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許嘉琪,的確不夠用。江笑楓需要更多的許嘉琪!

他想到了鄒正義,電話直接撥通,尋求鄒正義的幫忙。只是,鄒正義也很忙,他不可能只服務於江笑楓。而實際上,江笑楓此刻最該找的人,便是吉佳婕。甚至於鄒正義也在提醒江笑楓,這種事情,只要通知吉佳婕,她會處理好的!

“可是。。。”

“哪有什麼可是!江笑楓,你給我記住了,不管有什麼個人矛盾,始終記住自己是什麼身份,這話對於吉佳婕同樣有效。如果她把個人情緒帶到工作中,那她就不配在哪個崗位待着。打電話把情況跟吉佳婕彙報,我相信她會給你一個最佳答覆。”鄒正義厲聲道,“我馬上就有一個會要開,實在抽不開身,你去找吉佳婕!不要有任何思想負擔!”

現在時間是早上八點整,一晚上沒睡的江笑楓被鄒正義訓話後,竟然更有精神了!拿着手機,摸了摸額頭,想着鄒正義的話後,江笑楓最終還是撥通了吉佳婕的電話。

接通之後,那邊首先傳來聲音:“江笑楓,有什麼事情嗎?”

並沒有直呼對方的姓名,也沒有稱呼身份,江笑楓直接道:“我有一段視頻需要你派人在最短時間內進行分析,並且得出結果。”

“發過來吧!我會派專人處理!”

“專人不行,我建議將視頻按時間分割,交由多人同時處理,這樣便可以節省時間,我需要快,儘快!”

從江笑楓的口氣中,吉佳婕得知時間很急迫,並沒有猶豫,她問道視頻拍攝的時間跨度後,便給了江笑楓一個答覆:“中午十二點之前給你答案!”

這句話,總算讓江笑楓放心了!她吉佳婕可不是隨便打包票的人!

趁着還有四個小時的時間,江笑楓趕緊跑去準備休息一會。一晚上的疲憊讓江笑楓整個人都快散架了!除了他,林佑天和萱世蕊也好不到哪裏去。當江笑楓路過萱世蕊休息房間時,看見打開的門內,萱世蕊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她恬靜的模樣,讓江笑楓心中竟然竄出一股暖流!這個女人,和他還有林佑天的確存在默契。爲了這個案子,萱世蕊的付出不比這兩個男人小。如今就快塵埃落定,萱世蕊還沒放鬆!或許,她真的就是奇案組一直再找的女搭檔吧!

搭檔這個詞,以前專屬是老邱,可是江笑楓已經從回憶中活了過來,搭檔,還有很多。 當二傻子蛻變成龍傲天 ,而萱世蕊,同樣也是。

把門輕輕的帶上,江笑楓希望大家都能在僅有的時間內休息好!他回到房間,同樣躺下睡大覺。不到四個小時,是給江笑楓補足精神的時候,而這四個小時,也是許嘉琪還有其他人找尋最終答案的時間。

外面或許還在安靜,可是胡狐村內,卻暗流涌動,真的要亂了! 不到十二點,江笑楓便被連番電話吵醒,短暫的休息結束,最後的衝刺正式開始。先是吉佳婕那邊傳來消息,視頻被分割後交給幾人同時處理,而在處理完畢後,基本上對胡東東被監視時間內的行爲做出了彙總。

在可視範圍內,胡東東的活動主要在家中和柴房。家中內部情形不可知,可是至少知道,胡東東經常就從家中出來前往柴房。而且去柴房的時候,都會有些異樣的動作和神色。

相關的視頻截取已經被吉佳婕傳輸過來,當江笑楓看見這些畫面的時候,他第一感覺就是,胡東東自己都被什麼東西附體了!在沒人的時候,胡東東的動作很是誇張,有些幾乎魔怔的手舞足蹈進了柴房。而又經常沒多久就從柴房出來,卻變成了非常淡定嚴肅的模樣。

“這小子演技有點過頭了吧!”林佑天也湊了過來,非常不解爲何會有這樣的場景。

萱世蕊解釋道:“如果按照之前設想的多重人格障礙分析,胡東東存在另一重人格,讓其從家裏走到柴房,並且表現出張狂手舞足蹈的模樣,而進入柴房後,他的人格回覆到本來的模樣,在冷靜後,出了柴房。”

“理論上可以解釋的通,但是你不覺得胡東東的動作有些太誇張了嗎!”江笑楓重重點着畫面中的某個場景,胡東東那動作,似乎真的如林佑天說的那樣,在演戲一般。

這傢伙到底在搞什麼?江笑楓似乎感覺到一絲詭異,因爲,他覺得胡東東表現出來的並不是一種簡單的多重人格!


繼續看着上面其他的畫面,因爲攝像頭所涉及的地點只有那個區域,所以能獲取的信息點有限。在僅有的信息點中,他們只能從胡東東詭異舉止中想要看出一些端倪。

“許嘉琪!~”忽然想起什麼,江笑楓拿起手機。

可是他還沒撥通,那邊的電話先打來了。似乎感覺到急促的鈴聲,江笑楓接通後,脫口而出:“是不是知道答案了。”

但是回答他的並不是許嘉琪,反而是唐森的聲音傳來道:“那個小子有問題,而且不是一般的問題!”

“趕緊說,別賣關子了!”江笑楓一聽是唐森的聲音,整個人都來了精神,他知道,這傢伙肯定看出了什麼。

許嘉琪熬夜分析視頻,到了早上還被江笑楓催促。不用唐森問詢,看他辦公室女王的精神頭,唐森就知道江笑楓那邊又出事了。所以,在許嘉琪分析視頻的同時,唐森也在旁邊觀看。當許嘉琪將視頻同樣提取到胡東東詭異的動作時候,唐森讓視頻不斷重放。而且,他還特意比對了胡東東每次從家中出來的不同動作和神色。

可以說,這兩人關注點都是相同的,江笑楓覺得胡東東的樣子不單單是多重人格障礙,而唐森也注意到了這一點,同時,他這個專業人士比江笑楓更快的看出了問題。

“我懷疑此人有嚴重的表演型人格障礙!”

表演型人格障礙!當這個專業名詞從唐森口中出來之後,似乎很多問題在那一刻都徹底得到了解釋。

江笑楓迫不及待道:“趕緊的,把問題給我說清楚!”

“那你也得先把你那邊的情況給我說清楚啊!’

唐森一說,江笑楓纔想起來,對面可是還一臉懵逼啊!他趕緊撿着重要的把大概情形說了一通。雙方把問題都亮出來後,這一切,讓唐森更加清晰了。

事到如今,又得專業人士上場了:“人格障礙類精神疾病雖然很多,可是也存在一定的互通性!你們先前分析胡狐村存在多重人格障礙遺傳現象,從目前的信息來看,應該是正確的。但是從這段視頻監控,結合之前你們調查胡東東所得到的彙總信息分析,我覺得胡東東應該不存在多重人格障礙,或許,他已經從多重人格障礙發展成爲完全的表演型人格障礙。”


唐森的觀點是,精神障礙類患者基本上都是有誘因的,而遺傳也是其中一個特別的誘因。可是因爲胡東東小時候經歷了全家被自己父親滅門的事件,讓其精神發生了重創,因爲這特別的事件,讓他在內心深處對自己的人格進行了深度挖掘,進而,展現了他真正的精神類障礙。

可以這麼說,從那一刻開始,表演型人格障礙已經壓制了多重人格障礙,胡東東應該只存在表演型人格障礙。

江笑楓問道:“你的意思是說,畫面中胡東東都是在刻意表演!”

唐森道:“或許不僅僅是他刻意在表演,你想過沒有,他爲什麼每次從家裏到柴房的時候纔會做出誇張的動作。這是因爲當年他被關在柴房,所以回到柴房,會讓他想起當年的事情。你先前說柴房裏被鏈鎖鎖住的木偶,的確應該就是胡東東自己。他用這樣的情形來重塑當年的場景,算是一種特別的情景重置,值得注意的一點是,如果一個有表演型人格障礙的人,總是回到情景重置的畫面中,並且進行誇張的表演,那至少證明一件事情。便是,當年的那種情景,對他而言是想要重新回去,並且想要改變什麼,挽回什麼,纔會一直重置,一直誇張的表演!”

江笑楓不假思索道:“他想改變他家被滅門的事實?”

“這當然是其一。可是如果我們深層次研究下,或許不是表面上那麼簡單!燭火,吸納陰氣。他是捉妖師,自當懂得陰陽之道。他吸納陰陽氣,讓陰魂回到木偶身邊。而木偶旁擺放了兩雙碗筷!之前你分析是胡東東第二重人格,所以擺放了兩雙碗筷。可是,我們現在判定胡東東表演型人格障礙壓制多重人格障礙。那這兩雙碗筷,必然不是給他兩個人格準備的!”

“那你想表達什麼意思?”

唐森呵的一笑:“我當年給你推薦了不少書,你一定沒認真去看吧!你還記不記得,在精神分析領域,分析表演型人格障礙時,將其歸納的起源是什麼。”

江笑楓皺了皺眉頭,嘴裏罵道:“都什麼時候了,你還要考我。別特碼廢話了,趕緊說。”

“得得得,你丫的求人一直這個態度,改天我可撂攤子不幹了!”這當然只是玩笑,依照唐森的性格,自當把問題分析完畢,“精神分析理論提出表演型人格障礙起源於俄狄浦斯期的發育,而俄狄浦斯時期被大致劃分爲三歲到五歲這個時間點!胡東東當年剛剛六歲,恰好過了俄狄浦斯發育時期。所以,他之前應該已經存在俄狄浦斯情結,到了六歲後,因爲滅門事件的產生,強化了這種情結,便激發了表演型人格障礙,扭曲了人格!”

江笑楓總算找到了可以插話的時候了:“俄狄浦斯情結便是戀母情結,胡東東難道從小產生了對母親的過分依戀?”

“應該就是這樣。表演型人格障礙的形成與基因和家庭環境相關。此外,表演型人格障礙與反社會型人格障礙存在着緊密的關係。一些統計數據表明,表演型人格障礙人羣中,其中三分之二有反社會型人格障礙的存在。這兩種心理障礙的潛在人格特質有相似的一面。胡東東成長於胡狐村,按照之前你們關於多重人格障礙遺傳的分析,所謂障礙基因遺傳應該存在。而家庭環境因素中,因爲胡東東遭受滅門,又因爲關鍵人物其母親可能被其父親親手殺死,造成了他更加扭曲的人格。於是,他形成反社會型人格障礙也是正常。”

江笑楓道:“如果我沒記錯,擁有俄狄浦斯情結的人,嚴重者甚至有弒父情結的存在。而反社會型人格障礙,其可能造成的是極端暴力事件。那胡東東報復全村的假設就成立了。”

唐森笑道:“好嘛,你還好歹看了我給你準備的書籍。不錯,胡東東應該延展到反社會型人格障礙,所以他會產生極端報復全村的行爲。另外一點,所謂弒父情結,或許也是其中一個重要的考察點。之前說到的兩雙碗筷,我懷疑並不是給胡東東另一重人格準備的,也不是給胡東東的父親準備的,而是胡東東給其母親準備的。胡東東用燭火招攬陰魂,是想讓其母親回來陪他單獨吃飯。”

木偶是胡東東自己,而那個場景,是當年滅門時候的場景!胡東東不停回到柴房,用誇張的表演重置當年的場景,的確是想改變一些事情。而他想改變的,便是母親回來陪自己吃飯。

唐森道:“胡德才當晚另一重人格忽然失控殺死了全家,而之前恰好胡東東被母親鎖在柴房。事後多年,胡東東一直想讓母親回來陪自己單獨吃飯,表現了對母親的極端依戀。是不是我們可以這麼想,胡東東的母親,其實把胡東東鎖在了柴房,就是救了他一命!這是有意爲之,還是恰好爲之?我看,怕是有意!”

江笑楓疑問道:“你是說,胡東東母親其實已經預感到胡德才當晚回家後要出事?”

唐森道:“這就得牽扯到另外一個問題,爲何胡東東吃飯的時候,會在家中擺出八雙碗筷。如果柴房多出的碗筷是給其母親準備的,那家中吃飯多出的碗筷,還會給其父親的另外一重人格?胡東東難道不恨自己的父親嗎?他還會讓父親的兩個人格一起坐下來吃飯?” “如果我知道還用問你?”江笑楓有些不耐煩道,“我說唐胖子,你到底知道多少。這八雙碗筷,你的理解是什麼?”

唐森道:“我基本上可以肯定,柴房內的兩雙碗筷分別是胡東東和他母親準備的。但是這吃飯時,房間裏擺放的八雙碗筷。如果是給其父親準備的,不符合胡東東的心理推斷。但是,如果是給其母親的另外一重人格準備的呢。”

“你是說胡東東的母親也擁有多重人格?”

“爲什麼不可以?”

“我擦!”江笑楓這才意識到大家之前都進入了一個盲區。衆人都在分析胡德才是因爲多重人格障礙導致殺死全家,進而延伸到自己追趕自己,導致自己自殺的結局。可是別忘了,胡東東的母親也同樣生活成長在胡狐村。


按照胡狐村有些類似於近親結婚的結果,胡東東母親擁有多重人格障礙一點不奇怪。

江笑楓問道:“如果胡東東母親擁有兩種或兩種以上人格,那胡東東擺下八雙碗筷,實際上多出來的一副,是給其母親另外一重人格準備的?”

“不!”唐森斬釘截鐵道,“如果胡東東真的有弒父戀母情結,那他最終的結果可能是在家中不擺放其父親的碗筷。所以,所謂八雙碗筷,準確來說,並不是只多了一雙碗筷。而是去除胡德才之後,多出來的兩雙碗筷!”

江笑楓煥然大悟:“你的意思是說,胡東東的母親擁有三重人格!並且在家中都表現過,所以,胡東東在家中和人吃飯的時候,會把其母親的每一重人格都當成一個獨立的個體,於是擺放了三雙碗筷給其母親一人,剝奪了胡德才吃飯的權利,進而和全家享受食物!”

“正確!”唐森道,“只有這麼解釋,一切才說的通。而同時,也爲胡東東爲何殘暴的要報復整個村莊找到了答案。其母親是被其父親殺死,而父親的多重人格障礙源自於胡狐村。胡東東不單單要報復一個人,而是要報復整個多重人格障礙的源頭,就是胡狐村這個村落!只有胡狐村存在的多重人格障礙的每一個人幾乎都死了,才能讓胡東東內心平靜,覺得爲母親真正報仇了!在他心中,其母親不是死了一次,而是死了三次!”

江笑楓道:“胡東東母親三重人格,對於胡東東而言,其母親就死了三次!對有戀母情結的人來說,死了一次母親就已經不可接受,而胡東東認爲其母親死了三次,這會讓他的人格扭曲不止一點定!之前我在分析胡德才爲何受到刺激而殺了他自己全家的時候,考慮到胡德才可能是累計刺激,而現在,如果考慮到胡東東母親存在三重人格,那有沒有可能是三重人格累計刺激了胡德才,讓胡德才直接產生了殺意!而且剛剛我們也說了,胡東東母親提前把胡東東鎖在柴房,可能是提前知曉什麼,這或許也是累計刺激的誘因之一。”

“我非常贊同你這個分析。從理論上來說,胡德才的多重人格障礙主要是兩種人格不停切換,這其實就造成了胡德才情緒非常不穩定,並且對自己認知存在一定障礙。如果外界不停給於刺激,甚至於不同人不同人格輪番刺激,會讓胡德才陷入極端不安之中。再加上胡東東母親如果有針對性的言辭刺激,後果更加不堪設想。但是到底胡東東母親說了些什麼,只有等胡東東自己交代了!”

江笑楓道:“胡東東母親如果真的有先見之明,將胡東東放置在廚房,可能和胡大水家的情況有關。”

唐森清了清嗓子,道:“胡大水父母自殺的問題,你怎麼看。”

江笑楓哼的一聲:“呵,還能怎麼看!胡東東要報復全村,其原因是父親的多重人格障礙導致他全家被殺,重點還有母親被認爲殺死了三次!而胡大水和胡德才的關係其實是相當不錯的。如果胡東東要報復全村,胡大水肯定知道當年滅門真相,他也會爲胡德才的行爲感到震驚。爲了彌補胡德才的作爲,也或許爲了同樣對村裏這種情形的厭惡,他加入了報復!胡東東的扭曲人格來自於成長,而胡大水的扭曲人格,或許來自於父母自殺! 豪門總裁的小** ,更能形成團隊。所以,我懷疑胡大水的父母死因和胡東東全家被滅門原因相同。表面是自殺,實則是夫妻之間因爲人格干擾而導致的他殺!值得注意的是,當年胡大水邀請胡德才來自己家中捉妖,其中重點就是說干擾到其父母的生活,這必然不是隨口說說的!以胡大水和胡德才家中的關係,他們兩人一定知無不言。說道興奮的地方,肯定有對整個村子的不滿!他們的衝動交談,或許是之後胡德才回到家中慘劇的誘因之一。”

唐森道:“你的分析非常有道理,照着這個分析,現在所有的一切都似乎能解釋清楚了。”

“還有一點,就是張紅爲何要堅定的加入這個報復小組!”江笑楓道,“不過,到了這一步,我們也可以收網了!唐胖子多謝了,你的這個關鍵分析,讓我們將一切問題都擺上檯面了!”

“得,其實我只是開了個頭,後面的都是你自己分析出來的!江笑楓啊江笑楓,你的推理能力的確超強,還是那句話,如果加強理論知識培養,你小子前途不可限量!”

這種廢話,江笑楓聽了無數遍了,現在也懶得繼續跟他閒扯。掛了電話後,江笑楓馬上再次和鄒正義取得了聯繫。

之前林佑天已經將材料整理完畢向省廳做了彙報,所以鄒正義很清楚胡狐村問題的複雜性,現在又得到江笑楓的新的分析推論,鄒正義更加清楚,這事不能拖下去了。

“我已經讓省宣部門親自把控胡狐村事件的輿論導向,一旦事情被人發酵,我們需要提前做好預案。而且直接用活人祭祀,這種事情最好不要大肆宣揚,所以,能暫時壓制下去,還得壓制。只要在胡狐村內部解決,一切好說!至於胡東東和胡大水等人的問題,你全權負責,我已經和市局打了招呼。接下來,你放手幹吧!”

鄒正義把話說道這個地步,讓江笑楓血脈膨脹!幹吧!胡東東和胡大水還能翻了天不成!

“休息好了沒有!”江笑楓拿起自己的裝備,道,“休息好了就跟我重新進村。這次我們進去後,就得把該帶出來的人帶出來了!”

萱世蕊和林佑天都是第一次面對村民對峙局面,所以,這兩人顯的既興奮又忐忑,但是就是要在這樣的環境中,才能更加鍛鍊一個人,讓人加速成長。

帶着胡厚,胡牛,胡二能,還有樂樂,江笑楓一行人這次是準備完全,浩浩蕩蕩的重回胡狐村。

剛一進去,到了路口,他們看見村民和警方的對峙局面繼續僵持。而且,零星看見一些爭鬥!從場面上看,警方一直保持克制,所以受傷人員基本都是警方。

江笑楓上前,趕忙問道情況如何。

胡明道:“之前的搜山已經有了結果,你分析的不錯,在胡大水家附近的山林中發現自制**,而且數量衆多。”

江笑楓笑道:“看來,我們可以抓人了!”

“抓人!”胡明指了指那些村民,“這樣子,你還指望能將胡大水和胡東東帶走?”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總得有解決的辦法!我提議,和村民談判!”江笑楓指了指身後的人道,“胡厚,胡牛,還有胡二能都已經願意站出來說明胡狐村的真實情形,加上目前我們瞭解的情況,我們只要把胡東東和胡大水擺到村民的對立面,我相信,他們不會隨意被煽動!而且,胡大風還有胡名堂,甚至於胡竹達的態度也很關鍵,這些人都不一定想讓胡東東和胡大水胡來的!”

胡明擦了擦冷汗,和現場負責人商量後,問道:“現在我們能暫時安撫村民,可是一旦談判結果不利,到時候鬧大了,可就不好辦了。江隊,你有多大把握能讓村民把胡東東和胡大水主動交出來!”

江笑楓看了看萱世蕊,這個女人才是溝通的主力人選。看見女人點頭後,江笑楓肯定道::“我有信心。”

“哎,好吧!”胡明和負責人點點頭,事到如今,現場就交給江笑楓了!

胡明讓警方確保江笑楓等人的安全,隨後,江笑楓帶着林佑天,萱世蕊,以及胡厚,胡牛和胡二能朝着村民聚集地點前去。

當村民看見村中三人從村外出現後,他們這才意識到,先前竟然還有人出村了!他們有些吃驚,也有些不安!

萱世蕊第一個走上前去,之前,她已經設想了很多種和村民開場的方式。而如今,第一次面對對峙村民,她當然緊張!可是她也知道緩解緊張的方式,就是把自己準備的東西都說出去。

所以,她大聲的衝着村民說着自己的名字,並且直言自己就是前陣子被火差點燒死的宣世蓓的姐姐。在村民還未完全迴應之後,她指着後方道:“這三人你們大家應該很熟悉,他們同樣有話要對大家說。但是在他們說之前,我們希望和村中代表能有一次溝通!這次溝通,事關胡狐村全體人員命運。”

“別聽他們胡說,他們就是想要干涉我們胡狐村自己的事情。”一個聲音傳來,胡大水迫不及待的想讓萱世蕊馬上閉嘴! 這些事情,早就在萱世蕊的意料之中。胡大水一站出來,萱世蕊就明白要說些什麼。她將胡二能先拉出來,厲聲道:“村長,你說不要聽信我的煽動,那現在你煽動村民對抗警察,又是意欲何爲。胡狐村的事情,你以爲能一直掩蓋下去嗎。”

她示意胡二能發言。當着大家的面,胡二能將胡東東私下和自己說過的話說了一通。這一下,現場一片譁然。胡東東在村民心中的地位頗高,他們都不可能相信胡東東明着仇視胡二能,可是竟然還想着和胡二能合作。所以村民質疑,萱世蕊這樣的表達,看上去就是在激化矛盾。

看着現場有失控的局勢,一旁的胡明已經緊張要命。但是江笑楓卻依舊淡定,因爲他相信萱世蕊既然敢這麼做,必然是有預案的。一個擅長情感交流的人,絕對不會犯這種低級錯誤。

而萱世蕊也的確沒讓江笑楓失望,看見現場有激化的危險,萱世蕊又將胡厚和樂樂推到了村民面前:“如果你們不信胡二能所言,那聽聽胡厚和樂樂說些什麼。”

樂樂雖然是小孩子,但是他至少可以證明被胡東東帶上山去過,而胡厚曾經偷偷跟蹤兩人,對那裏的情況一清二楚,只要兩人一說,現場質疑雖然存在,可是大家必然也會思考,胡東東爲何要把樂樂帶走。這其中的矛盾,不是胡東東能一下子解釋清楚的。

萱世蕊見大家終於緩和,不等胡東東和胡大水煽動,趕忙道:“胡大風族長,這時候,我覺得你有必要親自組織我們的談判,同時,胡竹達老爺子或許也應該站出來參與這次談判!”

每一句話都是事先模擬過的,雖然不多,但是句句直入要點!胡大風和胡東東在村裏面算是深謀遠慮,可是和萱世蕊這種職業情感交流師相比,他們的計劃性還是太弱了!搶佔話語優先權,並且將胡大風甚至於胡竹達擺出來,如果這時候胡東東和胡大水繼續反對挑撥,就是公開和胡竹達甚至於胡大風的對立!那胡東東想要爭取胡大風待會站在自己一面,就是沒指望了。

萱世蕊就是考慮到這一點,纔敢壓制胡東東和胡大風。而且,萱世蕊狠就狠在,她嘴上說着談判,實則,只要胡東東和胡大水態度不堅定,便是下一步計劃的開始。

不等胡大風回覆,萱世蕊主動帶着胡狐村幾人先行走過人羣,而江笑楓和林佑天這會成了她的跟班。村民不敢擅自行動,一方面是警方就在旁邊,二來,胡大風和胡大水可都沒發話啊!

就這樣,在萱世蕊完全揣破胡狐村村民心中所想後,順利的帶着江笑楓等人大搖大擺的進入村內。接下來,就是胡大風準備通知村裏幾個有威望的人過來和警方談判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