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子琪無奈,只好走出門外將門虛掩,在門廳裏抱着膀子有些瑟瑟發抖。

“子琪,你還好麼?”龍海天問道。

李子琪沒有理他,抱着膀子沒說話。

“我知道郭輝是個混蛋,而且被人打的腦震盪現在還在醫院裏。”龍海天看來對李子琪的事情非常瞭解。

“這三年他如何對待你我都知道。說實話這次來我本來想教訓教訓他,不過看來有人比我下手早啊。”龍海天向李子琪靠了靠,認真的說道:

“其實我這次來是想和你重歸於好,你本來就應該是我的。”

“不……”李子琪聽龍海天這麼一說,一臉恐懼的向後縮去,雖然已經靠在了牆上但是依然使勁往後擠着,兩手抱住自己,一臉驚恐的樣子。

龍海天本來還想上前再靠近一點,看到李子琪這個樣子便站着沒動,動情的說道:

“其實你一直誤會我了。那天晚上我本來要扶你去房間休息,可你喝得太多吐了自己一身,連我身上都沾上了,所以我只好給你把衣服脫了。可沒想到你爸爸誤會了我,一進門就打我。”

“那爲什麼脫得乾乾淨淨一件不剩。”李子琪鼓起勇氣反駁道。

“當時是夏天,大家穿的都比較薄,衣服都已經溼透了,你的內衣上也全都是污物。我只好給你全都脫了讓酒店的服務人員送去洗了。”

李子琪突然想起來當時自己的確找不到自己的衣服,只好裹着牀單非常狼狽的跟着父親回了家,但是這事羞於啓齒怎麼可能跟管兵他們說。

“我從小都是在長輩的呵護下長大,哪被人打過。你父親一打我我就生氣了,跟他對打起來還出言不遜,那是我年輕氣盛,是我不對。”龍海天竟然承認自己不對。

“可你爲什麼後來說不放過我,還來青島騷擾我?”李子琪問道。

“那是因爲我被父親訓了一頓,心裏一生氣一時憤怒衝昏了大腦。子琪,真的對不起,嚇到你了。”龍海天非常真誠的說道。

“因爲我太愛你了,一天都不能看不到你,便追到了青島。但是當我看到你已經有了男朋友的時候我就非常生氣,就想把你們拆散把你奪回來,你這一生只能是我的女人,誰也不能奪走你。”龍海天說道,語氣決絕,意志堅定。

難道真是這樣麼?李子琪擡起頭看着龍海天剛毅的眼神,和多年前略有不同的相貌,他的表情非常堅定,沒有一絲戲謔。

“那後來……”李子琪聲音比剛纔緩和了許多。

“後來我被郭輝打斷了腿,臉也被打破了,再看着你那麼悲傷,我雖然不忍心,但是也只好回燕京了。我讓我爺爺打電話不追究郭輝的責任,就是希望你能過得幸福。可是沒想到郭輝竟然是個混蛋,整天沉迷花天酒地,還找你要錢花。”龍海天臉上又浮現憤怒的表情。

“子琪,回到我身邊吧,事業、金錢、權利你要的一切我都可以滿足你,我是真心愛你的,只有我才能給你真正的幸福。” 龍海天動情的說道。

李子琪張了張嘴,龍海天說的一切的確都是自己曾經的夢想和追求,但是現在孩子是她的一切,而管兵是珍珍的爸爸,自己也對管兵非常有感覺,三心二意不是自己的作風。

“海天……”李子琪改了稱呼,說道:“謝謝你,但是我已經有了心上人。”

“那個管兵?你沒見他都不怎麼搭理你?他喜歡的是那個女人。”龍海天沒想到李子琪竟然會喜歡上管兵。

“但是他是珍珍的爸爸。”李子琪輕輕說道。

“什麼……?這怎麼可能?”龍海天瞪大了眼睛,吃驚的問道。

“沒有什麼不可能的。就像你一樣,即便我不答應你、誤會你還跑到琴島躲着你,可你還是愛着我,這一點我謝謝你。但是現在我也一樣,我愛我的女兒,也愛管兵,他身上有一種真正的男人味。”李子琪臉上竟然浮現出了笑容。

求點評、求花、求收藏~

如果您不是在17k.com看到此書那麼您看的就是盜版書,請支持正版閱讀,既沒有廣告還可以與作者互動,鏈接地址:17k.com/book/387307.html,謝謝各位讀者支持。 龍少皺了皺眉頭,自己爲了這個女人付出了很多,自從上大學的時候見了李子琪一面就驚爲天人,心中下定了目標非她不娶。現在已經33歲了的龍海天一直沒有婚配,就是因爲心中總是忘不了李子琪。好不容易等到郭輝頹廢了,自己有機可趁了但又因爲家族裏的事耽誤了三年。現在終於閒下來了,有時間考慮一下自己和李子琪的感情問題了。而且自己也放下架子跟李子琪解釋清楚了,可她卻又愛上了別人,一次次的挑戰着自己的耐心。

龍海天是誰?是從小便在父輩光環下生長的人,想要什麼就會得到什麼,可這個女人卻拒絕了自己,而且是爲了一個明顯不愛她的男人決絕了自己。

“爲什麼?他明明不喜歡你。”龍海天提高了聲音。

李子琪看了看龍海天,笑着說:“只要我喜歡他就行了。”

龍海天瞬間平靜下來,是啊,這不就跟自己當初一樣麼。不顧家裏的反對,一心想要和李子琪在一起,直到最後被郭輝打了才暫時放棄回燕京治傷整容,這也是爲什麼李子琪一開始沒認出他來的原因,因爲經過整容他的容貌發生了一些變化。

看來得想個辦法讓李子琪回心轉意。龍海天思索道,最簡單的方法應該就是讓管兵消失,只要沒了管兵,那麼李子琪的心就會重新收回來。

龍海天笑了笑,對李子琪說道:“子琪,沒關係,我會等你的。”然後轉身離去。

李子琪愣了一下,一向不達目的不罷休、非常強勢的龍海天竟然在自己面前這麼溫順?難道他是真的愛自己的麼。

“馬坤,那個人你有幾成把握?”龍少回到車裏問自己的保鏢。

保鏢馬坤低頭說道:“如果硬碰硬我一點把握也沒有。”

“恩,那你就放手去做吧。”龍海天言簡意賅。硬碰硬沒把握那就用不硬碰的辦法就是了,這個世界上沒有做不成的事,就看你想不想做成。

“知道了。”馬坤應了一聲發動了汽車。

車回到了凱賓斯基大酒店,剛一拐進停車場馬坤就發現了那輛自己曾跟了一路的悍馬車,車牌號正是管兵駕駛的那輛。

“龍少,管兵就在酒店裏。”馬坤說道。

“恩,那正好省的你跑腿了。”龍少下了車也不管頭也不回的走了。

“唉,可惜了……”龍少搖了搖頭。在管兵和李子琪之間還是決定選擇李子琪,因爲雖然自己很看好管兵的身手,但即使管兵答應跟着自己也不過是一件工具而已。而李子琪卻是要陪伴自己一生的人,兩者根本沒有可比性。只不過龍海天很爲管兵那身出神入化的功夫感到可惜,在愛情面前只能無奈的選擇放棄管兵。

馬坤將車又開了出去,以免被停車場的攝像頭照到,到外面找了個隱蔽的地方停了車,打開副駕的行李箱翻出了一包東西,先翻出了一層薄薄的人皮色的薄膜,然後開始往自己臉上貼,照着車裏的反光鏡貼好後整理了一番,又戴上了假髮和眼睛,本來剛毅冷峻的馬坤利馬變成了一位面容和善文質彬彬的人。

馬坤又在車裏換上了西裝打上了領帶,除了一身發達的肌肉讓身軀看上去魁梧強壯無法改變外,整個人看上去就像是一位企業家。

馬坤下了車,徑直走進了酒店來到了前臺。

“小姐你好,請問有一位管兵先生住在這裏麼?”馬坤用一口外地口音向前臺小姐問道。

“請稍等。” 前臺小姐從電腦中查詢着住客記錄。

“的確有一位叫管兵的客人一小時前登記入住,不知道是不是您找的那位。”前天小姐禮貌的迴應着,但是沒有透漏管兵的房間號。

“他是我的朋友,開着一輛悍馬車,車牌號是XXXX,說好在這裏見面的,結果我手機忘帶了,麻煩您跟我說一下他的房間號好麼?”馬坤微笑着解釋道。

“ 好的,他的房間號是1605,需要我打電話通知一下麼?”前臺小姐從登記信息上查到管兵卻是開着一輛悍馬車,車就停在停車場。這是爲了方便管理要求客戶登記的信息,所以一查就查到了。能夠說出管兵的 車輛信息說明這個人認識管兵,所以小姐就告訴了這個人房間號,這也是爲客人負責。

“我這裏有件東西要交給他,不過要十五分鐘以後讓他親自下來拿,麻煩你十五分鐘後打電話通知他,謝謝。”馬坤從衣服裏掏出了一個黑色的盒子,看上去十分精緻。

“不好意思先生,爲了安全麻煩您打開看一下可以麼?”前臺小姐禮貌的說道。

“可以。”馬坤很痛快的打開盒子,裏面躺着一塊精緻的手錶,一看就是高檔貨。小姐的眼神頓時一亮,這可是勞力士,看做工應該是真的,一塊的價值恐怕就是幾十萬,如果自己能傍上這個人,那麼以後就不用辛苦的站前臺了。

“這是送給管先生的禮物,希望你能幫忙。”馬坤微笑着說道,同時遞上了幾張紅色鈔票。

“謝謝您的配合。”小姐眼中帶着喜悅的眼神看着馬坤,從他手中接過了手錶同時遞過了一張自己早就準備好的名片,上面有自己的名字、空閒時間和聯繫電話。

馬坤會意,微笑着衝小姐笑了笑點了點頭,鄭重的把那張名片裝進了口袋,然後轉身離去。



馬坤快速的走出了酒店, 到隱蔽處換下了裝束,然後又開車回到了停車場,總共用了不到五分鐘,不愧是訓練有素的人。

馬坤快速走進大廳向電梯走去,扭頭看見那位前臺小姐正在那裏一臉微笑的低着頭,兩隻手臂輕輕的動着。馬坤微微笑了下,知道她是在把玩那塊手錶。不過那個小姐長得倒是挺漂亮,有時間可以打電話約一下。

馬坤回到了1888房間,龍少已經進臥室睡了,馬坤拖出自己的箱子打開,裏面裝了各種裝備,微型手槍、烈焰打火機、定位手錶、夜行衣、吸盤,玻璃切割器以及一些藥劑等等,如果把這些裝備起來就是一特工。


馬坤從裏面撿了幾樣,帶上防滑手套來到陽臺,順着陽臺的凸起向下爬去。現在離十五分鐘還有五分鐘時間,管兵坐電梯上下樓到前臺拿東西大概也要五分鐘時間。自己要在五分鐘內爬到1605的陽臺,等管兵出門後佈置好後,在管兵回到房間之前清除痕跡再爬出去,時間應該夠了。

1888房間離1605房間其實並不遠,只不過是酒店爲了討采頭將房間號設計成1888而已。馬坤順着陽臺往下爬着,輕手輕腳卻敏捷的像只猴子一樣。中途發生了點小意外,有兩個比較開放的傢伙竟然在陽臺上OOXX,馬坤不得不避開他們以免被發現,多用了半分鐘時間。

來到1605房間的隔壁陽臺,馬坤側頭從窗簾縫隙看了進入,看到管兵正蹲在衛生間旁邊趴在玻璃上向裏面看,又看了看手腕上的夜光錶,時間到了……

求點評、求花、求收藏~


如果您不是在17k.com看到此書那麼您看的就是盜版書,請支持正版閱讀,既沒有廣告還可以與作者互動,鏈接地址:17k.com/book/387307.html,謝謝各位讀者支持。 (今日小爆,第一更,求花求收藏)

管兵此刻正看得過癮,剛剛從水杯里弄了點水到毛玻璃上,果然如願以償的看到了自己想要看到的景象,雖然不是很清晰,但是那種朦朧美不是更有感覺麼。

衛生間的毛玻璃肯定是毛面朝外的,因爲衛生間裏蒸汽騰騰遇到涼絲絲的毛玻璃肯定結露,那麼毛玻璃就變成透明玻璃了,所以毛玻璃肯定是毛面朝外,給管兵這種非常有壞心眼的人留下了機會,

“呃~呵呵呵呵……真他媽夠味……哈哈哈哈……”管兵看的正開心,如果此時有人在旁邊注意觀察,肯定會驚呼:“哇靠,三條腿。”

馬坤縮回了頭,耐心的等待着時機。

“叮鈴鈴……”房間裏的客房電話響了,管兵沒動,依然非常專注的看着。很快鈴聲停了,馬坤皺了皺眉頭 。

“叮鈴鈴……” 鈴聲再次想起,管兵依然沒動。反正自己和趙雪茹住這裏也沒別人知道,誰會打電話到房間,肯定不是自己人。

“叮鈴鈴……”電話鈴聲再次響起。管兵終於皺着眉頭站起身去接了電話。

“喂,誰呀?”管兵有些生氣的問道。

“先生您好,請問您是管兵先生麼?”一個悅耳動聽的女聲響起。

“啊,我是。”管兵應道,眼睛依然盯着自己製造的那塊透明玻璃。

“管先生您好,我是前臺服務人員,剛纔有一位先生在前臺給您留了一件東西,請您現在下來取一下。” 前臺小姐十分有禮貌的說道。

“你不能給我送上來麼?我現在很忙。你給我送上來吧,我給你小費。”管兵二話不說掛了電話。

窗外的馬坤更是皺緊了眉頭,思索了一下,從後腰掏出了手槍。如果管兵不離開房間,那就在這裏把他幹掉好了。

“叮鈴鈴……”不愧是高檔酒店,服務人員的素質的確沒的說,起碼錶面上做的非常到位,再一次打來電話。

“對不起先生,那位送東西的先生說過,一定要您親自取。”前臺小姐禮貌的解釋着。

“麻煩,難道是被人發現了?不可能啊。”管兵心思到,但是卻沒有想出原因。

“好,我這就下去,真麻煩。”管兵掛了電話,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馬坤見狀趕緊翻入陽臺,拉開陽臺的落地窗進入房間,從懷裏掏出一個小型注射器般的東西,將裏面的透明液體滴入了房間裏的水壺和水杯中。這樣只要管兵喝水肯定就會喝入那種透明液體,這可是從外國進口的高級特工用品,無色無味,服下後十二小時才發作,而且發作的時候非常突然,跟心肌梗塞一個症狀,根本就無法施救。

馬坤剛剛把液體滴入水壺中,衛生間裏的淋浴聲就停止了,而且還想起了一個好聽的女聲。

“管兵,我洗完了,你進來洗吧。”

馬坤趕緊收起東西走回陽臺,從欄杆躍出,沿着原路往回爬去,但是總覺得少了點什麼。

趙雪茹纏着浴巾,用毛巾擦着頭從衛生間走了出來,看到屋裏沒人十分納悶,不知道管兵這傢伙跑到哪裏去了。

“這傢伙,怎麼不在。” 趙雪茹自言自語道,突然感到有些口渴。四處一打量,正好看到桌子上的大半杯水,那是剛纔管兵用來製造透明玻璃時倒的,已經被馬坤下了毒。

趙雪茹二話沒說端起水杯喝了下去,然後又從水壺裏倒了一杯水放在了桌子上,有教養的人都會這樣做,物歸原處,與人方便於己方便。

趙雪茹一屁股坐在了那張大牀上,打開了電視,電視里正在播出山東高密作家莫言榮獲諾貝爾文學獎的事,這是全中國人的驕傲,值得慶賀。

趙雪茹一邊擦着頭髮一邊看着電視等着管兵的出現,很快管兵便推開房門走了進來,手裏拿着一個黑盒子。

“你去哪裏了?”趙雪茹問道。

“剛纔前臺打電話說有我的東西讓我去拿一下。”管兵打開了盒子,電視畫面突然扭曲了一下,不過很快便恢復了正常,管兵扭頭看了一眼沒有在意。

“哇哦~”趙雪茹看到盒子裏的手錶,發出了驚訝聲,眼睛瞪得滾圓緊盯着那塊精緻的手錶。

“這可是世界名錶勞力士,看這個款式最少也要十幾萬一塊。”趙雪茹從盒子裏拿出了那塊手錶,翻來覆去的看着,又放在耳邊專注的聽了聽聲音。

“應該是真的,誰送給你的?這塊表起碼值十幾萬。”趙雪茹問道。

“真的?”管兵一聽這話,馬上奪過這塊手錶端詳起來,沒想到這麼一塊小手錶就值這麼多。

“恩,這塊表給我帶小點了,不過呆在你手上應該很酷,美女帶酷表,帥呆了。”管兵抓起趙雪茹的左手,給她戴了上去。

“嗯,真不錯。”管兵攥着趙雪茹的手翻過來複過去的端詳着手錶,同時還不停的揉捏着趙雪茹溫軟的小手。

“到底是誰給你的?”趙雪茹抽回手用腳踢了管兵一下再次問道。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