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宮主,且聽完歐陽宮主之話再說。”姜茗語氣中帶着一絲怒意。

“我……”原本想接着再說些什麼的馬天羽見到姜茗眼中的厲色,一時安靜了下來,長長的嘆了口氣後,便獨自向一旁走開了。

對姜茗回以感謝之意後,歐陽明月便說出了自己的看法:“我覺得此事定有詭異,試想我們四派同爲玄黃之派,而又唯獨我們四派連手,才能對這崑崙山顛的天魔井封印施展四方天靈陣,身爲魔族護法之一,如果知道封印將被衝破,定是大爲高興,就算我們有意前往修補破裂封印,他們也應該會全力阻止我們,可現在卻是魔族之人親自前來告知我們封印將破,這不是明着要我們來修補封印嗎?你們覺得,魔族之人,真的有那麼好心嗎?”最後這句話的語氣,特意加重了。

“果真是冰雪聰明,想不到你能分析的如此透徹。”姜茗眼中的讚許之一更重了。

“可是……這……”張震風聽完歐陽明月之言。一時之間竟然語塞,不知說什麼好。

雲天聽完後,則是轉頭看了看豆莎,見到豆莎對他點了點頭後,心中的疑問才得以解答,原來這一切,真的是場陰謀,還好自己沒有衝動。

“掌門,你看山頂上……”一位茅山派弟子突然驚呼大叫。

擡頭看去,崑崙山頂火紅一片,猶如傍晚的夕陽一樣,將整個天空都映的紅燦燦。

“啊 ,不好,有人想要打破封印……紫陽宮弟子聽令,跟我上山!”馬天羽一聲令下,便飛身而起,直奔山頂。

“馬宮主……”張震風還未來得及叫出,馬天羽早已遠去。見到此狀,張震風也一聲令下,帶上自己門下弟子,隨馬天羽而去。

“歐陽宮主,我決的你所言之意大有道理,不過現在兩位掌教都已經上去了,我想不管如何,我們還是上去看看吧。”雲天的話很溫和。

“我們走……”歐陽明月沒有回答雲天,而是直接帶上自己門下女弟子飛上而上,留下雲天在那搖頭苦笑,而在一旁的慕雪則是撅着嘴巴,看上去很是不高興。

“大哥,既然他們四派都已經到齊,你爲何還要我用誅天煉獄焰啊?你不是說過,我們的魔界之氣會讓萬年寒冰封印加速修補天魔井的封印嗎?”焚天大爲不解的看着刑天,此時媚琴和百草子也是很不明白刑天之意。

“三妹、四弟,你們二人前去攔截四派之人,切記不可與其爭戰,只要用一層功力前去攔截便是,若是撐不住便直接回來。”刑天說完後,卻不見二人行動,顯然是兩人都不明白這麼做所謂何意。

“還不快去……”刑天厲聲喝道。



此時兩人才回過神,不再多想,連忙向山下飛去攔截前來的斯派之人。

馬天羽一人當先飛在最前,後面是張震風緊隨,雲天和歐陽明月在最後,四人都是運足功力急速飛奔,門下弟子早已被甩下老遠,他們也不管弟子是否跟上,只管全力向山頂衝去!

“啊,那是……“馬天羽定睛向前看去,立即停下了自己的身形。

見到馬天羽停下來,張震風飛到他身邊後,也停頓了下來。隨即雲天和歐陽明月也趕了上來。

“怎麼了,兩位掌教?”雲天來後問道。

“你們看,那兩人……”馬天羽指着前面說道。順着他的手勢看去,前面的雪地上正有兩人一站一坐在那。


“啊,是她……”雲天驚呼。

“哦,莫非雲掌門你認識?”張震風有些疑惑。

“難道不是她來通知各位的嗎?”雲天反問。

“我們三人都是在茅山屍骨峯逃脫的安祿山通知的,那女子是?”馬天羽顯然還不認識媚琴。

“她就是魔族四大護法之一的九媚琴姬媚琴。”雲天冷冷說道。

“什麼,紫陽宮千年前的叛徒就是她……”馬天羽有些怒意。

“喲,幾位這是要去哪裏啊?”媚琴誘人的聲音傳來,讓人聽了極爲舒暢。

“你在這幹嘛?”雲天厲聲問道。

“我在這等你啊!”媚琴的聲音很柔軟,充滿了誘惑。

“幾位是否準備上去阻止我二哥破解封印啊?”百草子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不過他嘴角帶着一絲得意,因爲此時他明白了刑天的用心,不然他也不會說出這句話。

媚琴一聽,用疑惑的眼神看向百草子,突然茅塞頓開,笑了笑附和道:“幾位還是不要費那心思了,想要上去怕是沒那麼容易啊。”

“啊,他們在破解封印。”馬天羽有些懼色。

“這……”張震風轉頭看向歐陽明月,似乎要一個說法。歐陽明月也是大爲不解,只能不語。

“廢話少說,趕緊上去阻止他們。”馬天羽說着便發動了攻勢,兩道金光從他手中發出,直射媚琴和百草子。

“哼,找死……”原本柔情萬種的媚琴突然臉色一轉,眼中殺意萌生。毫無精神的百草子也是一個騰空而起,全身被一層綠色光芒籠罩。

張震風也不在多想,立即發動攻勢,朝媚琴和百草子攻去,只有歐陽明月和雲天還停留在原地,看着四人之間的搏鬥。

“好熟悉的氣息,雲天,你快朝山頂去,我感覺到了他的氣息。”耳中突然傳來了渾天神獸的聲音,讓雲天爲之一振,不過雲天並未多想,一個騰空飛過正在搏鬥的四人頭頂,快速朝山頂飛去,歐陽明月見狀,也緊隨雲天而起跟了上去。

“二弟,你繼續用你的誅天煉獄焰製造假象,我要去佈置一下了。”刑天嘴角帶着一絲笑意向焚天說道。

“大哥,什麼叫假象啊,難道你這麼做,是爲了引那羣傢伙上來不成?”焚天還不是很清楚刑天的用意。

“哈哈哈……沒錯,如果不這麼做,他們有豈會那麼容易上當了。”原本很冷靜很冷漠的刑天,現在卻顯得很狂怒起來。

焚天聽完,也是笑意大增,他再次發動功力,施展出漫天火焰瀰漫在整個崑崙山山巔之上,無數的雪被化爲水,可很奇怪的卻是那些水只要一流入山下一個凸出的方冰上,立即就會結冰,哪怕那些雪水已經被焚天的火焰燒開,一遇到那塊方冰也不例外,立即就結成冰。

雲天已經快要到達山頂,不過此時他內心卻一直很糾結,他有些懷疑這件事的真實性,天魔井的封印在天魔重生劫時已經破裂,可破裂的天魔井卻沒有被強大的魔族衝破,已經過去那麼久,破裂的天魔井封印爲何沒有魔族從裏面逃匿而出呢?這個問題困惑着雲天。

山巔之上,刑天手握戰斧,冷冷一笑,自言自語說道:“魔尊,刑天曾答應過你,只要刑天不死,就一定助你擺脫六界,現在馬上就要實現這個諾言了,到時,我也就可以離開你了。”一聲長嘆在無人的風雪中響起,隨後,刑天身上開始散發黑色氣體,那些黑氣慢慢的在山頂瀰漫開來,原本雪白色的山頂,正在慢慢變暗,天色也逐漸暗淡了下來。

“哼,成敗與否,就在此一舉,此計若成,大事亦成,哈哈哈……”狂妄的笑聲在山頂回蕩。 “住手……”大喝聲中,雲天的身形已經出現在了崑崙山頂峯,見到焚天正在用烈火焚燒天魔井上的冰雪,雲天勵言喝止。

見到有人前來,焚天並未停止施法,而是繼續加大了法力,雪山上的那些冰雪全都融化成了水向下邊流去。雲天見狀一時心急,不由分手的就攻了上去,焚天見雲天攻了上來,連忙收功予以防守。

“雲天,喚我出來!”耳邊傳來渾天神獸的聲音,雲天正在激烈的打鬥之中,幾乎都沒有猶豫便將渾天神獸召喚了出來。

一道劇烈的火光閃過,全身火紅色的渾天神獸出現在了崑崙山顛,不過此時的它卻不像雲天剛見到的那麼巨大,這時看上去它就如一隻老虎般大小,但其體內強大的氣息,卻不時的從它體內流出,讓停止了打鬥的雲天和焚天都感到一陣壓迫,跟上來的歐陽明月更是連呼吸都急促起來。

“這是什麼……”焚天感到那股強大的氣息,內心感到一陣恐懼。

雲天看了看渾天神獸,正要說話,誰知神獸一聲不吭的就朝崑崙山的一條冰雪山谷內跑去。焚天一看,頓時感覺不妙,那正是刑天所在的地方。

“站住。”一聲大喝,焚天就要追上去,因爲他擔心自己大哥的安危。可他正要追上去時,一道金光從他身後飛去,差一點就要擊中他。回頭一看,雲天雙手不斷有金色流光發出,看來他是要阻止自己前往峽谷中去。

“哼,小子,天魔井封印已經被我的誅天煉獄焰所煉化,過不了幾時,那封印就會全數破裂,你要是不想死,我勸你最好自己早點離開,否則……”焚天雖然是個急性子,但其心思卻也不差,他現在說出這樣的話,是有預謀的。

這話正好被追上來的張震風和馬天羽聽到,兩人原本是準備連手對付焚天的,可是這時聽到這句話,兩人臉上都是焦急之色。

“雲天,別管他了,我們先將封印修補再說。”馬天羽心急如焚,一心只想早點講封印修補。

“休想,哼……”焚天一聲怒喝,兩道火焰從他手裏飛出,直直飛向馬天羽和張震風,見到火焰飛來,雲天也向前一指,金光跟火焰撞擊在一起,爆炸聲在崑崙山顛響起。

此時雲天突然感覺到了什麼,剛纔自己所見那焚天施展的火焰融化封印上的冰雪時,那種靈力絕非一般,就算是自己,怕也是難以與其匹敵,可是剛纔他聽到張震風和馬天羽要修補封印時,明明是極力阻止,可爲何發出的攻擊卻那麼微弱了?

馬天羽見焚天攻擊自己,一時心生怒意,一道靈符抽出,向空中一甩,靈符化爲一道火焰,從空中向焚天飛去,焚天剛施展完法咒,一時未注意,被馬天羽的靈符擊中,一時被靈符之力打飛,眼中露出一絲不服氣的神色,從地上爬起來後,頭也不回的逃跑而去。

“哈哈哈,原來是一廢物……”馬天羽大笑,想不到自己只是隨手一招,就能將那人擊退,只是他哪裏知道,被自己擊退之人就是魔族四大護法中的焚天了。

見到焚天離去,馬天羽立即召集四派掌教,要開始施展四方天靈陣修補破裂封印,可誰知道雲天一句話都沒有留下,就向焚天逃離的方向追了上去。

見到雲天離去,馬天羽大叫:“哎,這雲天掌門怎麼就那麼戀戰了,難道不知道已大局爲重嗎?”

“馬宮主,我派掌門做什麼事自然會有其自己的想法,既然破壞封印的魔族已經被趕走,馬宮主你又還着什麼急了?”從山下追來的慕雪一來便聽到馬天羽抱怨雲天,一時心生不爽,就與馬天羽對上了。

“這修補封印的四方天靈陣需要四派掌教同時施展,現在雲掌門走了,我們要如何修補啊?”帶着質問的語氣,馬天羽嚮慕雪問道。

“既然你都說了要四派掌教同時施展,現在雲天已經離去了,你着急也沒用啊,難道你就不能等等嗎,要是你等不了,大可以自己修補啊。”慕雪也不是省油的燈,在她心裏,可不管馬天羽是不是一派之主。

“慕雪,不得無禮……”見到兩人越說越過,豆莎只好出面制止,可盤菲卻是在一旁笑的不行,還小聲的對慕雪說什麼慕雪加油,我支持你。

“哼,你以爲我沒有修補之法嗎?合月、莫離兩位長老何在……”馬天羽也是氣不過,被慕雪這麼一說,又下不來臺,一時就動了真格。

一會後,兩位鶴髮童顏的老者,從人羣之中走了出來。姜茗見到這兩人,也是肅然起敬,這兩位,可是修道界絕對的重量級人物。

“兩位長老,我記得兩位曾說過,我紫陽宮有一祕法,專門用來應付天魔井封印破裂時所用,不知二位此時能否將此祕法施展,以緩天魔井封印破裂速度。”馬天羽對二人的態度很謙遜。

“宮主,我紫陽宮確實有一個遮掩的祕法,可是此法只能對破裂封印起到緩解之用,如果要徹底修補,還是需要四派掌教施展四方天靈陣才行。”莫離撫着鬍鬚,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而合月則是站一旁冷顏不語。

“現在事出緊急,能緩解一時算一時,等雲天掌教回來我們在施展四方天靈陣便是,如今封印上的冰雪都融化,要是再不對其施加法印,我怕那封印是撐不了幾時了。”看得出,馬天羽內心真的很焦急。

“此法只能由我紫陽宮道法施展,且需要五人之力,不知宮主如何選人呢?”莫離原本就是很謙和之人,見馬天羽那麼堅持,他也就不再多說了。

“兩位長老加上我,還有我坐下大弟子陳弓和沈班。”說完,他就將自己兩位坐下大弟子叫了過來。

“馬宮主,此事你還是再想想吧!”姜茗見馬天羽真的準備施法,不免擔心起來。

“姜長老,雖然你茅山派是四派中最強之派,但既然你們掌門如此行徑對此事不理不管,你爲何又還要去管別人了,我覺得你要管的話,還是多管管貴派的掌門吧。”張震風此時也有些看不過去了,所以就幫馬天羽說了話。

見張震風出來說話,這讓一直都是理直氣壯的姜茗也無話可說了,因爲涉及到自己門派的掌門,自己雖然有着極強的權威,可畢竟只是長老,掌門此時確實是不在,自己又還有什麼好多說的了。

見姜茗不在說話,馬天羽開始讓莫離傳述紫陽宮的那個祕法施展之術,一會後,馬天羽和坐下兩位弟子都點頭,表示已經明白施展之法,這時馬天羽便開始了佈陣施法。

姜茗長嘆一聲,無奈搖了搖頭,回道了茅山派的人羣之中。馬天羽五人成五邊形方向站好,開始施法,慢慢的,五人身上開始流入出顏色不一的光芒。 “刑天,你可還記得我……”渾厚的聲音在刑天身後響起,憑着刑天如此高的法力,卻完全感覺不到身後有人前來,這讓他自己也大感震驚,不過他更加震驚的是這個聲音,非常熟悉的聲音。

慢慢的,刑天轉過身,當看到身後的渾天神獸時,不知何故,原本那得意的臉上慢慢開始凝結。“是你……”一句簡短的話從刑天嘴裏說出。

“幾萬年了,想不到你還是身在魔界,你太讓我失望了!”渾天神獸眼中流出失落之色,隨即轉變成了怒意、殺意。它雙眼死死的看着刑天,恨不得用眼神就能將刑天殺死。

刑天慢慢的轉過身,在他的內心,真的不敢去面對神獸:“我……也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你欺騙我,利用我,我都已經將那些放下,可是如今……難道你真的打算讓暗夜那傢伙再次出來嗎,難道你還想一直錯下去嗎?”神獸的聲音如九天狂雷般響徹崑崙山頂之上!

“萬年前敗於你,你讓我守護人仙兩界的傳送之門,我毫無怨言,我心甘情願,三千年前你讓我幫你救治暗夜,我也什麼都沒說就幫了你。可是,你爲什麼,爲什麼要欺騙我利用我?在千年前做出那樣的行徑,難道你不覺得愧疚嗎?月兮臨死前對你說的話,爲什麼你不能聽進去呢?”神獸全身開始散發出火焰,看的出它真的怒了。

“可當時神界將我冤枉之時,你可知我的內心有多難受呢?”刑天一聲怒吼,響徹山谷,一段回憶也爲之浮現在他眼前。

三萬年前,人界初成,盤古大神將混沌之界分開後將空間分爲了四份,並且培養了四大神獸各自掌管守護一方,深海和大陸的獸類劃爲魔界由暗夜魔尊守護,人界的人類由渾天神獸守護,天界的仙境由焰火麒麟守護,神界的神族由玉鳳紫龍守護。魔界,又被稱爲獸族,多是些力道強勁並懂得簡單法力之異類,而人界則是最平凡的,仙界只求長身,而神界則是隱居,從不現世。

剛開始,四界都很平和,可隨着人界人族越發壯大,數量也隨之增多,慾望也就加大,此時人族不再只以陸地爲目標,他們將目標延伸至水中和陸地上的其它動物身上,不斷的打撈魚類不斷的獵殺畜類,這一切讓魔族的守護神獸暗夜非常怒火,最後它終於忍受不住人類的貪婪,對人族展開了殺戮,可獸族終歸是缺少理性,殺戮一展開便停不下來,暗夜也是無法說服,最後便退居其後,推舉了魔族中最有威望的蚩尤作爲魔族首將,蚩尤最終帶領魔族將人類蕭殺殆盡,不留一人,最終人界被魔族佔領。雖然渾天對魔族的做法感到憤怒,但無疑這一切都是人類自取,所以也就沒有干涉。人魔大戰中生靈塗炭,不管是人類還是獸類,死亡後就會有靈魂,可靈魂卻無法長時間在人界停留,所以後來衆多靈魂之中出現了四位極具領導能力的魂體合力創建了鬼界,而此四人也各自固守一方,被人界成爲閻君!

將人界斬殺殆盡後,可魔族並沒有安於現狀,他們竟然將觸手延伸到了神界,想做神界之主,蚩尤竟然帶部下將仙界通往神界的入口攻破,魔族因爲攻破仙神兩界的通道和仙界大戰元氣大傷,最後只能緩戰。炎帝見到這般,覺得不能讓魔族再這麼狂妄,便指派其女兒女媧修補破裂的神界入口,後又來到人界重新造人,而與此,黃帝和伏羲也隨之現世,還有一人,就是神農。

黃帝帶領人類,憑藉自身智慧和英勇善戰的部下伏羲多次打敗蚩尤的魔族軍隊,而獨居首領的神農最後也答應與黃帝合作,讓黃帝的傷兵有了保障,可畢竟人類只是凡胎肉體,對付那生命力強大的魔族還是難以應付,神界和仙界爲了安全起見,便開始幫助人界人族降妖除魔,並將仙法和神法傳送到了人族,後來人族也就有了修真之士對付妖魔。這也是四界之中的第一次三界聯盟。

神界又一位驍勇善戰足智多謀的天神,在人界之時,斬殺魔族無數,被尊稱爲戰神,受到人族無數人的敬仰,此人正是刑天。可有一次,刑天卻做了一件錯事,他救了一個魔族之人,名爲月兮。月兮是魔族的軍師,柔媚動人聰明伶俐,可在與刑天的一戰中,她被刑天大敗受了重傷,可不知爲何,刑天對這魔族的軍師下不了殺手,於是放過了月兮,後來月兮也洗心革面,放棄了魔族軍師之位,留在了人界,憑藉自己的法力救治凡人,因爲其善意大舉,後來也被世人所尊稱爲聖母。

平息魔族後,暗夜帶領剩下的部衆離開了人界,去了另一個空間,也就是如今的魔界,至此,原本四界的天地分爲了五界,分別是神、仙、人、鬼、魔。魔族消逝後,月兮也善良無比,刑天跟月兮也是逐漸熟悉,日久生情,神魔之間竟然產生了愛戀之意,可這件事最後被神界的伏魔天神羲和所知,羲和也是神界的一員大將,可他卻暗地裏懷恨着戰神,因爲人界對刑天的敬仰要遠遠高於他,炎帝也是相對而言更加看重刑天。於是他在背後導演了一場陰謀。

因爲月兮是在人界,所以刑天經常會穿梭於人神兩界,一次,他再次從神界前往人界看望月兮,可當他來到月兮所住之處時,卻發現外邊圍滿了神兵,懷着不安的心走到屋內,一把伏魔劍貫穿月兮胸膛,手握伏魔劍的羲和得意的笑着,炎帝也是不爲所動的看着。

刑天一掌將羲和擊飛,抱着口吐鮮血的月兮,雙眼冒出金光,怒視着炎帝,不斷的問着:“爲什麼……爲什麼……”

可炎帝卻是一言不發,只有躺在地上的羲和在那看着自己,嘴角帶着一絲笑意。月兮最後留給刑天的一句話就是:“不要爲我報仇,做好戰神,好嗎?”說完,就永遠的閉上雙眼。可就在月兮的軀體要消失之時,刑天做了一件事,他用自身的神光將月兮的軀體籠罩,再將自己的神體與魔族的月兮魔體所融合了,就這樣,他成爲了神魔之體。因爲他想永遠跟月兮在一起,所以他毫無怨言的這麼做了。

炎帝怒喝他,問他幹嘛,可刑天卻只是冷冷的問炎帝,爲什麼要這麼做,炎帝還是不說,可羲和卻說出了一句話,讓刑天做出了抉擇。“你私通魔族,讓魔族軍師潛伏人界,想讓他們魔族再次崛起,就憑這點,你就不配做神。”羲和說完,刑天雙眼的金光成了紅光,血紅色的光芒。

“神魔之體。”炎帝不可思議的看着刑天,臉上怒意漸起,可羲和卻是一臉奸笑,刑天大喝:“既然我不配做神,那我就做魔。”就在此時,刑天快速抽出戰斧,一斧橫劈下去,羲和當場消散無形,刑天大怒,發下誓言,誓要與神族爲敵,炎帝此時卻沒有阻攔刑天,就讓刑天這麼離去。

離開神界後,刑天就留在了人界,因爲神魔之體的緣故,讓人界的神獸渾天感覺到了不祥的氣息,最後它找到了刑天,並與刑天對決。刑天是上古天神,又擁有神魔之體和克天命格,其實力之強非同小可。最後他施展出了血靈吸魂結界將渾天困住,但不知何故,刑天最後卻放過了渾天神獸。

敗者爲寇,可刑天並沒有將渾天神獸除去,而是讓神獸答應了自己一個要求,那就是希望渾天能將仙界和神界通往人界的入口守護,不得讓任何人仙神相互來往。渾天神獸起初並沒答應,但當刑天將自己跟月兮的事說完後,渾天神獸卻毫無怨言的答應了刑天的要求,因爲它認爲刑天是一個有情有義之人,渾天神說一直守護人界,對於人界的情義它又豈會不懂了?它爲了幫刑天,將人仙兩界的入口用法力融合成爲了渾天境,守護其內,不讓任何人通過此境。其實神獸還有一個期望,那就是希望刑天能迴歸正道,而要讓他回頭,則需要先靜心,能讓神界和仙界兩界之人不來人界煩擾他,也許隨着時間過去,他總會想明白的,神獸這般想着,也就答應了刑天的要求,可是他沒有想到這只是一個錯誤的開始。三千年前,暗夜再次發動了對人界的攻擊,可還沒開始多久,神界的開天神獸玉鳳紫龍就穿梭來到了人界將暗夜擊敗,因爲開天神獸都具備有六界穿梭的能力,所以玉鳳紫龍可以不經過渾天境。暗夜大敗後,刑天再次來找渾天神獸,讓他幫忙救治同爲四大開天神獸的魔族暗夜,渾天神獸再次幫了刑天。可他並不知此時刑天已經佈下了一個結界。而此時,五界已經淪爲了六界,因爲人界的生靈之物因爲萬年前的神魔大戰,有些花草之物吸收了仙魔之氣,再經過幾千年的修煉,成爲了妖靈,而妖界也由此而生。

千年前,暗夜帶領魔族又一次衝入了人界,四處殺戮,玉鳳紫龍再次開啓了六界穿梭的法咒之門,讓仙界和神界派守衛來解救人界。可來解救的仙和神都被刑天一一擊殺,眼看人界就要不保,渾天神獸準備出渾天境來挽救人界時,卻發現渾天境早已被刑天用法咒結界封印,而這個結界對於他人沒有影響,但對於渾天神獸本身卻是一個大難題,那就是必須要擁有神魔之體和克天命格之人與其合體通靈,渾天神獸才能出來渾天境,否則縱是渾天神獸有再大法力,也是枉然。那時他後悔莫及,只能對自己守護的人界忍心不管,最後終於神界指派下來的兩位上神將暗夜擊敗,並且與人界四大修真派合力將暗夜封印,爲了永久的安全,神界又讓四大修真派施法將魔族通往人界的入口天魔井徹底封印。至此人界才得以平息。

“難道你還放不下嗎?幾萬年了……”神獸看着刑天,怒意慢慢淡了,因爲它明白刑天這麼做是爲了曾經的那個她,人間有情,神又怎麼可能無情了。

“放下……你叫我怎麼放下……爲什麼當初炎帝他們不放下……”刑天怒吼,仰天怒吼,此時他沉浸在那段痛苦的回憶之中! 就在刑天怒吼的同時,一道金光從天魔井處沖天而起,將整個崑崙雪上都映成了金色,原本怒氣衝衝的刑天看到這一幕,竟然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哈哈……好,好……我等這一刻,等了一千年了,哈哈哈哈……”笑聲在崑崙山顛飄蕩着,是那麼的狂妄!

渾天神獸見到這一幕,恍然大悟,一個箭步飛身而起,直直朝天魔井飛去,而與此同時,焚天也來到了刑天身邊,身後緊追不捨的是雲天,見到渾天神獸飛去,刑天見機而動,戰斧毫不留情的朝神獸劈去,一斧劈下,一道血色紅光就像無比鋒利的利刃朝神獸飛去,紅光的速度遠遠超過了神獸飛行的速度。

見到紅光飛來,渾天神獸不得不先閃躲,閃過紅光的攻擊後,再次向天魔井飛去,可刑天卻毫不放鬆,不斷的劈出血色光芒,這讓神獸無法再向前飛行,雲天見到這一幕,立即展開了對刑天的攻擊,可原本顯得懦弱的焚天此時卻站在了雲天面前,全身上下都被熊熊火焰包圍,猶如一具烈火神兵。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