艦的構思非常有問題啊。」

這一下果然吸引了伍茲的注意,他斜瞄了一眼木恩,不信他在戰艦學上擁有比自己還深的造詣,但是對方畢竟是老師的傳承者,而且這種構思也是達根老師曾經無意間提到過的,說不定對方就是從老師的傳承筆記里知道了什麼呢,所以他還是耐著耐心問道:「難道老師的筆記里提到了這種魔法戰艦?」

木恩搖了搖頭,笑道:「老師的筆記里是沒有,而且你這種陸空兩用的構思也沒錯,但是你難道沒有想過魔法戰車並不是最合適的陸地形態嗎?」

伍茲疑惑地問道:「魔法戰車是陸戰之王,這是有眾所周知的事情,難道這還不是最好的陸地形態嗎?」

木恩笑著搖了搖頭,說道:「魔法戰車強是沒錯。但是請問伍茲閣下,你涉及這款新型戰艦的出發點是什麼,如果我沒猜錯就是為了讓小型戰艦適應更多變的戰鬥環境吧。」

伍茲點了點頭,沒錯:「相比魔法戰艦,我發覺小型戰艦雖然單體攻擊力不足,但是存在很多大型戰艦所無法比擬的優點,比如:目標小、靈活、適應多種戰鬥環境、迅速敏捷等。我所設計的『變色龍』號戰艦便是想繼續發揮這方面的優勢,讓他擁有更強的環境適應能力和靈活性。」

木恩點頭:「從一位法師的角度來說,伍茲閣下你的想法是沒有錯的。但是地面環境比天空環境更加複雜,有平原、森林、沼澤、胡泊、城市、高山、地洞等,你的『變色龍』戰艦將形態鎖定成魔法戰車,就只能在平地上作戰。實際上在寬闊的平地上作戰,就算不改變形態,原來的『深藍先鋒號』也是可以改變的啊。」

伍茲一愣,思索片刻后贊道:「不愧是老師的傳承者,你提醒了我,看樣子要給『變色龍』設計更多的地面形態啊。」

木恩聞言,連忙說道:「不行,絕對不行!每一張形態的戰鬥模式都涉及到很多內容,如果形態太多太複雜的話,戰艦的實用性大大降低不說,成本也大為增加,根本不划算啊。」

伍茲聞言,沉默不語,他一時有些接受不了自己近幾年煞費心思的新型戰艦竟然被一個陌生少年否定……. 【每看到一個收藏和推薦的增加,我便欣喜一分,我要用我的熱情和我的故事來回報大家。請稍停下腳步,註冊一個賬號,收藏一下本書,為小木增添一份動力。收藏和推薦對大家來說只是幾十秒,對小木卻是決定這本書生死的區別,謝謝大家】

半晌,伍茲反應過來,有些低落地向木恩問道:「那你說,到底如何設計才能達到目的呢?」

木恩笑道:「伍茲閣下,其實我們今天來就是想向你學習魔法戰艦學的,你看……」

伍茲罵道:「靠!感情你連魔法戰艦學都不會,還敢挑我『變色龍』的刺,你要是說出有用的東西,我就收了你們,你要是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嘿嘿!」

木恩胸有成竹,嘿嘿笑道:「伍茲閣下,這只是你沒有考慮到其他形態罷了。等到你發現了這種缺陷,肯定會考慮到其他形態的。我只不過是恰好想到了其他形態而已。」

木恩的話又勾起了伍茲這個小型戰艦迷的興趣,他瞪大眼睛不信地問道:「還能有什麼形態?」

木恩笑道:「人形的機械傀儡形態啊。」


其實木恩的構思便是來自前世歷史上曾經風靡一時的科幻題材電影《變形金剛》,人形的機械傀儡確實才是陸戰之王,可以適應任何陸地甚至河流、地下等環境。

「哦!?」伍茲眼前一亮,隨即陷入沉思,在那喃喃自語:「傀儡?傀儡?陸地,河流?天空?」

「我靠!這種形態確實非常靈活,我乾脆就連天空也採用這種形態算了,連變形都省了嘛。使用這種形態對敵的時候還可以像大海作戰那樣接弦作戰,直接派遣大量的這種戰艦潛入敵方的魔法戰艦,從內部直接摧毀戰艦各個系統,或者直接殺死那些法師。好,木恩你這個形態好,果然不愧是老師的學生,我看你就是戰艦學的天才嘛!」想通了的伍茲哈哈大笑,將他最新的構思說了出來。

這下子輪到木恩瞠目結舌了,這尼瑪到底是變形金剛還是高達機器人,或者說這就是木恩前世太空時代的機甲戰士?

這個世界的法師們沉迷於個人力量的提升,在發展方向上決定了他們的很多東西與地球的思路不同,但是這些出類拔萃的法師們,即使是地球上他們從未接觸過的思想,只需要一個點撥立刻就能舉一反三,這才是真正的天才啊。


伍茲和木恩並不知道,在他們暢言交談的這個時刻,一個偉大的時代正向他們悄然開啟,伍茲和木恩的名字必將永恆的銘刻在魔法文明歷史上,堪比尼克.梅勒、安東尼奧斯為大陸作出的貢獻。

震驚的木恩過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便問道:「那伍茲閣下,現在我們可以成為你的學生了嗎?」

伍茲搖了搖頭,讓木恩心中一緊,不過緊接著他說出來的話卻讓木恩大喜:「你是老師的學生,我肯定不敢收你為學生,但你也可以跟著我學習魔法戰艦學。我這就算代師授藝,你今後可以叫我伍茲或者叫我師兄,別老是閣下閣下的,聽著煩啊。至於其他人嘛,都做我學生好了,不過如果你們不好好學,或者完不成任務,嘿嘿,我隨時把你們清出去。」

伍茲的話讓內瓦爾等6人心中一寒,想起了剛剛伍茲看完魔法影像的咆哮,在今後的日子裡他們將面對這樣一個導師嗎?

伍茲將眾人表情看在眼裡,繼續說道:「既然跟著我學魔法戰艦學,那就從今天開始吧!愛因斯,你去通知各個部分的傢伙,以前的方案統統推倒,馬上到會議室開會,咱們重新訂方案,重頭開始!」

在魔法世界里,跟一位法師學習有兩種含義,一種便是學院式的吃大鍋飯,這本來是木恩來找伍茲的原意,另一種便是法師們傾囊相授,手把手教學的學徒式,就像有幸跟在伍茲身邊的愛因斯一樣。

伍茲顯然誤會了木恩的意思,不過這種誤會也是正常,選修魔法戰艦學通過學院就是了,何必需要親自找到他伍茲。

這種誤會讓木恩等人感到幸福,學徒式的教學定然能夠讓內瓦爾等人從伍茲身上學到更多東西,何樂而不為呢。

愛因斯很快回來,伍茲便向木恩說道:「木恩,這個構想是你最新想到的,你說說該取個什麼名字好?千萬別推,當初『深藍先鋒號』還是愛因斯幫我取的名字呢,我最煩取名什麼的了,浪費時間。」

木恩聞言也不推脫,說道:「就叫『高達i型』吧。」

這純粹是木恩的前世情節作祟,還好的是伍茲這個起名廢也不會管你這名字取得有沒有意義,他聞言就直接點頭說道:「好!就這名字,以後更新了就叫『高達2型』,也懶得到時候再想其他名字。這個構思是你想的,你好好準備一下,等下為大家講解一下構思,也算是讓大家認識一下你。」

當會議召開的時候,其他人都詫異地看著新出現在辦公室的木恩等人,要知道伍茲作為深藍魔法戰艦第一人,平時那些大貴族、強者可沒少求著他收學徒,可是這十年來除了愛因斯其他都被他以天賦不足給拒絕了,這次倒好一下子出現了好幾個。

伍茲可不管下面的人怎麼想,他開門見山的宣佈道:「|經過試驗,我們之前的構思完全是廢物,從此刻開始我要你們將以前的東西統統忘掉,今晚上開始進入新構思『高達一型』的研發,一個月之內,我要看到試驗樣品!現在請新構思『高達1型』的提出者木恩為我們講解一下新構思的具體情況。」

當木恩站出來的時候,會議室的其他人一下炸了鍋,有一個平時就是刺頭的當場站了出來,說道:「什麼嘛,這還是個小屁孩。他能提出什麼有用的措施,我看老闆你是被蒙了吧。」

在伍茲實驗室為伍茲服務的人都是由伍茲招聘的人,但他們都和伍茲簽訂了極其嚴格的魔法契約,基本上很難脫離伍茲,有一部分還是長期跟著伍茲的助手,所以一般他們都會笑稱伍茲為「老闆」。

其他人也對木恩表示懷疑,實在是因為木恩的年齡看起來太小了,要提出一個新的構思,那必須得對魔法戰艦學有很深的造詣才行,而那些對魔法戰艦學有著很深造詣的哪一個不是三四十歲?

木恩一點也不氣惱,在議論紛紛中走到了前面,他首先指出了原來的構思『變色龍』的缺點,他的話頭頭是道、針針見血,就連這些跟了伍茲很久的助手在經過深思后也不得不點頭承認他說的對。

可是證明了舊構思一無是處就能想出新構思嗎?

他們還是有些不太相信,但現在他們已經能夠安靜地等待著木恩將話說完。

木恩站在最前方,面對著眾人,他在之前已經做好了準備,他從自己的空間中掏出了一大堆泥土。

這是搞什麼?

就連伍茲也好奇地看向木恩。

木恩在前幾天見到特莉莎清理傳送陣周圍碎石時那出神入化的魔法操控手段深深佩服,他發現憑藉著對土系元素的優異親和力,其實他也能控制那些土石,只是以他的精神力和魔力,這種操控竟然比施放一個特殊的五級土系魔法還要困難,他能控制著飛起來的也就是一些小石子罷了,還不如法師學徒施放一個魔法伎倆舉起的重量重呢,一個學徒施放魔法伎倆都能舉起五磅重的石頭呢。

但他也有意外的發現,就是通過這種方法,他能加強對自身魔力和精神力的鍛煉,甚至他與土元素的親和力也在緩步增加,也許有一天他對精神力的輕鬆控制能讓他掌握法師的終極技巧—雙重施法呢,因此從此之後他每天都會抽出一定時間進行這樣的鍛煉。

如今他摸出這些泥土自然不是鍛煉。

在眾人好奇的眼神中,他將自己的魔力緩慢注入到那堆泥土中,在他精神力的引導和控制下,注入他魔力的泥土像泥漿一樣緩慢流動。

雖然不知道木恩到底在幹什麼,但就連伍茲在內的所有人都在心中暗贊木恩好強的魔力和精神力控制能力。

木恩其實是想依照著他前世關於高達機器人的外形記憶製作一個模型,這樣子讓大家更容易理解。

泥土緩緩向上流動,這是在魔法世界才有的奇特景觀,當大概有一人多高的時候,這堆泥土開始緩緩變形。最開始像是一個人的樣子,然後慢慢變形……

「機械傀儡!我靠這麼簡單我們怎麼沒有想到,虧我們浪費了那麼多時間!」木恩的高達模型一成,這些法師再想起木恩剛才說的那些話立刻便明白了。

無論是木恩的前世還是今生的世界,很多事情就是想不通的時候怎麼都想不明白,可是別人一說答案,大家又會說:我靠,這麼簡單,我怎麼就沒有想到呢?


這就是天賦的差別,伍茲能夠憑達根口中的一個構想實現戰神號和深藍先鋒號,又能夠在木恩的點撥下聯想到高達,他絕對是這個世界在魔法戰艦方面天賦最出色的法師!

看到台下的法師們由不信再到疑惑的眼神變為震驚,木恩心中也深感得意。 【每看到一個收藏和推薦的增加,我便欣喜一分,我要用我的熱情和我的故事來回報大家。請稍停下腳步,註冊一個賬號,收藏一下本書,為小木增添一份動力。收藏和推薦對大家來說只是幾十秒,對小木卻是決定這本書生死的區別,謝謝大家】

製作這個一人多高的模型居然耗費了木恩將近一半的魔力和精神力,他的兩鬢已微微見汗,但是付出就有收穫,這個高達模型完全按照木恩腦海里的記憶一模一樣的外表,除了木恩為了掩飾兩個世界差距所做的掩飾,簡直比前世那些從工業生產線下來的模型還要逼真。


最重要的是……

木恩控制著剩下的一大灘泥土,不斷變化成地洞、山地、巨石、森林等阻礙物,這些不需要刻意地控制外形,如今木恩已經信手拈來。

土質的高達模型在木恩小心翼翼的控制下不斷地做著匍匐、翻滾、跳躍和衝刺等動作躲避和翻越這些障礙物,這種高達形態的戰艦,不,或許已經不能稱之為戰艦而應該叫魔甲了。

這種高達形態的魔甲在各種複雜的地形中表現出了優越的靈活性和適應性,這些都是深藍先鋒號和變色龍號根本無法滿足的,唯一遺憾的就是木恩無法模擬水下環境,也暫時還沒有能力控制著這麼大的石塊自如飛行。

「啪、啪、啪…這真是跨時代的設計,天啊,我們怎麼沒有想到還可以這樣。」台下伍茲的助手們只剩下深深地佩服了,不管這個少年的魔法戰艦學造詣如何,但是僅僅這個構思便已經讓他們嘆為觀止了。

木恩自得的一笑,振聲說道:「這種形態讓我們不僅實現了所有地面環境的作戰適應能力,而且在天空甚至海洋、河流中使用這種形態進行戰鬥也比以往的小型戰艦形態更加優越,我們已經根本不需要為它加裝什麼複雜的變形系統,這將是海陸空三用的戰爭之王!它將讓大陸的戰爭模式進入一個新的時代!」

其實早在見到伍茲看到那段魔法影像,空中戰艦變形為地面戰車時,戰車被重重彈起好幾次,木恩就感覺到之前變色龍的設計中變形系統前後的銜接協調就是一個大問題,木恩不知道的是實際上伍茲也一直對這個部分不滿意,要不然變色龍可能早就進入了試生產階段。

但木恩此刻說出來也不由讓旁邊的伍茲對他刮目相看,他可是知道木恩在魔法戰艦學上一竅不通的,但他能夠僅通過一段魔法影像就能得出這種判斷,不得不說這個孩子的觀察力和悟性驚人,有著這些特質的人,無論學什麼都不會太差,如果再有一定的天賦,那麼這便會是一個天才。

木恩會是天才嗎,伍茲暗暗想道。

再多的東西就要涉及到專業知識了,木恩也無法講出來,接下來木恩退了下去,伍茲站了出來,對於這種新構思「高達1型」木恩剛才展示得惟妙惟肖,他便開門見山的說道:大家都是這個領域的佼佼者,我相信在深藍,不,即使是全大陸也沒有誰比我們這個實驗室的人更在行小型戰艦的設計了。相信對於這種新的構思,看了剛才的表演,你們都有了一個全面的了解。廢話我不多說,現在交代任務。」

說到這裡他話音一頓,從身側的愛因斯手裡接過一張魔紋紙,這是早就準備好的,上面寫著任務的分配,他朗聲念道:「奎斯特和卡斯帕負責裝甲系統,奎恩斯負責飛行系統,阿爾法負責陸地行動系統,奧爾夫負責水下行動系統,斯蒂芬妮負責動力系統,雅各布負責武器系統,馬庫斯負責通訊系統,霍華德和傑羅姆負責控制系統。一天之內,你們要組織你們的小組討論這種新構思,剛才木恩的表演我已經錄製了一份魔法影像,會後你們找,斯蒂芬妮各自複製一份。三天之內,我要看到行之有效的實施方案,要不然,嘿嘿,這個月積分減半!」

說話的同時,他將一枚克洛澤魔影晶石拋給了斯蒂芬妮,這種珍貴的魔影晶石在高級法師施展五級法術「影像術」時能夠將影像術記錄的場景存儲在這種珍貴的晶石當中,隨時都可以拿出來播放,在各個魔法工作室都廣泛用於研究和試驗記錄等。

每分配一個任務被念到名字的人都會站出來應是,木恩將這些人的名字和負責的部分一一記住,伍茲這樣分配顯然是這些人各自都擅長各自負責的領域,念到最後的四個字「積分減半」讓眾人臉色大變,小組中唯一的女性斯蒂芬妮問道:「老大,我們都有工作了,你幹什麼啊?」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