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昨天?”對昨天晚上的事情多少有些印象的雲落天,疑惑地揉了揉宿醉之後有些隱隱作痛的頭,突然面上閃過焦急的神色。

捶了兩下腦袋,就直接從牀上一躍而起,打開房門就要往易鶴房間的方向衝過去,卻看見易鶴已經在大廳安穩的吃着早餐。

愣忡了片刻,這纔來到易鶴身邊,拿起桌上的另外一份吃食咬了一口,就準備和易鶴說一下自己擔心的事情。

沒曾想還沒開口,易鶴倒是先開口了:“你要說的事情我已經知道了,昨天晚上你都說給我聽過了!”

“……”聽到易鶴這麼說的雲落天一臉懵,完全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跟他說的。

也正是這一愣神,被易鶴在頭上狠狠的敲了一記:“以後你要喝酒就別想太多,想太多的時候就別喝酒!”

嚴肅的語氣,配上警告的眼神,讓雲落天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

……

沒想到會發生這樣事情的雲落天,心情有些難以言喻。

細想之下,也有些細思極恐,要是昨天晚上進來聽到自己的話的人不是易鶴,而是別人的話,那麼先別想其他的後果,單單說某些人有了防備,就是一件非常麻煩的事情。

想到這裏,雲落天趕緊保證這樣的事情不會再發生第二次了。

易鶴見狀滿意的點點頭:“今天你就先休息一下,不用急着去訓練,我們有些事情要處理,要是實在特別想保持感覺的話,可以自己去訓練室按照金零給你制定訓練計劃走一遍!”

“等到玩家集合的時間到了,全力準備下一場遊戲就好了!”等到雲落天吃好,易鶴將要交代的事情也就都交代了:“暫時不用擔心節目組的人會對你們做什麼,現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怎麼弄到我手上的藥上,你們需要做的就是拼盡一切,活下來就可以了!”

最後,易鶴湊到雲落天耳邊,悄聲說道:“記住,無論如何,最後的勝利者只能是你!在這裏面有些規則是我也不能改變的,比如只有第一名才能活着離開這裏!另外也只有第一名才能夠贏走斬暨!”


“第一名的獎勵會有斬暨難道不是……鶴放出去的餌嗎?”然而易鶴最後一句話卻讓一直全神貫注認真聽着的雲落天大吃一驚。

“既然放出去了餌,自然要有相應的東西,不然又怎麼會有人那麼積極的送他們手下的精英進來呢?”面對雲落天吃驚的模樣,易鶴臉上卻帶着雲淡風輕,反而顯得他大驚小怪了。

“這些事情你要習慣!”意味深長地留下這句話,易鶴帶着斬暨轉身離去。 易鶴的話讓雲落天久久回不過神來。

心中有一股不知名的鬱氣,讓雲落天感覺莫名的堵的慌,卻不知道到底是爲了什麼。

易鶴的做法無可厚非,自己顯然也不是因爲這個在慪氣,那麼……這個感覺到底從何而來?

雲落天想不明白,這讓他多少有些煩躁。

可惜,易鶴他們有事兒,今天的訓練被取消了,想了想,雲落天決定從善如流,去訓練室按照計劃表做一下訓練。

然而,快要臨近集合時間的時候,自己的通訊竟然響了。

點開一看,聯繫自己的竟然是洛詩芸?

她怎麼會突然聯繫自己?看着只是簡單的一則簡訊,上面也只有簡單的房間號碼,雲落天皺起了眉頭。

拿不準到底發生了什麼,雲落天有些遲疑,思前想後,最終選擇回覆信息先詢問一番。

只是他發出去的簡訊卻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沒有了迴應,這反倒讓雲落天有些慌神了。

難道是出事兒了?

雲落天突然想到自己被人突然劫持的那一次,突然有些着急起來,顧不上收拾,連忙出了門,直接衝到梯柱裏面,想也不想就按了需要抵達的樓層。

只是等到雲落天到的時候,房間門外已經有幾個小夥伴在外面焦躁不安的等候了。

而這其中,竟然就有洛詩芸!

“到底怎麼回事兒?”雲落天看着站在門外焦急萬分的夢子都、洛詩芸幾人,發現竟然除了邱落和顧苗,其他小夥伴都在這裏了。

“落天,先別管那麼多,先幫忙想辦法把這個房間門打開再說,顧苗被困在裏面了!”看到雲落天過來,洛詩芸一臉焦急:“邱落怎麼也還沒有過來?”

然而一旁的夢子都,卻是滿臉的戾氣,同時又顯得格外的焦躁,時不時還伸出手“哐哐!”的砸兩下門。

可惜的是,這一切並沒有收到任何的成效,就連門都沒有晃動一下。

雲落天直接攔下夢子都衝動的舉動,將人扒到了一邊。

隨後看向一邊不知道在想什麼的扈平,和乾着急的祝贛:“這個房間是誰的房間?”

“苗苗的!”沒等其他人回答,夢子都搶先說話了。

“那爲什麼不直接聯繫顧苗?”雲落天納悶了,誰知道話音剛落,袖口就被一旁的扈平和祝贛拉了一下。

疑惑的看向兩人,還沒等詢問,祝贛就湊了過來小聲的說了句:“苗苗失聯了!”

“什麼?”一聽這話,雲落天不淡定了,就連聲音都控制不住的上揚了幾個八度。

本來想先悄悄的告訴雲落天,以免到時候再問起讓夢子都的情緒更加不受控制。

結果,完全沒有想到雲落天的表現會這麼激動,一時間所有的眼睛都望向了雲落天。

祝贛和扈平也是一臉懊惱的樣子,看着雲落天的樣子帶着些許責備。

雲落天可管不了這些,轉過頭就看向夢子都:“顧苗失聯多久了?”

“從我早上起來聯繫她開始她就一直都沒有回我的信息!我本來以爲她最近太緊繃了,所以想要趁着今天偷個懶,多睡會兒!也就沒有多在意。”被問到的夢子都,一五一十的交代着。

雲落天卻默默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個人端:“然後你到不久前發現了之後第一時間來到了這裏,結果卻發現寢室門打不開,隨後就聯繫了我們?”

“沒錯!”對於雲落天的說法,夢子都直接認了下來。

卻發現雲落天擺出了一副看白癡的表情,想也不想就直接罵了一句:“你是蠢的嗎?”

本來就因爲顧苗聯繫不上的事情有些情緒失控,再被雲落天這樣指着鼻子罵了一通,夢子都當場也爆發了:“雲落天!老子忍你很久了,一個靠着巴結教練的人……”

“夢子都!你閉嘴!”還沒等夢子都說什麼,扈平一聲爆喝,直接上前捂住了他的嘴,制止了他的口不擇言。

只是說出去的話,潑出去的水。

雲落天聽着夢子都的話,眼睛危險的眯了起來:原來從一開始到現在,夢子都從來就沒有真正的將自己當成隊友,只是不湊巧的和自己組成了一隊,所謂的同心協力也不過是爲了生存而已。

“原來……你是這樣想的!”雲落天原本的怒意似乎一下子就消失了一般,臉上帶上漠然的表情。

隨後掃視了一眼其他的夥伴,語氣中帶上了幾分涼意:“你們……也是這樣想的?”

“怎麼可能!天哥!”這樣的雲落天讓祝贛感到陌生,面對雲落天的問話,他甚至想也沒想就直接氣呼呼的反駁了回去。

洛詩芸並沒有開口,只是視線在雲落天問話的時候,才從夢子都身上轉到他這邊,臉上還帶着失望和詫異的表情都還沒有來得及收回。

面對雲落天的問話,最終也只是張了張嘴,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的好。

至於扈平,在控制住夢子都的同時,狠狠的瞪了雲落天一眼,一臉的無奈。

這讓雲落天因爲夢子都降溫的心,多少有些回暖,至少並不是所有人都選擇聽信謠言,甚至還對此耿耿於懷的。

伸手在個人端上點了點,這才重新看向大家:“我已經用積分聯繫了相關的工作人員先來查看,一會兒應該就過來了,我就先不再這裏呆着了,我們大廳見!”

說完深深地看了一眼被扈平控制住的夢子都,似乎還想要說什麼,最後卻選擇頭也不回的離開了。

目送着雲落天離去的背影消失在梯柱旁,扈平這才鬆開手,將夢子都狠狠的丟在地上。

“夢子都,你到底在想什麼?”就連祝贛也氣不過的衝着夢子都吼了一句,顯然對他很是失望。

然而對於這一切, 異界大領主

他現在依然沉浸在雲落天離開之前,看着自己那雙失望的眼神之中,然而即使是這樣,他依然使用積分聯繫節目組的人過來。


其實這個辦法一開始夢子都也想過,只是到底沒捨得,只想着弄出動靜,說不定就會有人來處理了。

說到底,夢子都的本性,始終是將他自己放在了首位。

然而這些,夢子都顯然不可能自己說出來。

靜默中,被雲落天叫來的工作人員,走了過來,打開了顧苗的宿舍門…… 等雲落天在大廳裏面見到幾個小夥伴的時候,大廳裏面的玩家已經基本都已經聚集了。


然而顧苗依然不在幾個人中間。

雖然對夢子都一起過來,相當的不爽,但是對於顧苗這個像妹妹一樣的存在,雲落天還是很在意的:“顧苗呢?”

“天哥……”聽到這句話,祝贛突然忍不住哽咽了起來,叫了一聲雲落天,卻什麼都說不出來了。

其他人也是不由自主的將頭偏向了一邊。

大家這樣的表現,讓雲落天完全顧不上慪氣,連忙追問:“到底怎麼樣了?爲什麼顧苗沒有一起來?”

剛剛走過來的邱落,正好聽到這句話,當即忍不住環顧了一眼四周的情況,還真沒發現顧苗:“發生了什麼事情?”

“顧苗她失蹤了!連帶他們一個宿舍的人都不見了!”最終還是扈平開口將他們的發現說了出來。

“你剛剛離開沒多久,工作人員就來了,然而打開門之後,裏面的東西都是整整齊齊的,但是卻一個人都沒有。我們懇求工作人遠幫我們調查了一下走廊上的監控記錄,去發現自從昨天晚上顧苗作爲最後一個回到宿舍的人,在被夢子都送回到了宿舍之後,就再也沒有出來過!

不僅僅是顧苗沒有出來,就連顧苗他們整個宿舍的人都沒有出來了!但是宿舍裏面的東西,卻沒有絲毫被破壞的痕跡。

幾個人就這樣憑空消失,無影無蹤。

“怎麼會這樣?”雲落天震驚的後退了好幾步,突然有些後悔因爲一時賭氣獨自離開來到大廳之中。

失神間,一腳踩上後面一位玩家的腳,差點兒被絆倒。

“臭小子,你怎麼回事兒?”回過神來的雲落天剛想要道歉,那位玩家卻率先發難了,一邊兇惡的的着眼睛一邊用自己的銅鑼嗓大聲的吼叫。

本來就心中有事兒的雲落天,被這一嗓子吼的更加的堵得慌。

到底是自己沒注意,雲落天還是決定開口道歉,先把這件事情平息下來,爭取時間,想想辦法再找找顧苗。

只是,這位被踩到的玩家,看樣子脾氣那叫一個火爆,根本就不給雲落天開口的機會,說完話就直接伸手往雲落天身上一推。

“你有完沒完?”這時邱落冷漠的開口,將他那隻將雲落天一下子推得有些踉蹌的手死死扣住,眼神格外的犀利。

被邱落這麼盯着,被踩到的玩家不由自主的縮了一下脖子,卻還是強硬的梗着腦袋說着:“怎麼?踩到人還有理了?”

“咔嚓!”

“啊!”

骨頭斷裂的聲音和慘叫聲在被踩到玩家話音剛剛落下的時候響起,邱落甩開被自己捏斷的手,冷淡的說了一句:“滾!”

看着自己一言不合就被捏斷的手,玩家額頭上全是冷汗,也不知道是因爲這突如其來的一下疼的還是怕了。

最終,嘴脣哆嗦了兩下也沒有說出什麼來,臉上帶着些許的不甘,離開了。


周圍不明真相的吃瓜玩家,原本還對着邱落指指點點,說邱落這個人不分清紅皁白,用武力欺負其他人。

卻在對上邱落眼神的時候,鳥作雲散,只是偶爾會回過頭看着邱落縮縮脖子。

那眼神是真的可怕!

“到底出什麼事了?”雷厲風行的將那個被踩了之後態度強硬的玩家之後,邱落看向自家的小夥伴們:“爲什麼說顧苗失蹤了?”

原本對邱落的做法挺不贊同的幾個人,被他的問話將想要說出口的話悶了回去,反而一臉驚奇的看向了邱落:“你沒有收到信息嗎?”

聽到問話,邱落低頭點開了自己的個人端,上面一條未讀信息靜靜的浮現在細膩接收界面。

同時代表靜音的符號也同樣被邱落看見了,當即露出哭笑不得的模樣:“儘早起來做訓練順便設置了靜音模式,加上是好幾個人一起進行訓練,根本用不着關注時間,也就沒有打開看!到了時間直接來了這裏。”

聽了邱落的解釋,大家也就釋然了,將過程重複一遍告訴邱落之後,邱落皺起了眉頭:“所以宿舍裏面沒有任何痕跡,裏面的人卻憑空消失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