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賈東,別亂說……”劉勇本想暗示一下賈東,可是話還沒說出口,就又被賈東打斷了:“劉隊,對這種人,就不能給好臉,否則他就要蹬鼻子上臉!看我今天,怎麼把他收拾的服服帖帖的!”

劉勇見狀,也不好說什麼了,但願他自求多福吧!

“哈哈,賈所長果然是個牛人,我算是見識了!”韓峯說着,笑了起來,還衝着賈東舉起酒杯,“我只是好奇的問問,賈所長不要動怒嘛!來,我敬你一杯,算是給你道歉了!”

“敬我?現在晚了!”賈東這纔是蹬鼻子上臉呢,只是他自己不覺得而已,只見他用手一指,大聲叫道:“你現在就給我立馬滾出去,否則我肯定讓你後悔!”

“賈所長,不要這樣嗎?出來混遲早都是要還的,何不給自己留條後路?”韓峯笑眯眯的看着賈東,仰頭把酒喝了,“既然你不喝,我自己喝。”

“媽的,我看你小子是活膩了!你信不信我幹了你?”韓峯的態度讓賈東接受不了,他居然沒有害怕,還敢笑眯眯的。“竟然還敢話裏有話的說我,這真是反了天了。我以前說這狠話的時候,那些人聽了後無不戰戰兢兢地,看來今天不給這小子點厲害,他是不知道我賈東有三隻眼!”

“哈哈!”賈東的話,引得韓峯哈哈大笑,“就你?!看你矮矬粗的樣子,我一隻手就把你廢了,還敢說幹我?”

賈東一聽,他居然叫自己矮矬粗,這還得了!平時他聽到這三個字當中的一個,都要暴跳如雷,那還不是說他。今天這人真是瘋了,竟然敢當着自己的面,說他是矮矬粗!這要不讓他吃點苦頭,傳出去的話,我賈東的臉,都沒地兒放了!

“我操.你媽,看我今天不崩了你!”賈東說着,就掏出了槍!

劉勇一看,這事要鬧大,剛想上前阻攔,誰知賈東竟把槍口對準了他,說:“劉隊,今天你也別勸我,我非把他給廢了不成!”

劉勇見狀,只好無奈的坐下了,賈東這才又把槍口對準了韓峯。

韓峯看了一眼賈東,慢慢舉起了雙手,做投降狀。

然後,小心翼翼的說:“賈所長,你不要激動,你說我現在怎麼做,你才能消氣?”

賈東冷笑了一聲,說:“你不是能裝B麼?現在怎麼不裝了,你他媽再給我裝一個看看!”他邊說邊用槍點着韓峯。

韓峯看賈東樣子,就知道他的注意力已經不再槍上。韓峯抽了個縫隙,抓住時機,以極快的速度,一把抓住賈東的手,並按住了他扣扳機的手指。

這時,旁邊的劉勇和黑子,都長長地出了一口氣。只有大眼人,用手機在那偷偷的錄像!因爲他知道,韓峯肯定是有備而來的,對於這種場面,韓峯肯定是有十足把握的,所以大眼人根本就沒緊張。

現在最緊張的就是賈東,他本想拿住韓峯,沒想到反被韓峯給拿住了!他只有大聲的叫囂着:“你快鬆開我,你這是襲警,是要坐牢的!”

“哈哈,賈所長,你可真逗啊!我這要是襲警,那販.毒走私洗錢就都是正當職業了!你這套理論,還真是別緻啊!”韓峯見賈東緊張的樣子,不禁哈哈大笑。然後,臉色一沉,對賈東說:“你這栽贓陷害的本事,還要修煉啊!至少要達到我的水平,才能再出來混!我先給你演練一下!”

韓峯的這句話,剛說完,就又大聲的叫起來:“快來人啊——,殺人了,快來救人啊!不得了啦——”

韓峯邊喊,便按着賈東的手指,扣動了扳機!

“砰,砰,砰……”

直到槍裏的子彈打完,韓峯才鬆開了賈東,然後身子一歪倒了下去!大眼人是何等的聰明,知道韓峯是什麼意思,連忙把韓峯倒下去的畫面,錄了進去!

剛剛聽到呼救聲跑進來的服務員,也被一連串的槍聲給震呆了!站在那半天都沒緩過神來,直到韓峯倒下了,他才徑直跑向門外,邊跑邊喊:“不好了,殺人啦——,快報警!”

此時的賈東,已經被這突如其來的變化,驚呆了!

他哪裏會想到,曾經帶給他無限威風的配槍,現在居然成了他巨大的威脅!以前,他只會用槍來威脅別人,現在也輪到槍來威脅他了!

要不是前段時間,因醉酒警察亂用槍支致人死亡,警廳也不會嚴令禁止喝酒帶槍,對槍的管理也不會那麼嚴格。那樣的話,事情可能還有轉機。可是現在這個通知,發了還沒有一週的時間,這不是頂風作案,打領導的臉嗎?

而且,這子彈都打光了,我怎麼解釋?我說是韓峯打的,那也得有人信吶!

賈東預感到,這次自己可能真完了,不知老施還能不能說上話?這回可全靠他了! 賈東還在發呆的時候,韓峯已經從地上爬起來了。他見賈東傻傻的站在那,也沒理他,扭頭對大眼人說:“怎麼樣,我的演技還可以吧?哈哈!”

大眼人也收起了手機,一翹大拇指,稱讚道:“絕對是這個!我已經給你的英姿,完美的記錄在案了,放心吧!”

韓峯這才又走到賈東面前,毫無徵兆的擡手打了他一記響亮的耳光!然後,幽幽的說:“賈所長,我這算不算襲警?哈哈,我差點忘了,估計你以後也不會是警察了,也就算不上襲警了!”


賈東被韓峯一巴掌打回了現在,他這才發覺,怎麼能度過眼下的這關,纔是最重要的。但是,多年欺負別人養成的習慣,讓他一時半會還改不過來。他邊用手捂着已經腫起來的臉,邊威脅的說:“你不要得意的太早,我可是認識王書記的!”

“啪!”

又是一記耳光!打的賈東眼冒金星,但是嘴裏還質問道:“你,你怎麼能打人……”

“啪!”

他的話音未落,又是一記耳光!“你……”


“啪!”


再一次捱了一記耳光之後,賈東再也沒敢出聲。韓峯卻笑眯眯的說:“你認識王書記?

賈東以爲提到王文傑有用呢,趕緊點頭,誰知韓峯又接着說:“我還認識閻王爺呢!告訴你,提誰都不管用,現在你就得聽我的,你說對不?”

“是,是!”賈東低着頭,小聲的回答,再也沒有剛纔的威風了。他被幾個耳光打的,耳朵裏到現在,還都“嗡嗡”直響,那還敢再有半句廢話!

“其實,你的作爲,很多人都看不順眼,只不過是懶得管你而已。誰知,你竟敢蹬鼻子上臉,欺負到黑子的頭上了。你也不看看,他是什麼人?是你能欺負的嗎?那些小混混跟在你屁股後面,不是看你長的帥,而是看中你屁股下的位置,懂不?”

韓峯說完,照着賈東的肚子就是一腳,然後對黑子說:“他是怎麼折磨你的,你都可以還回來了!”

黑子也不說話,照着賈東劈頭蓋臉的就是一頓胖揍。開始的時候,賈東還忍着不敢出聲,後來實在忍不住了,不禁叫了起來:“劉隊,快來幫幫我,我要被打死了!”

劉勇看着場上的局面,如同影視劇般的戲劇化,但是他卻沒有欣喜的感覺。他知道這次賈東已經是在劫難逃了,至於自己能不能全身而退,就要看跟賈東能不能劃清界限!想到這裏,他暗道一聲:“賈東啊賈東,不是我不幫你,是你自己非要找死,這也怪不得我了!”

“賈東,不是我不幫你,主要是你作惡太多,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啊!”

“劉隊——!” 認準你任你七十二變 ,不禁心裏一涼。他此刻唯一的救命稻草,也棄他而去了!

雖然,黑子依然在使勁的揍他,韓峯和大眼人也不時的過來幫忙,但他已經沒有先前那麼痛苦了,甚至有的時候,都感覺不到痛,看來是被打習慣了!

也不知過了多久,反正賈東覺得是度秒如年,他沒有絲毫的反抗能力,只有蜷縮着身體,儘量保護着自己的重點部位,然後就等着捱打就是了。

黑子和大眼人兩人一直就沒住手,直到他們聽到警笛聲由遠及近,最後停在了酒店樓下,才拉了一把椅子坐下。

“你們別給打死了!”劉勇討好似的說着,還伸手去探了探了賈東的鼻息,“還好,沒事!”

“劉隊,一會你可要實話實說啊!不然,我們可要揹負着襲警的罪名了!”韓峯笑呵呵的對劉勇說。

“當然,當然,那是一定的,請你放心!”劉勇一聽韓峯說話,嚇得身子一顫,不過這個動作很細微,一般人都察覺不到,否則可就糗大了!

大眼人很有眼色的,遞給了劉勇一個鼓鼓的信封。劉勇現在哪還敢要啊,連忙擺手道:“兄弟的心意我領了,這個可不敢收,這是犯錯誤的事,我不做!”

看劉勇的樣子,還以爲這不是錢,是燙手的山芋呢!大眼人心裏覺得好笑:“要不是韓峯,你們就差上我手裏來搶了,現在說不敢要了?”

但是他嘴上卻說:“劉隊真是一個好乾部啊——!”也不知這話是不是誇他,反正劉勇覺得是在誇他,他連忙說道:“哪裏,哪裏!”

“那,那前幾天,抓的那些人……”大眼人邊說,邊看着劉勇。

“哦,都已經查清了,都是誤抓,誤抓!不過,都會有點賠償金,雖然不多,但,但總是那麼個意思!”劉勇當然知道大眼人說的什麼意思,連忙解釋起來。

“那就有勞劉隊了!”大眼人客氣的說到。

說話的功夫,於隊長帶着一隊警察也趕到了,其中還有幾個特警和狙擊手。因爲報案的時候,就得知是涉槍案,而且還開了槍,還是在人員密集的公共場所,所以響應級別也不一樣。按照之前的預案組隊完畢後,便由於隊長帶隊出發了。按照預案,公安局長向市委彙報完畢後,也會前來現場指揮!

這些警察一到神龍酒店,就開始忙活起來。有的進行偵查,有點開始疏散人員,有的開始觀察地形,設置狙擊位置,一切都開始準備起來!

警察的到來,把神龍酒店攪成了一鍋粥。正在吃飯人,聽說這裏有持槍歹徒,也顧不得體面了,放下筷子就跑。服務員聽說這個情況,也顧不上工作了,還是保命要緊,也往外跑。

一時間,所有的人都恨不得多生兩條腿,拼了命的往門外奔去!正在包間裏的林子瑜她們,聽到外面吵吵嚷嚷的,還不知發生了什麼事,只見所有的人都往跑。便大聲問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你們跑什麼啊?”

“我也不知道,看人家跑,咱就跑唄!”

“估計是要地震了,快跑吧!”

“這裏有持槍的歹徒,還不跑!”

……

反正是說什麼的都有,把林子瑜她們整的,問了一大圈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這時警察已經佈置好,開始用擴音器喊話了:“裏面的歹徒聽着,你已經被包圍了!……”

這下子,所以沒明白是怎麼回事的人,都明白了!

躺在地上的賈東,聽到這個聲音,知道自己捅了大簍子,兩眼一閉,昏了過去! 劉勇見狀,知道該是自己上場的時候了。他跟韓峯打了聲招呼,就趕緊跑去跟於隊長彙報去了!

等於隊長弄明白怎麼回事,氣的七竅生煙,對他身邊的警員說:“走,跟我去看看!簡直是瞎胡鬧!”

等於隊長走進那個包間,見韓峯正和大眼人、黑子在那說笑呢,不禁一愣,心想:“又是這小子,真是拿他沒辦法!”

韓峯見於隊長來了,笑呵呵的說:“呦,於隊長! 極品教師 ,辛苦了,改天我請你喝茶!”

“你的茶我可喝不起,你少惹點事,少折騰我點,比什麼都強!”於隊長看了一眼韓峯,假裝沒好氣的說。然後,又像想起什麼似的,小聲問道:“上次,你把人書記的公子揍成那樣,人就沒找你的事?”

韓峯眼睛一瞪,沒好氣的說:“找我的事?他把我弄成那樣,我沒找他的事,就不錯了!”

於隊長見他滿不在乎的樣子,便提醒他,說:“切,你還是小心點吧!”說完, 重生之將門邪妃

他讓隨隊醫生看了一下賈東的傷勢,得知沒什麼大礙後,用手一指昏在地上的賈東,說:“你們幾個,把他給我弄醒,問問他到底怎麼回事!?”

一盆涼水,直接把賈東澆醒!他睜開眼睛,見這麼多荷槍實彈的警察,正圍着他,手也也已經被戴上了手銬!

他何時見過這樣的情形,直覺得腿肚子抽筋,小腹發緊,然後就覺得兩腿之間,溼了!他哆哆嗦嗦的說着,連聲音都顫抖着:“於……於隊長,我,我真的……”

“你不用說沒用的,我問你,你開槍沒有?”於隊長厲聲問道。

“我沒……沒有,是,是……是……,是他!”賈東使了好大的勁,纔敢指了指韓峯。

“現在說什麼都沒用,還是回警局再說吧!”於隊長一揮手,幾個警察就把賈東押下去了。然後,他又對韓峯幾個人說:“你們也得去一下,走吧!”

韓峯幾人便跟着於隊長往外走,正好碰上林子瑜、夏武他們。他們好長時間不見韓峯,正在那找他呢!現在見他跟於隊長在一塊,趕緊過來問:“於隊長,發生了什麼是事?”

“你問他吧!”於隊長知道夏武和韓峯的關係,所以用手一指韓峯。

“沒事,一點小事,我去做個筆錄,回頭咱們再吃點夜宵啊!”韓峯見林子瑜她們緊張的樣子,趕緊解釋了一下,這纔跟着於隊長去了。

韓峯去公安局就跟回家似的,很多人他都認識,有很多警員在銀行搶劫案中,還和他一起戰鬥過。所以給他做筆錄的時候,不像是做筆錄,倒像是他給大家講故事。

但不管怎麼說,還是要有證據的。韓峯知道大眼人手機上的錄像,已經處理過了,肯定會把賈東盯得死死。所以在講到證據的是,他就把這段錄像交了上去。

如此一來,賈東就不是濫用槍支的問題,而是涉嫌故意殺人了,只不過是未遂而已。而且他還是警察,是知法犯法,是要從重處罰的。如此一來,他最少也得在牢獄中呆個幾年了!


雖然這次,賈東是有點冤,但是總體來看還是公平的。就當是爲他平時的惡行和貪腐,做出的懲罰吧!

韓峯、黑子和大眼人從公安局出來的時候,都已經是半夜了。黑子提議:“剛纔都沒吃好,不如我們現在再去吃點東西吧?”

“行,我看行!”大眼人附和着。

“走,我帶你們去個酒吧,那名字老有特色了!不過在這之前,我要先給領導彙報一下!”韓峯說着,掏出手機給林子瑜打起了電話。

黑子和大眼人見狀,不禁相視一笑,然後同時說到:“這老大,還是個妻管嚴,哈哈!”

再說林子瑜和夢瑤,她倆和夏天、李曉霞一起回到了綠城灣,但是由於她們都擔心韓峯,根本就睡不着,現在正在那聊天呢!

這時,韓峯的電話也打進來了,讓她們到“叫.春的酒吧”。夢瑤一聽可樂壞了,她好久沒有都沒有去酒吧了!

這些人來到酒店,又是一通狂喝,然後瘋狂的跳舞!

又是瘋狂的一夜!

第二天,若不是林子瑜要趕火車,他們肯定會一直睡到天黑。主要是昨晚他們玩的太晚了,都凌晨三點多了。要不是夢瑤是大小姐,人家早就攆人打烊了。

韓峯和夢瑤,還有夏天、李曉霞一起去車站送林子瑜。韓峯爲了這一刻,昨天就跟陳總請了假,依依惜別後,幾個女生就相約去逛街了。韓峯則是去找趙靜,他想盡可能的讓她早點去高麗學習,也好讓美容院早點開張。

韓峯已經想好了,在趙靜去高麗的這段時間內,除去所有的費用,每月付給她兩萬塊的工資,另外還有補助六萬塊。這些,都可以提前支付給她。

雖然這樣做,會給自己帶來一些資金上的壓力,但是卻可以解決趙靜眼前的困難,也可以減輕韓峯心裏的愧疚感。和這些比起來,這錢花的簡直就是“錢”超所值!

韓峯很快就到了離趙靜家不遠的一個小飯店,他倆約好了就在這裏見面。本來韓峯打算去趙靜家裏的,可是趙靜說,她一直跟父母說,她在一家大公司上班,不然他們會擔心的。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