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著鬼虎和火虎那麼自信的神情,在猛虎等人相繼後退到了,距離他們二人幾丈開外的地方的時候,包三平那些手下,卻眼神詭異的一邊向後面倒退著,一邊朝著西方之城的那些將士擴散了出去,不覺間便呈現出了將他們包圍的態勢,而西方之城的那些將士,也立刻迎著他們做出了相應的準備。

就在那時候包三平忽然大咧咧的說道:「好!西方之城五虎的名頭果然不是吹的,今日你們竟敢兩個人來和我們兄弟三人大戰,縱然落敗了也不會被人笑話的。」

說話間他們三人便十分謹慎的,揮刀與鬼虎和火虎相互轉換著身形,在地上遊走著對峙了起來,登時令他們之間的氣氛大為緊張了起來。 經過了一番緊張地對峙之後,屠夫猛然揮動著他的半月刀,向鬼虎與火虎大喝了一聲:「半月索命,屍骨無存!」

話音未落,從他的刀鋒上忽然爆射出了,一連串深棕色半月形刀鋒,頓時將鬼虎與火虎,困在了一種相當可怕的境地中。

但那時候鬼虎卻沒有出刀迎戰它們,反而用左手劈出了一連串飄忽不定的淡青色影子,相當平靜的低喝了一句:「鬼影鎖魂手!」

說話間那些影子,竟化作了幾圈款速旋轉著的大爪子,呼嘯著將那些半月新刀鋒全部打到了高空中,轟隆隆的爆炸了起來。

想不到鬼虎居然那麼輕鬆的就破解了自己的招數,屠夫登時相當惱火了起來,可就在那一瞬間,火虎忽然低喝了一聲:「火虎摧枯!」

話音未落,他猛然將左掌砰的一下子拍在了地面上,伴隨著一圈圈鮮紅色的光芒,從他的手掌上爆射出去的時候,忽然間竟有一群相當兇猛的大老虎,冒著熊熊烈火向包三平等人撲了過去,一下子令他們臉色大變的,趕忙跳到了三個不同方向,同時揮刀向那些猛虎劈過去了,三派剛猛異常的刀鋒,呼呼呼的將它們全部打了個蹤跡全無。

但那時候鬼虎忽然低喝了一聲:「暴殺陰風掌!」

說完后他猛然將已經凝聚起了一團,慢慢旋轉起來的淡灰色真氣的左手,舉過了頭頂,以極快的速度打了出去,頓時在包三平三人周圍,冒出了一條快速旋轉著的淡灰色大旋風,呼嘯著向他們攻擊了過去,一下子令他們有些方寸大亂的,相繼又倒退開了好幾丈,才相當兇險的躲過了一劫,可不幸的是,眨眼間那條狂風便將路不平卷到了半空中,折磨的他發出了一聲聲慘叫,頓時令包三平和屠夫大怒了起來,同時揮刀向鬼虎與火虎劈過去了兩道,相當驚人地銀白色刀鋒,咔嚓嚓的將地面上劈出了幾道深溝。

面對著包三平和屠夫那麼剛猛的招式,鬼虎與火虎也不敢迎接,就在那些刀氣劈到了他們二人面前的時候,他們猛然舉起了手中的鋼刀,同時大喝了一聲:「逆轉走韌!」

伴隨著他們那句話說出的同時,忽然有一道淡灰色的光芒,和一片亮紅色光芒,分別從他們的鋼刀上,迎著那些刀氣爆射了過去,硬生生的將它們逼向了別的方向,與此同時,還引動著地上爆射起了一片相當猛烈的黃沙,在他們的罡風激蕩中,呼呼呼的向遠方飛去了。

就在鬼虎與火虎收住了他們的鋼刀,想要撲過去和包三平與屠夫近身交戰的時候,當時身在半空中的路不平,忽然從那條狂風中撲了出去,揮刀向他們二人大喝了一聲:「開山節流!」

伴隨著他那狂暴的聲音說出去的同時,從他的刀鋒上猛然向火虎與鬼虎爆射過去了一派大山壓頂般強勢的淡黃色刀鋒,登時令屠夫和包三平相當得意的大笑了起來。

可就在那時候,鬼虎忽然相當平靜地低喝了一聲:「鋼刀開山!」

說話間他呼的一下子揮動著手中的鋼刀,迎著那派黃色刀鋒,劈出了一片銀晃晃的刀鋒,猶如一條銀河一般,刷的一下子,將那些刀鋒劈成了一片,幾乎沒有任何殺傷力的刀鋒,一下子令包三平等人相當震驚了起來。

就在路不平墜落到地面上的時候,屠夫忽然低聲喝道:「怪力三刀!」

在他說出那句話的時候,包三平和路不平猛然間和他一起合力,揮刀向鬼虎與火虎分別劈過去了一道,相當詭異的淡棕色刀鋒,頓時令周圍陷入到了一種,越來越可怕的氣氛中。

感覺到情況似乎不是很妙的鬼虎與火虎,剛要揮刀迎著那些刀鋒斬擊過去的時候,它們竟然在中途凝聚成了一頭,長著鋸齒獠牙的大野豬一般的怪影,怒吼著向他們二人沖了過去,一下子令他們淬不及防的倒退開了一些。

但那個怪影忽然間變成了兩頭野豬一般的影子,嗷嗷怪叫著繼續向他們沖了過去,登時令他們大為惱火了起來。

就在他們想要揮刀向那兩個怪影劈過去的時候,從他們的旁邊,忽然射過去了幾根勁頭不小的長矛,出其不意的將火虎的左手臂刺傷了,一下子令他大為惱火的怒吼了一聲:「是誰膽敢暗算老子?」

說話間他猛然揮刀迎著那頭野豬怪影,掃出了一片赤紅色火焰刀鋒,眨眼間不但將那兩個怪影消滅掉了,還將包三平等三人逼退開了好幾丈。

那時候鬼虎雖然沒有受傷,卻也十分惱火的向包三平等人看了過去,而那時候路不平卻陰森森的說道:「鬼虎,你剛才下令,讓你那些手下,不能參與到我們的大戰中來那是你的事,我們可沒有說我們的手下不能參與進來哦!」

說話間他猛然一揮手站在他們周圍的那些傢伙,一下子又向火虎二人投射過去了一大片長矛,登時令正在觀戰著的猛虎等人,大怒著也要向包三平等人發動攻擊。

可就在那時候火虎忽然大聲說道:「兄弟們你們不要插手,咱們西方帝國乃是世間一方勢力,絕不能讓這幫宵小之輩小看了咱們。」

他說完后鬼虎也相當鎮定的說道:「老二說的對,對付這幫傢伙你們不要插手,有我們二人就足夠了!」

說完后他們還相當豪氣的對了下他們的鋼刀,登時令猛虎等人,不得不暫時將心中的怒火壓了下去,齊聲向他們說了句:「你們保重!」

便繼續向包三平等人冷冷的看了過去。

也就是在那時候,屠夫忽然十分狂妄的說道:「你們這兩頭蠢老虎還敢不敢和我們過招啊?如果你們認慫的話,就立馬回去讓西門狂人那狗東西,按照我們剛才說的那些要求,把所有東西準備好了好好的交給我們,要不然我們可要不再對你們手下留情了。」

說完后他們三人猛然揮刀,向鬼虎與火虎劈過去了三道,相當剛猛的銀白色刀鋒,與此同時,他們那些手下也相當剛猛的,向他們二人投射過去了一片長矛,登時令黑虎等人攥緊了拳頭,極其惱火了起來。

可就在那一瞬間,火虎猛然揮刀,在他們周圍劈出了一圈雄性燃燒著的烈焰圈子,緊接著鬼虎也揮刀,迎著劈到了那些烈焰上的刀鋒,劈過去了一道相當狂烈的淡灰色刀鋒,在二人合力之下,轟隆隆的將包三平等人的招數全部化解的同時,也將那些長矛化為了飛灰,在一陣狂風中向包三平等人捲動了過去,一下子竟引燃了一些人的衣服,弄得他們趕忙扔下了手裡的兵器,慘叫著在黃沙中打滾了起來。

雖然剛才包三平等人,對於偷襲到了火虎的事情相當得意,但在領教到了,他們二人合力施展出的那一招攻擊之後,他們當中的很多人的心裡都有些緊張了起來。

而那時候鬼虎忽然很小聲的對火虎說道:「那三個傢伙交給我了,你去對付他們身後那些人,用最慘烈的方式送他們去地獄。」

聽了他那句話,火虎冷冷的看了看包三平等人微微點了點頭,一晃身飄到了半空中,呼呼呼的揮刀向他們三個人,分別劈過去了一道相當雄渾的赤紅色烈火刀鋒,登時逼得他們趕忙揮刀,迎著它們各自劈出了一道亮白色的鋒芒,相當兇險的和他對了一招。

可那樣一來,包三平三人就騰不出手來去對付鬼虎了,登時令鬼虎抓住了一個絕佳的機會,揮刀向他們三人掃過去了,三道陰風霍霍的猛虎爪子般的怪影,砰砰砰的將他們同時大倒的倒退開了一些。

當時火虎趁著包三平等人被鬼虎纏住的那個間隙,呼的一下子撲到了包三平那些手下不遠處,就在他們想要揮動著兵器,向他攻擊過去的時候,他猛然將手中的鋼刀舉過了頭頂,大喝了一聲:「火焰爆裂虎!」

伴隨著他那猶如虎嘯一般的聲音說出去的同時,他猛然向那把鋼刀上凝聚過去了一片赤紅而真元,同時霸道非常的向那些人劈了過去,剎那間從他的鋼刀上竟撲出了一群,冒著熊熊烈火的猛虎怪影,不但將那些嘍啰燒死了一大片,還十分兇猛的向包三平三人,發動了相當猛烈的襲擊,登時令那些人越發恐慌的四散奔逃了起來。

面對著那意想不到的局面,屠夫猛然揮刀和鬼虎對了一招之後,忽然跳到了半空中大喝了一聲:「月牙螺旋斬!」

說話間從他的半月刀上,竟爆射出了一大片,猶如陀螺一般的銀白色刀鋒,若隱若現的向鬼虎爆射了過去,登時令黑虎等人為鬼虎擔心了起來。

而那時候似乎覺得自己抓住了,三對一的機會的包三平和路不平,幾乎在同一時間也相當強橫的,向鬼虎劈過去了兩道銀晃晃的刀鋒,一下子令鬼虎壓力大增的倒退了幾步。

可就在包三平等人頗為陰森的向他看過去的時候,他忽然怒喝了一聲:「鬼影無蹤虎虎生風!」

說完后他猛然將手中的鋼刀,迎著那些刀鋒快速的劈出了一片片,猶如迷霧一般的淡灰色刀鋒,登時將很多人的視線遮擋住了,與此同時包三平等人更是感到,自己的眼睛里似乎有什麼東西竄入了進去似的,一下子刺癢難忍的扔下了他們的大刀,一邊不停的抓撓著自己的臉頰,一邊慘叫著在地上打起了滾來,一下子令他們那些,本來就被火虎打怕了的那些手下,更加驚慌失措的四散奔逃了起來。

而他們所發出去的那些招數,由於沒有了他們的真元作為支持,眨眼間便消失不見了。


當時抓住了機會的火虎,猛然間跳到了包三平那些手下中間,揮動著他的鋼刀暴喝道:「狂風凜冽火海無情,烈焰一出消骨化形!」

說完后伴隨著他的護身罡風,越來越猛烈的激蕩起來的時候,他猛然將一種鮮紅色真元凝聚到了他的鋼刀上,猶如大旋風一般上下翻飛著舞動了起來,不多時,從他那些刀鋒中竟爆射出了一圈圈,赤紅色的烈火狂風,怒吼著向周圍擴散了出去,沒多久竟將包三平那些已經逃向了各方的手下,全部燒成了大火人,慘烈異常的相繼化為了一片飛灰隨風飄走了。

就在火虎消滅掉了包三平那些手下的時候,鬼虎忽然輕飄飄的出現在了他們三人身旁,相當冷硬的說道:「你們這三個傢伙有這種下場,全是咎由自取,方才我們對你等好言相勸,你們就是不聽,現在就算是你們跪下來求我們,也休想活命。」

說完后就在包三平三人強忍著,已經被他們自己抓的血肉模糊的臉頰上的痛癢,強撐著站了起來想要離開的時候,他猛然手起刀落將他們砍成了好幾段,和火虎拎著他們的人頭向西方之城走去了,頓時令所有將士大為振奮的歡呼了起來。 當天晚上,西門狂人為了表彰火虎和鬼虎消滅了包三平那幫悍匪,在對他們重新各項防務進行了更加嚴密的重新部署之後,便在他的城主府中,為他們二人舉辦了一場相當熱鬧的慶功晚宴,頓時將西方之城所有將士,想要立功的心思全部調動了起來。

但出於謹慎五虎等人在晚宴上,和西門狂人等人略微喝了幾杯酒,便帶領著他們各自的手下,回到了他們所屬的行營中。

而西門狂人雖然的確是出於真心實意的想要犒賞他們的,但他也很清楚,包三平等人雖然就只是一方悍匪,但他們也都不是一幫蠢驢,絕不會在沒有把握的情況下,就那樣冒冒失失的向他們西方之城發動攻擊的,他們之所以敢那麼明目張胆的,向自己那裡發動高攻擊,肯定還有著足以撼動他們西方之城的強大力量,作為他么那幫傢伙的後援呢!

只不過不知道是因為什麼原因,他們那些後援並沒有在他們被五虎等人全殲之前,趕到西方城外救援他們罷了。


是以在五虎等人離開之後,他立刻對曾經跟隨過紅英特使的幾個女孩,相當謹慎的說道:「春英,夏英,秋英,冬英,你們四個人立刻帶領著你們的手下趕往四處城門,作為那裡的預備役部隊,隨時和本城將士投入到應對任何不測事態中;梅英,蘭英,竹英,菊英,你們四個人立刻率領著本城所有的醫療部隊,連夜準備出大量的外傷葯,做好隨時為各位傷員進行救治的準備,這些事情你們先不要告訴其他人,但要立刻去準備,都聽清楚了嗎?」

聽了他對自己等人做出的那些部署,那八位女孩立刻十分恭敬地齊聲說道:「謹遵城主之命,我等絕不會向任何人透露任何消息!」

說完后她們便轉身離開了,不一會兒便帶著一些大老虎,去了城中各處的營房中,快速的準備了起來。

也就是在那八個女孩剛剛走出自己的府中不久,西門狂人便讓他府中的下人,將那些參加晚宴的所有人全部送走了,而他隨後立刻將他們西方之城的多位將軍,召集到了他的威武大殿中,謹慎的商議起了,他們近期有可能會遭受到的所有危機,並連夜布置了相應的應對之策。

雖然剛開始聽到了,西門狂人和自己等人商談的,那些應對突發危機的事情,很多將軍參謀都感到有點摸不著頭腦,畢竟他們西方帝國的實力也是擺在那裡的,一般人根本不敢和他們抗衡,更何況是向他們發動攻擊呢?

可就在他們商議了一晚上,在黎明前剛要回去休息的時候,守在他們西城門上的將士,忽然看到在距他們的城池不足百里的地方,忽然冒出了一大片黑壓壓的,看不清楚到底是什麼的東西,正呈扇形快速的向他們西方之城移動過去呢,依照他們的行進速度,過不了一時半刻,他們就會逼近到西方之城了,意識到情況危急的那些將士,立刻派人將那一消息傳報給了西方狂人,頓時令很多人大為惱火了起來。

就在西門狂人思量著那些事情的時候,有一個身形彪悍的大將,忽然怒呵呵的說到:「城主,我們先不要管那些傢伙,究竟都是些什麼東西,昨天怪刀三惡人那三個混蛋,剛剛來到了我們城外大肆搗亂了,今天那幫傢伙就趕過來了,不用說他們也肯定是和那三個傢伙商量好的,想要一起進犯我們,對於那樣的傢伙我們一定要全部消滅,以儆效尤!」

他說完后,很多在場的人都相當激憤的符合了起來,而向來對任何事情上都相當霸道強勢的西門狂人,聽完了他們那些話之後,立刻相當霸道的說道:「各位將士聽令,自即刻起立刻將本城所有老弱婦孺,送往地下避難堡壘,所有年滿十六歲以上七十歲以下的男人,立刻進入到最好級別作戰狀態,傳令城門各處密切注意來敵動向,決不能放進一個活著的混蛋進來,所有醫療人員,立刻整頓好足夠的醫治大營和相應藥材,本城所有血腥兒郎定要與本城共存亡,在此期間如有不聽號令擅自行事之人,定斬不饒!」

聽了他那道命令大殿中的所有人,立刻十分嚴肅的齊聲說道:「謹遵城主之命!我等誓與本城共存亡,全力消滅所有來犯之敵。」

說完后他們便跟隨西門狂人走出了大殿,火速部署準備去了。

伴隨著東方太陽緩緩的升了起來,站在西城門城牆上的那些將士,終於看清楚了,在他們的前方正有一群披著一些獸皮,手持一把相當大的干戈,長的猶如黑炭一般,體型相當高大的牛頭妖魔,正在一陣陣風沙中,大踏步的向他們的城池行進過去呢,登時令他們既有些驚訝又相當惱火了起來。

當時也注意到了那些傢伙的猛虎,冷冷的看了那些傢伙好一會兒,忽然相當嚴厲的向他周圍的將士說道:「所有人立刻進入到一級作戰狀態,全殲那些妖魔殺敵立功揚我西方帝國神威!」

聽了他那道命令,那些將士立刻精神振奮的歡呼了一聲,隨即架起了硬弩長矛,嚴陣以待的向那些妖魔瞪視了過去。

不多時,就在那些妖魔走到了距離他們的城池,還有一里左右的距離的時候,忽然停了下來,相繼分成了四部分頗為壯觀的妖魔方陣,登時令西方之城的將士們有點疑惑了起來。

也就是在那時候從那四個方陣里,忽然冒出了四股黑煙,緩緩的降落在了那些妖魔前面,逐漸的凝聚成了四個體型更加高大,面容更加兇惡的青黃藍黑四種臉色的妖魔,每個手拿一把特大號的黑色干戈,相當嚇人的向猛虎等人看了過去。

就在猛虎想要向他們喊話的時候,那個黑臉妖魔忽然感到有點奇怪的說道:「幾位哥哥,看來包三平那幫傢伙真是太膿包了,遇到了西方之城這幫傢伙,居然連一天也沒有撐住,讓咱們白歡喜了一場。」

說完后他還氣呼呼的將他的干戈戳在了地上,砰的一下子震得地面晃動了幾下,登時令猛虎等人,十分謹慎的和他們對峙了起來。

那時候那個藍臉妖魔卻兇巴巴的說道:「老四,你不要怪那些傢伙太膿包了,我早就告訴過他們了,西方帝國的人不是那麼好惹的,讓他們等著咱們集結好了部隊,和咱們一起來這裡和西門狂人那幫傢伙玩玩,可他們就是不聽,而且還那麼狂妄的說要來給咱們打什麼頭陣,說白了不還是自不量力的來這裡送死了嗎?」

說完后他還相當不屑一顧的,向猛虎等人哼了一下,頓時令猛虎等人大為惱火了起來,與此同時趕到了那裡的紫虎,更是相當惱火的向他們大喝道:「你們這幫魔界生靈,為何來到我們西方之城城下?莫不是要歸順我等不成?」

聽了他那些話那些妖魔登時大怒了起來,站在最前面的那個黃臉妖魔,呼的一下子向他們揮動了一下手中的干戈,相當狂暴的喝道:「你們這幫無能之輩都給老子聽好了,我們乃是魔界兇惡殘暴四大魔王,昔日我等曾和西南之地的伏隱患等人有過盟約,只要他們一族存在世界上,就要每年向我們獻上豐厚的食物作為祭品,而我們則會派給他們大量的部隊,為他們征戰各方提供有力的保障,去年你們和南方帝國,竟趁人之危將他們一族全部消滅掉了,而且還吞併了他們很多土地,搶掠了他們無數錢財食物,如果你們立刻將那些東西交給我等還則罷了,如若敢說個不字,我們立刻將你們西方之城以為平地!」

說完后他猛然將手中的干戈在地上一劈,咔嚓嚓的劈出了一條大裂縫,直接向西方之城穿了過去,登時令猛虎大怒著暴喝了一聲:「狗膽妖魔休得猖狂!」

話音未落他猛然跳下了城牆,迎著那道大裂縫,揮刀劈出了一道道罡風凜冽的淡黃色刀鋒,轟隆隆的一下子激起起了一陣陣黃沙,硬生生的將那道大裂縫阻止住了。 見識到了猛虎那種也頗為不俗的身手的那些妖魔,頓時也頗為意外了起來,但那時候那個青臉妖魔卻相當平靜地說道:「西方之城的五虎,傳說中西門小虎的得力手下,西門狂人最信任的五個悍將,果然有兩下子。」

聽了他那番話猛虎將自己的鋼刀一甩,相當冷硬的說了句:「算你還有眼力。」

可他的話音剛落,那個青臉妖魔又頗為平靜地說道:「現在我們已經大兵壓境至此,說什麼也不能平白無故的就回去,你們如果識相的話就將包三平等人交給我們,並立刻給我們送上堆積如山的食物和金銀珠寶,若敢不從,我們就用實力來說話吧!」

他說完後站在他身後的那些妖魔,登時亂鬨哄的叫嚷了起來,登時令西方之城的所有將士大為惱火了起來,但那時候黑虎卻頗為強橫的說道:「你們休得猖狂,若是你們想要包三平等人的話,現在我們就可以將他們給你們,但你們若想在我們這裡撒野,也別怪我們為了天下蒼生降妖除魔,對你們不客氣!」

說完后他一揮手,站在他身側的幾個將軍,立刻便將包三平三人的人頭,向那些妖魔投了過去,登時令他們眼神微變的,揮動著手中的干戈,向猛虎等人劈出了四道陰森森的很色罡風,剎那間不但將包三平三人的頭顱打成了碎末,還更加剛猛的捲起了一片黃沙,向西方之城滾動了過去。頓時令五虎等人趕忙拔出了各自的鋼刀,同時迎著那些黑氣劈出了五條更瘋烈烈的刀鋒,轟隆隆的將它們打向了各方。

伴隨著那幾種強橫的力量撞在一起的一瞬間,站在那是個妖魔身後的那些妖魔,一下子被那一圈圈的洪波震得,倒退了好幾步才穩住了身形,而早有準備的西方之城的那些將士,雖然也有些人倒退了幾步,但大多數人卻仍舊紋絲未動,看到了那番情形,那些妖魔登時越發惱火了起來。

就在那時候鬼虎忽然相當強橫的說道:「兄弟們傳我命令,立刻派出六千將士,從四座城門火速出擊全殲那幫妖魔!」

聽了他那道命令,猛虎等人立刻答應了一聲,便留下了猛虎繼續和他守在了那裡,黑虎,紫虎,火虎三人立刻化作了三道狂風,向其他那三座城門飛了過去,火速調動起了城中的部隊,以數百頭大老虎為前陣,聲威浩大的向那些妖魔沖了過去,時間不長便對他們形成了包圍之勢。

意識到情況對自己一方有些不利的那個青臉妖魔,陰森森的掃視了一下鬼虎等人,忽然大聲喝道:「老二,老三,立刻和我率領著各自的手下,去迎擊那幫無能之輩,留下老四在這裡將那幫廢物全部幹掉!」

說完后他猛然向東方揮動了一下他的干戈,站在他身後的那些妖魔,立刻瘋狂的向東方賓士了過去,不一會兒便和黑虎等人大戰在了一處。

不多時其他的那三個妖魔也調動著他們的妖魔部隊,瘋狂的向紫虎,火虎,和猛虎與鬼虎所率領著的,那三座城門周圍的將士拼殺了起來。

當時已經趕到了城牆上的西門狂人等人,看到了他們那十分凄慘的人魔大戰的時候,登時相當惱火了起來,迅速到派了一些後備部隊,將一排排重弩架設在了城牆外面,時不時的向那些妖魔爆射一通硬弩利箭,在很大程度上,緩解了五虎等人遭受到的那些妖魔的壓力。

不多時留意到了西門狂人等人的那四個妖魔,忽然惱火之極的駕著是片黑雲飛到了半空中,頓時遭受到了那些硬弩多波次的攻擊,可那時候他們卻渾然不懼,就在那些弩箭射到了他們近前的時候,忽然被一些黑氣全部擋了下去,勁頭不見的向五虎等人爆射了過去,登時令西門狂人等人大怒了起來。

就在他們準備出手的時候,那個青臉妖魔忽然兇惡異常的大喝道:「西門狂人,你這不識好歹的東西,老子知道你兒子在去年已經被夜幕降臨里的人幹掉了,現在若再不率領著你這些酒囊飯袋,向我等俯首稱臣,當心老子全將他們當做食物吃了!」

說完后他們四個妖魔竟背靠背的湊在了一處,將他們手中的干戈相繼戳在了地面上,砰砰砰的砸出了四個丈許方圓的大深坑,登時令西門狂人等人大為惱火了起來。

而那時候那個青臉妖魔注意到了,他們率領著的那些妖魔,在五虎等人的攻擊下,竟然死傷了一大片了,頓時惱火之極的同時發出了一聲怪吼,那個黑臉妖魔更是滿含殺氣的怒喝了一聲:「爆裂分屍指!」

伴隨著他的聲音說出去的同時,他猛然將雙手在胸前一對,相當妖冶的向五虎等人,爆射出了漫天黑乎乎的單鉤手指頭,就在一些人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就被它們從胸口處活生生的分成了兩半,血肉模糊的散落在了黃沙中。

想不到那些妖魔竟然有那種手段的五虎等人,趕忙揮刀向他們奮力攻擊了過去,雖然稍微抵擋住了一些他們的攻勢,但時間不長他們率領著的那些部隊,竟已然損失大半了,而那些大老虎雖然有些僥倖躲過了一劫,卻也被那些妖魔打死了不少。

就在那危急關頭,意識到五虎等人若再不想辦法脫身的話,就要被那些妖魔全部幹掉了,西門狂人立刻命人鳴金收兵,在五虎等人且戰且退的向城中退回去的時候,他猛然飛到了那四個妖魔身旁暴喝了一聲:「你們這四個混蛋,竟敢率眾犯我西方帝國,老夫決不輕饒你等!」

說話時就在那四個妖魔分別凝聚出了,青,黃,藍,黑四種相當詭異的爪影,向他攻擊過去的時候,他猛然怒喝了一聲:「狂風爆殺拳!」

說話間他便揮拳,迎著那些爪影打過去了四顆,小山般大小的凜冽拳風,轟隆隆的將那些妖魔打向了遠處,但他卻兵沒有乘勝追擊,反而立刻回到了西方之城中,查看起了那些死傷的將士,並立刻命人在四座城門增派了眾兵嚴密防守了起來。


而那四個妖魔受了西門狂人那招攻擊之後,雖然都受了些輕傷,卻也並沒有什麼大礙,稍微調理了一番,他們便率領著各自的部下,將地上的那些屍體弄在了幾處,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不多時還在西方之城周圍布設下了好多眼線,嚴密的注視起了周圍的各種自動,做好了不將西方之城攻打下決不撤兵的準備。

雖然西方帝國的所有將士向來作戰驍勇,無論面對怎樣的對手,輕易都不會認輸退怯,但西門狂人回到了城中經過查看清點之後,發現他們那場大戰中,竟被那些妖魔幹掉了兩千多人,和一百多頭猛虎,且重傷的人還有不下一千人之多,而那些老虎也有數十頭受傷了,登時令本就藥品缺乏的他們,一下子十分苦惱了起來。

但為了不影響所有將士的士氣,西方狂人慰問了一番他們,還特意當著一些人的面對梅英等人說道:「你們一定要全力救護咱們的將士,儘快讓他們恢復過來,我昨天已經派人趕往了東方之城,請他們為我們調派大量的療傷靈藥過來,相信最遲明天下午他們就能趕來,切莫讓大家著急。」

說完后他又查看了一些將士的傷勢,才和五虎等人回到了城主府中。

不久稍微休息了一會兒,鬼虎忽然十分謹慎的向西門狂人問道:「城主,您真的派人去向東方之城求援了嗎?」

在他說話的時候,所有人都看向了西門狂人,而西門狂人也知道那些事情瞞不了多久,相當無奈的嘆息了一聲便大為苦惱著說道:「現在這種情況下,我若不那樣說,還能讓那些受傷的將士沒有心氣,眼睜睜的等死不成?為今之計我們也只有盡最大努力,去做我們可以做的所有事情了,無論如何也一定不能令咱們的軍心出現任何動搖。」

聽了他那些話,所有人都相當無奈的對視了起來,冬英更是相當苦惱的說道:「前些時候東方帝國在遭受到,北方帝國和中原帝國,對他們構成的嚴重壓力的時候,雖然並沒有向我們求援,但我們也沒有在那時候去幫助他們,就算是現在我們向東方之城發出了求援,他們也未必回來幫助咱們啊!」

說完后她和一些人便更加無奈的嘆息了起來,那時候西門狂人忽然相當惱火的說道:「可惡的夜幕降臨!如果他們沒有將小虎害成那個樣子的話,今日一戰只需要我們父子出戰,就能將那些混蛋打個片甲不留,現在我們失去了白虎,小虎又不在,就不得不受這種鳥氣,真氣死老子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