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青蕊纔會一直誤認賈名是故意戲弄於他。

從而纔會讓藉助賈名而且走出幻陣。

這一切的場景,荒孤庭都看在眼裏,他當然可以意念一動,便可以同樣讓幻陣的力量作用在賈名的身上,但是荒孤庭最終還是沒有這樣做!

他倒是想看看這個傻小子能不能把青蕊帶出去,或者說青蕊會不會相信於他!

畢竟,這個幻陣的存在時間只有三天,三天過後,眼前的幻境便會自動消散。

畢竟荒孤庭根本不打算一直困着青蕊,而三天之後,荒孤庭預測,天秦和天齊帝國兩國的高手也就應該到了,到時候汨羅城必然成爲風雲際會之地,到時候青蕊再想要出城可就不像現在這麼容易了!

但是沒想到,自己的計劃倒是被這個傻小子賈名給破壞了。

“算了!果然人算不如天算!既然你能這麼快出去,那便讓你去吧!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區區煙雨樓還不值得本皇子如此上心!”

荒孤庭看了一下腳下,隨即手臂一揮。腳下樹林頓時一些樹木轟然折斷,這座幻陣頃刻間消散不見。

雖然這個幻陣很簡單,只是一階幻陣,但是由荒孤庭四十五階的精神力操控,自然威力不凡,玄元境之下根本無法識破,只有精神力不低的玄元境高手才能識破!

當然識破幻陣也未必能後破陣!想要破陣便必須要找到陣門所在,否則若是對陣法一竅不通的玄元境高手也能困住一時半刻,因爲玄元境高手的攻擊力強大,即便是在陣法之中胡亂攻擊,也能把這一階幻陣攻破!

而且,玄元境的真諦是萬象通玄!憑藉自己本事突破玄元境的武者,已經對各種武學都有了一些瞭解,雖然未必會佈陣,但是破陣卻並不是難事!

所以玄元境的門檻十分高,乃是武道之境的第一個大關,此關不過,任其天資絕代,若無高才絕學,也是毫無用武之地!

幻陣一破,傾盆大雨頓時緩緩變得小了幾分,再過一會兒,已經完成變成淅淅瀝瀝的小雨。很快便雲銷雨霽,彩徹區明!

其實,這場大雨來的詭異迅捷,爲何?完全是因爲這場幻陣的原因纔會產生。

因爲荒孤庭佈陣之時只用了精神力,並不想耗費自身元力,所以以大手段把幻陣之源溝通方圓數裏的天地靈力,以周圍的天地元氣來補充幻陣的消耗!現在幻陣消散,周圍的天地靈力自然不會再消耗。天地之間的空氣壓迫自然趨於平衡,大雨自然也就消停了起來。

剛剛沒走出多遠的賈名和青蕊,忽然看見頭上以極快的速度煙消雲散,太陽高照,兩人都十分訝異!這大雨來的快,去的也太快了點吧!?

不過沒心沒肺的賈名激動道:“呀!今天真是個好日子,大運氣,不僅遇見了仙女姑娘,還遇到了這樣奇觀!真妙!” 沒有了滿天風雨的影響,兩人以更快的速度進入汨羅城之中。

青蕊來到煙雨樓的據點,第一時間停下腳步,道:“賈公子若是沒什麼事情的話,便請離去吧!”

“啊~~!仙子姑娘,這是你家嗎?你看我身上衣服都溼了,能不能讓我先進去換一件衣服?”

賈名可憐巴巴的望着他眼中美麗的仙子,他相信善良的仙子是不會拒絕的。

青蕊看了賈名一眼,心中念着他倒是對自己有救命之恩,理應報答,便點點頭道:“進來吧!”

“好!”

賈名頓時欣然邁步。

“小姐!”

一個黑衣老者從裏面迎了出來,對着青蕊恭敬一禮,並且看了賈名一眼。

青蕊道:“帶這位公子去房間換一件衣服!”

“是!”黑衣人隨即點點頭,走到賈名面前恭敬道:“請!”

“好!”賈名對青蕊笑道:“仙子姑娘,我去了!”

待兩人離開,青蕊才緩緩向後院走去,果然雪雕正懶洋洋的趴在地上曬太陽,來到這裏都快一個月了,數日飛行的疲憊早已經嗥恢復好了。

雪雕一見青蕊,頓時“嗥…”鳴叫一聲,歡快的從地上爬起來,蒲扇蒲扇大翅膀。

青蕊淡淡一笑,隨即拍了拍雪雕的腦袋,笑道:“等久了!這幾天又需要你了!”

隨即,青蕊跳上雪雕的背上,淡淡道:“先飛出去!”

“嗥~~!”

雪雕應聲而動,雪白的大翅膀頓時一下扇起來,飛至半空之中。

賈名頓時在房間裏面聽到聲音,還未穿好衣服,便從窗口看到青蕊站在一個雪白的大鳥之上,徐徐升空。

他頓時忍不住大喊道:“仙子,仙子!你要去哪裏?帶着我啊!……!”

賈名喊着便向外面追去。


青蕊搖搖頭,隨即讓雪雕飛低一點,看向追來的賈名,道:“我要離開汨羅城了!你不要再跟着我了!”

賈名依然不停的追在後面道:“仙子姑娘你去天秦帝國嗎?我家就在就在天秦帝國,你送我回去好嘛?”

青蕊想了想,自己回中域,倒是也可以經過天秦帝國,也罷!他畢竟救過自己一次,送他回家,也算是報答他了,否則,以他這個呆傻的模樣,還不知道要發生什麼呢!

“小雪!停下!”青蕊讓雪雕緩緩落在街道上。

賈名頓時大喜,連忙跳上雪雕,跑到青蕊面前,道:“仙子姑娘,這是你的靈獸嗎?”

青蕊點點頭,隨即,雪雕再次嗥鳴一聲,再次起飛,這一次越升越高,很快便脫離了地面。

賈名第一次站到這麼高的地方,頓時被嚇得不輕,雙腿忍不住發抖,一屁股坐到雪雕身上,顫顫道:“仙子姑娘,這好高啊!我害怕!”

青蕊無奈道:“要是公子害怕的話,大可不必在這,我現在便把你送下去。”

“這可不行……我…我不怕了!”賈名忽然開口道:“只要有仙子在,我就不怕,我知道一有危險,仙子就會救我的!”

賈名雙眼望着青蕊,目光中滿是崇敬與仰慕。

青蕊沒來由的一笑道:“你倒是會說話,我現在都沒看明白你到底是真的傻,還是在裝傻!”

“哈哈~!”賈名嘿嘿一笑,道:“仙子,你怎麼能這麼說呢?我可不傻呢!我可是我們家的第一天才!我爹我娘都說我的天賦很高呢!”

青蕊頓時無語,父母對孩子說的話能相信嗎?

“你抓緊了了!我很趕時間,小雪!加速!”

“嗥~~!”

雪雕聽到命令,頓時巨大的翅膀更快的扇動起來,速度陡然再次提高,向天秦帝國飛去。

賈名頓時嚇得不輕,連忙緊緊抓住雪雕長長的羽毛,趴在雪雕上,身體抖動,卻一點點也不敢鬆手。

青蕊看賈名這般窘狀,搖了搖頭,實在太膽小了,雖然雪雕速度很快,但是卻飛地很穩,沒有一絲顛簸,翅膀展開,足有十米之寬,只要不向下看,根本不知道自己身處於半空之上。真不知道他怕個什麼勁!

…………狄生雲正在堂中議事,分析天齊帝國這幾天的動向,忽的便有人來報:“啓稟將軍,有靈獸從汨羅城出去了!”

狄生雲微微皺眉,立刻道:“不管什麼人,先攔截下來!”

“……這…攔不住!是飛行靈獸!”士兵緊張道。

“飛行靈獸!”狄生雲微微一驚,隨即走出議事堂,站在城主府最高處向半空望去,一個身長超過十米的巨大雪雕以極快的速度飛行,很快便要離開汨羅城!

狄生雲頓時冷哼一聲,以元力凝聚在聲音中喊道:“什麼人敢擅離汨羅城?”

青蕊見是狄生雲,心中微微一動,不過並沒有理會,反而道:“小雪,加快速度,立即汨羅城!”

“嗥~!”

狄生雲見對方根本不理會自己,頓時大怒,手中微微一動,一杆大弓出現在手中。

彎弓搭箭,狄生雲對準正在極速飛行的雪雕,手中出現絲絲縷縷的元氣,灌注在長箭之上,右手猛然一拉,然後鬆開,頓時一聲箭鳴聲響起,黑色的長箭化作一道黑色光影以超音速向雪雕身上射了過去。


青蕊頓時感受到一股風暴襲來,連忙向下看去,見狄生雲竟然用箭攻擊,手中頓時涌動出青色的元氣向飛來的長箭轟去。

“嘭!”

氣勢洶洶的長箭和青蕊的掌力轟的對撞在一起。

青蕊被震退兩步,雪雕受到影響也咕咕的叫了兩聲。

不過好在擋住了狄生雲的長箭,直接從半空之中折斷,倒飛落下。

狄生雲微微一驚,竟然能擋住他的一箭,看來雪雕上的人修爲不弱於自己。

但是正在他猶豫之際,雪雕已經飛出汨羅城,想追也追不上了。

“那是去天秦帝國皇城的方向!”狄生雲心中暗道:“看來不是敵人!”隨即放下心來,不再生出追擊之心。

賈名趴在雪雕翅膀旁,憂心忡忡的向下看去,嘴裏顫抖道:“仙子姑娘,他是誰啊,爲什麼要攻擊我們?”

青蕊看了他一眼,沒有理會,淡淡道:“小雪!加速!”

“啊…!”賈名連忙嚇得跳到裏面。瑟瑟發抖。 兩日之後,

天齊帝國三十萬大軍集結完畢,整裝待發,而原家所有高手也全部調撥完整。

以原岸爲首,挑選了一共一百位真元境高手,兩百位靈元境高手!其餘武者守護原家。

此次原家出征,可謂帶走了原家三分之二的戰力,動靜非凡。

而與原家一同前去的還有六王爺!齊弘!齊弘雖然也是有真元境九重修爲,但是統御能力極強,地位極高!不是齊聯可以相比。他也帶着十餘位真元境親衛,一旁護衛。

齊弘帶着親衛來到原家,見原岸等人已經準備完畢,淡淡一笑,道:“原家主果然雷厲風行,很好!”

原岸客氣的道:“六王爺見笑了,陛下旨意,原家豈敢不遵!”

“哈哈!好!”齊弘大笑一聲,隨即輕輕一拍掌,頓時一頭巨大的四翼獅鷲遮天蔽日的飛過來,穩穩當當的停在原家大門。


原岸驚訝一瞬,才喃喃道:“四階靈獸!四翼獅鷲!?王爺,這……!”原岸十分驚訝,沒想到竟然出動了四階靈獸。

齊弘笑道:“原家主不必多言,四翼獅鷲不僅承受能力極強,而且速度極快!……此次事關重大,陛下容不得有半天差池!原家主可明白!”

“是!原岸明白!”

齊弘點點頭道:“原家主請吧!”

“王爺請!”

頓時三百餘位高階武者一一跳上四翼獅鷲的背上,但即便如此,獅鷲的背上依舊空出一些地方。

四翼獅鷲嗥鳴一聲,四隻巨大的翅膀隨即煽動起來,轉眼間便騰空而起,化作一個黑點消失在天齊皇城!

齊弘站在原岸身旁,淡淡笑道:“我們先去,三十萬大軍由陸將軍率領,隨後趕去!”

原岸這才點點頭道:“原來如此,我天齊帝國如此重視這次行動,必然可以萬無一失!”

齊弘點頭笑了笑,看了看周圍原家的百餘位真元境高手,緩緩道:“此次原家又將立下大功啊!”

原岸客氣道:“有王爺親臨,原家怎敢居功?”

“哈哈……!”齊弘看了原岸一眼,哈哈一笑。

四翼獅鷲的速度極快,即便背上託着三百餘人,依舊風馳電掣,萬里之遙便做等閒,只用半日時間,便到達汨羅城!

“爹……!下面就是汨羅城了吧!”原仙兒看向下方的一座小城,疑惑道。

“不錯!”原岸點點頭。

原仙兒頓時不解道:“就這麼一座小城,怎麼會需要我們如此興師動衆?”原仙兒驚訝不已,即便在高空之中,依舊可以看出城池矮小,面積不大,若僅僅是爲了攻佔這座小城,如何需要原家高手傾巢而動?

原岸沒有說話,看了原仙兒一眼道:“這不是你該知道的事情,雖然我們人多勢衆,但是一會兒必然也要經歷一場拼殺,你小心一點。”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