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頭髮青年如小雞啄米點頭,聲音哆嗦着,之前囂張的氣焰消失的無影無蹤,像是老鼠看到貓一樣哪還敢動彈。 此刻綠髮青年一陣驚恐,看向葉寧的眼神都充滿了敬畏。

心裏已經罵翻了劉姓女孩,恨不得錘爆這個沙比女人,這他媽的怎麼招惹了這個魔王,昨晚再天皇會所的恐怖一幕依舊曆歷在目,那幾乎是一拳幹倒一大片啊,無人可擋,摧枯拉朽,直接兇殘的捏爆了東海王族的一個公子哥的喉嚨,鮮血四濺,已經給當時在場的人造成了巨大陰影。

可是沒想到今天自己就又遇上了這個魔王。

這他媽的沙比娘們是要坑死自己啊!

而劉姓女孩似乎還沒明白過來具體的情況,直接快步衝到綠髮青年身旁,摟着他的手臂委屈的哭泣道;“老公你可要替我報仇啊,這個小子剛剛打了我嘴巴,都快疼死人家了。”

劉姓女孩捂着被抽的半張臉,高挺的山峯再綠髮青年手臂蹭來蹭去。

一副委屈可憐的樣子。

尼瑪幣!

綠髮青年破口大罵。

啪!

轉身狠狠的抽了劉姓女孩個大嘴巴,吐沫星子飛濺,怒罵道;“滾你麻痹的,就知道給老子惹事,煞筆玩意!”

“老公你……”

劉姓女孩被一巴掌抽懵逼了,神色駭然的看着綠髮青年。

另外半張臉也腫了。

啊!!!

女孩反應過來,捂着臉大聲尖叫,極其刺耳,聲音都快突破了百分貝,眼神充斥着無盡的怨毒和怒火,指着綠髮青年;“張寒你他媽就是個廢物,老孃跟了你這麼長時間,就知道敢拿老孃撒脾氣,現在老孃被外人欺負你他媽的卻胳膊肘往外拐,平時騎在老孃身上衝刺的威風呢?!”

滾!

張寒怒喝,面容陰森,兇狠的揪住劉姓女孩的頭髮罵道;“你這個賤貨,還有臉說這些,花着老子的錢還這麼理直氣壯,淨給老子惹事,今天老子打死你!”

啪!

砰砰!!

綠髮青年一頓猛揍,下手兇狠一點都不手軟。

啊!!

救命!

Wωω ★ttκǎ n ★C ○


快報警啊!!


劉姓女孩被摁在地上暴打,又是尖叫又是哭喊,但是沒人幫她。

綠髮青年一拳一腳下去的招呼着,立刻她就鼻青臉腫了。

夠了!

葉寧盯着綠髮青年,冷淡道;“你不用做給我看,我對你們兩個的事情也沒興趣,小趙是我的人,你的女人再沒有證據的情況下污衊她偷手機,還肆意踐踏別人的財產,聯合另外兩個室友對小趙進行人身攻擊,如此無恥卑劣的手段令人不齒。”

“大哥……說的對!”

張寒一個勁的點頭,畢恭畢敬,立刻停手謙卑的說道;“這個賤人就是不要臉,平時是我對她管教不嚴,是我的責任!”

一旁的小趙再聽到葉寧說自己是他的人,頓時臉蛋上浮現一抹緋紅。

不過瞬間就消失了。

“小趙你還願意在這住嗎?”

葉寧看向小趙。

“我……”

小趙看了看身邊的林淺雪,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小趙肯定不能在這住了,跟這種無恥不要臉的女人合租太危險,不如再從新找房子吧。”

這時林淺雪開口,直接表態。

“寧哥,我聽林總的。”

小趙默默點頭,雙手揉搓着衣角,不知爲何心裏有那麼一絲失落。

“那好。”

葉寧微微點頭,看向綠髮青年;“這件事到此爲止,小趙從日落公寓搬走,以後你和你的女人若再敢找小趙的麻煩,我會擰下你的腦袋當西瓜踩爆!”

嘶!

“大哥……我……知道……大哥放心!”

綠髮青年倒吸口涼氣,聲音顫抖的說道,渾身一陣發冷,這他媽的太狠了,不由自主的摸了摸自己的腦袋瓜子。

“小趙收拾東西。”


“好的寧哥。”

說着小趙開始收拾自己的生活用品和被褥,一旁林淺雪也再幫忙。

當收拾完畢後,葉寧提着沉重的被褥,小趙和林淺雪拎着生活用品走出日落公寓,一行三人上了車,直奔小趙爺爺的地址。

夏城。

夏城不是市,而是一個名不經傳的縣城,再清末時期就屬於重兵駐守的地方。


是屬於江陵市的一個下縣。

昔年清末統治漸漸走向崩塌,民國軍閥割據一方,稱王做祖,夏城曾經歷盡戰火的洗禮,差點毀在那個年代。

後來一個張姓軍閥到來,佔據了此地,又強勢的趕走了外族,佔據了這個地方,故此夏城才能倖免的保留下一些古建築的風貌。

半個小時後葉寧一行三人趕到了夏城的縣城。

按照小趙的敘述,她的爺爺已經活了一百二十歲,按照今年算的話是一百二十一歲,這再當今的社會已經屬於牛B人物了。

要知道能活到這個年齡層次的人不簡單。

甚至可以說極其驚人!

燭光小區。

葉寧和林淺雪以及小趙到了。

這個小區正是小趙的爺爺居住的地方,而且是一個非常老舊的小區,門口貼着拆遷的字樣。

葉寧停好車後,習慣性的拉上手剎,三人這才下車。

小區的環境很不好,過道的兩旁到處都是垃圾堆和一些枯枝爛葉,甚至還有一些大便。

小趙再前面負責引路,葉寧和林淺雪跟在後面,並且還特意買了一些水果啥的。

十二號樓五單元一層一零一。

來到一單元一零一的門口後,小趙開始敲門。

咚咚。

然而半天沒有人迴應。

小趙微微皺眉,接着繼續又敲了敲門。

咚咚。

咳咳!

突兀房間裏面傳來一陣咳嗽聲,緊接着最裏面的一道門被打開,露出一個頭發稀疏,眼窩深陷,滿臉皺紋的老者。

“爺爺是我,紫嫣。”

看到爺爺的那一刻,小趙喜極而泣,眼淚撲簌簌的往下掉,鼻子發酸,半天不開門,還以爲爺爺出事了。

葉寧和林淺雪看到小趙的爺爺後,也是紛紛點頭示意微笑。

“紫嫣丫頭啊,你這孩子都半年沒回來看爺爺了。”

老者慈祥的笑了笑,有些溺愛的抱怨道,慢慢的打開防盜門,然後緩緩轉身往裏面走去。

“爺爺,我不是工作忙呀。”

小趙嘟了嘟嘴,快步上前攙扶着顫顫巍巍的爺爺。

“你這丫頭回來肯定沒好事,說吧又想讓爺爺幹啥?” 老者笑呵呵的反問了一句,似乎看穿了小趙的內心想法,慢慢的坐在了老舊的沙發上。

嘿嘿。

小趙狡黠的笑了笑,有些尷尬的樣子,急忙挽住林淺雪的手臂,道;“爺爺我給你介紹下,這兩位是我們集團的領導,是他們有事找你幫忙。”

“哦?”

小趙的爺爺擡頭看了看林淺雪,而後深陷的眼神盯着葉寧。

“此子氣質非凡,堪稱人中龍鳳啊!”

老者忍不住調侃一句。

“爺爺。”

小趙嘟了嘟嘴,忍不住翻了翻白眼,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一旁的葉寧一眼。

“你這孩子爺爺開玩笑的,看把你急的。”

老者瞥了一眼小趙,拿起桌子上的菸袋鍋子,然後點燃。

吸了一口。

放下水果後,葉寧從兜裏拿出三角人皮詭圖,蹲下身放在了佈滿裂痕的桌子上。

“爺爺可否破譯一下。”

林淺雪和小趙看了一眼,覺得也沒什麼事,於是倆人則負責去廚房開始準備做午飯了。

“這是什麼?”

小趙的爺爺微微皺起眉頭,深陷的眼神閃過一抹異色,吧嗒吸了一口菸袋鍋子,而後放在了桌子上,拿起老花鏡戴上,又拿起放大鏡仔細看了看。

葉寧臉色凝重,極爲期待的看着小趙的爺爺。

小趙的爺爺叫趙清輝。

根據來時小趙的所述,她聽爺爺以前提及,自己的祖上可能是大宋皇族的後代,至今爺爺還保留着族譜。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