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不管陳煜怎麼敲門,房間裏面都沒有任何的反應。

陳煜又等了一會,發現還是沒有任何反應,終於陳煜忍不住了,直接猛的一腳踹開了房門,當陳煜衝進去之後,他終於確定了,周嫣然出事了。

因爲整個房間都空空如也,根本沒有人。

這下陳煜算是徹底迷糊了,他不知道周嫣然出了什麼事,周嫣然是一個沒什麼錢,也沒什麼勢力的女孩,但是就這麼莫名其妙的不見了,陳煜想了很長時間,都不知道周嫣然是因爲什麼出事,被什麼人抓走了。

遇到這種找人的問題,陳煜第一個就想到了荊柔,這個在京州市無所不知無所不曉的女人。

從兜裏拿出手機,陳煜直接撥通了荊柔的電話。

電話纔剛響了兩聲,就接通了。

“煜哥,找我又有什麼事啊?”荊柔慵懶的聲音從電話之中傳了出來。

“這是什麼話,難道我沒事就不能給你打電話了啊?”陳煜有點不樂意。

陳煜本想借這句話佔據聊天主動的,但是沒想到荊柔的下句話就直接把他打敗了。

“難道不是嗎?你好好想想,哪次你給我打電話不是有事找我。”

聽到荊柔的話,陳煜也是楞了一下, 仔細的想了一下,還真是這麼回事,一瞬間,陳煜的語氣就軟了下來:“荊柔啊,我還真的有事求你幫忙,這件事除了你,別人還真的幫不了我。”

荊柔也是有點無奈,淡淡開口和陳煜說道:“好了好了,說吧,這次找我有什麼事。”

“我想找一個人,需要你幫忙。”

聽着陳煜的話,荊柔忽然開口說道:“找人?爲什麼不去找你那個小女朋友啊?”荊柔的語氣之中略微帶着一點酸酸的味道。

“額……這不是因爲我相信你的實力嘛,我可是第一個就想到你了。”

荊柔忽然調皮的笑了笑,開口和陳煜說道:“是這樣嗎?還是說,你要找的是個女孩子,沒辦法告訴你女朋友啊。”

這次荊柔是真的錯怪陳煜了,他根本就沒往那方面想。

聽着陳煜半天沒說話,荊柔忽然正色道:“行了,我也不和你鬧了,告訴我你要我找的人的名字,我這邊有消息了,我第一時間通知你。”


“周嫣然。”

荊柔一聽這個名字,立馬咯咯笑了兩聲:“還真讓我猜對了,果然是個女孩子,好了,你等我消息吧。”

說完,荊柔都不給陳煜說話的時間,迅速的掛掉了電話。

聽着電話裏面的忙音,陳煜無奈的聳了聳肩,對於這個荊柔,陳煜是一點辦法都沒有的,不過還好,荊柔已經答應要幫自己了,陳煜也算是放心了。


剛要轉身回家,陳煜的腦海之中忽然又浮現出一個人,一個能夠幫到他的人。

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之前抓過陳煜的那個美女警察安玥琦。 安玥琦怎麼說也是本市的保安,一些地痞流氓肯定是知道不少,如果能得到安玥琦的幫助,那肯定是事半功倍。

想到這,陳煜也不猶豫,直接趕忙了自己曾經進去過的那個警察局。

快速趕到警察局的門口,陳煜想都不想就直接走了進去。

剛走進門,陳煜就立馬被警察攔住了:“你好,有什麼可以幫你的嘛?”

這警察還以爲陳煜是來保安的,很是客氣的問了他一句。


“我找安玥琦。”陳煜也不廢話,直接就開口說明了自己的來意。

聽到有人要找麻辣警花安玥琦,這個警察也是微微愣了一下,然後臉上立馬露出了一種很詭異的笑容:“找安玥琦是嗎?跟我來吧。”

說完之後,警察直接轉身就走。

陳煜見狀,立馬跟在這個警察的身後,快步走了過去。

“她就在裏面,你自己進去啊。”警察開口和陳煜說了一句,說完之後,立馬轉身就走。

看着這麼着急離開的警察,陳煜也是有點迷糊,不過他也沒想那麼多,直接推門就走了進去。

當陳煜進去之後,瞬間就被眼前的場景震撼到了,此時陳煜所處的地方,正是審訊室,而安玥琦此時正在做的事情,就是在審訊犯人,還是在使用暴力審訊。

安玥琦聽到開門的聲音,猛的轉過頭,冷冷的開口說道:“不是告訴你們,不要在我審訊犯人的時候…….是你?!”

話剛說了一半,安玥琦就看到了站在門口的陳煜,立馬驚奇的開口說道。

陳煜還天真的以爲安玥琦認出自己是什麼好事,興沖沖的接了一句:“對啊,就是我啊,安警官,還記得我啊。”

此時的陳煜已經忘記了自己當初是怎麼對安玥琦的,而且還有荊柔那個小魔女,第一次見面的時候,也是給安玥琦好一頓欺負。

就在陳煜剛說完話的時候,安玥琦猛然向着陳煜衝了過去,揮拳就要打陳煜。

陳煜也被安玥琦這麼突然的攻擊嚇到了,身體不斷的向後退,躲閃着安玥琦的攻擊。

穿越火線之生化槍神 ,陳煜就推到了牆邊,退無可退了。

“喂,安警官,你這是幹什麼啊。”伸手擋下安玥琦的又一記拳擊,陳煜疑惑的開口問道。

聽到陳煜的話,安玥琦就氣不打一處來,衝着陳煜喊道:“你竟然還問我?上次的事情你都忘了嗎?我告訴你,我可沒忘,我全都記着你,上次你和你女人是怎麼欺負我的,我都記着呢,現在終於逮到機會了,我怎麼可能放過你。”

安玥琦的這一番話說的陳煜雲裏霧裏,他想了好久都沒想明白安玥琦在說什麼。

“我說安警官,你說什麼呢,什麼我的女人,我當初進警局的時候,根本就沒有女人啊。”陳煜想了半天,忽然記起來,當初進警局的時候,他還沒和楚夢瑤再一起,哪來的女人啊。

安玥琦可不管你這麼多,反正逮到了機會,就是要報仇。

“砰砰砰。”安玥琦一拳快過一拳,瘋狂的向着陳煜的身上招呼了過去。

“喂,你冷靜點。”陳煜伸出雙手,抓着安玥琦的兩隻小手,大聲的喊了一句。

雙手被人制住了,安玥琦的情緒也是穩定了一點。

“你可以放開我了。”安玥琦平靜的和陳煜說道。

從安玥琦的話中,陳煜就感覺的到她應該是冷靜下來了,於是慢慢的放開了安玥琦的雙手。

揉了揉被陳煜抓的有點疼的手腕,安玥琦不耐煩的問陳煜:“說吧,找我有什麼事?”

“我需要你幫我找個人。”陳煜將自己的目的說了出來。

聽到陳煜的話,安玥琦圍眉頭一皺,衝着陳煜淡淡的開口說道:“上次的事情我不找你算賬也就算了,你竟然還求我幫你忙?你覺得可能麼?”

被安玥琦這麼一說,陳煜也是有點不好意思,但是眼下週嫣然的處境還不知道怎麼樣呢,於是陳煜只好低聲下氣的祈求安玥琦:“安警官,拜託你了,幫幫忙,這件事只有你能幫我了。”

安玥琦聽着陳煜的祈求的語氣,心情也是好了很多,輕聲開口問了陳煜一句:“說說吧,讓我幫你找的是什麼人。”

“一個女學生,已經失蹤三天,不對,是五天了。”陳煜剛說三天,忽然想起來中間還有一個雙休日沒上課,加上週嫣然三天沒上課,已經是五天了。

聽陳煜說是一個女同學,而且已經消失了五天了,安玥琦也是微微有點緊張,直接從審訊室走了出去,向着局長辦公室走了過去。

看着陳煜竟然還要跟着自己,安玥琦轉過頭,冷冷的和他說道:“你在這裏站着,不要跟着我。”

說完之後,安玥琦直接快步離開了。

陳煜在原地等了半天,終於看到安玥琦回來了,三步兩步趕了過去,焦急的開口問道:“安警官,怎麼樣了?局長怎麼說的?”

和親太后 已經立案了,你現在可以回去等消息了,只要有任何消息,我都會第一時間告訴你的。”

聽到安玥琦的話,陳煜雖然着急,可是他知道就算是警察,也不可能剛立案就立馬找到人。

悻悻然的離開了警察局。

就在陳煜剛推門走出警察局的時候,赫然看到楚夢瑤站在他的面前,一下子陳煜就愣住了,磕磕巴巴的開口問楚夢瑤:“夢瑤,你,你怎麼,會在這裏?”

看着陳煜的樣子,楚夢瑤也是輕聲笑了起來,淡淡的出聲問陳煜:“警察局也不是你家開的,爲什麼我不能在這裏啊,還是說,你有什麼事情瞞着我?”

“沒,沒有,我,怎麼會有事情瞞着你。”

“哦?是嗎?”楚夢瑤的臉上露出一絲懷疑的神色,再次淡淡的和陳煜說道:“那我怎麼聽說,你們班有位小美女不見了呢?難道,是我聽錯了?”

既然楚夢瑤已經知道了,陳煜也就只好坦白了:“夢瑤,你聽我解釋,這件事不是你想的那樣,只是因爲她是我同桌,之前經常會給我講題,僅此而已。” 看着陳煜緊張的樣子,楚夢瑤又是咯咯的笑了起來,微微擺了擺手,開口和陳煜說道:“好了好了,你也不用緊張,我都知道的,找不到的那個女同學叫做周嫣然,放心吧,我也放我爸爸幫忙找了,只要有消息,我肯定會告訴你的。”

聽着楚夢瑤的話,陳煜也是楞了一下,他想不通爲什麼楚夢瑤會知道的這麼清楚。

楚夢瑤看着陳煜臉上那疑惑的神情,好像猜到了陳煜的想法,笑嘻嘻的開口和陳煜說道:“今天中午你和王可兒老師站在那說話的時候,我就在離你不遠的地方,所以我就都聽見了。”

這下陳煜算是徹底明白了,心中的疑惑解開了,陳煜也衝着楚夢瑤點了點頭,開口和她說道:“夢瑤,這件事就拜託你了。”

衝着陳煜點了點頭,楚夢瑤溫柔的和陳煜說道:“嗯,我會的,你也不要擔心了,她應該沒事的。”

陳煜剛要走,突然腦海中響起白鴿之前說的那句話,小心翼翼的看了看楚夢瑤,開口問道:“夢瑤,我這麼着急找這個女孩,你不會不高興吧?”

“嗯,還好吧,一個小女生而已,我也知道你這麼着急只是因爲她是一個人,舉目無親,我還不至於因爲這樣一個小姑娘不高興。”楚夢瑤看了看陳煜,又緩緩開口說道:“好了,我先回去了,有任何消息我都會告訴你的。”

說完之後,楚夢瑤就轉身離開了,看着漸行漸遠的楚夢瑤,陳煜還想在說什麼,可是已經沒有機會了。

無奈的聳了聳肩,陳煜也是轉身離開了,回到了自己的住處。

剛走進房門,就看到孫虎和白鴿兩個人在那大眼瞪小眼的,一副劍拔弩張的樣子,而房子裏面此時亂的不像樣子,桌子椅子全都倒了,甚至椅子還被打碎了,那些鍋碗瓢盆更是全都散落在地上。

陳煜也不知道是怎麼一回事,於是好奇的走了過去。

“你們兩個,這是幹什麼呢?”陳煜走到旁邊,看看孫虎,又看看白鴿,開口問了一句。

一聽到陳煜的問題,孫虎立馬回答道:“這個女人瘋了,我一回來就說要和我比試比試,根本不等我說話,就衝過來和我動手。”

陳煜聞言,想了一下,好一陣子纔想明白是怎麼一回事,應該是白鴿想試試孫虎的身手吧。

“白鴿,怎麼樣,孫虎的身手如何?”

白鴿聽到陳煜的問題,臉上竟然露出了一抹不屑的神色,語氣平淡的回答道:“一般吧,和你比起來差很多,要不是我故意留守,他現在應該受重傷倒在地上了。”

“哈哈哈。”聽到白鴿的話,陳煜忽然哈哈大笑了起來,轉頭看着孫虎,笑着說道:“孫虎,你被白鴿小看了啊。”

“煜哥,要不是因爲你說這個女人是你的手下,她現在已經是一具屍體了。”孫虎有點鬱悶,明明是他手下留情了,現在竟然還被白鴿嘲笑了。

白鴿一聽孫虎的話,很是不樂意,憤怒的衝着孫虎說道:“你的意思是,從開始的時候,你一直在讓着我嘍?好,那就在比一次,這次你不用讓我,我倒要看看,你不讓着我的實力到底怎麼樣。”

說完之後,白鴿也不等孫虎開口,就再次衝了上次,揮舞着手上的短刀,向着孫虎身上砍了過去。

孫虎用詢問的眼神看了陳煜一眼,想問清楚陳煜是什麼意思。

“既然白鴿這麼想知道你的實力,那你就露兩手給她看看吧。”陳煜緩緩開口和孫虎說道。

聽到陳煜的這句話,孫虎臉上終於露出了笑容。

微微轉過頭,看着白鴿高舉的短刀,搖了搖頭,身體微微側身,就躲過了白鴿的攻擊,趁此機會,孫虎還直接一把抓住了白鴿的手腕。

“小姑娘,看清楚了麼?這纔是我的真正實力。”在抓住白鴿之後,孫虎很是得意的出言嘲諷了白鴿一句。

聽着孫虎的話,白鴿也是臉色紅一陣白一陣,此時的白鴿也是很詫異,明明之前還和她不相上下,甚至還有些打不過她的孫虎,現在怎麼這麼厲害,竟然一瞬間就把她的攻擊攔住了。

手上奮力的掙扎,白鴿還沒有人認輸,依然在奮力的反抗。

孫虎見狀,竟然輕輕鬆開了白鴿的手,淡淡的開口和白鴿說道:“還不認輸是嗎?好,那我今天就讓你徹底認識一下的實力。”

被孫虎放開之後,白鴿立馬後撤了兩步,和孫虎保持一個安全距離,左手持着短刀,右手已然是一把匕首反握在手上。

兩個人又陷入了僵持,孫虎是絕對不會主動進攻的,兩個人的實力差距實在太大,要是孫虎先動手了,難免會被一旁的陳煜說是以大欺小。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